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07章 杠上了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宋相爷最终也没把大管事怎么样,这会他正用着他呢,允他戴罪立功,务必要把三小姐接回府里来。

    大管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犯起了愁,九王爷那里他真的不想再去了,那阴沉沉的眼神瞅得人心里直发寒,更何况他一言不合就动手,他都老胳膊老腿了,这次能毫发无损地回来都是撞了大运了。可是不去又不行,相爷不答应呀

    大管事又往九王爷那跑了三趟,每一次都是带着礼物而去空手而回,九王爷光收礼物不放人。九王爷说了,相府败坏他的名声,什么时候赔了他的名声就什么时候放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他还能一个个去捂百姓的嘴巴不成可他一介奴才,也没胆子强逼着九王爷不是

    宋相爷几乎要把牙齿咬碎,眼底的锋芒闪闪烁烁,“九王爷啊睿亲王啊”有多少年没这样憋屈了从他升上吏部侍郎日子就顺遂起来了,到后来升了丞相进了内阁,就越发春风得意起来了。这样的憋屈感还是很久以前他是礼部员外郎时的事情了,一晃这都快二十年了,还真陌生呀

    宋相爷长长吐出一口气,九王爷,不过一个有宠无权的王爷罢了,平日里让他三分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他的眼睛闪过讥诮,心里有了计较。

    宋相爷憋屈上火,方行却是欣喜若狂。哈哈哈,原来桃花姑娘是相府的三小姐呀,难怪他就瞧着她顺眼了,哈哈哈,还是他慧眼识珠呀这下看姑母和娘亲还有什么话说,相府嫡出小姐这身份足够高了吧

    大半夜的,方行在自个院子掐着腰仰天大笑,吓得一院子的奴才都以为他们小公子疯了。

    方行才不管奴才的担忧呢,你笑过之后拎着鞭子甩了大半夜,自打桃花拿鞭子抽他之后,他就改练鞭子了,请人做了一根长鞭,进出都带着。这应该也叫爱屋及乌吧

    方行仍是兴奋地睡不着,自个躺在床上一会笑一阵,要不是顾忌着是夜里他早跑相府找他的承熙哥去。嘿嘿,没想到他以后还真的管承熙哥叫哥呀,大舅哥,真好他想着依他与承熙哥的关系,要说服桃花姑娘嫁给他不是什么难事。

    方行想的没错,贤妃娘娘得知九王爷身边的桃花原来是宋相爷丢失的嫡女,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行儿那孩子还在府里闹腾着吗”贤妃娘娘瞧了一眼进宫来看她的嫂子。

    钱氏脸上挂着愁容,“可不是吗天天嚷嚷着要去寻那个桃花,娘娘您是知道的,九王爷说了再敢到他们府上就打断行儿的双腿,我哪敢放他出府,十多个小厮日夜看着呢。”这个小冤孽生来就是讨债的呀

    贤妃娘娘的手顿了一下,又道:“最近的京里事你听说了吧”

    钱氏的眼神闪了一下,“娘娘说的是哪一件”

    贤妃嘴角闪过嘲弄,她对钱氏的心思心知肚明,也不与她打哑谜,“行儿瞧上的桃花是相府嫡女的那件事,倒是没想到那丫头还有这等造化,不过,行儿也算是慧眼识珠了。”语气中满是欣慰。

    钱氏心中却是咯噔一下,瞧着贤妃小姑子的意思是很看好这门亲事了钱氏却不大乐意,哼,还是个丫头的时候就敢对她不敬,就敢拎着鞭子抽行儿,现在有了富贵身份还不得更加嚣张她是娶儿媳,又不是娶祖宗。

    于是钱氏笑了笑,不以为然地道:“原来娘娘说的是这件事呀这事臣妇也听闻了,大家都说九王爷是个霸道的,怎么能拦着不让人家骨肉团聚呢”她只说九王爷,只字不提变成相府嫡小姐的桃花。

    是的,现在京城最为津津乐道的已经不是方家小公子要娶个丫头为妻了,而是方家小公子要娶的丫头摇身一变成了相府的嫡出三小姐,是九王爷百般阻拦不让宋相爷父女相认。每个人的心里都暗戳戳地观望着,九王爷和宋相爷到底谁能杠得过谁目前来看是九王爷稍占上风。

    贤妃娘娘的脸沉了沉,“九王爷如何不是外人能够非议的,嫂子慎言”顿了一顿又道:“这门亲事倒算般配,行儿既然闹着非她不娶,就成全了他吧。”

    贤妃早就在心里思量了,宋相爷是阁臣,门生遍天下,在文臣中极有影响力。而且他正值壮年,比之内阁其他爱老八十的阁老更有希望继任首辅。宋相爷家的二公子年纪轻轻已是翰林院庶吉士,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势头。才从老家归京的大公子听说也是个会读书的,家中还有两个小儿子,年岁虽小却也寻名师教导着。族中为官者也是众多。

    方家若是能与相府联姻,对远在闽南镇守的父兄都是不小的助力,她的灵绯公主也多了一份依靠。

    相信宋相爷对这门亲事也是看好的,方家手里有军权,这是宋相爷无法企及的,这样互利互惠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钱氏的神情滞了滞,迟疑了一下方道:“娘娘,那桃花姑娘虽是相府小姐,却是从小当丫头养大的,这规矩见识上头是不是就有些欠缺行儿是小儿子,他那个性子就不是个有成算的,臣妇还是觉得给他寻个稳重大方的媳妇,也好管着他一些,无论是打理后院还是出门交际臣妇都能放心。”反正她是不乐意心爱的小儿子配个野蛮丫头。

    贤妃娘娘心里便有些不高兴,却并未带到脸上来,而是道:“无碍,行儿是小儿子,不需要他支撑门户,他的媳妇又不用做宗妇,也不需要多么能干,还是给他寻个他自个喜欢的吧至于规矩,回头等婚事订下来了本宫这里赏个嬷嬷好生教上一教就行了。”

    钱氏还要再说,被贤妃娘娘挥手打断了,她不耐烦地道:“行了,本宫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怕那个桃花性子太野不服你的管教吗这你担心什么你是婆婆,她是儿媳,身份在那摆着呢,她还敢打你不成再说了,成了方家的媳妇还不是你想怎样调教就怎样调教儿媳伺候婆婆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就是九王爷也说不出个不字来。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本宫也是为了方家好。钱氏,你要想清楚了,你不仅有行儿这个小儿子,还有夫君和长子次子呢。”为了敲打钱氏,贤妃连嫂子都懒得再喊了。

    “这事你多盯着一些,那个桃花一回相府你就赶紧寻人去提亲。”她相信现在盯着桃花的可不止她们一家,毕竟相府在那摆着呢,谁也不是傻子。这是多好的机会了,嫡长子不行,家里不还有嫡次子嫡三子无论哪个娶了桃花可就多了一门得力的姻亲。

    钱氏心中一凛,忙道:“是,臣妇明白了。”贤妃娘娘说得对,她还有丈夫,还有其他的儿子,虽然对行儿这个小儿子多疼了一些,但她很清楚她以后的依靠是她的夫君和她的长子。

    既然行儿愿意娶,娘娘也同意,那就娶吧,大不了到时她受些委屈多忍忍那个野蛮女吧。

    贤妃姑嫂这般盘算着,吴行云身边的老仆贵叔也心中一动,“大公子,你听说了吗您那位恩人桃花姑娘原来是宋相爷的嫡三女呀”

    “哦,还有这事”吴行云正一手执黑一手执白摸索着下棋。瞧得贵叔直翻白眼,在他看来,好模好样的人自己跟自己下棋都怪异,更何况他家大公子这样有眼疾的人可他家大公子闲来无事还就爱自己跟自己下棋,在那一坐就是一两个时辰,有时甚至是一整天,实在让人无语。

    “是呀,外头都传开了,老奴初听还以为是流言呢,特意出去打听了,是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了。老奴就说嘛,桃花姑娘心肠这般好是一定有好报的,瞧瞧,这不就应验了吗”贵叔一副很为她高兴的样子,“不过那九王爷行事就有些过分了,桃花姑娘虽然是他的丫头,可他也不该拦着不让人回府骨肉团聚,更何况人家相府也没少给他好处,听说光谢银就一箱一箱地抬呢。瞧不出九王爷还是个贪财的,大公子您之前说他是个好的,现在看来可不尽然啊”贵叔虽然对相府没啥好感,但他对桃花姑娘有好感呀,那个笑起来甜到人心窝子的小姑娘,能有这般造化,他十分替她高兴,对于阻拦她回府的九王爷自然就心生不满喽。

    吴行云漫不经心地道:“贵叔,看事情可不能这般片面。桃花姑娘既然是相府嫡出的三小姐,那她是怎么到九王爷身边的哪家千金小姐跟前不是一大堆奴仆伺候着,就这样都能丢了,可见相府的不上心了,你若是桃花姑娘你愿意回去吗”

    贵叔不服气地争辩,“那到底是自己的家,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也许是奴才心生恶念,还可能是九王爷把人偷走的呢。”许是自个都觉得这些理由荒谬,贵叔的声音低了下去。

    吴行云哼了一声,抬头“看”了贵叔一眼,又低头摸索他的棋子了,嘴角是浓浓的嘲讽。天下无不是之父母,那身为子女的就该去死吗奴才心生恶念若是家中着紧看重的,奴才能心生恶念吗至于九王爷把人偷走的话就更是荒谬了,九王爷那时也不过是个孩子呀而且桃花姑娘每每说起九王爷都语调轻快特别欢喜,九王爷待她应该是极好的吧。

    不过瞧闹得这般大的阵势,桃花姑娘是一定得回相府的了。这样也好,“那方家的小公子不是闹着要娶她的吗这下总可以如愿了。”桃花姑娘拿鞭子抽那方家小公子,他都不改初衷,可见是极心悦她的。难得有情郎,吴行云为桃花感到高兴。

    “贵叔,收拾一份像样的嫁妆,待桃花姑娘大婚时送过去,也不枉她救我一场。”吴行云吩咐道。

    贵叔却不乐意,吴家豪富,他倒不是舍不得这点东西,而是他心中另有盘算,“大公子,您不是不满意相府那位二小姐吗宋家不是打折换人的主意吗老奴觉得换成桃花姑娘就顶顶好。一来您对老爷也好交代。”贵叔知道他家大公子是打着退婚的主意的,可家里老爷对与相府的联姻十分看重,大公子若是真退了这门婚事,回去还不得被老爷打死“二来,桃花姑娘人长大好看,心肠又好,脾气品性也好,哦,还有一身好武艺,做咱吴家的少夫人正正好。”

    贵叔他一听说桃花姑娘是相府的嫡出小姐就有这想法了,他家大公子是个冷清的人,自打眼睛不好了就没见他对哪位姑娘和颜悦色过,唯独待桃花姑娘不同,有说有笑的,贵叔都不敢相信那个人是他家不苟言笑的大公子。就冲着这一点,他也就尽力让桃花姑娘成为他们的少夫人,反正都是相府的嫡出小姐,他们为什么不能选个大公子喜欢的呢话说同是嫡女,桃花姑娘的身份还高一些呢,毕竟那位虞夫人才是原配。

    吴行云却皱起了眉头,“贵叔,姑娘家的名声矜持着呢,不许莽撞行事。”那位宋相爷表面上道貌岸然,实则就是个言而无信贪婪的人,可不会因为是姻亲就对吴家手下留情,吴家豪富,宋相爷能舍得这块嘴边的肥肉与其为他人作嫁衣裳,还不如早早撕破脸另寻他路。吴行云是一点都不想跟相府做亲。

    “方家小公子才是她的良人,你切不可坏了她的闺誉。”京中高门大户人家择媳可看重姑娘家的闺誉名声了。

    贵叔却不以为然,“方家小公子哪比得上大公子您他连自个的主都做不了,之前无论是他的贤妃姑母,还是他母亲,都是不同意这桩婚事的,现在答应不过是瞧中相府的势力,根本就不是看中桃花姑娘这个人。到时桃花姑娘嫁过去,受婆婆磋磨了,方小公子就是个不能顶事的,哪里护得住她”

    “贵叔”吴行云声音扬高了一些,脸上是少见的郑重,这般疾言厉色让贵叔呐呐不敢再言,心里却没有放弃。大公子这般好的人,为什么就不能配个好姑娘

    直到看到御史弹劾九王爷的奏折,昭明帝才直到他皇弟身边的桃花丫头原来是宋相宋庭声丢失的闺女。他一连翻了好几本奏折,全是弹劾他家小九的,罪名吗也挺有意思,什么言而无信啦,什么恃宠而骄啦,什么贪婪仗势欺人啦,什么不顾人伦阻拦骨肉相聚啦,等等的。

    昭明帝眼睛蓦然睁大,真新鲜啊,他家小九还有贪婪恃宠而骄的一面,谁不知道当初漠北战事紧张的时候他一半家产说捐就捐,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恃宠而骄,仗势欺人就更是胡扯了,他家小九多乖巧低调了,为了避嫌连朝都不上了。他倒是希望小九恃宠而骄呢,毕竟小九这样懂事,让他这个做皇兄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啊

    咦,小九这怎么和宋庭声杠上了一定是宋庭声惹了他不开心,不然他家小九哪是不讲理的人这还没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呢昭明帝的心就偏到胳肢窝去了。

    数了数弹劾小九的奏折,占了御史台一多半的御史,昭明帝若有所思。

    “福喜”昭明帝勾勾手指。

    “老奴在”福喜公公弓着腰上前应道。

    “小九跟相府是怎么回事”昭明帝直接问道。

    福喜隐蔽地窥了窥昭明帝的脸色,见他面无表情也瞧不出什么,遂小心地措辞把相府如何抬着谢礼去接人,九王爷如何不愿意放人的,仔仔细细说了一遍。别看福喜公公时时服侍在昭明帝身边连宫门都没出,但京中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时候他全都知悉,笑话,他可是圣上身边的太监大总管,要是圣上有事相询而他答不出还做什么大总管

    昭明帝听了福喜公公的话,脸上依旧面无表情,沉吟了一会,方才道:“去让温玉川来见朕。”

    福喜公公应了一声出去传口谕去了。

    ------题外话------

    谢谢龙月雪的5颗钻石

    作者:菜根香,书名:婚事未凉:总裁老公别过来,

    顾安然,在经历了母亲红杏出墙诱发父亲离世成为顾家继女后,发奋图强一定要成为职场一名佼佼者。

    人间都有祸兮连福这话,顾安然被迫嫁给父亲好友之子马钱,在婚礼里殿堂之上被人抢亲。

    宋辞,全国五百强之一的宋氏集团ceo,因一次偶遇对这个与萍水相逢顾安然,情投意合。

    不顾别人的瑕想跑到表弟婚礼殿堂在大闹一场,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喊出,“顾安然,嫁给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