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09章 回府了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宋相爷能屈能伸地给阿九赔礼道歉也真心实意了不少,心道这回总能把闺女领回去了吧,谁知九王爷又出起了妖蛾子。

    “不行,桃花是跟着本王在佛门长大的,性子太单纯,她回相府本王不放心。”阿九眉宇间满是担忧。

    宋相爷一口气差点就没上来,压了压胸口的不适,道:“小女是回了自己的家,九王爷有什么不放心的”

    阿九就等着他这句话呢,闻言顿时来了精神,“本王不放心的多了去了,桃花的亲娘已经不在了,相府后宅当家做主的是宋相爷的继室吧她能好生待桃花吗毕竟前车之鉴还在呢”

    宋相爷的脸上闪过愤怒,“九王爷是什么意思怀疑臣夫人不贤”

    阿九毫不客气,“本王不是怀疑,本王是确认。宋相爷你也别自欺欺人,你那夫人要是个贤惠的,桃花能丢吗哼,府里嫡出的小姐都能丢,说出来不嫌丢人吗”阿九的眼眸越发冷冽,“宋相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相府放出来的消息含糊其辞地说桃花是丢的,可事实是怎样的当着圣上的面,你敢说吗”

    宋相爷身侧的手猛地攥紧,“圣上,这是臣的家事,九王爷这是要干涉臣的家事吗”

    昭明帝的眉头皱了一下,“小九。”他心里对宋相的话是赞同的,他每日朝政大事都忙不过来了,哪里有时间关心臣子后院那点事他不想管,亦不希望小九管。

    阿九却像没听到昭明帝的话一样,步步逼近,“要不是事涉本王的丫头,宋相的后宅就是闹翻天本王都不会多瞧一眼。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府里的嫡出小姐,身边连个可靠的奴才都没有,病得都要死了都没人给请个大夫,要不是本王恰巧经过,桃花早就病没了。你现在还有脸理直气壮跟本王要闺女,本王欠你的吗”

    阿九想起那年的冬夜那个烧得跟火炭似的瘦小孩子,他都恨不得把眼前这个枉为人父的男人手刃了。

    不堪的往事被九王爷一口揭露,而且还当着圣上的面,宋相爷是又尴尬又气愤,“臣还是那句话,臣的家事不劳九王爷操心。以前那是臣忙于朝廷事务,疏于对桃花的关心,再加上臣一见到桃花就想起臣那逝去的妻子虞氏。现在臣想通了了,桃花是臣与虞氏的亲闺女,虞氏不在了,臣更要好生待桃花,让她在九泉之下也好放心。”宋相爷的话越说越顺溜,带着激愤。

    “瞧不出宋相爷倒是个痴情种子”阿九面含讥诮,“既然宋相爷与虞夫人夫妻情深,对桃花疼爱有加,那请问宋相爷桃花的小名儿叫个啥”

    宋相爷听着阿九刁钻的问题,心里咯噔一下,他只知这个三女名叫清幽,哪里知道她还有个什么小名儿不过他也并不惊慌,转头对着昭明帝,一副受了大屈辱的模样,“圣上,您就这样瞧着九王爷羞辱臣吗九王爷不放臣女归家便罢了,还如此欺人太甚。”

    阿九抢在昭明帝之前开口,“宋相爷不要转移话题呀你这是不知道吧桃花,跟你爹说你小命叫什么”

    桃花大眼睛闪呀闪,“爹,我小名儿叫昭昭,昭昭,明也。娘亲希望我做个大气明朗的姑娘家。”

    对上桃花干净单纯的目光,宋相爷有一瞬间的心虚,但他到底胸有城府,无比欣慰地道:“这是你娘对你的期望,昭昭不错,没有让你娘失望。”这个脸皮厚的直接喊上了桃花的小名儿。

    桃花萌萌地点头,心里却想:公子的话果然是对的,这个老头就是个伪善会做戏的,瞧他笑的,真瘆的慌。

    “那是本王教的好,换个人你试试,桃花不长成心怀仇恨心思阴暗的样子才怪呢”阿九跳出来道,“就光这一点,宋相爷你就该对本王感激不尽了。”

    宋相爷闭了闭眼,真的对着阿九作揖,“臣谢过九王爷救女之恩。”

    “好说,好说,谁让本王心地善良呢。”阿九摇着折扇大言不惭地道。

    宋相爷已经学乖了,无论阿九说什么,他都过耳听听不与他争辩了。而昭明帝的脸上却闪过笑意,微微颔首,小九可不就是心地善良吗又善良又懂事,没一点坏心眼,即使耍懒也耍在明处,是皇室里头的异类。

    阿九扇了两下又道:“本王心善,自然不会让宋相爷顾儒分离,只是桃花是本王养大的,本王待她如珠如玉,见不得她受委屈,她回相府也行,但有几点本王要与宋相爷约法三章,圣上见证。”

    “九王爷请讲”宋相爷沉声道。

    阿九毫不客气地开口道:“第一,桃花回相府的待遇不能比在本王这里差。”

    “这是自然。”宋相爷一口答应,桃花是他的嫡女,他难道还能亏待了她去而且桃花在九王爷那里是做丫头的,待遇能有多好

    阿九却哼笑一声,道:“还请宋相爷瞧清桃花身上的穿戴为好,毕竟以后置办衣裳首饰都要比照着这个来。”

    宋相爷很不耐烦,堂堂相府难道还置办不起小姐的衣裳首饰,“臣瞧得很清楚,臣虽清廉,但养闺女的银子还是有的。”

    “既然宋相爷瞧清楚了,那肯定知道桃花身上衣裳的料子是江南有名的翠霞锦,轻薄透气柔软,在太阳光底下还会变幻颜色。除了贡品,每年能流出来的也就那么几匹,可谓是比黄金还贵宋相爷也不用质疑,本王呢,全府就这么几个人,银子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桃花是本王精心养大的丫头,本王就乐意给她花银子,谁也管不着是不是哎,本王就是这么个性情中人。”阿九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宋相爷心中一惊,这才正经朝桃花身上望去,这一瞧,还真瞧出衣裳料子的不同。而那边昭明帝已经点头道:“没错,这正是贡品翠霞锦。小九呀,皇兄瞧着桃花身上的翠霞锦品相怎么比进到宫里的还强一些呢”

    阿九嘿嘿一笑,道:“皇兄这你就不知道了,臣弟阴差阳错救了个翠霞锦的织女,她为了报恩,每年都给臣弟送两匹翠霞锦。此女聪慧,她织出的翠霞锦要比别的织女好上一些。”

    昭明帝笑:“倒是你的运道好。”

    阿九接着道:“翠霞锦大多颜色鲜亮,正适合姑娘家穿,臣弟身边也就桃花桃夭两个,索性便一人一匹拿去做衣裳。姑娘家家的可不就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臣弟瞧着心情也舒畅。尤其说桃花,臣弟真是拿她当妹妹待,她又是最小,桃夭也让着她一些,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先紧着她挑,她挑剩下的才是臣弟和桃夭的。”抬眼看向宋相爷,真诚道:“宋相你瞧,桃花在本王这里就是这么个情况,她回了相府,你可能保证她依然如此呀”

    九王爷能对个捡回去的丫头这么好宋相爷心中不信,不过是嘴上说说,谁知道实情是怎样的可桃花身上的衣裳确实是翠霞锦的料子,他找不到反驳的理由,遂咬牙应道:“桃花是臣的亲女,臣待她只能更好。”反正桃花都十五了,由着她在府里也呆不了多久了,就是吃金咽玉也抛费不了多少。

    “宋相爷真不愧是个疼闺女的。”阿九拊掌赞道,只是落在宋相爷耳中却无比讽刺。

    “第二,也是本王最担心的一点,那就是桃花的婚事,本王有权做主。”阿九提出了第二点要求。

    宋相爷不同意了,他之所以要接回桃花,是为了与方家联姻,要是桃花的婚事九王爷做主,那他费力巴拉把桃花要回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请恕臣无法苟同,自古以来,儿女婚事便是父母之命,九王爷虽曾是小女的主子,但小女父母尚在,婚事怎么能九王爷做主呢”

    阿九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王是极为赞同的。本王对桃花有救命之恩,恩如再生父母,本王都是桃花的父母了,自然有权做主她的婚事。宋相觉得本王此言可对”

    宋相爷气短,“九王爷,理儿是这么个理,可事情却不能这样做。臣是桃花的父亲,难道还能害了她不成”

    “那可说不定呀毕竟前事摆在那呢,谁知道宋相是不是要拿桃花的婚事换好处毕竟桃花又没在你身边长大,你对她估计也没多少父女感情。”阿九摊着手反驳,“再说了,你是桃花的父亲,本王还是她的父母呢,又当爹当娘地把她养大,不比你这个多年未见过的父亲有资格决定她的婚事吗”

    宋相爷无比憋屈,张口就道:“那九王爷又如何保证不会拿臣的闺女换好处”

    阿九露出鄙夷的神情,“本王要好处自然光明正大跟皇兄讨,还用拿桃花去换本王用得着吗”

    宋相爷语塞,眼底各种情绪变换着,心一横,扑通跪在昭明帝跟前,“九王爷所提太匪夷所思,求圣上为臣做主。”

    昭明帝不好拂了他的面子,也觉得这是无关紧要,便劝阿九,“小九,桃花自有父母,你跟着参合什么”

    阿九力争,“那不行,桃花是臣弟养大的,臣弟得保证她一生顺遂幸福才行。”

    桃花面上动容,往阿九身边凑了凑,“公子,您待桃花真好”站起身也跪在了昭明帝的跟前,“圣上,臣女本来是不打算嫁人的,就服侍公子一辈子。现在看来是不行了,臣女若是不嫁,相府肯定会被人笑话,臣女不能因自己的私心而置相府和父亲的名声不顾。所以臣女的婚事愿意让公子做主,公子待臣女好,不会坑了臣女。”

    宋相爷听了桃花的前半段话还十分高兴,心道:到底是他的亲闺女,还是向着他的。待听了后半段话差点没气死。

    昭明帝瞧着黑着脸一副深受打击的宋相爷,有些同情,便笑了笑商量一般地道:“小九,要不你与宋相各退一步”

    “怎么个退法”阿九嘴上嘟囔着,十分不满意。

    昭明帝道:“桃花的婚事你和宋相各自能做一半的主,最终的决定权在桃花自己的手中,你们觉得这个主意如何”昭明帝觉得自己也算是不偏不倚了。

    阿九的眼神飞快地闪了一下,大声道:“好,本王就委屈一点同意吧”反正桃花听他的话,这和他做主没什么区别。

    宋相爷想了想也点头同意了,“好,臣也同意。”在家从父,等桃花回了府还不是要听他这个父亲的宋相爷心中已经决定要把桃花和九王爷隔开,不许桃花再见九王爷。

    “既然如此,那就签字画押吧”阿九站起来道,吩咐人拿纸笔来。

    宋相爷本以为这下总算完事了吧,没想到九王爷又弄出个签字画押,只好忍着气屈辱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阿九把一式三份的契约吹干,自己留了一份,给了圣上一份,又给了宋相爷一份,对桃花道:“行了,公子能帮你做的都做了,安心跟你爹回相府去吧,回头公子送两个丫头给你,连你爹给的谢银一块给你送去,自个收好了,那都是你的嫁妆。哦还有,若是受了委屈别不吱声,派丫头回来说一声,公子还给你撑腰。”

    桃花脸上不见伤心,反而十分兴奋,小手摆得跟荷叶似的,“知道了,公子,您忘了我的力气大着呢,京中的姑娘家都一副娇娇弱弱站站不稳的,谁能欺负了我去何况我这是亲爹,亲爹啊,还能瞧着我受人欺负是吧爹”

    宋相爷能说不是吗

    好在桃花也不过随口一问,又转头去与她家公子告别了,“公子,我先回相府住段日子,要是不舒心我还回来,是您把我送走的,到时您也得再把我弄回来。”

    在桃花看来她不过是到别人家里当女大王祸害一段日子,她的家还是在她家公子身边。

    三人是一起出的宫,一路上桃花与阿九走在一起,叽叽咕咕地说个不停。宋相爷独自走在一边,心道:说吧,说个够吧,等过了今日就决不让桃花再出府门半步。

    在皇宫门口阿九上了车,“桃花,公子回去就给你送人送东西。”

    桃花看了一眼站在树荫下的阿宝毛驴,道:“公子,要不桃花再给您把车赶回去”

    阿九摆手,潇洒地跳上车辕,“不用,送来送去怪麻烦的,赶车没什么难的,公子我这么聪明的人还能不会。”

    桃花也就没有坚持,“那行吧,公子您慢着点,桃花走了啊”把宋相爷的胳膊一架就送车里去了,自己夺过车夫手中的鞭子上了车辕,“爹啊,女儿孝敬您一回,替您赶车。”

    宋相爷风中凌乱了,桃花居然把他这个大男人架到了车上,这得多大的力气他这是找回了个什么怪力闺女咦,等等,桃花赶车姑娘家家的,怎么能抛头露面做奴才的粗活呢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马车已经驶出了老远。他掀开车帘只看到闺女的背影,满腹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算了,等回府找嬷嬷教教规矩就好了他这样安慰自己。

    那个被桃花夺了马鞭赶下车的车夫还站在原地蒙圈着呢,待回过神来哪里还有马车的影子“相爷”他哭丧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事实证明,聪明和赶车完全是两回事。阿九车开得好,这并不表示他车赶得好。这不,行人少的时候还好,一进入闹事区,阿九就驾驭不了驴车了,一个没留神把人给撞着了。

    ------题外话------

    桃花终于回去了,要开虐了,宋相爷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的,这哪里接回的闺女,分明是小恶魔嘿嘿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