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10章 初回府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被阿九撞到的是个年轻男子,瞧着像个读书人,他跌坐在地上抱着腿,眉头紧锁着,虽然狼狈却不失潇洒姿态。

    阿九一瞧坏了,忙把阿宝制住跳下驴车,“这位兄台可是撞到腿了撞到了兄台在下心中十分愧疚,兄台可还能起身前面不远处就是医馆,在下送兄台过去医治可好”因是自己的过错,所以阿九说话十分客气,而且他瞧地上这男子虽然穿戴并不出众,但身上的衣裳料子却是上等的,可以推断出身定然不差,教养应该差不多。

    那年轻男子也朝阿九看过来,心中暗喝一声,好一位丰神俊逸的公子此刻正一脸担忧地望着他,手里,还牵着一头驴。男子不由脱口而出,“瞧兄台的衣着打扮应是家世不差,怎么连个车夫都请不起反要自己赶车”

    阿九一怔,想起了他贴心的小车夫,叹道:“原本是有的,今儿被人要回去了,无奈,在下只好自己赶车回去。”桃花这才离开他一会,他就出了车祸,这以后桃花不在的日子可怎么过呀阿九可犯愁了。

    年轻男子见阿九明显走了神的样子,他自己也没有说话,脸上却浮上同情之色,惋惜着这般好的相貌却只是家中的庶子,还是颇受欺负的庶子,可惜,可惜了。就这一小会他就脑补出了一出大戏。

    阿九先回过神来,“走吧,在下还是带兄台去医馆瞧瞧比较放心。”他请路人帮着把人扶上驴车,也不敢赶着了,直接牵着阿宝走。

    那年轻男子有心想拒绝,连车夫都被人抢走了,能有银子付诊费药钱吗随即又想自己身上不是还有点银子吗

    说起来自己也真是倒霉,他打去年就离家进京赶考了,因为他怕麻烦,就带了一个老仆一个书童。半道上他与老仆都病了,上吐下泻,十分严重,幸亏从家里出来带的银票多,才能够请大夫抓药不被客栈掌柜的扫地出门。一病半个多月,他倒是好了,老仆倒是病没了。

    也算服侍他一场,他安葬了老仆就带着书童风尘仆仆往京城赶,因为之前生病耽误了时间,所以他们为了尽快赶到京城就抄了小道走,结果呢,遇上了一伙山贼打劫,书童那个背主的东西一见情况不好扔下他这个主子自己逃了,还带走了他大部分的家当。

    他被山贼劫持上山,见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书童又跑了,便也没怎么为难他。关了他三天之后,不知怎么的就把他放了出来,让他做了夫子,教山上的十几个小山贼识字,偶尔也帮着记记账,念念信。

    因为他成了夫子,山贼们对他尊敬了许多,待遇也好了不少,他有空闲时间就看看自己那箱子书,或是在山上四处走走,唯独一点,不许他离去。哪怕他多次跟山贼大当家的沟通,都是没用。他反倒安慰自己,留在山上不愁吃喝,还受人尊敬,多好

    在山贼窝一呆呆了大半年,他这才找机会偷跑出来,也幸亏他当初在书里藏了几张银票,不然就算逃出山贼窝也没盘缠进京。

    本来已经误了考试他是准备回家的,等回到家里他一定要把那个背主的书童找出来千刀万剐。谁知却听到了加考恩科的消息,他这才又打消了回家的念头往京城赶。这才刚到京城,还没来及找客栈落脚呢就被车给撞着了,那腿生生地疼,也不知道断了没有,你说他怎么这么倒霉呢

    经大夫诊治,断倒是没断,但确实伤着了,至少得养上半个月方能正常行走。此时阿九已经得知被他撞的人叫谈林,是个进京赶考的举子,今儿是他头一天到京城。

    于是阿九就把谈林领了回去,毕竟人是他撞的,总不能扔下不管吧谈林其实也不想跟阿九回去,他想了,一个不受宠的庶子,在家中本就艰难,他还是别让人为难了吧。可他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瘸着一条腿住客栈估摸着连饭都吃不上,而且他身上的银子也快花光了,可得省着点用,就只好厚着脸皮跟阿九走了。

    谈林跟着阿九回到府里,整个人都傻眼了,说好的庶子呢说好的不受宠呢你丫堂堂睿亲王九王爷自己赶驴车,你还让别人活不活了自此他便心安理得的赖在了穆府,哪怕腿好之后也不愿意搬走。

    谈林是个舒朗肆意的性子,后来跟阿九熟了之后,每每阿九嫌弃他吃白饭赶他走的时候,他就抬抬那条早就好了的伤腿一本正经地对阿九说:“九王爷,在下的腿又疼了,在下觉得还得再养上一段时日。”气得阿九恨不得把他的腿重新敲断才好呢。

    这么一耽误阿九给桃花送东西便有些迟了。丫头是早就准备好的,是一对姐妹花,姐姐叫大双,妹妹叫小双,姐姐沉稳,妹妹活泼。她俩也不是奴婢,是阿九铺子上掌柜的闺女,被桃叶送过来帮忙支应的。

    阿九把这姐妹俩喊过来作最后谈话,“去了相府,你们的主子只有一个,那就是相府的三小姐,也就是你们都认识的桃花姐姐。好好听她的话,把差事办好了,顶多一年半载就接你们出来,到时你们嫁人,公子自会给你们一副丰厚的嫁妆,还有你家大哥,公子送他入国子监读书。”

    大双小双眼睛均是一亮,嫁妆不嫁妆的倒是无所谓,能让大哥入国子监读书可真是天大的惊喜呀大哥是个聪明会读书的,打小在学堂就受夫子夸奖,只是苦于没有名师指点不能更进一步,要是进了国子监,依大哥的聪明好学肯定能考取功名,那她们姐妹以后就有依靠了,无论嫁到哪家都不会受欺负。

    “奴婢谢谢公子恩典,奴婢姐妹肯定好生当差,服侍好桃花姐姐,哦不,是三小姐。”大双小双异口同声地道。

    阿九满意地点点头,吩咐站在边上的桃夭,“让外头的人进来抬东西吧,相府怎么送来的,咱们就怎么送回去。”

    桃夭应声出去了,不大会领着一群身穿玄衣腰系红带棒小伙进来了,指挥着他们把相府送来的谢银谢礼抬着往外走。一路上敲锣打鼓着往相府而去,路上遇到有人询问,他们就乐呵呵地告知:“去哪自然是去相府了,九王爷身边的桃花姑娘今儿回相府了,这些呀全是九王爷给她备下的嫁妆,光是雪花银子就有七八万两。”

    他们全是阿九花银子雇来的,抬这一趟每人能挣一两银子,身上的衣裳也归他们了,桃夭姑娘说了,要是他们说的好回去还另有赏银,所以他们一个个地说的可兴奋了。

    这是阿九的主意,你相府不是散播本王贪婪爱财的流言吗那本王就让你瞧瞧本王爱不爱财。

    且说桃花赶着车载着宋相爷回了相府,老远门房上的小子就泛起了嘀咕,这是相府的车呀,一早相爷就是坐着这辆车出府的,怎么是位姑娘赶着他们是上前呢还是不上前呢

    就这么迟疑的功夫桃花已经到了府门前,她利索地跳下车,回身把宋相爷搀出来了,嘴上还抱怨着,“爹呀,府上的奴才太没眼力劲了,主子回来了都不知道上前迎接,瞧那一个个傻愣地跟木头桩子似的。”

    宋相爷威压的目光扫过去,奴才们这才如梦初醒,纷纷上前服侍,目光控制不住地往桃花身上瞥,哦,这位姑娘就是那位传说中的三小姐果然与众不同

    桃花把马鞭朝边上的奴才手里一扔,扶着宋相爷进了府,宋相爷道:“为父尚力壮,不需你搀扶,一边跟着便是。”

    桃花却不放手,“爹呀,这么多年了我也没在您身边尽尽孝,就给女儿个尽孝的机会呗。”

    宋相爷也不好说不,只好由着她搀扶着。

    一路往府里而走,桃花的嘴巴就没停过,“爹呀,我住在哪里院子叫个什么名我能自己改个院名不”

    宋相爷一滞,这事他还真不知道,“回到自己家里你想住哪个院子就住哪个院子,既然是你住的,院名当然就由你来取,回头爹亲自给你写院名,缺什么东西就找你母亲要。”姚氏应该收拾好院子了吧

    “爹真好”桃花欢喜地道,下一刻脸上便浮上了隐忧,“爹,我不是夫人亲生的,她看我能顺眼吗不会为难我吧还有大小姐二小姐,我都得罪过她们,她们要是跟我算账欺负我怎么办要是使人打我我能还手吗”

    “你这傻孩子”宋相爷啼笑皆非,他倒没想到桃花是故意的,反而觉得她赤子之心,只是不懂豪门规矩而已。“叫什么夫人,你要喊她母亲你放心,你母亲最是贤良慈爱,会好生照顾你的。那什么大小姐二小姐也不要叫了,她们是你的大姐姐二姐姐,你们是亲姐妹,即便以前有些误会,说开了便是,怎么会欺负你呢你小,她们大,回头为父吩咐她们好好照顾你。”

    “哎,那我就放心了。”桃花吐吐舌头娇俏地道,“爹,还是叫夫人吧我娘不是早死了吗叫母亲我总有一种我娘从地底下爬上来感觉,怪吓人的。”

    宋相爷哑然失笑,“你这孩子就会胡说八道。”虞氏都死了十多年了,怎么可能还会出现

    桃花却一本正经地道:“我可没胡说,我们公子说了,人要是执念深了,哪怕死了也会想方设法从地狱爬出来的。我娘去时我还小,她最放心不下的人不就是我吗我现在回府了,我觉得她肯定得想尽办法上来瞧瞧我才能放心,我要是日日喊着母亲,不就把她喊上来了吗”

    宋相爷对原配有愧,心里很虚,只听得毛骨悚然,大白天的就觉得阴风阵阵,直往他的每一个毛孔钻。瞧着桃花那跟原配相仿的脸,差点没大喊一声有鬼。他毕竟是浸淫官场多年的老狐狸,很快便镇定下来,喝斥桃花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世间哪来什么鬼神之说这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哦,知道了。”桃花很不情愿地答着,嘴里还小声地嘟囔,“什么子呀神呀的,世间本来就有鬼神的吗不然为何要求神拜佛”

    这一番情景落入奴才们的眼里都暗暗心惊,相爷对这位才归家的三小姐可真是宠爱啊

    不大会便进了后院,早就接到消息的姚氏迎了出来,未语先笑,“相爷回来啦这便是咱们的三小姐清幽吧长得可真是标致呀”

    宋相爷嗯了一声,对姚氏的知情识趣很满意,瞥了桃花一眼,“三丫头,这是你母亲。”示意她见礼喊人。

    桃花嘴巴一扁不乐意地道:“爹,您怎么能喊人三丫头呢人家有名字呀不是说我叫宋清幽吗再不成喊我桃花昭昭也行呀三丫头三丫头的,跟喊乡下丫头似的,多难听呀”

    抱怨完了才对着姚氏胡乱行个礼,“见过夫人,我爹说了你贤惠得很,不会欺负我故意整治我的对吧”桃花仰着笑脸对着姚氏,一副我有爹撑腰不怕你的样子。

    姚氏面色不变,“瞧咱们三小姐多天真率性,你是相府的小姐,妾身是你的母亲,有照顾教导的职责,怎么会欺负你呢是不是相爷”

    宋相爷点头,“清幽这丫头心思单纯,就是不会说话,其实性子不坏,只是没人教导而已。以后夫人要多担待一二。”

    姚氏攥着帕子的手紧了一下,脸上依然是满满的笑容,“瞧相爷说的,清幽也是我的女儿,自己的女儿有什么担待不担待的”就算是担待也就这么一段时间了,待打发了她替欢姐儿嫁去吴家就好了,忍忍就忍忍吧。

    宋相爷满意的笑了起来,要是忙道:“相爷,咱们快进去吧,妾身已经打发人去请各位姨娘和哥儿姐儿们了,也好让咱们三小姐认认人。”

    “你瞧中安排便是。”宋相爷笑着带头进了院子。

    “三小姐,咱们也进去吧。”姚氏笑着对桃花伸出了手。

    桃花忙不迭地几步窜上前去,“爹,您也不等等我,来,我扶着您。”对姚氏伸过来的手看都不看。

    身后,姚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握着帕子手蓦地收紧,只顷刻就恢复了自然,扬着满脸的笑跟在后面进了院子。

    桃花不知道她爹具体有多少姨娘子女,不过瞧着这一屋子满当当的,她就心生鄙夷,她爹这个过继来的嗣子原来还是个好色的呀

    姚氏已经和颜悦色给桃花介绍起来了,“你大姐姐二姐姐你是认识的,这是你四妹妹清芜,五妹妹清媛,六妹妹清晨。”

    桃花看到她的五妹妹还是个小丫头,也就五六岁的样子,被她的姨娘牵在手里,好奇不已地望着她。六妹妹更小,被奶娘抱在怀里,眼睛大大的,萌萌的,很可爱。

    果然姚氏很快就介绍五妹妹清媛五岁,六小姐妹妹才两岁。

    桃花眼睛眨了眨,还没行动呢,宋清歌和宋清欢就上来拉她的手,“三妹妹,真好,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前那些误会就让它过去吧,以后咱们姐妹相互扶持好生相处。”

    宋相爷徐徐点头,道:“对,清幽,你两个姐姐说得对,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同是宋家女,你们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定要好生扶持知道吗清歌清欢你俩是姐姐,也谦让照顾好妹妹知道吗”

    宋清歌和宋清欢齐声应是,桃花眼睛一闪,欢喜地道:“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我虽然跟你俩都吵过架,但爹说了以后是姐妹了,我小,你们不能欺负我,不然我可是会还手的哦。”

    宋清歌和宋清欢对视一眼,齐道:“三妹妹放心,姐姐们定不会与你计较。”

    看到女儿能和睦相处,宋相爷心情极好,道:“大丫头性子急,跟清幽起了冲突为父倒不意外,二丫头可是个沉稳妥贴的性子,怎么也和清幽闹了起来肯定是清幽起得头吧”他有些好奇。

    桃花嘴巴一撇,“才不是呢。”她的脾气也很好的呀怎么能这样冤枉人

    宋清欢怕桃花乱说,忙抢着道:“没什么,就是一点子误会。是不是呀三妹妹”

    一时间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桃花。

    ------题外话------

    谢谢陶大桃的鲜花。

    公子安爷开新文啦  盛世妖宠之邪妃笑天阑

    她,是华夏第一兵王。铁血杀伐,肆意潇洒。一场事故,化为一缕幽魂。

    她,是万澜国凤家六小姐。天生痴傻,丹田尽碎。

    然,当她变成了她,从此,一袭红衣绽放万千风华

    他,是神秘的腹黑妖孽,一场意外,遇到了她。从此,毒入心髓,绝不放手

    他说:“天地为证,日月为媒。吾以万里江山为聘,许你生世;心血为引,换你安好你生,我守你永世无忧;你死,我灭天地、入黄泉,繁花碧落亦不负”

    她说:我从无野心,只想保自身周全奈何敌欲杀我,我灭之

    她说:我只求家人安康,奈何国将破、家将亡,我披甲杀敌,战之

    她说:吾生之愿,与云陌世世双人。奈何天欲灭我,我便封天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