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16章 他脑子有病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桃花眨巴着眼睛,一会瞧瞧阿九,一会瞧瞧她爹,忍不住从荷包里摸出颗蜜饯丢自个嘴里,只差搬个小板凳抱半个西瓜了,看热闹看得可开心了。

    宋承熙瞧见他妹妹的小动作,有些想笑,他倒不像某些迂腐的人,认为姑娘家就该柔顺听话端庄。相反他极喜欢妹妹那么灵动活泼,每天身上都是满满的精神劲。哪怕她扬着下巴跟他们爹顶嘴,他都没觉得自个妹妹不对。因为他深知妹妹要是个柔顺的,哪会如现在这般过得如鱼得水所以他心里对九王爷是无比感激的,感激他救了自个的妹妹,感激他把妹妹教养地这般好。

    一个相爷,一个王爷,这样任他们吵着也不像样子,宋承熙就朝桃花使眼色,示意她赶紧想办法。

    本来还想继续瞧热闹的桃花只好惋惜地吧嗒两下嘴,开口道:“好了,你们别吵了。爹,您就别为难公子了,是我自个不同意这门婚事的。”

    “为何清幽呀,要不你再考虑考虑,爹跟你说这真的是门好亲事,爹还能哄你”宋相爷试图再劝。

    桃花道:“好什么好我又不喜欢方行。”

    宋相爷傻眼了,“怎么就不喜欢呢不是,方公子对你一往情深啊,你拿鞭子抽他他都痴心不改,多难得!”

    桃花翻了个白眼道:“对呀,我都拿鞭子抽他了,他还上赶着要娶我,这脑子不是有毛病吗谁敢嫁!再是门当户对有什么用嫁给个脑子有病的我不得一辈子吃苦受累吗爹,您忍心见我受这个罪”桃花对方行是一点好印象都无。

    宋相爷被他的好闺女问得哑口无言,阿九见状,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宋相爷听到了吧桃花都不愿意呢,难不成你还要强迫她不成”淡淡的眼神瞟过去,释放着无言的威压。

    宋相爷如何能甘心一直没有说话的姚氏赶忙拽了拽他的衣袖,柔声劝道:“相爷,三小姐的顾虑是对的,方小公子霸王一般的人,三小姐人又娇弱,嫁过去还不得被欺负死相爷,妾身看就算了吧,咱们三小姐人生得好看,又乖巧喜庆,肯定能说上一门比方家更好的亲事。”

    桃花附和,“爹,夫人说得对,我才回府,不急着嫁人,爹您还是先操心大姐姐和二姐姐吧。”

    阿九也跟着落井下石,“宋夫人言之有理。”又转向桃花,道:“你在相府过得好公子我就放心了,你好生的,我走了,有事给我送个消息。宋相爷,本王告辞了,不用送,本王知道出府的路。”说罢很潇洒地扬长而去,他这两天还忙着呢,哪有功夫在相府跟老狐狸打嘴仗

    宋相爷本就憋了一肚子气,听到阿九最后一句话,起身到一半的他索性又坐了回去。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他怎么就多事的请九王爷过来商议他就应该直接答应下来,把庚帖换了,九王爷就是不同意又能怎样他压根就忘记了桃花的庚帖根本就不在他手里。

    阿九摇着折扇大步朝外走,怼赢了宋相爷让他无比高兴,边走边欣赏相府的景致,哎呦喂,相府可真美轮美奂富丽堂皇!哎呦喂,这个小池塘里养得是锦鲤吧得不少银子吧宋相爷一年的俸禄够不够宋庭声那老狐狸成日作出一副清正廉洁的样子,骗谁呢

    回头抽空得跟皇兄说说,贪官污吏可要不得,这可都是民脂民膏,大燕朝可不能养一群吸血虫。

    “小女见过九王爷!”冷不丁的冒出个声音,吓了阿九一大跳,当下就往后退了一大步。

    站在阿九前面的是宋清歌,她本来就对阿九芳心暗许,虽然知道此生难以嫁做君妇,但听到九王爷登门的消息她仍忍不住带着丫鬟出了院门。一路上心情极为忐忑。

    此刻她痴痴地望着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绝世容颜,一颗心如小鹿般乱撞,真好看呀,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男子呢“九王爷,小女终于见到您了。”她双目迷离,喃喃自语着。

    阿九目光中却充满了警惕,这个花痴女是谁宋狐狸的哪个闺女这个老狐狸,居然对他使用美人计,还不要脸地让自个闺女来堵他的路,真是太没下限了!以为把闺女塞给他就能拿捏住他了吗休想!

    这般对着他发花痴的女子阿九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又长成这么个样子,涉世未深的少女被迷惑是很正常的,阿九都习以为常了,也不会心生恶感。可现在不一样,他以为这是宋相爷给他设得美人计,所以心中无比厌恶。

    阿九眼底的戒备和嫌恶让宋清歌脸色一变心中一痛,九王爷一定是把她当成轻浮对男子投怀送抱的女子了。她慌乱开口解释,“九王爷,不是您想的那样,小女只是,只是想见您一面。”堂堂相府千金,就这么点卑微的心愿,宋清歌都为自己心疼。

    姨娘总是对她耳提面命,嫁个高门婿,若这个人是九王爷,哪怕他没有王爷的身份她也甘之如饴!

    阿九心道:鬼才相信你!心中更加警惕了,心里盘算着,不能喊,不定宋老狐狸正等着他喊好领人出来捉奸呢。那要不直接过去不行,要是她扑到自己身上怎么办到时这姑娘哭哭啼啼,他就是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使轻功飞过去嗯,这主意不错。

    阿九正准备施展他的凌波步呢,就听身后传来气喘吁吁地喊声,“九王爷,九王爷您等等老奴,老奴送您出府,相爷令老奴送您出府。”

    阿九转头,就看到相府的管家小跑着追过来,顿时一喜,“管家,快快快,这谁呀挡了本王的路,快让人把她弄一边去。”

    “九王爷!”宋清歌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九王爷怎么能这样对她呢他连她是谁也不知道吗宋清歌的心都要碎了,若不是丫鬟扶着她就站不稳摔地上去了。

    管家看清摇摇欲坠的宋清歌,是又尴尬又为难,“大,大小姐!”懊恼自己怎么就不跑快一点呢,要是早早送九王爷出了府,哪有这糟心事。大小姐不像二小姐那样好脾气,自己撞见了她的不妥,她岂能不为难自己他虽是相爷心腹,在府里有几分体面,可大小姐相爷的亲闺女呀!再说了,主子要寻奴才的晦气还不是一寻一个准是以他的脸色比死了爹还要难看哩。

    阿九才不管管家心里怎么想,他嗖的一下就跑到了管家的身边,拽着他的袖子就往前走,“快走,快点送本王出府。”相府有妖精,小生怕怕!

    管家被阿九拽得踉踉跄跄,只觉得身不由己飞一般地往前跑。路过宋清歌身边时,阿九嗖的一下换到管家的另一边,管家只觉得胳膊一空,整个人就朝前趴去,幸亏阿九又拽了他一把,不然非摔个大马哈。

    “老奴谢九王爷援手之恩。”管家心有余悸。

    离那拦路花痴女远了,阿九松了一口气,又恢复了潇洒倜傥的样子,打趣起管家,“管家呀,本王瞧着你年纪也不大,胳膊腿就不大好使了还能替你家相爷分忧吗行了,行了,本王不是那不体恤的人,你歇着吧,本王自个出府。”施展开凌波步,转眼就只剩下个浅浅的背影。

    出了相府大门,阿九回头看了一眼,对着那高高的门楼竖了竖中指,然后扬长而去。

    宋相爷几乎要气疯了,他费劲把这个三女儿要回来为的就是和方府的联姻,都与贤妃娘娘达成协议了,不然他又不缺闺女,管她去死啊!

    现在联姻不成了,他能看桃花顺眼吗“你还有点姑娘家的羞耻心吗自个做主婚事,传出去本相还怎么做人滚回院子里禁足,抄女戒孝经。”把桃花骂了一顿。

    若换个心理承受差的肯定就被宋相爷骂哭了,回院子都得寻了短见。桃花却跟个没事人似的,脸色都不带变一下的,“爹骂完了骂完了那我回去了。”心道:你有没有脸做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态度又把宋相爷气了个倒昂,“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桃花都走出游廊了,他才猛地吼出一句,“立刻找人教她规矩。”

    桃花耸了耸肩,表示不怕,她长这么大还没在谁手底下吃过亏呢。

    阿九是真的挺忙,先是接到宁非信,从而得知徐其昌到底也没追上他,那个小兔崽子断了他庶弟一条腿撒欢朝漠北而去了。

    从信中阿九还知道了宁非的整个设计,他无比得瑟地说: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是给徐令宽的马喂了点迷幻致发狂的药,药效也不长,从喂下到恢复正常也就半个时辰。然后就是在徐令宽每天上差必经的小岔路口边上的宅子的屋顶挂了一块红布。除此之外,我真的什么的都没做。

    最后还无比不要脸地道:“其实我就是想收拾他一顿,谁知道他还就真摔断了腿!啧啧啧,这武艺未免也太稀松了吧断腿也没啥,府里不是看着个接骨高手吗顶多就是当半年的瘸子,可谁让他运气那么背,那天居然束了条红色的腰带,被马踩了二次骨折真不能怪我。”

    阿九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从大将军府悬赏寻名医的时候阿九就非常诧异,他从未听宁非在他跟前抱怨过徐令宽什么,怎么就突然吓狠手了呢宁非那人虽是个狠的,做事却很有分寸的。之前也是说腿断了成瘸子了,现在传出的消息却是说站不起来,原来里头还有这样的隐情,不得不感叹连老天爷都站在宁非这边。

    虽然宁非说的轻描淡写,但阿九却清楚这个看似极其简单的局背后是多么精准的算计,从给马喂药到恰好走到那个小岔路口药性发作,时间算得极为准确,早一点晚一点都错过了那块红布,除此之外还有徐令宽本身这个变数,他若是没和平日一样的时辰出门呢要是路上想买个东西耽误了一会呢

    有这么多的变数,宁非还把这个局做成了,甚至比预期的效果还要好。这让阿九感叹宁非那个小子已经如此厉害了呀!

    除了宁非的来信,还有三皇子的请帖,说是他府上新得了一个厨子,特别擅长做大菜,邀请他这个皇叔过府品鉴。

    这是好事,阿九立刻就应邀了,当场写了回帖让管家带回去。

    然后就是他皇兄昭明帝了,这不是今年的天太热吗他皇兄准备出宫去行宫避暑了,让他也跟着随行。

    阿九不大想去,他身上带着暖玉,冬暖夏凉。而且他又不缺冰,他奢侈地在他住的屋子外头摆了一圈冰盆,既降下了温又不伤身体。桃树每隔五天给他送三大车冰,他日夜糟蹋也用不完。

    可又不好跟他皇兄说不去,依他皇兄那个啰嗦劲能烦死他。算了,去就去吧,全当是旅游了。哎,大热天的去旅游,这也没谁了。

    “什么你说什么相府回绝了”方行揪着官媒的衣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宋世伯明明夸我年轻有为的,怎么可能不答应别是你听岔了吧”宋相爷对他态度那么慈祥,肯定是对他满意的不得了。

    “方公子,您先,松松手。”官媒被勒得喘不过气来,想死的心都有了。

    方行狠狠地把手一摔,“快说,宋世伯是怎么说的”

    官媒一得自由就大口大口的喘气,哭丧着脸道:“哪敢欺瞒公子呀,宋相爷说三小姐年纪还小,暂时不考虑她的婚事。”

    方行眼都急红了,“上次不都说定一半了吗怎么就变卦了呢”

    官媒道:“婆子我也觉得奇怪,就使了银子悄悄跟相府的管家打听了,管家透露说是九王爷不同意的,说他们三小姐的婚事九王爷做一半的主,九王爷不同意,相爷也没法子。”

    “九王爷不同意他凭什么不同意小爷我找他去!”方行一蹦三尺高,转身就要往外跑。

    “你给我回来!快拦住他!”钱氏一见立刻高声喝道。

    为了防止方行闹,钱氏早就有所准备,她一喊,七八个侍卫就围了上来。方行出不去,只好又折回身,“娘,您这是要干什么”

    钱氏皱着眉头,“我还想问你要干什么呢你忘了九王爷要打断你的腿了你去找他能得好”见儿子不服气,又道:“不同意就算了,满京城又不是知他相府有待嫁的闺女,除了她你就娶不上媳妇了”

    钱氏虽然答应去相府提亲,但相府回绝了,她心里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不乐意正好,我还不乐意呢。之后便是愤怒,她不想娶是一回事,可被回绝就是另一回事了,哼,不过是被当丫头养大的,她能松口让她进方家的大门已是难得了,凭什么瞧不上她的儿子

    “好生看着小公子,不许他出院子半步。”钱氏此刻是一肚子的火气。

    宫里贤妃娘娘得了消息也是气得要命,“还真当自己是天仙了,不想嫁行儿是吧那就谁也不用嫁了。”她的脸色极冷。

    不过是个半路回家的相府小姐,就算终身不嫁想来宋相爷也是不大在意的。贤妃娘娘正琢磨着怎么坏了桃花的名声让她做一辈子的老姑娘,就听宫人来禀,说是方老侯爷她的父亲从南边回来了。

    ------题外话------

    谢谢陶大桃的鲜花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