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05章 兄妹齐心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到底也没睡成回笼觉,因为宋承熙大公子到访了,阿九很烦躁,想让他爱去哪去哪,可看到桃花那湿湿的小眼神,他只好认命地起床待客。d7cfd3c4b8f3心里可腹诽了:真是的,没见过大清早就登门拜访的,早饭用了吗不会是来用早饭的吧。

    宋承熙见到阿九就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一脸郑重地道:“小子多谢九王爷救了家妹,此等大恩小子没齿难忘。”

    阿九没动,光明正大受了他的三个头,脸上还很遗憾,“要是宋相爷也跪在本王面前就更带感了。”他儿子都知道给他磕头谢恩,那老贼却装糊涂,以为作两个揖就能糊弄过去果然是没诚意的。

    宋承熙眸中闪过了然,看来九王爷对他爹的观感相当差呀不过这跟他没有关系,“区区薄礼,还望九王爷笑纳。”

    早就盯着宋承熙一举一动的桃花立刻上前接过礼帖送到阿九手中,被阿九狠狠瞪了一眼: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小白眼狼。

    阿九抽过桃花手上的礼单看了起来,然后不动声色的放在一旁,道:“拿这么点东西来换桃花,这是对本王的羞辱还是说本王辛苦养大的桃花就值这点东西”

    宋承熙一怔,倒是没想到九王爷说话这么直接。桃花打她哥进来就唇边挂着笑,她哥跪着磕头她脸上的笑容就更深了,此刻见她哥怔楞,忙帮着解释道:“宋大公子别介意,公子不是针对你的,他这是心疼我呢。”

    “昭昭,我是哥哥”宋承熙听到桃花喊他宋大公子,心跟针扎似的疼。他的妹妹,他娘留给他的唯一小妹妹呀

    桃花一怔,“昭昭这是我的小名吗”昨天她好像听公子也提过一嘴,可她不是叫清幽吗宋清幽。

    宋承熙点头,看着桃花的目光无比绵软,“是呀,昭昭是你的小名,是咱们娘亲给你取的。”

    “娘亲我都不记得了。”桃花呐呐地道,虞氏过世她还很小,六岁上头又生了一场重病,能把命抢回来就不错了,哪里还会有一点记忆

    宋承熙很心痛,刚要开口安慰,就听到他妹妹欢快地对九王爷道:“公子,我的小名很好听吧昭昭,昭昭,嘿嘿。”宋承熙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转念他就释然了,昭昭不记得也好,那些不快的往事他一个人承担就好。

    阿九眼睛一翻,“好什么好能有桃花好听”在他看来,任何名字都比不过桃花这个名字好。

    这下不仅桃花撇嘴,就是宋承熙都不敢苟同了,对于读书人来说,欣赏的是那些清雅的名字,桃花这也太恶俗了点吧听着像村姑。就凭九王爷这个取名水平,宋承熙都怀疑他的状元是怎么考的。

    阿九瞧着这兄妹俩如出一撤的鄙夷,挑眉道:“桃花不好吗热情、灿烂、美丽,带着顽强的生命力。”

    宋承熙心中一动,毕恭毕敬地道:“好,再没有比桃花这个名字更好的了,小子感激不尽。”看来九王爷在他妹妹身上真是费了很多心血,难怪桃花张口闭口都是我家公子怎样怎样。

    宋承熙心中一点嫉妒都没有,有的是满满的感激。九王爷不仅救了他的妹妹,还把妹妹教的这么好,就算是他亲自教养妹妹,也不过如此了,恐怕也教不出妹妹这样好的性子。

    阿九淡淡微笑,感叹:桃花的哥哥倒是个聪明人啊聪明人好,他就喜欢给聪明人打交道。

    “恩你也谢了,人你也见了,你回去吧哦,礼物留下。”阿九毫不客气地赶人了。

    宋承熙急了,他是来带妹妹回府的,怎么能空手而回呢“不是,九王爷”

    话还没说完就被桃花拉一边去了,小声提点道:“哥哥,公子说嫌你带的礼物太少,相府财大气粗,我这个原配嫡女就值这点银子吗可见府里是不看重我的,那我回去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留在公子身边还自在呢。”

    宋承熙一听妹妹也不愿意跟他回相府,就更急了,“昭,桃花,你怎么能不回府呢相府是你的家呀九王爷,您到底要多少才会放舍妹走您说个数。”

    阿九额上满是黑线,这个宋承熙,刚夸过他聪明,怎么又变蠢了呢于是他没好气地道:“那就看相府,看宋相爷的诚意有多大了。”

    瞧那话说得多没水平,本王要显得本王多贪婪似的,不是该相府上赶着求本王收礼吗“桃花,你教教你哥哥。”一甩袖子走了。

    “九王爷”宋承熙急忙喊,脸上还带着疑惑和惶恐,九王爷怎么就生气了呢是他那句话说得不对吗九王爷是什么意思,“九王爷您还没说个数呢”

    这下连桃花都忍不住扶额了,呃,哥哥这会有点蠢,还是别让他跟公子再说话了吧。于是她一把拽过宋承熙,道:“哥哥,来,来,咱们兄妹说说话。”

    宋承熙仍忧心忡忡,“桃花,九王爷还没提要求呢,问清楚了哥哥也好回府准备呀”他还心心念念惦记着呢。

    “哥”桃花跺脚,喊哥喊得可自然流畅了,一点扭捏都没有。“这事不用问公子,我就知道。”

    宋承熙这才折回身,问:“桃花你真知道九王爷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一点也看不懂呢。

    桃花心道:你要是能看懂就奇了怪了,也就她这个跟公子一起长大的才能摸清公子那傲娇别扭九曲十八弯的心思。

    “哥哥,你怎么这么傻呢”桃花蹙着眉小声埋怨道,“不说救命之恩了,就是光我小时候看病吃药的银子就海了去了,你把我领走了,公子多亏呀相府不是挺富贵的吗多给公子点银子弥补一下他的损失呗。”

    宋承熙听到妹妹提起看病吃药心中就是一紧,想起姜婆说的话,心中的怜惜就更浓了,“是得要感谢九王爷,多少合适不过这个我也做不了主。”这倒是实话,府里瞧着是姚氏当家,但真正的大权却握在他爹的手上。若是他手里有银子,九王爷要多少他都给,毕竟与银子比起来还是妹妹重要,“要不,先打个欠条等我考了功名出仕做官一定偿还。”

    桃花噎了噎,终于体会到她家公子的心情了,她的哥哥真有点蠢怎么破

    “你偿还凭什么要你偿还咱们是没娘,可不是还有爹吗你逞什么能”桃花恨铁不成钢地道,“你替相府操什么心爹自有心爱的二儿子,相府能落你手里你替谁省呢你可别傻,公子可是说过了,相府无论给多少东西他都不要,全给我当嫁妆。”

    宋承熙的眼睛猛地睁大,不敢置信地望着桃花。桃花冲着他挑挑眉刺刺小白牙,于是宋承熙也笑了,“好的,哥哥明白了,哥哥一定努力给妹妹多要些嫁妆出来。”

    桃花见哥哥上道,笑得更开心了,“那一切就拜托哥哥了”挥着小手把她哥哥欢送走了。

    宋承熙两手空空回了府,他爹已经在书房等着他了,往他身后看了一眼,脸上闪过失望。宋承熙就更加愧疚了,“爹,儿子没用”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宋相爷没有责怪长子,反而还安慰他,“承熙不必沮丧,那九王爷最是刁钻不近人情,你无功而返倒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宋相爷这么一安慰,宋承熙脸上的愧色就更重了,恨恨地道:“从没见过这般自私刻薄的人,拦着不许人家骨肉团聚的。”

    “我儿慎言,那到底是太后的亲子。”宋相爷嘴上教训着,脸上却没有责怪之意,可见他也是这般认为的。“九王爷怎么说礼可收了。”

    “收了”宋承熙的脸涨得通红,又气愤又屈辱,“爹,九王爷也太过分了,他说桃花可以还给咱们,可他总不能白忙一场,他说他养桃花老费银子了,林林总总的列了一张单子,儿子只瞄了一眼,看到上头光是银子就问咱要五万两,这不是巧取豪夺吗桃花一个小丫头,能吃用多少爹,九王爷这是没把咱相府放在眼里呀,不能答应他,您进宫找圣上参他一本。”

    宋相爷道:“清单呢拿过来瞧瞧。”

    宋承熙却后退一步,“爹,您还是别看了,白白惹气。”

    “拿来吧,让为夫也瞧瞧九王爷的胃口有多大。”宋相爷眉眼淡淡,嘴角朝下弯了弯。

    “那爹您看了可千万别动气啊”宋承熙这才犹犹豫豫把在手捏了一路的清单递给宋相爷。

    宋相爷展开一眼,一笔字映入眼帘,铁画银钩,张张杨杨,字如其人,可见九王爷的性子是何其霸道不讲理了,哪怕他现在远离朝堂,可宋相爷一点也不相信他是个淡泊无争的人。

    写在最上头的果然是纹银五万两整,宋相爷神情一哂,目光往下移,京郊千亩以上的庄子四个,京中的三进别院两座突然,宋相爷的瞳孔猛地一缩,东大街的胭脂铺子和如意酒楼,这两家铺子也赫然在纸上写着,这可是他私底下置办的,契纸上落的也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一个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明面上查这两家铺子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事除了他自己就是手底下办这事的心腹知道,连夫人都不知道,九王爷是怎么知道的他又是何意威胁他吗呵呵,没想到九王爷还有这样的手段,他倒是小瞧了他了。

    宋相爷的眼底暗芒闪烁着,慢慢把清单折好塞进自己袖子里,“你也辛苦了,回去歇歇就接着读书吧,这事为父心中有数,等我理清头绪再唤你过来。”顿了一下又道:“这清单你看清楚了没有”

    宋承熙身边一怔,连忙摇头,“没有,儿子只看到最上头的纹银五万两就气得看不下去了,九王爷这明明是狮子大开口,根本就不可能,是以儿子就没有往下看。爹,是这张清单有问题吗”他的的脸上带着忧色。

    宋相爷摇头,“没有,为父也就是随口一问,你出去吧”

    宋承熙迟疑了一下便退了出去,“爹您莫要生气,儿子回去了。”他没有漏看他爹脸上一闪而过的怒色。

    转过身宋承熙脸上的表情就变了,眼底是深不可测的冷漠。妹妹跟他说清单上头东大街的胭脂铺子和如意酒楼是他爹的秘密产业,看吧,爹果然试探他了。妹妹说的没错,他们才是原配嫡出,相府的产业他这个嫡长子本该拿大头,现在既然落不到他手里,那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宋相爷一个人在书房呆了很久,当天晚上就把心腹招进了府,也不知是怎么吩咐的,第二日一早,心腹就领着一队人抬着东西大张旗鼓地去了九王爷府邸,一路上嘴里还嚷嚷着什么接三小姐回府。

    路人就诧异了,这不是相府宋相爷身边的大管事吗这抬着的,呦,是白花花的银子,这是往哪去下聘相府二公子已经下过聘礼了,大公子还没说好亲事,底下的三公子四公子好像还不到说亲的年纪。

    接三小姐回府没听说相府有三小姐呀。为何接三小姐还得抬着银子呢

    路人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纷纷上前搭话询问。

    那大管事脾气可好啦笑眯眯的,特别有耐心地和路人说话,把话说得清清楚楚的。

    “谁说我们相府没有三小姐的我们三小姐是虞夫人嫡出,在六岁上头丢了,这都过去快十年了,本以为早就凶多吉少了,没想到却又找到了。原来我们三小姐是被人救了,知道被谁救了吗”

    大管事说得眉飞色舞,把路人的兴致吊得足足的,他这才得意一笑,继续说起下文。

    “你们可能都想不到,我们三小姐是被九王爷救了,知道我们三小姐是谁了吧对,就是九王爷身边的桃花姑娘。这不,我们相爷为了感谢九王爷,特意命我等携着重礼去接三小姐回府。光是白花花的银子就有五万两呢,把相府的家底都掏空了,可谁让我们相爷疼闺女呢。”一番唱念做打的,不去当戏子都可惜了。

    路人张大嘴巴惊讶无比,“天哪五万两银子啊相府可真有钱”

    另一个道:“你没听人家管事说吗把相府都掏空了,相爷可真疼三小姐”语气中满是羡慕。

    又有人道:“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这话是不假,可九王爷让人家倾府相报也有些太过了吧九王爷可是圣上的胞弟,不是该大恩不言谢的吗”

    拜方行闹得那出所赐,桃花在京中也是很有知名度,有人道:“原来桃花姑娘是相府的三小姐呀方小公子的眼光可真好,这下他该能得偿所愿了吧”

    有一人接道:“对对对,贤妃娘娘的侄儿,宋相爷的闺女,哎呀呀,这不正般配吗”

    一时间,路人议论纷纷。

    大管事见状,满意地翘了翘唇角,朝人群中使了个眼色,乐呵呵地领着人继续朝九王爷府邸走。身后跟了一群看热闹的人。

    “九王爷,这是我家相爷亲手备下的东西,您瞧瞧可对”大管事点头哈腰把礼单双手奉上,又接过边上小厮手中捧着的匣子也递了过去,“地契和契纸全在这里。”

    阿九瞧了一眼排得长长的抬着箱子的相府奴才,哂笑了一声,“里头装的是银子吧你们相府就是富贵,府里随随便便就搁着这么多的银子。”

    大管事脸上的笑容变都没变,“九王爷说笑了,相爷清廉,府里哪有这么多的银子,这都是相爷借夫人的嫁妆,连夜到钱庄提的。”

    “哦,原来是借夫人的呀,看不出你们相爷还是个吃软饭的。”阿九漫不经心地斜了大管事一眼,哼,这话骗傻子呢宋相爷还真能嚯得出去。

    ------题外话------

    办公室的网上个星期四就坏了,和和跑外面来传的文。谢谢各位的鲜花钻石和打赏,和和看到了。

    推荐:盛宠之医品帝后

    天下倾辰,风云间鏖战四起。

    “她”本是南岳国公主,却屡遭迫害,当血染红了冰湖,魂返异世,她不再是“她”。

    重生一世,逐鹿天下,生死又有何惧

    医才鬼手,以音为剑,以乐为杀,建立地下商业帝国;对弈四方,运筹帷幄,谱写一代帝后传奇。

    白衣胜雪,空灵生姿,倾城国色,惊才绝艳。

    他是江湖无人不敬的莫二爷,执掌“无影阁”;耀云国尊贵的皇子;驰骋沙场的战神将军;面具之下是怎样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谋略倾世,杀伐果决,人皆敬畏,深不可测。

    乍见,便是命定的轮回,此一生,仅一念。

    权衡交错,嗔痴爱恨,何为江山她就是江山。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