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15章 我不同意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徐令宽浑身是血昏迷着,徐其昌大惊,“这是怎么回事快请府医,徐全,你拿我的帖子去宫中请个太医。”

    跟着徐令宽出门的小厮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禀大将军,今儿二公子去衙门,半道上马突然惊了,二公子没防备,一下子被摔了下来,还被马踩了一下。”

    府医拎着药箱小跑着过来了,徐其昌顾不得再问其他,忙让开地方让府医,“张老,快给令宽瞧瞧。”

    府医姓张,本是追随徐其昌的军医,后来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徐其昌回京的时候他就也跟着回来了,他又孑然一身,便留在大将军府做个府医。

    张府医一看到徐令宽被血染红的半边身子,眉头就皱了起来,脸上的神情也无比郑重。他俯下身翻了翻徐令宽的眼皮,然后又检查了其他,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而便是一直紧盯着他的徐其昌的神情也无比紧张,“张老,令宽伤得很重”

    张府医便摸徐令宽的左腿边道:“别的都还好说,就是二公子的腿有些麻烦。”顿了一下又解释道:“二公子身上的血瞧着是吓人,其实倒没什么大碍,我看了他身上的伤,最严重的那一处在额头上,估摸着是磕到石头上了,头上血又旺,不过二公子身强力壮,补补也就没事了。倒是这腿——”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说是有些麻烦,这还是保守的说法,要是他没诊断错的话,二公子这腿怕是断了,而且还是断了两处,接起来都很麻烦。

    徐其昌的心一紧,“腿怎么了”

    张府医道:“断了,断了两处。”他直起身十分肯定地道,“老朽没有把握。”

    徐其昌一听心就不住往下沉,他是武将,自然明白张府医的意思,断了一处接起来已经很麻烦了,两处他不敢往下想,心里却也清楚地知道这个儿子的仕途怕是要断了。

    “张老,令宽的伤还得劳烦你费心。”徐其昌忍着心中的沉痛对张府医道,张老在军中呆了大半辈子,在接骨正骨上头比太医还要拿手,他若是没有办法,那整个大燕恐怕也没人能治好令宽的腿了。

    一想到这个结果徐其昌的眼神就冷了下来,天天上差都没事,走熟了的路,怎么就今天惊马了呢而且令宽骑术很好,即便惊马也不应该伤得这般重。徐其昌招来小厮细细询问。

    小厮也说不清楚,马惊的时候他都还没反应过来二公子就自马上摔下来了,他立刻想要去扶,谁知刚跑出去的马又折回头,直冲二公子而去,他强忍着恐惧抡鞭使出全身的力气朝马抽去,这才把惊马赶开,抢下二公子。

    “马呢”徐其昌见也问不出什么,又问起那匹惊了的马。

    小厮哭丧着脸,“跑了,奴才光顾着二公子了,也没瞧清往哪边跑。”

    徐其昌的眉头皱了起来,令宽身边的这个奴才也太不得用了!其实他这完全是迁怒,毕竟谁也没想到会惊马,这小厮能及时把人带回府就已经难的了。

    就在这时徐其昌派出的人也回来了,阿大对着他摇了摇头,“将军,属下查过了,没有什么异常。”他们到事发地点的时候除了一摊血迹,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询问了目击的路人小贩,也都说是那马突然就惊了。

    哦,他们还把马找回来了,寻有经验的兽医也看过了,没有任何异常。

    这样看来,这就是一场意外。徐其昌听了禀报,却不相信这个结果。“继续查!”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惊马他的直觉告诉他这绝不是一场意外,不是意外那就是蓄意,是谁设计了这场惊马他为什么这样做又是怎么做到的

    徐其昌已经在想是他的对手还是令宽得罪了什么人,冷不丁的他的脑海里就浮现那晚长子离开的情景,瞳孔猛地一缩。

    那小子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啊!

    若真的是他!徐其昌一拳砸在桌子上,眼神晦涩,复杂异常。

    “去,查查大公子这两天都做了什么”他艰难地开口,对徐全吩咐。

    此时宁非已经悄悄出了京朝漠北而去,不过走前他去见了阿九一面,阿九见他春风满面的样子,心中有数,便道:“报仇啦!”

    “瞧出来了这么明显”宁非脸上带着笑意。

    阿九点头,“非常明显!”瞧那股高兴劲,跟前天的阴沉完全判若两人。

    “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我也不瞒着你了。”宁非一副我有个大秘密想要告诉你的样子,眼睛闪了闪,又改变了主意,“阿九你还是再猜猜我是怎么报仇的吧。”

    阿九嘴角抽了一下,这人怎么这般幼稚呢!“你还是继续瞒着我吧,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他可不陪着他玩你猜我猜的游戏。

    “别呀!阿九你这么厉害就随便猜猜呗!”宁非扯着阿九道。

    阿九直接把头转向了一遍,“不猜!”

    宁非妥协,“好吧,好吧,不猜就不猜,我跟你说呀,我把徐令宽给收拾了,他不是因为徐令宽才没处置刘姨娘的吗刘姨娘不就是因为有这么个好儿子才心大的吗那我就干脆废了徐令宽得了,一劳永逸。”

    “你把他怎么了杀了”阿九被勾起了好奇心。

    宁非的嘴角抽了一下,“没,杀了肯定不行,那可是我爹的心肝肉。而且到底一个爹的,我也不大能下得去手。我就是让他从惊马上摔下来跌断了腿,绝了前程和仕途。你说他一庶子,上进不是坏事,可太上进了也让人很头疼呀!还是老实呆在府里吧。”

    阿九斜了他一眼,“你爹知道不”

    宁非耸了下肩,“不知道,不过我没打算瞒着他,我准备一会就使人给他送个消息,要不然我不是白做了我得让他知道我也是有脾气的。他要偏心就尽管偏心吧,小爷我自己来。反正前十九年没爹我也长这么大了。”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你爹还不得打死你”阿九对徐其昌可同情了,有这么个糟心又主意大的熊儿子。

    “所以我要离京呀,见过阿九你我就出京去漠北了,他就是想打死我也找不着人。”就算能找到他,他就是傻的吗能不动任由着他打

    这糟心的玩意!阿九瞧着宁非一副无赖的样子,心里默默给徐其昌点了一根蜡烛,“你还是赶紧走吧,你爹知道除了我这你没别的地方去,肯定要来我这堵你,你跟你爹打擂台可别殃及了我这条小池鱼。”

    宁非顿时幽怨无比,“咱还能不能做继续做好兄弟了”嘴上这般耍宝,宁非还是站了起来,“阿九,我走了啊,你好生保重。”再不走真的要被他爹堵住了。

    徐其昌来得很快,和宁非几乎是前后脚,“他呢”

    虽没提姓名,阿九却清楚地知道徐其昌问的是谁,见他阴沉着的脸,阿九没来由地高兴,淡淡地道:“你来晚了,他已经出京了。”

    徐其昌不说话,一双利目直直盯着阿九的脸。阿九眉梢一挑,笑得十分欠揍,“本王还能骗你不成就在你到的前一刻他走的,你现在要追,也许还能追上。”阿九十分好心地提醒。

    就见徐其昌的脸又累了一些,盯着阿九的脸,咬牙道:“多谢九王爷告知,告辞!”领着人呼啦啦地走了。

    阿九不知道徐其昌有没有追出城去,也不知道他最终追上了没有,反倒是听说徐大将军的二公子惊马摔断了腿,挺严重的,大将军府都悬赏寻找能接骨的名医。

    当然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他就没有,因为宋相爷请他过府议事,议的是桃花的婚事。

    经过方行的不懈努力,方夫人钱氏终于答应到相府提亲了,当然促成钱氏答应提亲的还是桃花身份的改变,若桃花仍是阿九身边的丫头,方行就在府里再作天作地,钱氏恐怕也不会答应的。

    钱氏直接找了官媒,方行嫌不郑重,自己瞒着他母亲也跟着一起了。到了相府,官媒还没开口,方行就嚷嚷开了,“世伯,伯母,小子想求娶贵府三小姐为妻。”

    官媒吓了一大跳,方小公子哎,哪有自己给自己提亲的当他这个官媒是摆设吗说好了不捣乱的话都喂狗了吗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官媒就瞧见宋相爷夫妻两个的脸都黑了。

    事实上官媒没有看错,虽然宋相爷很看好这门亲事,甚至他把桃花认回去也是为了与方家的这门婚事,可瞧着这未来女婿这么不着调,他也很心累好不

    至于姚氏,她还想着让桃花顶替了自个闺女嫁到吴家去呢,现在方行领着官媒来提亲,她能高兴才怪呢不过她再不高兴也不敢一口回绝,只好委婉地提醒,“相爷,按理说妾身不该多这句嘴,可三小姐毕竟与别个不同,她在九王爷跟前长大,她的婚事咱们是不是该跟九王爷说一声”

    沉浸在喜悦当中的宋相爷这才猛地想起那一纸契约,收了收脸上的笑容,对方行和官媒道:“方世侄年轻有为,老夫是极为欣赏的,方府满门英烈,老夫也是极放心的。只是老夫那三女情况有些特殊,她的婚事九王爷能做一半的主,是以这婚事还需九王爷同意方可。世侄先回去,待老夫与九王爷商议过再回复与你。”

    方行虽然失望不能立刻把婚事订下来,却也并不太担心。虽然之前九王爷不许他登门,还扬言要打断他的腿,可此一时彼一时呀!现在他可是明媒正娶桃花姑娘做正室夫人呢,只要九王爷不傻,是不会不同意这门婚事的。

    就是宋相爷,也没有太担心,在他看来,这是一门顶顶好的婚事,是他三闺女能寻到的最好的亲事了。九王爷又不傻,怎么可能会不答应

    所以阿九到了相府之后,宋相爷乐呵呵地把方府登门求亲的事说了,就问阿九意下如何,末了还道:“老夫虽觉得这是一门好亲事,不过三丫头到底是九王爷身边长大的,老夫想着怎么也得先询问九王爷一声,便没敢自专。”

    阿九扫了一下宋相爷脸上的喜意,心中哼了一声,这老东西,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什么叫他没敢自专还真会往自个脸上贴金,他擅自答应试试明明白纸黑字都写着呢,桃花的婚事他和宋相爷一人做一半的主,桃花本人才有最终的决定权。

    阿九把茶杯往桌上一放,“宋相爷很看好这门婚事或者说宋相爷很瞧好方行这小子”

    宋相爷徐徐微笑,并不绕弯子,很爽快地承认了,“是,老夫是觉得好,门当户对,方小公子又一表人才,年轻有为,知礼上进,的确是佳婿的好人选。”

    阿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毫不客气地拆台道:“门当户对倒是真的,不过要说方行那小子年轻有为知礼上进,本王却是无法苟同的,京中哪个不知道方行最是爱胡闹生事哪个不知他就是个混世魔王宋相爷究竟是怎么瞧出他知礼上进年轻有为的”只差没明着说他眼瞎了。

    宋相爷的脸一下子就变了,不高兴地道:“九王爷这是何意”

    阿九也不与他兜圈子,直接道:“何意很简单,这门婚事本王不同意!什么阿猫阿狗都想来肖想本王的小桃花,脸怎么这样大呢是肿的吗”

    最后一句话说得在场的宋承熙忍不住偷笑,九王爷说话可真风趣!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太好了,九王爷不同意,那这门婚事就成不了,真是太好了。

    宋承熙也不看好这门婚事,先不说方府之前死活不同意现在忽然同意了这事背后的含义,单说方行这个人吧,做朋友做兄弟都成,但做他的妹夫就差得远了。他的妹妹娇俏可爱,怎么也得寻个沉稳靠得住的夫君吧方行明显就不合格,在宋承熙看来压根就配不上他的宝贝妹妹。

    “为何不同意”宋相爷按捺住心里的不乐,试图列出这门亲事的种种好处来说服阿九。

    阿九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宋相爷不必再说了,本王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不过这事最有发言权的还是桃花,你把她喊过来问问她是什么意思吧。”

    宋相爷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哪有姑娘家自己决定婚事的”

    阿九看向宋相爷,脸上有些古怪,“宋相爷,你是不是忘记了咱俩意见相同时,桃花对自己的婚事有否决权。咱俩意见相背时,桃花对自己的婚事有决定权。赶紧的,麻利把桃花叫过来问问,她要是也同意这门婚事,那本王无话可说。”

    宋相爷心中一动,对呀,只要三丫头自个同意不就行了吗忙使人去请桃花。

    桃花来得很快,望着殷殷看向自己的亲爹,桃花特别不给面子,“我听公子的,公子既然不同意那就表明这不是一桩好婚事,嗯,爹呀,我也不同意。”

    宋相爷急了,“清幽呀,你怎么能不同意呢这门婚事多好呀门当户对的,方行在家是小儿子,你嫁过去不用受累管家,多轻松,而且他又对你一往情深。清幽呀,这真是一门上等的好亲事,爹还能坑你”

    阿九插话道:“那宋相爷的意思是本王坑她喽”

    这话宋相爷当然不能承认,“不是,九王爷,老夫可没这么说。”

    “你是没这么说,可你的话就是这么个意思。”阿九不依不饶,慢条斯理地跟宋相爷争论了起来。

    宋相爷身为一朝丞相,嘴皮子自然不笨,可跟阿九比起来还是差了点,不大会就把宋相爷气得一腔怒火了。

    ------题外话------

    儿子终于退烧了,急疹却出来了,脱了衣服,跟个小红虾似的,捂脸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