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20章 谈条件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吴行云很快说明了来意,无比愧疚地道:“都是草民一时不察才造成现在的局面,实在对不起桃花姑娘,九王爷您看此事要如何解决。”

    阿九的眼睛闪了闪,就听桃花道:“不怪你,庚帖又不是你换的。对了公子,我的庚帖不是在你这吗”只有不解,一点担忧都没有。

    阿九的脸上顿时浮上讥诮,“即便你爹不知道你的生辰八字,满府的奴才还找不到一个知道的吗要重新写一张你的庚帖很难吗”

    “对呀,这多简单了!宋清歌跟我说我那渣爹跟后母商量着让我替宋清欢嫁到吴家去,我还以为庚帖在公子这他们不会得逞呢,哎呀,我怎么这么傻!”桃花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吴行云赶忙道:“草民愿意去相府说明情况,把庚帖再换回来。桃花姑娘对草民有恩,草民绝不会逼迫她做任何不愿的事情。”

    听自家公子这般说,贵叔再不情愿也只好站出来道:“都是奴才的主意,是奴才擅自做主偷换了公子的庚帖,跟我家公子无关,九王爷您责罚奴才吧。”说罢便跪在了地上,哪怕时光再倒回去他还是会这样做的,他不能眼看着公子退婚,更不希望公子娶那个瞧不起公子的宋二小姐。公子已经命运多舛了,凭什么不能娶一个自个心仪的夫人

    “贵叔!”吴行云喊了一声,毫无焦距的眼睛看向阿九,“九王爷,奴才做错事,那也是草民这个主子的不是,您要责罚就责罚草民吧!”

    贵叔急了,“公子,怎么能责罚您呢一人做事一人当,事情是奴才做下的,自然该责罚奴才。”

    阿九哼了一声,“你们倒是主仆情深!商量好了吗到底哪个领罚”可凭什么把他家那朵傻桃花牵涉进来阿九有些不高兴,沉着脸,不怒而威。

    吴行云与贵叔都争着领罚,桃花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公子,您就别吓唬人了!不过一点小事,什么罚不罚的”又对着吴行云和贵叔道:“你们也别争了,我们公子人很好的,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责罚你们的,对吧公子”心大的她压根就没瞧见阿九冷着的脸。

    这谁家的拆台王赶紧领走!阿九都快被桃花气死了,说好的默契呢难道回相府几日全消耗完了

    “谁跟你说本王唬人来着这是小事吗这明明是关系到你的终身大事!”阿九冷声说道。

    公子怎么发火了桃花一怔,随即解释道:“公子,这有什么,再把庚帖换回来就是了。”她又不会少一块肉,公子气什么呢

    阿九斜了桃花一眼,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是简单换回来的事吗你不是说爹早就打你的主意了吗他会同意把庚帖换回来才怪。换不回来那与吴家有婚约的人就是你,你要嫁到吴家去吗”

    桃花立刻摇头,“不要,嫁人有什么意思我可不想嫁人!”公子咱不是说好了吗能嫁则嫁,不能嫁就留您身边一辈子!所以这段日子她才可劲折腾,才不在意什么名声闺誉呢,坏了正好,就不用嫁人可以留公子身边了。

    吴行云听到桃花喊不要的时候,心脏猛地紧拧了一下,待听到后面的话才又好了一些。

    阿九何尝不明白桃花的心思瞪了她一眼,“不嫁人难道你想当老姑娘,你就不怕你爹把你送尼姑庵去以后青灯古佛,天天干粗活,连肉都吃不上一口。”依宋相爷的性子不把她卖出去才怪呢。

    吴行云心中一紧,“九王爷,草民愿意负责,是草民对不起桃花姑娘,所有后果草民一力承担。”桃花姑娘那么灵动爽朗的姑娘,他决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落得那般下场。吴家虽然也有糟心事情多,但他还不至于护不住自己的妻子。

    妻子!想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吴行云的心里居然没有他意想那般的排斥,反而还隐隐有些喜悦!吴行云怔了怔,他这是怎么了

    没等他弄明白自己的不对劲,就听到九王爷凉凉的声音,“你负责你拿什么负责吴家就是一本烂账,你这个嫡长子连自个都护不住,别忘了你那眼睛是怎么瞎的你以为不争就能置身事外了吗你那几位好弟弟胃口大着呢,可没打算让你活着回到吴家,你自个算算,从离开吴家到京城,大大小小的意外你遇到多少了哼,你得有多倒霉才遇到这么多的意外”

    吴行云脸色微变,“九王爷调查过草民!”声音无比地肯定,整个人也变得戒备起来。

    阿九扫了他一眼,嘴角勾了勾,没好气地道:“调查你怎么了你都跟本王的丫头换了庚帖,本王还不能调查你吗不把你查清楚本王怎么舍得把桃花嫁给你”还好这姓吴的不是真的废了,不过是藏拙想要置身事外罢了。若真是个废的,他还能站在这吗压根就不会让他进门!

    “九王爷的意思是”吴行云机敏地察觉到九王爷话中的意思,无比震惊,“九王爷这是愿意把桃花姑娘许配给草民吗”明明之前还嫌弃他要命,怎么一下子就同意了这画风变得未免也太快了吧但不可否认吴行云心中是狂喜的,“草民配不上桃花姑娘——”

    “你当然配不上了!”吴行云的话才刚提个头就被阿九呛上了,“本王的桃花又漂亮又能干,配你一个瞎子这是你祖上积了大德了。,”一想到自己养了多年的贴心小棉袄被眼前这瞎子叼走了,阿九心情可郁闷了,自然没什么好声气。

    “你还矫情什么,是男人就爽快点,一句话,娶还是不娶”说这话的时候阿九觉得自己的心上扎了一把刀,动一下,疼一下,关键这把刀还是他自己扎上去的,可以想见阿九的憋屈了。

    吴行云却是一点都不介意,直接就跪在地上了,朗声道:“娶!草民愿意娶桃花姑娘为妻,一生珍之护之宠之!”说出这句话,他的心底忽然就踏实了许多。

    “你敢不珍之护之宠之桃花若是受了丁点委屈,本王平了你吴家!”阿九霸气地道,一咬牙又道:“行了,待桃花离了相府你便来本王府上下聘吧!不过过门要等桃花满十八方可,给你三年的时间肃清吴家,你何时在吴家能当家做主,本王何时十里红妆打发桃花出阁!”好在桃花一时半会还不会离了他去,阿九心中好受了一些。

    “行云遵命!”吴行云郑重承诺,眉宇间透着坚毅,好似身上什么桎梏被打破了,豁然开朗。阿九心中暗暗点头。

    桃花懵了,这是什么情况公子和吴大公子怎么商量起她的婚事就这么一会功夫公子就决定把她嫁出去了说好的不舍呢说好的贴心小棉袄呢说好的养她一辈子呢敢情都是哄她玩呢还有公子您这一口一个瞎子真的好吗您考虑过吴大公子的心情吗求吴大公子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公子,真的要嫁”桃花指着自己的鼻子,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阿九闲闲地掠了她一眼,“当然要嫁了,不然还不知被你爹卖给哪个歪瓜裂枣当继室呀填房的,这一个虽是个瞎子,好在是个年轻的,还算平头正脸能看。要是摊上了贼眉鼠眼的,你就哭去吧!”

    这嘴可真毒舌!吴行云嘴角抽了一下,云淡风轻地站着,只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他现在十分庆幸自己是个瞎子,不用看别人同情的目光。

    “可是——”桃花面带迟疑,朝吴行云投去同情的目光,再次求吴大公子的心理阴影面积!

    “你就别可是了,趁着现在有人愿意娶你赶紧嫁了吧,你也是个不省心了,嫁吧,嫁吧!嫁出去公子我也能省点心。”阿九扶着额,“这事先不声张,宋相爷擅自换了你的庚帖,怎么也得出点血,知道怎么做吧”他斜睨着桃花。

    桃花一个激灵,“知道!”不就是要好处抠银子吗这活她越来越熟手了,扭头瞧了瞧吴行云,公子说的没错,至少这张脸还是好看的,眼瞎也不算大缺点,还能省了不少糟心事呢,嫁就嫁吧!

    “行,那就嫁吧!”桃花一咬牙定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点都不羞涩地就扯着未婚夫教导了,“那啥,听说吴家挺有钱的,先说好了啊,不许往相府送一文,哼,都没养过我,还想拿我换银子,哪有那么好的事还有,你的私房钱以后都是我的,我们公子说了男人负责挣钱养家,夫人负责貌美如花,怕媳妇的才是好夫君!嗯,还有那什么小妾姨娘也不许有。”

    阿九都要捂脸了,“矜持,矜持,桃花,你的矜持呢你要记得自己是个姑娘家。”这死丫头就不能多装一会这么彪悍的姑娘家,吴大公子不会想着退货吧

    桃花理直气壮,“公子,可是您说的,有什么事情婚前沟通好了,等成了婚一切都晚了。再说了,矜持那东西您也没教过我呀!”

    转过头继续跟吴大公子沟通,“我说的你同意不要是同意,这婚事就订下来,要是不同意,咱们就一拍两散各走各的阳关道。”

    阿九从指缝间偷偷看桃花,只觉得他家的小桃花本着小脸,真是一朵带刺的霸王花,可有他的风范了。

    吴行云宠溺地笑了笑,道:“同意,你说的我都同意了。”

    桃花弯了弯她那漂亮的大眼睛,笑得可开心了,“那咱们就达成共识了,以后咱们就是未婚夫妻了,你放心,以后我们公子会罩着你的。”

    “好!”吴行云的嘴角翘起好看的弧度,俊朗无比。

    这还没怎么样呢就秀起了恩爱!阿九心里嘀咕起来,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桃花回到相府就杀到了姚氏的院子,“夫人,你行事太不地道,明明是二姐姐的婚事,你凭什么换到我身上你舍不得让二姐姐嫁去吴家,可以退婚呀,凭什么让我来填这个坑你这样坑我真的好吗”

    姚氏早就得到了消息,一点都不惊慌,“三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对于姚氏的装傻桃花可不屑了,“夫人装什么无辜,我都知道了,你瞒着我拿我的庚帖跟吴大公子换了,难道没有这事吗”

    姚氏作出吃惊的表情,“三小姐的庚帖不是在九王爷手里吗”还想着蒙混过关呢。

    桃花笑了,“这么说是没这回事喽那跟吴大公子换庚帖的是二姐姐那好,我这就敲锣打鼓告知全京城的人,相府的二小姐名花有主了,让他们全都不要惦记了。”转身就要离开。

    “你站住!”姚氏脸色勃然大变。

    “三妹妹等等。”内室里的宋清欢也只好出来了。

    桃花转身,“呦,原来二姐姐也在呀!二姐姐读过那么多的书,一定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你嫌弃吴大公子是瞎子,是商家子,难道我就不嫌弃吗你还有没有一点手足之情了”

    宋清欢温婉的笑了笑,轻言细语,“三妹妹你弄错了,这桩婚事是吴家与宋家嫡女的,并没有说是哪位嫡女,不过爹爹觉得还是你与吴大公子比较合适些,姐姐虽觉抱歉,但这是爹爹的意思,姐姐也无能为力。”说着,还对桃花露出抱歉的神情。

    姚氏附和,“对,这事是相爷决定的,庚帖也是相爷做主换的,你要有不满,找相爷说去。”她毫不犹豫地把锅甩宋相爷身上了。这个死丫头打了她的奴才,要不是怕节外生枝,她能放过她哼,等着吧,待把礼走全,再跟她算账!

    桃花的眼睛睁了睁,跟才认识宋清欢似的,怪叫道:“你哄谁呢当我不知道内情吗这本来就是你的婚事,休想甩给我!谁爱嫁谁嫁,反正我是不会嫁的。”

    “那可由不得你!”接到消息的宋相爷到了,他背着手,沉着脸,“你这个逆女干的好事,你居然把赵嬷嬷打成重伤,哪有你这样心肠狠辣的姑娘家你乖乖嫁到吴家去,这事我就不追究了。”一副很大度的样子。

    “我不!谁的婚事就谁嫁,凭什么拿我顶缸”桃花吼回去。

    宋相爷眼睛一瞪,“庚帖都换了,你不嫁也得嫁!就是九王爷来了也无济于事,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后不许再出府乱跑,安心在府里待嫁。”

    桃花是能被拿捏住的吗“庚帖换了就再换回来,反正说破大天我也不会嫁!爹你要是硬逼我,咱就鱼死网破!”说到这里她歪着脑袋看了看宋清欢,笑得无比诡异,“你们让我替二姐姐嫁到吴家去,不就想着留着她攀附富贵圣上可正给几位皇子选妃吧,逼急了我就把爹您的谋算宣扬出去,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二姐姐身有婚约,为了富贵逼着妹妹替嫁。你们不给我留活路,那我就拉着你们一起进地狱。”桃花恶狠狠地说着。

    “不要!”

    “你敢!”

    “孽障!”

    三人的脸色一齐大变,想到那样的后果,望着桃花的眼神充满了怨毒,恨不得能把立刻把她打杀了。

    尤其是宋清欢,全身发冷,眸中含泪,带着祈求,“三妹妹不要!”她不要成为众矢之的,她不要被人唾弃。

    姚氏心疼地揽住女儿,“三小姐好狠毒的心思!”

    桃花扬眉,“那也比不上你,哼,你往我茶水里下绝子秘药就不狠毒吗可惜手段太低劣,被我一眼识破了。”桃花扔下这一句扬长而去。

    公子说了,得把她们逼急了,这样才好谈条件。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