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18章坑了谁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三皇子被阿九灼灼的目光瞧得更加不好意思,嘴上说着,“皇叔莫要取笑侄儿了,您也是知道的,侄儿现在正在刑部学着观政,哪里有空去认识谁家小姐父皇目光如炬,侄儿等着就是了。”

    对他来说娶谁都是一样的,女人嘛,也就那么回事,端看哪个给他带来的助力大他母妃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想让他娶相府的宋二小姐,又想让他娶程家的表妹。权衡再三,最后选了宋二小姐。

    程家是他的外家,就算他不娶表妹,程家也是他天然的同盟。皇子妃的位子只有一个,还是得用在刀刃上的好。宋相爷在文臣中极有影响力,若是愿意站在他的阵营,那他的胜算就很大了。还有,宋二小姐的胞兄宋承泽年纪轻轻就入了翰林院,前途不可估量!

    本来母妃还想让程家表妹给他当侧妃的,被他拦住了。外祖是刑部尚书,在父皇那里都极有脸面,怎么可能会让程家的小姐与他做妾呢侧妃也是妾呀!这不是上赶着结仇吗完全没有必要。

    他与相府的二小姐有过一面之缘,虽没说上话,但模样不差,瞧着也知书达理,在京中的风评一向很好,想来定能帮他打理好后宅做他的贤内助。

    不过现在被阿九这么一提议,三皇子还真是心中一动,想起了相府那位新回府的三小姐。同是宋相爷的嫡女,这位三小姐与九皇叔的感情倒是深厚,若是娶了她能得到九皇叔的相助,那他不介意皇子妃换个人来做,毕竟宋二小姐也好,宋三小姐也罢,对他来说都是没差别的。不过方行那小子才闹过求娶的事,还是等段时日再说吧。

    待将来他登基为帝,让他垂涎已久的九皇叔不也是他的囊中物笼中雀了吗到时让他与皇子妃一起服侍自己,那滋味才美妙呢。

    想到这里三皇子看着对面阿九那张绝世容颜,喉结耸动了一下,眸中闪过贪婪。好在他尚有理智,知道现在为时尚早,他要是敢流露出一丝不敬,九皇叔就敢打断他的腿丢到父皇跟前。所以他必须得到那个位子,不然一些都是空谈。

    为了掩饰自个的不自在,三皇子赶忙转移了话题,“皇叔,侄儿在刑部观政,您给侄儿指点一二吧。”

    阿九道:“刑部尚书不是你外祖吗怎么他对你这个皇子外孙子还有所保留没好生教你”明摆着不相信。

    三皇子的嘴角抽了抽,“教倒是认真教了,侄儿这不是想着皇叔您英明神武见解不凡吗”

    这话阿九爱听,瞧着三皇子这么上道的份上怎么也得指点两句。于是阿九便打开了话匣子,光是刑讯逼供便说了九九八十一种,拷打都是清的,什么剥皮抽筋啦,什么千刀万剐啦,什么小黑屋心理攻略**啦——听到三皇子是一愣一愣的,简直毛骨悚然!瞅着阿九的目光立刻就不对了,不是说九皇叔是在佛门长大的吗是假的吧肯定是假的,不然怎么会说起折磨人就一脸兴奋

    阿九瞧着三皇子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心中得意,小样,长见识了吧!

    被三皇子惦记的桃花正在挨骂呢,宋相爷吹胡子瞪眼,“你看看你还有姑娘家的样子吗哪家的小姐像你这样,魏嬷嬷是来教你规矩的,你不敬着也就罢了,居然还动手打人,如此欺师灭祖,我,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冥顽不灵的女儿”

    是的,自上次桃花回绝了方家的提亲后,他爹宋相爷就给她整回来一个姓魏的教养嬷嬷,专门教她规矩的。这个魏嬷嬷长得慈眉善目的,心却是黑的,也不知是得了谁的暗示,或是拿了谁的银子,打从第一天就明里暗里磋磨她。练习行礼时候让她一蹲就是半刻钟;一个动作她明明都做得很标准了,还让她再重复一百遍;大中午的让她头顶水盆一站就是半个时辰。这不是为难是什么

    桃花虽然没见过规矩是怎么教的,但也知道绝不是魏嬷嬷这样的,这简直是把她当成罪奴折磨了。桃花能受这份委屈吗当然不能!再忍过三天之后,桃花爆发了,直接把魏嬷嬷揍了一顿。可怜那魏嬷嬷还以为桃花是个软弱好拿捏的呢,殊不知那三天里桃花都给她记着呢。

    魏嬷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朝姚氏哭诉,姚氏脸上震怒,心里却高兴,把桃花喊过去对质。心想可算是抓着这死丫头的把柄了,落在本夫人的手里不死也得让你脱层皮。

    桃花是好拿捏的吗她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姚氏,直接就把魏嬷嬷的恶行嚷嚷出来了,最后还当着下人的面质问魏嬷嬷是不是拿了夫人的好处来磋磨死她的。什么小白菜地里黄,后母都是狠心狼,什么是不是就是见不得她好想要制死她呀,什么佛口蛇心她总算是见识到了——

    把姚氏气得是一佛出世而佛升天,捂着心口直喊疼。于是桃花就被移到宋相爷那里,一同移过去的还有她的种种恶行。

    宋相爷一听桃花顶撞姚氏的言语就先气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缓过起来,“你这是什么鬼样子正经姑娘家有这样站着的吗说你还不服是吧还翻白眼,你,你,你还有点教养吗”

    桃花张嘴就道:“女儿有没有教养爹您老人家还不知道吗我可不就是有娘生没爹教吗命贱,小小年纪还没扫把高就给人做丫头,没学过千金小姐那一套。女儿别的不懂,就只懂一样,什么都能吃就是不能吃亏,什么都能受就是不能受罪。没爹娘护着,自己再不挣命,爹您老人家早就见不着我了。”

    宋相爷被她噎得直喘粗气,然后暴跳如雷,“你这个逆女,宋家这是哪辈子造的孽啊!家法,传家法!老子还不信邪管教不好你了,给我打,狠狠地打!”

    闻讯匆匆赶来的宋承熙在门外听得脸色大变,推开门就闯了进去,“爹,您快消消气,妹妹还小不懂事,您好生跟她说她会明白您的苦心的。不能动家法呀,她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打坏了怎么办您罚她禁足抄女戒都行,昭昭,赶紧给爹认错,你认了错爹就不打你了。”他急切地对着桃花使眼色。

    桃花却是倔强的站着,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

    宋相爷就更气了,“你看看她是能认错的态度吗必须得打,我就不信打不改她!”

    宋承熙死死拦住他爹,“爹,昭昭打小不在府里长大,性子倔也是有的,儿子会好生劝她听话的,您别打她。”

    宋相爷的亲随也跟着劝,“相爷,三思啊!三小姐是姑娘家,可不能伤了脸面啊!您千万别冲动,您想想九王爷。”相爷要是对三小姐动家法,传到九王爷耳朵里又有的闹了。相爷一时气得狠了想不起来,他这个做人奴才的可不得替主子想着

    “九王爷怎么了九王爷还能不许本相管教闺女”宋相爷怒视着桃花,“早知道,早知道——”他把这个闺女要回来是为了与方家联姻,现在联姻不成了,这个逆女还成日出幺蛾子,今天嫌大厨房的菜不好吃,明儿嫌给她做的衣裳料子太一般颜色也不够鲜艳,后头又嫌府里头太闷,吵着要出门。现在更是大胆,打了教养嬷嬷,还顶撞嫡母,他现在是一听到有人提三小姐他就脑袋疼,早知道是这么个糟心玩意,他何必把她弄回府这样的祸害,打死算了。

    桃花哼了一声,手掌一翻,一把锋利的匕首出现在她的手上。她把匕首往宋相爷面前一递,“反正您是瞧我不顺眼,不是要打死我吗用这个,用这个比较快。您拿着往这插,只一下就没人惹你生气了,反正女儿是个没娘的,死了就死了,也不会有人心疼。”

    宋相爷是目瞪口呆,他再学识渊博再胸有城府,也没见过这样的姑娘家呀,而且还是自个闺女。

    宋承熙则是无比悲怆,若是他们的娘亲还在,昭昭能丢吗若是他们的娘还在,哪怕昭昭再淘气,会被人喊打喊杀吗一切都不过是因为他们的娘亲不在了,没人护着他们罢了。

    于是他眼睛通红,把桃花护在身后,“爹,您要打昭昭就连女儿一块打死算了,死了干净,也没人碍您的眼了。”

    宋相爷蓦地睁大眼睛,像从来不认识这个儿子似的,“滚,都给我滚!”他袖子一扫,把桌案上的东西都扫落在地。宋承熙挡在桃花身前,砚台里的墨汁溅了他一身,他不避不让,死死地把桃花护在身后。

    桃花翻了个白眼,伸手把朝着她哥而来的镇石一把抓住,嘴里嘟囔着,“黑心啊!”有这样的亲爹吗桃花无比怀疑,她一扯宋承熙,“走啦,走啦,没听爹他老人家让咱们滚吗”

    宋承熙看着他爹,嘴巴动了动,眼神无比复杂,“爹,您消消气,儿子先送妹妹回去了。”这才任由着桃花把他拽出去。

    回到漪澜院,宋承熙的脸上哪还有之前复杂的表情,他皱着眉头,“昭昭你傻呀,什么法子不能寻你非要硬碰硬”

    桃花道:“哥哥你才傻呢,我有九王爷这个依靠,他又不敢真的打我。凭我的武功他打得着我吗就是全府的奴才都上来也别想抓住我,你都快要考试了跟着瞎参合什么,去,去,赶紧回院子去,回头考个状元回来。”

    宋承熙气笑了,“昭昭,姑娘家的名声很重要,你看看宋清歌和宋清欢,不管她们私底下的脾气多坏,可外头谁不说她俩品性好你这样明目张胆的顶撞吃亏的还不是你自己你,你还想嫁人吗”

    桃花不以为然,“哥哥,我要好名声做什么反正也没人敢当着我的面说什么,她们顶多也就在背后嘀咕几句,我就喜欢看着她们心中不甘还不得不对我笑脸相迎的憋屈模样。至于嫁人,真正喜欢我的人是不会在意虚名声的,要是在意,这样的人我还不屑嫁呢。”

    见她哥哥还是很纠结的样子,桃花摆摆手道:“好啦,好啦,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公子都帮我打算好了,实在不行我就抢个压寨相公,啊不,招个上门女婿,就凭着我手里的嫁妆,肯定有大把的人愿意的。现在嘛,我就是要快意恩仇,欠了我的必须还给我!”最后一句话桃花说得无比认真。

    宋承熙怔了怔,然后叹了一口气,摸了摸桃花的头,“好,哥哥回去念书,一定给你考个状元回来。”这样他才能有能力为妹妹撑腰。

    相府被桃花闹腾地鸡飞狗跳,她现在是真的相信了她家公子的话,只要她豁得出去,就是他爹这个相爷都拿她没办法的,更别说姚氏这个继室夫人了。

    姚氏趁机便提出让桃花代替宋清欢嫁到吴家去,“相爷,既然三小姐这般不听话,与方家的婚事也黄了,留她在府里又不得安生,何不把她嫁到吴家去吴家离得远,她就是再闹腾那也是闹腾吴家,闹不到咱们府里。再一个还能留下欢姐儿结一门有助力的姻亲。”

    宋相爷巴不得把这个三女儿扔出去,对姚氏的提议想也不想就同意了。“行,就让她替了欢姐儿,反正都是嫡女,吴家也挑不出错来,不过漪澜院里那笔嫁妆可不能给她,顶多给她留一万两银子,这事就交给夫人了。”

    “相爷放心,妾身一定办好这事。”姚氏很高兴地答应了,这事在相爷这里过了明路,欢姐儿不用嫁到吴家去了,她心上压的这块大石头总算是搬开了,凭她的手段还收拾不了一个丫头

    姚氏的眼里闪过阴毒,吴家巨富,她怎么可能会让那个贱丫头嫁过去享福呢哪怕嫁过去她也不会让她好过的。

    “把这包东西交给知书,让她找个机会下到那贱丫头的茶水里。”姚氏把一包东西递给身边的心腹,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这纸里包着的是绝子的秘药,只要沾上一点这辈子就别想生出孩子了。哼,一个无子傍身的主母,最终也不过是个被修的下场。

    姚氏的想法很好,可实施起来却不那么顺利。知书,现在应该叫大绿,大绿本来就进不了桃花的屋子,一连好几天她都没找到机会,后来好不容易寻了个机会把秘药下在了茶壶里,谁知道桃花的唇一沾到茶水就察觉到了不对。

    她端着茶杯放在鼻子底下仔细闻了闻,也没闻出什么,但她可以肯定这茶水肯定不对劲,她也懒得去分辨,直接对大双道:“把这茶壶里的茶水送到二小姐那里,想办法让她喝下去。”能对她下药且有能力的也就姚氏了,母债女偿,还是让宋清欢尝尝吧。

    当然小双好奇,悄悄地留了一点茶水送阿九那里,阿九立刻就打发桃夭给送医馆去了。所以桃花很快就知道她的好继母给她用绝子呢,她惊了一下,哎呀不好,宋清欢不是要嫁给吴大公子的吗她绝了子,吴大公子不就没嫡子了吗随即又想到上午宋清歌来她院子说得话,宋清歌告诉她,父亲和夫人已经商量好了,要让她代替宋清欢嫁到吴家去。

    先不说能不能成功,反正宋清欢应该是死活不会嫁到吴家去了。桃花幸灾乐祸起来,哎呦哎,宋清欢还满腹的青云志呢,将来还不知道坑了谁她要是知道自己这辈子都生不出孩子,那表情一定很精彩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