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15章 处罚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宁非来的悄无声息,去的也悄无声息,除了徐其昌和他身边有限几个心腹,整个大将军府没人知道宁非来了又去了。

    徐其昌的半边脸隐在黑暗里,瞧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徐全和阿大两人忍不住缩起肩膀,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你们说这是真的吗”许久,安静的室内响起徐其昌晦涩的声音。

    徐全和阿大对看一眼,均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为难何尴尬,“大将军,这——”这是大将军的家事,还似乎是兄弟阋墙的节奏,他们这些属下能说什么呢说什么都不合适。

    证词就放在徐其昌面前的桌子上,他一抬眸就尽阅眼底,那上头清楚地写着是个女人出十万两银子买镇北将军的性命,不死不休。那个女人虽乔装打扮,但生了一双利眼的杀手仍能看出这是个养优处尊的中年美妇。

    中年美妇养优处尊会是刘氏吗是她亲自与杀手组织交易,要除掉他的嫡长子吗徐其昌怎么也无法相信那个愚蠢胆小的刘氏有这般凌厉的手段,十万两银子,她手里怎么有这样多的银子大将军府每年的账目他都瞧过,哪怕他不在府里的那些年,管家都会把府里的账目誊抄一份送到他手里。

    他知道刘氏借着掌家之便从中贪了银子,但在他认可的范围内,且大多被她贴补在娘家了。这十万两银子从何而来刘氏到底背着他都做了些什么她的怯弱愚蠢难道都是装出来的

    徐其昌不想相信,要他承认自己看走了眼被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这恐怕比杀了他还难受,他的骄傲,他的自尊,让他如何低下这个头

    可他的理智却又告诉他这应该是真的,交易那一日刘氏在做什么他记得那一日她是出了府的,说是去皇觉寺上香。他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那一日有个官府通缉的江洋大盗逃入皇觉寺,抓捕的时候出了点岔子,香客住的院子被贼人纵了火。他接到消息的时候还十分担心在皇觉寺上香的刘氏的安危,派了二子令宽去接。

    而且那一日是长子认祖归宗后的第二日,那么早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定要对他的长子下手了吗倒真难为他能忍这么久!

    他的后院原来还窝着一条歹毒的美女蛇啊!还是他儿子的生母!

    徐其昌心中无比愤怒,胸中的那把火烧得他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他不是接受不了自己看走眼的事实,而是在想:刘氏做的事情令宽知不知道又知道多少若是不知道那还好说,若是知道而任由着他的姨娘对他大哥下手,那——

    徐其昌的双手蓦地攥紧,心中眼底无比复杂,他在这个儿子身上花费的心血是最多的,几乎是照着继承人来培养的。若是,若是二子真是一个自私没有友爱之心的畜生,那他该怎样选择杀了放逐囚禁徐其昌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徐其昌到芙蓉院的时候刘姨娘正醒着,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从日落她就开始心神不宁,总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去内室拜了佛祖后心慌才好了一些。可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却是一个劲地做噩梦惊醒,醒来后心悸不已。

    梦中不是悬崖就是刀斧加身,刘氏惊疑不定,不敢再睡了,下了床正准备去拜拜菩萨,拜佛祖既然不管用,那就换菩萨试试。就在这时她听到外头响起了骚乱,继而听到了奴才给大将军请安的声音,她很诧异,这么晚了大将军怎么过来了不过却也松了一口气,大将军身上煞气重,阳气足,有他镇着,这下她总不会再做噩梦了吧

    “大将军您怎么过来了”刘姨娘笑着迎过来。

    徐其昌背着手面无表情,看了穿着中衣一脸温柔的刘姨娘一眼,挥手把丫鬟打发下去了,“都下去吧,本将军与姨娘说说话。”声音里透着一股冷意。

    刘姨娘却没有觉察,还以为徐其昌跟宁氏起了争吵来她这寻求慰藉呢,自己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挽回大将军的心。于是她十分高兴地对青烟道:“这里不用你伺候,你回房睡去吧。”

    “是,奴婢遵命!”青烟把茶壶轻轻放在桌上就退下去了。

    刘姨娘温柔地走向徐其昌,“将军,妾服侍您安歇吧。”伸手就要来解徐其昌的衣裳。

    徐其昌身子一斜躲过她的手,“是你买通香雪海的杀手要宁非的命!”

    刘姨娘瞳孔猛地一缩,心中咯噔一下,脸上惊愕无比,“将军您说什么什么香雪海是香料名称吗杀手要大公子的命妾听不懂将军在说什么。”虽然猝不及防,但刘姨娘还是留意到大将军的那句话是肯定,而非疑问。

    徐其昌紧盯着刘姨娘的脸,没有瞧出丝毫的破绽,眼神暗了暗,道:“刘氏,这么多年了,本将军居然看走了眼,没想到你一深宅夫人还有这般了得的手段,居然都敢买凶杀人了!说,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他捏住刘姨娘的下巴,慢慢逼近。

    刘姨娘吃痛,脸上浮上痛苦之色,无比委屈地道:“将军,您弄疼妾了。妾实在不知您在说什么妾每月二十两的月利银子,哪里有很多银两了将军怀疑妾买凶杀人杀大公子真是天大的冤枉啊!妾一深宅妇人,走路连蚂蚁都不敢踩,怎么敢买凶杀人呢将军您是不是弄错了”

    她的眸子水水润润的,泪珠盈于睫上,神情委屈,唯独没有惊慌和心虚。

    徐其昌哼了一声,猛地一甩手,刘姨娘跌倒在床上。徐其昌居高临下看着她,“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你还不知道吧香雪海的老巢被人挑了,你与他们的交易证据正落在本将军的手里。十万两银子,刘氏给本将军老实交代到底哪来的银子”

    刘姨娘垂下的眸子里闪过慌乱,香雪海被挑了真是废物!她飞速地回想了一下,并没有留下什么把柄和泄露身份的东西,心下又重新镇定,扬着梨花带泪的脸分辩,“妾冤枉,妾没有做过!将军您就是打杀了妾,妾还是没有做过。妾哪有十万两银子,妾胆子小的很,哪里敢杀人而且妾与大公子无冤无仇的,怎么可能会——”

    徐其昌冷冷地盯着刘姨娘,不可否认她说得很对,这也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眼睛一闪他又道:“两个月前二十八那一日,我记得你是出了府的,那一日你去了哪里”

    “将军您仍怀疑妾”刘姨娘一副伤心的样子,心下却思忖如电,“那一日妾是出府了不假,可妾是去了皇觉寺上香,丫鬟婆子都可以作证,皇觉寺的师傅们也可以作证的,还有宽儿,那日是宽儿接妾回府,他也可以为妾作证。将军信不过妾,那您总信得过您一手教出来的儿子吧。”

    “本将军自然信得过令宽,刘氏,你最好不要让本将军抓到你的把柄,要是本将军知道你把令宽也牵扯进来,哼,你知道本将军的手段。”徐其昌如鹰般锐利地盯着她,“本将军早就与你说过,安分守己,本将军自会给你一份体面,你自己心生妄念,你置令宽于何地有这样一个生母你让他怎么抬得起头做人”

    徐其昌就见刘姨娘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他心中有数,花了极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双手,冷冷地道:“以后你就不要出院门了,明天我就使人在院子里收拾个小佛堂,你以后就呆在里面念经赎罪吧。”

    徐其昌再次冷冷看了她一眼拂袖而去,刘姨娘大惊了,扑过去扯住他的袖子,“将军,妾冤枉,冤枉呀!您不能这般没有证据就定了妾的罪。这么些年了,妾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将军好狠的心啊!”

    徐其昌冷冷地睥睨着她,“有没有做过你我心知肚明,好在宁非无事,否则,哼!就这已经是瞧在令宽的面子上了,否则本将军早就让你暴毙了,你好自为之吧。”他的眸中杀意一闪而过。

    刘姨娘虽是个妾室,却是令宽的生母,令宽正值说亲之际,生母暴毙总是不大好。而且手上的那些证据到底不足,他也真不大相信凭着刘姨娘一个人就能找上杀手组织,谁给牵的线她的背后还有没有其他人所以他要留着刘姨娘吊出她背后的人。

    徐其昌走出老远,还听到身后刘氏“妾冤枉”的喊声,他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无比冰冷的笑容。要是被他知道哪个作死的把手伸到他的眼皮子底下在他的府邸里搞事情,他定要把他满门都剁碎了喂狗。

    刘姨娘自地上慢慢爬起来,脸上的泪水收得一干二净,整个人无比冷凝。“呵呵呵”,她低声笑起来,在寂静的夜里清晰无比,诡异而又瘆人。也幸亏这会丫鬟都被打发下去了,不然非得把人吓死不可。

    没死小贱种倒是命大!刘姨娘心里遗憾极了。香雪海也是倒霉,居然被人挑了老窝,还连累到了自己,呵呵,居然被将军知道了,可那又如何不是也没拿住切实的证据吗不然就不是小佛堂念经这么简单了,她当然没有错过将军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意。刘姨娘心底悲凉,二十年了,就是一块石头也该捂热了,可大将军呢那个剑眉朗目的男子她是真的心悦啊!

    没关系,她还有儿子,还有宽儿!她的宽儿又懂事又孝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儿子的。唯一遗憾的就是那个小贱种怎么就没死呢以后再想下手可就难了,不过没关系,她有的是耐心,她就不信找不到机会

    偌大的京城,宁非除了大将军府也就阿九这里可去。自大将军府离开他就又回了阿九这里,没有去吵阿九,而是随意挑了间客房睡觉,第二天一早才去见阿九。

    阿九见到宁非的时候,脑子有一刹的空白,然后斜着眼看他:“你的东西落我房里。”他指的的是那一叠银票。

    宁非眨了眨眼睛,道:“哦,你收着吧,这不是弄脏了你府里的地吗”

    阿九弯了弯嘴角,“也行,你的住宿饭钱都搁里头了,我新得了个厨子,手艺不错,回头你尝尝。”他也就是随口说说,银票都到了他手里还想拿回去想得不要太美哦!

    宁非自然是求之不得了,其实他早就发现阿九财迷的性子了,区区身外之物,博得佳人一笑,再划算不过了。宁非见阿九心情好他就忍不住想要得寸进尺,“阿九,你怎么也不问问我为什么回京”扁着嘴,很委屈的样子,像个闹着要糖吃的孩子。

    阿九失笑,笑得嚣张而又不屑,“宁小非,你多大了怎么还跟个三岁小孩似的。”

    宁非被他笑得羞恼,“阿九,你刚刚才收了我一百零七章银票,咱们是不是该数一数有多少银子”

    事涉银子,阿九立刻就换了一副嘴脸,“哦,宁小非你不是去漠北了吗怎么又折回来了”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三分认真,三分的漫不经心。

    宁非瞬间就被安慰到了,“阿九,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这一路遇了七八次刺杀,气得老子,哦不,气得我一怒之下就折回京城掀了杀手组织的老巢,呃,就是昨晚那些。”宁非说得兴起,粗口差点就爆了出来,“阿九,你能猜到是谁想要的命吗”他凑近阿九神秘地道。

    阿九瞥了他一眼,道:“这有什么好猜的,能是谁当然是你爹的姨娘了。”别人谁吃饱了撑了去谋害他

    宁非很诧异,“你怎么猜得这般准”他没露一点痕迹吧就是他这个当事人得知是刘姨娘买凶杀人也十分意外的,他在府里跟她都没有说过话,只远远偶遇了几回,在她的印象里,刘姨娘是个有些蠢的女人,再说了他与徐令宽也没到你死我亡的地步,刘姨娘怎么就丧心病狂地想要他的命他实在没法把她和幕后主使人联系在一起。

    阿九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哂笑道:“你不要小瞧了女人,是要吃大亏的。”顿了下又道:“刘姨娘那人吧,以前没有你在,徐令宽就是大将军府的第一人,不需要争,不需要抢,就能得到一切。所以无论是刘姨娘还是徐令宽,一个温柔贤惠守本分,一个知礼谦虚又上进。现在你回府了,到嘴的肥肉飞了,美梦破了,她还能沉住气吗你又从各方面力压徐令宽,她可不得铤而走险了”阿九与他分析着。

    宁非若有所思,就听到阿九又问,“你爹怎么说”

    宁非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他想包庇能包庇得了吗人和证据我都弄给他了。我求个公道不过分吧”

    阿九打量了他两眼,“要是你爹包庇呢”

    宁非一怔,阿九笑得无比讽刺,“虽然同样都是儿子,你重在有个嫡长子的身份,可徐令宽却是实打实地与你爹有父子情分呀!你可别小瞧了情分,人的心都是偏的。你爹为了徐令宽的前程,肯定是不会把刘姨娘怎么样的,他要是真有心包庇,你会怎么办”

    宁非的眼底一片冷凝,是呀,他爹要是有心包庇他该怎么办他沉思起来。

    当晚,徐其昌与宁非说了对刘姨娘的处罚,“宁非,不是爹包庇,而是刘氏并没承认,你的证据又不足,而且我留着她还有大用。”他解释着。

    宁非笑了,“爹,儿子明白了。”恭敬又疏离。“您若是没有吩咐,儿子即刻就返回漠北了。”

    徐其昌皱了下眉头,总觉得长子态度有异,却又说不出什么。

    可第二天,徐令宽就浑身是血被抬回了府里。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