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22章 桃花回来了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我要出族!”桃花这一喊真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鸦雀无声。

    宋相爷脸涨得通红,气的!“休想!”并不是他舍不得这个女儿,而是他丢不起这个脸,堂堂相府的三小姐哭着喊着要出族,要去九王爷身边做个丫头,外人还不定以为她在府里受了多大的磋磨呢。

    真是天大的冤枉,自打这死丫头回了府,受磋磨的一直是他这个老子好好

    桃花嘴巴一扁,劝道:“爹您再想想呗,反正您又不缺闺女,以前不都当我死了吗您现在就继续当我死了好了。而且您这样瞧我不顺眼,见着我就肝火上升,气坏了身体多不好呀!您抬抬手让我出族得了。您要是答应,等我走了,漪澜院的东西我一分一毫都不带走。”反正东西厢房里的东西她也搬的差不多了,今晚再加把劲,争取全运出去。

    其他人看桃花的眼神顿时就变了,刚才还同情相爷呢,现在都改同情桃花了。三小姐这是傻了吧好好的相府小姐不做闹着要出族,要去做个丫头,果然是脑壳坏了。

    就在这时,过来个与相府下人装束不一样的小厮,直接走到宋相爷的跟前,行礼道:“宋相爷,我家大人差小子过来瞧瞧,可是府上进了歹人怎么这般大的动静若是相府人手不足就说一声,我们府上倒是可以帮上一二。”

    宋相爷的脸红得都要滴血了,又气又羞,“多谢温大人的好意了,此乃本相府中之事,就不劳温大人费心了。”

    那小厮依旧谦虚有礼,“我家大人也是觉得身为同僚,又是邻居,有事要援手一二,既然宋相爷不需要帮助,那小的就回去了。”

    宋相爷更怒了,姓温的老匹夫,什么援手一二,不过是来看他笑话罢了。他与姓温的几十年了也没和过,姓温的仗着自己是御史中丞,没少公器私用指使人弹劾与他。现在又公然看他笑话,真是岂有此理!

    都是这个死丫头作妖!宋相爷看向桃花的目光更加不善了,“修养,你生是宋家女,死也是宋家女,想要出族,除非老子死!”扔下这句话就拂袖而去。

    桃花在上头大喊:“别呀,爹!您再考虑考虑呗!反正咱们父女相看两厌,就放过彼此呗!爹啊!要不您跟夫人商量商量一个不孝女换十万两银子,您不亏的!女儿等着您回话啊!”

    正往前走的宋相爷脚下一软,差点扑倒在地!瞧那死丫头说的什么话拿闺女换银子,明日那姓温的在朝堂上还不知会怎么挤兑他呢。果然是讨债的,早知道一生下来他就把她掐死。

    宋相爷不同意,姚氏可是一百一千个愿意。那死丫头让知书给她递了消息,只要她能劝得相爷放她回九王爷身边,她就心甘情愿替欢姐儿嫁到吴家去。不得不说这条件让她无比心动,虽然她也不甘心让那小贱人好模好样离去,但到底还是欢姐儿重要,而且小贱人就是个混不吝的,连相爷都拿她没办法,她还真拿捏不住她。算了,与其让她闹得相府不得安宁,还是让她滚了吧。

    哼,嫁到吴家去没有相府撑腰,有她哭的时候。

    也不知姚氏是怎么劝的,反正宋相爷是松口了,出族不可能,离府倒是可以。桃花眨巴眨巴眼睛,立刻把这结果完善了,只保留父女关系,但宋相爷不能插手她的任何事情。宋相爷疲惫地摆摆手答应了,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生气了。

    桃花一手拿着契约,一手抓着五万两银票,连院子也不回直接就领着大双小双出府了。大双小双激动的脸都红了,还以为得在相府呆上一年半载,没想到都不足一月就能回去了。大哥已经在国子监了,听说进步可大了。回头她俩也少不了一门好亲事,还有一份不薄的嫁妆,哎呀呀,真是令人欣喜呀!

    桃花走了,其他人都送了一口气,跟送瘟神似的。唯独宋承熙万分不舍,心情也异常复杂,“昭昭,既然你不想留在相府,哥哥也不拦着你,只是你记着,无论你在哪里,哥哥都是你的依靠。”他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啊!

    桃花不在意地挥挥手,“哥哥,我不过是换个地方住,又不是不认你是我哥哥了。你就不用操心我了,我能照顾好自己的,你安心就行了。”

    宋承熙本来是想把妹妹送到睿亲王府的,桃花没让,出了相府大门就把她哥哥打发回去了。宋承熙望着妹妹远去的背影,心中情绪翻腾,眼底满是阴鹫,堂堂相府,怎么就容不下他的妹妹了他深吸一口气,身侧的拳头紧紧握起。

    “去,把东西都抬到我的私库里。”宋相爷面无表情地把钥匙扔给管家。

    姚氏心中一紧,委婉地道:“相爷,还是放在妾身的院子里吧,后院稳当一些。”

    宋相爷看了姚氏一眼,道:“不必了,本来就是从我私库里出的东西。”顿了一下吩咐道:“抬五箱送到夫人的库房里。”

    姚氏心中一松,那小贱人拿走的五万两银子可全都是她出的,五万两,她得攒好几年呢。五箱子东西虽然不能和五万两银子比,但也能让她少损失一些了。“妾身替欢姐儿谢谢相爷。”

    姚氏柔声道。

    相爷之所以答应给她五箱子东西,是她打着给欢姐儿做嫁妆才要到手的。

    桃花在睿亲王府中走着,心花怒放,快到她家公子院子的时候干脆施展轻功跑了起来,“公子,我回来了!”不自觉地就带上的内劲,一时间整座王府都回荡着桃花欢喜的声音,“我回来了,回来了——”

    阿九笑了,“小桃花回来了,走走,瞧瞧去!”起身就朝外走去。

    桃花看到阿九,更加高兴了,“公子,您的贴心小棉袄回来了,您是不是很开心呀”

    阿九瞧着飞扑过来的桃花,嘴角高高扬起,眉宇间全是笑意,嘴上却无比嫌弃,“回来就回来呗!还得公子我费银子养着你,有什么好开心的”

    桃花立刻把一大叠银票拿了出来,冲着阿九晃了晃,“公子,五万两,开心吧,开心了吧!”笑声如银铃一般倾泻而出。

    阿九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斜着桃花,“呦,怪能干的。自个收着吧,反正你回来就还替公子我管家。”顿了一下,忽又道:“桃花,欢迎回家!”

    不知怎么的,桃花就觉得眼眶一热,眼泪就跑了出来,她却笑着,笑得那么灿烂,“公子,可算回来了!以后再也不离开您了!”她扯着阿九的袖子,声音里透着一丝委屈。

    “哎呦,还哭起了鼻子,是不是在相府受委屈了以你这霸王性子不大可能呀!”阿九笑话她。

    桃花吸了吸鼻子,得意地道:“那是,我能受委屈吗公子,我跟您说,这回我可把我那渣爹快气死了——”巴拉巴拉说起自己的丰功伟绩。

    且说相府那边,宋相爷背着手踱进库房,“都抬过来了吗”

    管家弯着腰应道:“回相爷,除去抬夫人院子的五箱都在这里了,相爷,您还看看吗”

    宋相爷看到摆得满满当当的箱子,想着忍痛送出去的东西又回来了,脸上也有了点笑模样,点了点头道:“打开我瞧瞧吧!”

    “是!”管家应着,立刻指挥小厮把箱子打开,小厮啊的一声惊呼,还惹来管家的训斥,“你大惊小怪什么没点稳重劲。”

    小厮如见了鬼一般,指着箱子结结巴巴地道:“石,石头,箱子里全是石头!”

    “什么”宋相爷和管家齐喝出声,快步抢上前去。当他们看到箱子里码得整整齐齐的石头时,脸顿时变了。

    “相爷,这,这——”管家结结巴巴,“怎么是石头呢老奴亲自盯着的呀!”

    宋相爷的脸阴晴不定,“打开,把箱子全都打开!”

    “快,快,都打开!”管家催促着小厮,希望只是一箱,要全都是,那负责此事的他可就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相爷,石头,全都是石头!”管家哆嗦着说出这句话,完了,全完了,半辈子的体面全没了,他真恨不得能晕过去才好呢。“相爷,不管老奴的事啊,老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厢房的门是他亲自开的,箱子是他盯着抬出来的,就从漪澜院到前院短短的距离,箱子里的东西怎么就被换了呢

    要说是三小姐所为吧,可三小姐是两手空空出的府,平日也没见她运东西出府呀!

    “自然和你无关!”宋相爷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逆女!”此时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难怪那个死丫头那么爽快就答应了把东西给他,原来是打着这样的主意。他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把银子换成石头的,但他可以肯定这的确是她所为。

    “什么三小姐”管家惊呼一声,心中疑惑,可见相爷那发怒的样子立刻闭上了嘴巴。

    “该死!”宋相爷狠狠地咒骂着,只觉得心肝都疼了,十五万两银子啊!那个死丫头拿了他十五万两银子跑了,他堂堂相爷,没想到却在个小丫头片子身上栽了跟头,更气人的是这个丫头片子还是自个的闺女。这哪是闺女,分明是仇人!现在死丫头跑睿亲王府去了,九王爷又是个难缠的,指不定这还是九王爷的主意呢。这十五万两银子看样子是打水漂了,他还不能声张,丢不起这个人啊!

    “宋侍卫呢让他过来见我!府里的东西丢了都不知道,管什么吃的是不是哪天相爷我就被人刺杀了”宋相爷迁怒起来,又对管家道:“你去夫人院子瞧瞧。”既然他这边是石头,那抬夫人院子里的五箱也跑不了。

    姚氏见管家过来,十分客气,笑问:“可是相爷有事”

    管家面上闪过难色,他惯喜欢给主子报喜,这一回——可又不能不说,只好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夫人,那五口箱子您看过了吗”应该是没看,不然怎么还能笑出来呢。

    见管家问起箱子,姚氏的眼神闪了一下,“看了,是我看着抬进库房的。”

    管家一听就知道夫人误会了他的意思,忙道:“奴才的意思是您打开看了吗”

    姚氏的手一顿,不解地望着管家,“这倒没有,可是抬错了”

    管家摇头,“夫人,您还是赶紧看看吧,相爷那里箱子里装的全是石头。”

    “什么”姚氏一口茶喷了出来,震惊无比,“都是石头所有的箱子里都是石头”她紧盯着管家,自己都没察觉她的声音在颤抖。

    管家重重点头,异常沉痛,“都是石头!”

    姚氏茫然地跌坐在座位上,怎么会这样呢忽然他猛地站了起来,快步朝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喊,“快那库房的钥匙过来。”

    待开了库房,打开了箱子,姚氏的心凉了半截,石头,也是石头!她不死心,每一口箱子都亲自看过,别说银锭子了,就是连一个铜板都没找到。

    “我的银子!”姚氏只觉得喉咙腥甜,一口血就喷了出来,然后眼前一黑,整个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银子,整整五万两的银子啊,那可是她攒着留给儿子娶媳妇的银子啊!这下全没了,姚氏可不得晕吗

    不过这对桃花来说倒是意外之喜,她没想到区区五万两银子就能让姚氏心疼成这样,要是知道她就多要点银子了。

    上一次姚氏算计她,桃花是准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可转念又一想,姚氏都那么大岁数了,早就生不出了,绝子秘药给她用不是浪费吗这才改了主意,把秘药送给宋清欢享用。

    睿亲王府自然不能像原来的穆府,圣上和太后都送了不少奴才,还给阿九送了四个贴身服侍的太监。不过阿九没用,全给派了别的差事。

    现在桃花回来了,阿九就让原来的郑管家给她打下手,也明言说了,“整个睿亲王府,本王最信任的也就桃花一个,不过她终归是要出嫁的,也就能管两三年,两三年后,王府大管家依然是你的,这段时间就委屈郑管家了。”

    郑管家也是个十分通透的人,自然是心无芥蒂,处处配合着桃花,有时还主动提点。乐得桃花都赏他好几回银子了。

    “公子,行云哥哥问我了,他什么时候来下聘礼合适”桃花凑到阿九身边问。

    阿九把话本子往桌上一口,打趣她道:“这都喊上哥哥了!桃花,你是姑娘家哎,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害羞脸红呢”

    桃花摸了摸自己的脸,很遗憾地道:“这还不都怨公子吗是您把我养成这没羞没臊的性子,其实我也很想害羞脸红来着。”每每瞧见姑娘家脸飞红霞的样子,她也觉得很神奇的。可是她可能天生脸皮就厚,哪怕对着吴行云,她心中也没有什么异样。

    “你怎么不说是你自个脸皮厚呢”阿九斜了桃花一眼,“大后天就是启程的日子了,今明两日下聘未免太仓促了,要不就等咱们从行宫回来的吧!那时天气也凉快了一些,让吴家大公子给咱们多送些海货海珍什么的。”

    桃花的眼睛眨巴了一下,“行!我一会就告诉行云哥哥去!”像忽然又想起来似的,道:“公子,我和桃夭姐姐是肯定要跟您去的,文兰心这段日子表现不错,要不也把她带上吧”

    阿九看了桃花一眼,“她找你说情”

    桃花点头,阿九便无所谓地道:“她若是想去就去呗!”

    桃花立刻又道:“还有大双小双,我想着她们服侍我一场,也把她俩带去长长见识。”殷殷地瞧着阿九。

    阿九大手一挥,“去,都去!”他又不像其他人老婆孩子一大群,多带几个丫头怎么了

    桃花欢呼,“公子真好,我告诉她们去!”如花蝴蝶一般飞出去了。

    阿九哑然失笑!这丫头,任何时候都是生龙活虎呀!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正在pk中:

    《田园娇宠:神医太子妃》锶彤著

    她,二十一世纪古中医世家大小姐,特种部队王牌女军医,一次任务,魂归天际。

    一朝穿越,变成悲催小村姑。

    家徒四壁,爹早死,娘病重,弟稚儿,还有极品亲戚各种捣乱。

    坠崖归来,性格大变。

    修房子,种大棚,养家畜,发家致富。

    采草药,制药丸,买成品,治病救人。

    招伙计,开医馆,建酒楼,扩充势力。

    救娘亲,养弟弟,斗极品,肆意潇洒。

    一不小心天下知。

    当早该死绝的便宜爹现身,身世之谜揭开,小村姑不再,“鬼医倾妍”踏血而归,一场陈年旧案再次掀开。

    左手救人,右手杀人,与虎谋皮,只为还家人一个清白,还世人一个清明盛世,朗朗乾坤。

    只是……

    说好的虎呢这是狗吧!见人就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