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04章 覆灭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桃花气呼呼地回了漪澜院,越想越是生气,哼,当着圣上跟公子的面答应的好好的,现在连她想弄个小厨房都不同意,这不是坑她吗早知道是这样,谁耐烦跟他回什么相府公子要是知道了岂不是要笑话她没用

    这么一想桃花心里就更不得劲了,这一不得劲就忍不住要搞事,你不让建那我就自个建呗,反正我手里有银子,还愁找不到人干活吗

    说干就干,桃花顿时来了精神,忙活起了她的小厨房。紫阁

    桃花在相府的日子可谓是如鱼得水,阿九可就惨了,他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桃花走了几天了”

    “回公子,三天了。”文兰心应道。

    阿九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哀嚎,“才三天啊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日子没法过了。”他瞥了一眼边上食盒里放着的饭菜,无比嫌弃。

    桃花走了三天,他就饿了三天。以前行走江湖风餐露宿也没觉得怎样,可现在安顿下来好日子过惯后就再也过不得苦日子。阿九吃惯了桃花做的饭菜,换个人做他连吃的都没有。

    文兰心看了一眼动都没动的饭菜抽了抽嘴角,这是从外头酒楼叫的菜,虽然比不上桃花的手艺,但哪里就那么难以下咽了公子的嘴可真是刁钻。

    桃花回相府之后,做饭的活计就落在了桃夭和文兰心的头上,说句实话,她俩在厨艺上都稀松平常,做出来的菜阿九只夹了一筷子就不吃了。无论桃夭和文兰心怎么劝,阿九就是宁愿饿了也不吃,没办法只好从外头酒楼叫席面,阿九这才勉强吃了一些。

    可是吃了两天外头酒楼的席面,阿九就吃腻了,又闹起了罢吃,把文兰心和桃夭都快愁死了。

    “公子,您好歹吃几口呀”文兰心又劝道。

    阿九坚决地摇头,“不吃,吃不下。”酒楼的菜无非是舍得放作料,口味重,味道也就马马虎虎。

    文兰心泄气了,“要不把桃花姑娘喊回来”

    阿九眼前顿时一亮,这个可以有眼睛一闪像是想起了什么,脊梁一弯就没精打采地趴了回去,“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桃花就是那味道香香的肉包子,进了相府那张狗嘴里,还能吐得出来吗”阿九后悔极了,他怎么就松口放桃花回去了呢还倒贴了一大笔嫁妆,这买卖亏大发了。

    阿九正郁闷着呢,出去寻厨娘的桃夭回来了,身后好像还领着一个胖胖的厨子模样的人,阿九眼力好,透过窗户老远就瞧见了,脸上不由浮上一抹期待。

    “公子,我给您寻了个手艺好的厨子,保管您能吃得下饭。”桃夭欢喜的声音传来。

    “太好了,赶紧领厨房去,不拘什么弄点过来,快饿死公子我了,做得好,重重有赏。”阿九盯着那厨子瞧,双眼都冒光,他的目光从他手里提着的菜刀滑过,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应该是个有些本事的。

    文兰心领着厨子下去了,阿九依旧趴在桌子上,却不见了之前的颓废劲。

    桃夭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跟她一起回府的人,“公子三皇子来了。”

    阿九嗯了一声,头却没抬,就好像没听到一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皇子苦笑了一下,“九皇叔”他是和桃夭一起来的,在这杵半天了九皇叔愣是没瞧见他。是九皇叔眼大还是他太没存在感了

    “咦,你什么时候来的”阿九像才看到三皇子似的。

    三皇子:他感觉到了深深的伤害,觉得这个世道太不美好了。刚才他还是站在方厨子前面,九皇叔能瞧见方厨子,却对站在前面的他视而不见,深深的恶意呀

    看到三皇子一脸的生无可恋,桃夭赶忙道:“公子,三皇子是和我一起来的,我在外头恰好遇到了三皇子,他得知我要寻个手艺好的厨子,就把他府里的厨子叫过来了。”

    “刚才那厨子是三皇子府上的”阿九很快抓住了关键。

    三皇子点了下头,“算是吧,九皇叔也知,侄儿这不是要开府大婚了吗母妃就给了我几个使的顺手的人,方厨子便是其中之一。我听桃夭姑娘说皇叔府上缺个厨子,就给您送过来了,您使着,若是合心意就留下,若是不合心意就还让他回去。”一番话说得可漂亮啦

    “好,你小子不错。”阿九头一回觉得三皇子瞧着其实还是挺顺眼的,不过再顺眼,他穆九也是不欠人情的,“皇叔这里有什么你能瞧上眼的,那就拿去玩吧。”阿九十分慷慨地道。倒不是说他真就这么大方,实在是这府里头也没啥好东西,真正的好东西早就被桃花那个小守财奴收起来藏好了。

    三皇子笑,“不过一个厨子,是侄子孝敬九皇叔您的,哪里还好跟您要东西”他本来就是要送人情的。

    阿九想了想道:“这样吧,无论厨子能不能留下,你这番心意皇叔心领了,我这里还有些上好的茶叶,一会给你二两。”

    三皇子一听给他的是茶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遂欣然接受了,“那侄子就多谢皇叔了。”

    说话间文兰心就拎着食盒过来了,“公子,方厨子给您做了一碗面,您先垫垫肚子,后头还有菜。”

    三皇子闻言眉头就皱了皱,面九皇叔嘴巴这么挑,能瞧得上一碗面心里不由埋怨方厨子做事太不靠谱,你倒是拿出浑身的本事来呀,整一碗面是几个意思心道肯定坏事。

    阿九倒是没嫌弃,因为桃花最擅长的就是把最简单的食材做得无比美味。“快端出来,我尝尝。”

    这就是一碗普普通通的面,面条不粗也不细,汤清亮亮的,上头还撒着绿色的菜叶子,瞧上去很诱人,卖相不错。

    即便如此,三皇子还是不抱任何希望。

    阿九吃了一口,眼睛顿时亮了,面条很有嚼劲,不硬也不软,还特别入味。那汤里头也不知放了什么,特别的鲜美。

    “好吃”阿九顾不得烫,吃的飞快,很快一碗面就见底了,阿九把汤都喝了还意犹未尽,“这面也太少了点吧”

    文兰心见她家主子终于吃下去饭了,大松了一口气,笑着道:“公子,这面只是给您垫肚子的,后头还有别的呢。”

    松了一口气的还有桃夭和三皇子,桃夭心道:这下公子不会再折腾了吧她倒也不怕折腾,就是怕公子饿瘦了,桃花找她算账。

    三皇子呢,则是在想:还好,还好,人情总算是送出去了。九皇叔滑不留手的,简直是无法入手,让他的拉拢大计一直无法进展。没想到阴差阳错的,一个厨子倒是帮了他的大忙。

    方厨子着实本事了得,把阿九刁钻的胃伺候得舒舒服服,阿九吃满意了,心情自然就好了,重重赏赐了方厨子,对三皇子也和颜悦色多了,说好送二两茶叶的,现在大手一挥,翻倍,送了四两出去。

    除此之外还提点了三皇子好几句,给了一句似是而非的承诺,只要他有空三皇子有什么困惑都可以上门请教。要是他没空那就怨不到他了呗至于他何时有空,那还不是他自个说了算吗

    三皇子却惊喜连连,以前无论他怎么示好,九皇叔都是爱理不理的,没想到一个厨子就让九皇叔对他另眼相看,早知道,别说送一个厨子了,就是十个八个他也送呀

    阿九跟桃花不愧是一起长大的,两人高兴生气都忍不住要搞事情。桃花一个不开心就自个出银子在院子里弄了个小厨房,阿九一高兴就忍不住半夜爬了相府的墙头。他的本意是想跟桃花炫耀炫耀,瞧,离了你公子我照样吃香的喝辣的。

    没想到阿九去的有些巧,正赶上桃花在烤乳鸽,那外头刷了一层蜂蜜,混合着被烤出来油一起滴在火炭上,发出诱人的香味。桃花一边烤,还一边哼着小曲,眉开眼笑。

    阿九顿时不平衡了,他这才刚吃上饱饭,小桃花就已经大步迈入小康生活了。这,绝对不行于是阿九很不忿地现身,把桃花的肉肉抢走了大半,气得桃花大呼“公子无赖”,动静大的差点把外头的下人引了过来。

    远赴漠北的宁非这一路走得可谓是惊险,出发了十日,光是刺杀就遇上了七次。除了开头的三天,后面是每天一刺。哪怕他改变行程都没用。那些杀手简直是无孔不入,客栈的伙计,路边的老农,镇子上卖花的小姑娘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宁非苦不堪言,他绞尽脑汁也实在想不起来他这是得罪谁了,怎么就誓死要他的命呢要不是他在战场上练就的绝佳警觉性和反应,早就没了小命了。可身边还带着个累赘他家三弟,有好几次杀手的长剑差点就刺入他的胸膛了。

    于是宁非怒了,把他爹给他的底牌亮出来了,这下轮到杀手遭殃了,三个被射成了筛子,两个被拦腰砍成两截,还抓了四个活口。

    也不知宁非是怎么审问的,就听得那屋里传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然后那四个活口被人当破布袋般拖了出来,要不是胸口处还有微弱的起伏,就跟死尸没什么两样。众人看向宁非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敬畏。

    队伍兵分两路往漠北而去,没有人知道走另一条路的宁非已经领着人悄悄地折回了京城,他没有回大将军府,趁着夜色直接去了京中一处普普通通的小院。

    宁非一挥手,整座小院被围得水泄不通,墙头上架满了劲弩。宁非领着人踹开院门冲了进去。

    屋里的人十分机警,几乎立刻便都往外冲,正好与宁非等人遇了个正着,不敌,便想要越墙而逃。人跃到一半就惨叫着跌了回来,“不好,墙上有埋伏。”

    “啊,当心,是劲弩,是朝廷的军队,不宜硬碰,分头逃。”

    “不好,咱们被围住了,出不去了”

    “兄弟们,反正都是一死,拼了,跟他们拼了”

    想要逃跑的人被墙头上的劲弩逼了回来,院子里又有宁非等杀神,真是腹背受敌,狼狈不堪。

    谁能想到这座普通的小院居然是以狠辣著称的杀手组织香雪海的老巢,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在这样一个夏夜就被宁非领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抄了。

    快速搜查过各个房间,确保没有漏网之鱼,宁非等人就把账册书信等重要东西连同死了的和活着的人一起带走,地面上的血迹也冲刷干净,要不是空中还弥散着血腥味,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将军府不能回,宁非在京里也没有宅子,没办法只好借用阿九的府邸审人。

    “阿九,看到我有没有特别惊喜”宁非虽然才杀过人,却依然不影响他见到阿九的好心情。

    半夜睡得正香的阿九被吵醒,看到笑得嘴快咧到两耳的宁非,惊喜没有,惊吓倒是不少,“姓徐的,你借用我的宅子干私活也就罢了,还弄这么多死人,晦不晦气”

    这可是他花了大把银子买的,将将住了一年,这让他还怎么住下去一想到那么多的死尸阿九就无比膈应。

    宁非嘿嘿一笑,“你那睿亲王府不是快修葺好了吗好阿九,我这不是没地儿去吗你放心好了,回头我赔给你一座宅子。”他十分豪爽地承诺,反正今夜抄了香雪海的老窝,光是银票就厚厚一叠,送得起。

    阿九一听眼神闪了闪,糟糕的心情好了一些,不耐烦的挥手,“去去去,忙你的去吧。”

    “那行,阿九你睡吧,我去收拾那些糟心东西,什么玩意居然敢朝老头动手,活得不耐烦了。”宁非知道阿九有严重的起床气,也没在意他的态度。

    阿九打着哈欠,倒头就睡。等他第二天早晨醒来,宁非已经干完了私活,死人活人全都不见了,要不是放在他床头那一叠厚厚的银票,他都要怀疑宁非是否出现过。

    宁非是悄悄回的大将军府,没有惊动府里直接去找他爹了。

    徐其昌看到本该在千里之外的长子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着实惊了一下,“你”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接到

    宁非嘴角勾了勾,朝门外喊:“带进来吧”

    就见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被拎了进来,嘴里塞着布巾,浑身都是血迹,脑袋耷拉着。徐其昌一惊,“这是”

    宁非道:“他是著名的杀手组织香雪海的二管事,儿子我一路被人刺杀,一气之下便回来把香雪海给挑了,人在这,供词也在这,爹,瞧瞧吧,瞧瞧您那心爱的姨娘居然还是个狠角色,一介后宅妇人居然都有魄力买凶杀人了知道您儿子这颗人头值多少银子不哈哈,十万两爹,您可真大方后院的一个姨娘都能轻而易举拿出十万两银子,您银子多,分点给儿子,儿子替您花多好”

    徐其昌震惊,“不可能她没这个能耐。”刘氏有多少斤两他心里清楚,折腾点事情恶心恶心人倒是可能,但买凶杀人却绝无可能,这些日子她可一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我知道你讨厌刘氏,可也不能这样冤枉了她。”

    宁非哈了一声,神情无比嘲讽,“冤枉她我用得着冤枉她吗多大的脸爹,您要是不信,人给你放这了,您自个审去。还有香雪海的雇主资料,也一并给您,您自个看去吧。爹,这一路上我差点就死了,您总得给我一个公道吧”

    徐其昌惊疑不定,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宁非见状,脸上的讥诮更浓,“爹,您现在应该担心的不是刘姨娘,而是您心爱的二儿子有没有参与进去,儿子我眼里可是不容沙子的。”

    徐其昌的脸色就是一变,“绝无可能”他教出来的儿子他最了解,令宽干不出这样手足相残的事情。

    宁非笑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爹,儿子等着您的公道呢。您慢慢审着,儿子告退了。”转身离开,离去前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徐其昌心惊肉跳。

    ------题外话------

    推友文毒医无双:最萌世子妃作者聂曦光

    软萌睿智女vs桀骜忠犬男,爽文互宠,双强双处,一生一世一双人

    王忆锦,针灸世家传人,弹指间风云色变、杀人无形。

    苦熬八年家仇得报,却被秘术反噬穿越到架空王朝,成为神武大将军外室所生的七岁小萝莉。

    背主求荣的嬷嬷几针让你见阎王

    伪善的嫡母一层层揭开那虚伪的嘴脸

    嫡姐恶毒郡主陷害恶少欺辱甭管什么魑魅魍魉,自食恶果才最痛快

    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某女低头窃笑,她还是那个调皮可爱的萌妹子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再狡猾的“小红帽”也没能逃过“大灰狼”的五指山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