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17章 赔不是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贤妃娘娘先是惊讶,随即喜上眉梢,“父亲回来了现在到哪了”

    宫人道:“回娘娘,老侯爷现在在圣上那呢,说是一会过来看望娘娘。”

    “太好了!”贤妃娘娘眼底都是笑意,打发宫人去打探消息,待方老侯爷从圣上那一出来就立刻回来禀报。

    贤妃娘娘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在殿内走来走去,吩咐着宫人收拾这收拾那,把宫人支使得团团转。算来她已经有好几年没见到父亲了,记得小时候父亲是最疼她这个女儿的了,兄长弟弟都要靠边站,哪怕母亲后了又生了妹妹,父亲最疼爱的人依然是她。

    她入宫时,父亲特别不舍,红着眼圈对她说,“玉儿,宫中险恶,一定要护好自己,遇到难处给爹递个消息,你是爹的闺女,爹永远都管你。”

    十多年过去了,父亲是真的做到了对她的承诺,为了自己在宫里能过得舒心,爹领着兄长弟弟和侄子们几乎是拿命在拼。

    想到这里,贤妃娘娘面上动容。恰在此时宫人喜气洋洋地回来了,“娘娘,娘娘,老侯爷过来了,人就在宫外。”

    贤妃娘娘大喜,“快请。”她的目光死死盯着殿门,不大一会就见一位身材高大年过半百的老者走了进来,“父亲!”贤妃激动地迎上去,当她看到父亲鬓边那花白的头发,心里一酸,两行热泪就滑了下来。

    “臣给娘娘请安!”方老侯爷方季礼一进来便盯着闺女看,见她气色安好,心里松了口气,随即便行了君臣大礼。

    贤妃娘娘见头发花白满面沧桑的老父跪在自己面前,眼泪掉得更凶了,“父亲您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您这是折女儿的福呀!”

    “君臣有别,礼不可废。”方季礼却坚持行完礼才起来。

    贤妃娘娘却不乐意,“父亲,有外人在便罢了,现在是在女儿的宫里,就没必要了。父亲,您快坐下,咱父女俩好好说说话。”兄长嫂子跪拜也就罢了,可亲生的爹娘也跪在她这个当女儿跟前,这让她的心里十分难受。

    方季礼见女儿执意如此便告了声罪坐下,关切地道:“娘娘也切莫悲伤,伤了身子就不好了。”

    贤妃娘娘又是悲从心来,一边擦泪一边哽咽着道:“父亲,您还是叫女儿玉儿吧。”

    方季礼望着女儿哀求的目光,心中一软,喊了声,“玉儿。”

    “哎,哎。”贤妃娘娘答着,笑出了满脸的眼泪,瞧得方季礼满心叹息,他这个大闺女呀,都入宫快二十年了,还是这样的脾气。让他又是欣慰又是担忧。

    “父亲,是圣上招您回来的吗还是军中出了事情”贤妃娘娘整理了一番重又出来,关切地询问。

    方季礼的目光一顿,“是臣请旨回来的。”

    贤妃娘娘眉头一蹙,脸上带着担忧,急切地道:“父亲,难道军中真出了事情大哥他们还好不好”

    方季礼没有回答,目光定在女儿的脸上,贤妃心中咯噔一下,难道,难道是——心中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张了张嘴,都不敢再问了。

    “你们都下去吧!”方季礼收回了目光,然后对着殿内伺候的宫人们道。

    宫人向贤妃娘娘瞧去,贤妃娘娘此时正心神不宁呢,不耐烦地挥手道:“下去,下去,没听到老侯爷的话吗”

    所有的人包括贤妃娘娘贴身的大宫女都出了宫殿,整个大殿内只剩下他们父女二人。“父亲,您就别瞒着女儿了,女儿心慌。”

    方季礼又瞧了女儿一眼,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听说你得罪了睿亲王”

    贤妃娘娘一怔,随后才反应过来她父亲口中的睿亲王不就是九王爷吗便笑了一下道:“也算不上得罪,不过是行儿瞧中他身边的丫头想要娶回府,这怎么能行呢行儿是咱们方家的嫡子,怎么可以娶个丫头,纳在身边当个妾室倒是还行。”

    顿了一下又道:“不过这个丫头倒也是个有运道的,居然是宋相爷丢失的嫡女,现在已经回相府了,这样一来,在身份上与行儿倒是般配了,我见行儿态度坚决,便允了他求娶。”

    方季礼又道:“不是说相府回绝了这门亲事吗”

    “咦,父亲您也听说了”贤妃娘娘诧异了一下,随即便了然,父亲是方家的家主,有什么是他老人家不知道的

    说起这事贤妃娘娘就来气,“还不是九王爷和那个桃花,宋相爷都已经答应了,是九王爷和那姑娘不同意,哼,咱们方家难道还配不上她吗不想嫁行儿那就干脆谁也不要嫁了。九王爷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一个外人参合什么可恨的是太后和圣上都向着他,臣妾还没提个开口,圣上就斥责了女儿一顿。”她觉得可委屈了。

    方季礼静静地听着女儿抱怨,扬了扬眉道:“婚姻之事本就你情我愿,不愿意就不愿意了吧,你和你嫂子给行小子寻了那么多门亲事,不都被他搅黄了吗”

    “那怎么能一样”贤妃娘娘脱口而出。

    “哦,怎么就不一样了”方季礼看似随意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做的你刚才说不想嫁行儿就谁也不要嫁了是什么意思”

    贤妃得意地翘了翘嘴角,“那个桃花连咱们方家的嫡子都瞧不上,谁家敢求娶她这不是打咱方家的脸吗女儿好歹是四妃之一,我说上一句,哪家还敢求娶她”

    哼,她就留在家里做老姑娘吧,宋相爷在时还好,府里能养着她,待宋相爷去后,兄弟侄子还能再愿意白养活个人吗最后还不是要被赶去家庙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不是说这姑娘是睿亲王的丫头吗你对付她就不怕睿亲王记恨”方季礼好似十分担忧。

    贤妃娘娘不以为然,“记恨就记恨,他不过一个闲散王爷,大家瞧着太后和圣上的面上让他一些,还真当别人都怕他了”

    方季礼闭了闭眼,猛地抬手甩了贤妃娘娘一耳光,“愚蠢。”目光痛心又冷凝。

    “父亲!”贤妃不敢置信地望着方季礼,“您打女儿”从小到大,别说打了,父亲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她。

    方季礼的脸上闪过心疼,只一霎便硬下了心肠,痛心地斥责,“玉儿,不过是拒绝了提亲,你便要毁了一个无辜姑娘的一生,你还是我那善良的闺女吗你真的以为九王爷是闲散王爷吗你这样行事不谨看不清局势会害了整个方家的!玉儿,为了你在宫中的尊荣,方家祖孙三代十多人是拿了命在拼,你是要害了你的老父兄长和侄子们吗”

    贤妃娘娘顾不得伤心,她已经被父亲话中透漏的意思弄蒙了,“父亲,您是说九王爷——”不可能,九王爷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吉祥物,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不可能的!她惊疑不定,

    方季礼沉痛地点头,“玉儿,你以为父亲为何回来,父亲就是怕你冲动做了无法挽回的错事,你毁了那姑娘,睿亲王就能毁了你的老父兄长侄子。”

    “我不信,父亲您是国之重臣,方家满门忠烈,太后和圣上就是再宠九王爷也不会允许他胡来的。对,圣上,九王爷如此打击报复忠臣,女儿要去求圣上做主。”贤妃娘娘眼睛一亮。

    方季礼摇头,看着女儿的目光无比怜悯,“没用的,玉儿,你可知道圣上见为父的第一句是什么他说,‘回来啦,朕的小九胡闹,劳老侯爷跑这一趟,回头朕让他给你赔不是去’。”他哪里敢让睿亲王给他赔不是呀“可见睿亲王做什么在圣上那里是过了明路的,他不仅知道,还默许了。玉儿,他即便只是一个闲散王爷,就冲着圣上对他的宠护,咱们方家也惹不起呀!”

    他能不回来吗朝廷虽会拨下军饷,但太少太少,要养兵要打仗,所以他的军中一直暗中与粮商购买粮食的。可是突然有一天,一直合作愉快的粮商断了对军中的供粮,负责的管事也说不清楚,只说是东家吩咐的。他豁出去老脸才见到所谓的东家,是个年轻人,穿着鸦青色直缀,举止优雅教养极好,气势比他的几个儿子都不差。

    那个年轻人也不绕弯子,直接告诉他,当朝睿亲王是他师叔,你闺女你孙子惹到我师叔了,这事解决不好,以后与军中的交易只能作罢了。

    也不是不能再寻别的粮商,可本就是暗中的交易,自然不能捅到明面上来,双方都是一条船上的,拆伙是那么容易的吗而且一时半会他到哪去找这样信誉好的大粮商

    除此之外,方季礼最担心的还是宫中的闺女,行小子再胡闹也不过是与人打打架。闺女可不一样,闺女是身为妃位,一举一动都牵连着方家,一个不慎,整个方家都得赔进去,他如何能坐视不管

    现在他无比庆幸自己回来这一趟了。

    看着女儿失魂落魄的样子,方季礼心里也不好受,却不得不硬下心肠,“玉儿,你已经是贤妃了,膝下又只有一位公主,只要你自己不出大错,就是瞧在父亲几十年卖命的份上,圣上也会优待与你的。”

    顿了顿又道:“玉儿,这事的确是你和咱方家理亏,你去给睿亲王赔个不是吧。”他都打听清楚了,人家好生生的小姑娘,玉儿张嘴就让人家给行小子做妾,别说睿亲王了,就算是他也得火呀!更不用说闺女现在还准备毁了人家小姑娘,又不是个低门小户的,毁了便毁了也不敢声张,可人家背后是相府,是睿亲王!

    方季礼庆幸自己来的及时,不然等闺女把事情做下了那可就结了大仇了,虽没见过,但光是听说那睿亲王就是个睚眦必报极为护短的,幸好!幸好!

    “父亲,我不去!”贤妃娘娘如被蝎子蛰了一般抗拒,今日她若是低下了这个头,那她还有什么颜面德妃那个死女人还不得笑话死她

    方季礼叹了一口气,瞬间像是老了十岁,“你不去为父去,为父豁出这张脸面去给睿亲王赔罪。玉儿呀,父亲年纪大了,也不知还能护着你到哪一天,今后你,切不可再鲁莽行事了。”他站起身来往外走。

    贤妃看着方季礼头上那刺眼的白发和已经不再挺拔的脊梁,心里的愧疚都能把她自己淹没,“父亲,女儿去!您放心,女儿去给九王爷赔不是。”父亲和方家护她半生,她不能那么自私,也该她为方家做点什么了。

    方季礼心中松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眼里满是欣慰,又带着几分愧疚,“玉儿,难为你了,是父亲对不起你。”可他又能怎么做呢总不能不管方府一大家子吧。想了想他又提醒了一句,“玉儿,无论是朝堂上还是后宫里,各种纷争你都不要插手,你安生守着公主,给她挑个合心的驸马。圣上不会亏待你的。”女儿虽然也算聪慧,奈何身处后宫,格局太小,方季礼不得不多说几句,就怕女儿走错了路,一个不慎就是万劫不复啊!

    不提方季礼怎么给阿九赔罪的,反正他从睿亲王府出来就直接出京去闽南了。贤妃娘娘也松了一口气,因为阿九宽洪大量到底也没让她赔不是,嗯,九王爷到底还有些分寸并不一味抓住不放的。

    哦对了,阿九搬家了,因为他的睿亲王府终于修葺完毕,太后娘娘和圣上又一再催促,他也不好再拖着不搬了。

    方季礼来了又走了,随着他的离开,无论是宫里的贤妃娘娘,还是方家,都对之前的那桩婚事绝口不提,就是当事人方行都耷拉着脑袋不再吵闹,贤妃娘娘甚至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夸赞相府三小姐知书达理,端庄大方。消息传到桃花的耳朵里,她还诧异了好半天呢,贤妃娘娘这夸的是她吗知书达理大方都还说得过去,端庄是个什么鬼桃花一听到端庄这个词脑海里出现的就是个面无表情的中年贵妇。

    送走了方季礼,阿九心情极好地躺在摇椅上,嘴角微微翘起。贤妃不懂事,那就让她老子回来亲自教她,看吧,方季礼才进宫一回,贤妃就懂事了,都知道要来给他赔不是了。哎,他也不是那等得理不饶人的,既然方季礼都这么给面子了,贤妃那里就不用赔不是了,总得给皇兄个面子吧!小老婆也是老婆不是

    第二日,阿九就神清气爽地去三皇子府作客了,还别说,三皇子府上这个新得的厨子手艺还真不错,阿九表示他吃得很满意。吃人的嘴短,虽然是三皇子自愿上赶着孝敬他的,但他也得有所表示不是

    “对了,你父皇不是说要给你们兄弟几个指婚的吗给你指的是哪家的闺女”阿九一副关心晚辈的样子。

    古人的脸皮似乎都很薄,三皇子身为皇子提起自己的婚事脸上也有些不好意思。“父皇还没有旨意下来,无论是谁,侄子等着就是,父皇的考量总是为我等兄弟好的。”

    无趣,阿九扯了下嘴角,又像想起了什么,道:“你父皇自然是为了你们好,不过他有他的考量,但毕竟是你要娶皇子妃,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你就没点想法你母妃呢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家或是已经有了心仪的姑娘,要是错过了多遗憾,你告诉皇叔,皇叔替你跟你父皇讲。”目光灼灼地望着三皇子,很热心的模样。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