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06章 空手而回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大管事脸上一阵尴尬,这话让他怎么接呢他敢接吗九王爷的唇舌可真犀利。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把腰弯得更低了。

    阿九并没有再为难他,而是垂目看起了礼单,一样样与契纸比对着。大管事垂下的眸子中闪过鄙夷,到底是在外头长大的,就是眼皮子浅。

    阿九用了半个时辰的功夫终于盘点清楚了,“不错,正对数,宋相爷倒是个讲信用的。”他把礼单习惯性地递给桃花,桃花眼皮子一翻,直接塞桃夭手里了,“桃夭姐姐,你替公子收着。”

    阿九见状,斜睨着桃花,“你就这么急着离开本公子回相府当你的千金小姐”这个小没良心的。

    桃花摆弄着衣带,无所谓地道:“那要不我就留下不回去了呗”

    阿九瞥了一眼正往里头的雪花银子,道:“你还是回去吧,成天气我,哪有银子可爱。”

    桃花不服气,“谁说的这些银子还是我帮您挣来的好不”

    这主仆俩又欢快地怼了起来,大管事等的不耐烦了,只好开口,“九王爷,您看奴才何时能接三小姐回去”

    惹得阿九和桃花一起炮轰,“催什么催,没看到我和公子告别吗”桃花的眼睛瞪得可圆啦

    阿九也道:“总得容你家小姐收拾收拾行李吧就这么两手空空回去宋相爷不得怪本王刻薄”

    大管事苦着脸连连请罪,继续站在一边耐心等着,心中无比腹诽:还真没见过这样互怼着告别的,可真开眼界。

    好不容易桃花和阿九告完别了,行李也搬过来了,大管事心道这下总该能走了吧。

    就在这时,门房上的小子小跑着过来了,“王爷,奴才有事要禀。”

    “何事呀”阿九懒洋洋的问道。

    那小子上前一步急急说道:“咱们府外头有不少百姓,他们指着咱们的府邸议论纷纷,奴才听了一耳朵,他们都说咱们府里挟恩图报不是君子所为,还说王爷您狮子大开口敲诈相府,宋相爷真是太可怜了云云,这算是好的呢,还有很多更难听的话奴才都不屑学,怕污了王爷您的耳朵。奴才听到这些话特别气愤,立刻就跑回来禀报王爷您了。”

    门房回话的时候,相府大管事心中就咯噔一下,心道不好,冷汗都下来了。他朝九王爷望去,只见九王爷的脸刷拉一下就沉了下来,怒目而视,“大管事,外头的百姓是你们带过来的吧相府这是何意本王可没逼着你们,是你们心甘情愿来感谢本王的,怎么宋相爷舍不得了这般败坏本王的名声是为哪般”

    大管事擦着头上的汗珠,陪着笑脸解释,“误会,误会,九王爷,这纯属是误会。我们相爷是真心实意的,东西和银两您不是都看到了吗来时相爷还吩咐奴才一定要替他多多感谢王爷的侠义大恩。”

    “那外头的百姓是怎么回事”九王爷依旧是满脸的怒气冲冲。

    “这,这,这不是咱们的动静有些大,百姓跟着瞧热闹也是有的,对,就是这样。”大管事眼前一亮,极快找好了借口,“百姓能知道什么不过是好奇心强些,最会捕风捉影罢了,王爷不必在意。”

    阿九神情依旧凛冽,“是吗大管事可真是口吐莲花口才了得,可惜本王一句也不相信。这件事情也就本王与你们相府两家知道,何以就传了出去来龙去脉还知道得那么详细,连五万两谢恩银子都知道。本王府上就这么几个人,还都在这里了,消息肯定是从你们相府漏出去的,怎么你们相爷这是什么意思想往本王头上泼污水哼,人都说过河拆桥,你们倒好,桥还没过呢就已经开始拆桥了。”

    大管事脑门上的汗珠子就更多了,不住地喊冤,“九王爷,实在是冤枉,这事奴才真的不知啊奴才是哪个牌面上的人哪里敢往九王爷您老人家身上泼污水奴才不要命了吗还望九王爷明察,真不关奴才的事啊”

    “说得也有理,你个奴才是不敢得罪本王,既然不关你的事,那就是你们相爷的主意喽呵,本王就说宋相爷怎么答应得这般爽快,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本王呢。”阿九睥睨着相府大管事,嘴角满是讥诮。

    这下大管事真的忍不住跪了,“冤枉啊我家相爷一早就上朝去了,我家相爷风光霁月,怎么会行如此见不得人小道呢”他真是欲哭无泪啊,若是九王爷真把这事安相爷身上了,那他也不用回去了。

    “呦,你也知道这是见不得人的小道呀不是你,也不是你家相爷,那为何会闹得外头百姓都知道了那你给本王交个人出来,不然这事就着落在你身上。”反正他闲着没事,阿九有的是时间跟他掰扯。

    大管事想死的人都有了,后悔路上怎么就多嘴说了几句呢相爷让他把三小姐接回府再安排人把消息透出去,都怪他一时没忍住。

    “许是,许是来的路上被百姓瞧出来端倪”大管事心中飞快地想着理由,“都怪奴才,来的路上太张扬了,一不小心引起了百姓的围观,也不知是哪个小子多了句嘴这,这,奴才该死,都是奴才监管不利。”他的话越说越顺畅,监管不利总比承担罪责要轻许多吧。

    阿九笑了起来,他要是相信这漏洞百出的话才怪呢。相府豪奴办差,百姓何时就敢围观了还哪个小子多了句嘴,恐怕是故意多嘴的吧

    这事极其好查,把外头的百姓喊进来几个一问便知,可阿九却不想这么办,他可没想着让桃花今儿就回去,刚才正愁找个什么借口呢,没想到相府大管事这么贴心,立刻就把由头送上来了,阿九可不得接住了。

    “大管事,你这话也就哄哄山里来的傻小子,本王虽然也是山里来的,可惜本王还不傻。既然你们相府没有诚意,本王也不强人所难,算了,桃花留下,你们走吧”阿九一挥手,也不知是从哪里跳出来的一群如狼似虎的壮汉,虎视眈眈地瞪着他们。

    大管事急了,三小姐没接回去,他回去了怎么跟相爷交差所以他哪里愿意离开。他的心里也有仗着人多耍赖的念头,毕竟他挑抬东西小厮的时候挑的都是那等年轻力壮的棒小伙子。

    待他看清九王爷的府卫身上穿的都是禁军的衣裳时,刚起的心思立刻都消了。大内禁军那可是拱卫圣上的亲兵呀,别说是他这个小小的管事了,就是相爷在此也得思量思量。

    大管事及相府的豪奴们被推推搡搡往外撵,大管事鞋子都掉了一只,眼瞅着就要被赶出去了他可不敢信了,高声呼喊着,“银子呢东西呢既然九王爷反悔了,那也该把银子还给奴才才是。”要是人没接回去,银子也丢了,相爷还不得劈了他呀

    阿九森森一笑,“你还想要回银子你们三小姐在本王这里不吃不喝了,这些银子就算是你们三小姐的饭钱了。”哼,进了本王的口袋那就是本王的了,还想让本王吐出来,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大管事脚下一软,差点没栽倒在地,只觉得天塌了地陷了他完了。他和一众小厮们被禁军推出去,府门在他们身后嘭的一声关上了,任大管事怎么敲打都无人理会。他气得浑身哆嗦,“强盗,强盗”

    在外头等着瞧热闹的百姓都惊呆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相府那个衣着体面令人艳羡无比的大管事被人赶出来了哎呦喂,可真惨呀发髻松散,衣衫凌乱,脚上的鞋子还丢了一只。再瞧瞧之前那些趾高气昂的小厮们,也是狼狈不堪的样子。这是在里头挨了揍吗

    不是说去接相府的三小姐的左看右看也只是一群大老爷们,没看到一位姑娘家呀这是没接到人没接到,还被人家两手空空赶了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百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的眼底均闪着八卦的光芒。有那胆子大的已经凑上去问了起来,“嘿,大管事,不是去接你们三小姐的吗人呢九王爷不愿意放人吗是不是嫌你们送的礼太少了”

    大管事又气又急又害怕,差事办砸了,回去可怎么跟相爷交代呀听人这么一问,他恶从胆边生,索性心一横豁出去,“九王爷收了咱们的银子,却反悔不愿意放三小姐回府,这回去可怎么跟相爷交代啊,可怜的三小姐的,有家不能回,明明是千金大小姐,却不得不给人端茶送水做低贱的丫头,相爷若是知道的还不得痛煞”一边嚷着一边领着残兵败将灰溜溜回了相府。

    留下一群兴奋不已的百姓,“哎呦喂,今儿可真是开了眼界了,九王爷怎么能收了人家的礼还不放人呢不是说读书人都是明理的吗九王爷可是状元郎啊”

    “你懂什么越是读书人越是抠,没听说穷酸穷酸吗,说的就是读书人。”

    “这九王爷跟相府杠上了,你们猜谁会赢呢”

    “当然是相府了,九王爷即便是王爷也得讲理吧,这事明显是人家占了理,宋相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往圣上那里一告状,九王爷还能好了”

    “那也说不准,九王爷可是太后娘娘的最疼的小儿子,圣上就是有心替相府主持公道不还有太后娘娘压在上头吗我看悬喽”

    一时间众人说什么的都有,议论纷纷。

    府里的阿九正在欢喜的分银子,他先给每个禁军发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今儿辛苦大家的,这是本王的一点心意,拿去喝口酒吧。”

    禁军瞧着手中银票的面额,眼睛都亮了,一百两都有他们一年的俸禄银子多了,九王爷出手就是大方,其实他们也没做什么。是以一个个望向九王爷,目露感激。

    阿九又拿出一沓银票,瞧着足有张,数也不数全塞到禁军小队长的手里,“这是给你们黄统领的,劳烦你给带回去,多谢他使人帮忙,等本王空闲了再找他喝酒亲自道谢。”

    对的,这一队禁军是阿九找黄元奎借的,他要用人自然是不缺的,桃树桃林能给他弄来不少。那跟怎么能一样呀还是禁军使唤起来威风呀

    禁军小队长打眼一瞅就瞧出手里的银票不下一千两,再次折服九王爷的出手大方,“卑职一定把话带到,九王爷真是太客气了,若再有事您直接吩咐就是了。”瞧兄弟们一个个激动的模样,他们可是非常乐意时常光明正大地干这样的私活的。

    禁军走了之后,阿九一拍桃花的头,立刻露出他财迷的嘴脸,“走,小桃花,咱去瞧瞧有多少好东西。”

    桃花欢喜相应,“好呀,好呀,公子您说过的,这些都是给我的对吧”她比阿九还财迷呢。

    阿九没好气地又给她一下,“给你,给你,本公子何时说话不算数了可你这心未免也太急切了点吧公子我还没瞧上一眼呢。”想到这么多的好东西要从他嘴边溜走,阿九的心在滴血啊

    “公子您随便看,只要最后是我的就行。”桃花十分大方。

    “一会就去衙门都落你名下行了吧”阿九没好气地道。

    主仆两个财迷斗着嘴远去,却不知外头已经起了狂风骤雨。

    大管事一回到相府就扑通跪在了宋相爷的跟前,痛哭流涕,“相爷呀,奴才无能,奴才没用,没能替您把差事办好奴才没能把三小姐接回来,奴才对不起您呀”

    宋相爷瞧着大管事狼狈的样子,也是大吃一惊,“怎么了你这是被人打了怎么回事”他的声音猛地提高。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怎么就出了岔子他想不明白。

    大管事哭丧着脸,“相爷,是那九王爷太不讲道理,拿了咱们的礼,却反悔了,不放三小姐回来了,奴才多问了一句,他就指使禁军把奴才等撵出来了,可怜奴才连鞋子都被推搡掉了,奴才何时这样狼狈过求相爷为奴才做主呀”他先来个恶人先告状。

    宋相爷冷冷地瞧着他,瞧得大管事后背发寒,身子忍不住轻颤。宋相爷见状脸色更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九王爷是为了何事反悔的说实话”

    大管事被呵斥地猛地一哆嗦,胆子都吓破了,哪里还敢再瞒着,一五一十地把事儿都说了,“相爷,路上有人相询,奴才一时气不过就多了句嘴。可九王爷也不能光收礼不放人呀。咱们三小姐再能吃,也吃不了五万两银子。”他还挺委屈呢。

    宋相爷一个茶杯猛地砸了出去,“你还有脸喊冤相爷我是如何吩咐你的悄悄的,悄悄的,悄悄地把三小姐接回来,本相爷的闺女在九王爷府上做丫头这话很好听吗你也是办老差事的人了,怎么会出这样的纰漏”

    他是准备把九王爷趁火打劫挟恩图报的名声扬出去的,但绝不能是现在,赔上相府的名声这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他是不干的。可现在全被这个该死的奴才弄砸了,宋相爷是气不打一处来。

    大管事一身的茶叶沫子,跪在地上直请罪,“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相爷开恩”

    宋相爷气得点着大管事,半天才道:“你怎么能死呢你死了谁给相爷我惹祸呀”他烦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九王爷是个沾根毛就能掰扯出理的主,这般大的把柄被他抓在手里岂能轻易放过少不得有的破财消灾。宋相爷憋屈地都要吐血了。

    ------题外话------

    谢谢陶大桃、玲儿与志和上官小妹的鲜花,高冷逗比姐的钻石打赏。

    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一叶澜珊

    这是一个变态偏执男和清冷女总裁之间那些关于爱情不得不说的事儿。

    沐锦:出身名门,集名利与地位于一身的帝国总裁,气质清雅矜贵无双,医术惊人,武术过人,一只玉箫,可令万兽折腰。

    凤玺:苏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顶端人物,身份尊贵,狠戾嚣张。

    中二早期

    有些人的爱,注定炙热无比,用尽一生只爱一人,就比如他。

    凤玺穷尽一生也只想将那个人困在床榻与怀抱之间,赐予一场极致的宠溺。

    他说:“沐锦,爱我或者去死,你只能选一个。”

    爱的窒息,爱的毁天灭地,也爱的小心翼翼。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