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04章 桃花要回相府了吗?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的耳力极好,御书房里昭明帝安慰贤妃娘娘的话被他听个正着,听到那句“爱妃先回去吧,朕晚上过去看你”时,他的唇角高高翘起,他皇兄贵为帝王又怎么样还不是要对着后宫妃嫔卖身每日殚精竭虑,平衡各方势力,不断地博弈妥协,这样的皇帝做着有什么意思

    无数双眼睛都看着阿九淡定进了宫,又看着他淡定出了宫,御书房里发生的事被昭明帝和贤妃联手掩了下来,于昭明帝来说,他皇弟小九不过就是一不小心拍了张桌子摔了个茶杯,实在没必要再听御史嘚啵嘚啵的大道理。对贤妃娘娘而言,这么丢脸屈辱的事她巴不得没一个人知道。

    众人瞧不出端倪,只好耐心地关注后事,于是捕风捉影的话就多了起来。说的最多的也最接近事实的便是:贤妃娘娘嫌弃侄子瞧中的那姑娘身份低微,方小公子再喜欢也做不了正室。

    大家对这个说法都是认同的,尤其是这些世家夫人老夫人们,她们都有儿子孙子,儿子孙子偏宠个把女人没什么,但绝不能娶做正室,妾无所谓,正室夫人却得慎重,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做的。

    那个什么桃花就是个低贱的丫头,居然肖想着一步登天嫁入豪门,哪怕她的主子是九王爷也是不行的。那些夫人老夫人们对桃花可鄙夷了,都觉得她是个狐媚子,一个会把爷们勾带坏的狐媚子。

    方行仍在家里闹着,甚至还跑到穆府外头嚷嚷着要见桃花。这一回阿九没让桃花桃夭出去,他自个亲自动手,左一折扇右一折扇就把方行小公子揍得鼻青脸肿嘴角出血。

    “在本王的府门口大喊大叫,这是对本王的蔑视吗再敢在外头提桃花一个字,本王不介意亲自教教你生而为人的艰难。”阿九拎着方行的后衣领便把人扔了出去,自己掸掸袍子回府去了。

    贤妃不是说桃花动手抽人以下犯上了吗那他这个王爷出手揍人身份总够了吧贤妃不会以为这样就算了吧方行只是她娘家侄儿,她不是还有个公主吗也到了择驸马的年纪吧既然她不心疼别人家的闺女,那就让她也疼疼好了。

    缩在一旁没敢上前的方府奴才赶紧把他们小公子扶起来。方行小公子憋屈地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跑来找宋承熙诉委屈,“承熙哥,我真的没有轻贱桃花姑娘的意思,我喜欢她还来不及呢。”他真的不明白为何心上人和九王爷都揍他,看他跟看仇敌似的。

    宋承熙指点着小厮给方行上药,淡淡地道:“无怨九王爷要揍你,方行你真的做错了。”

    方行委屈地嚷起来,“我做什么了我不过是想娶她,又没有欺负她。”

    桃花是宋承熙的救命恩人,宋承熙对这个笑起来杏眼闪闪的姑娘特别感激特别有好感,觉得她就像是他的妹妹一般。想想方行这人做得事,他真的没有办法昧着良心站在他这边。

    “方行,你敢这样大张旗鼓地闹,不过是欺她身份地位罢了,若她是高门千金小姐,你敢在外头嚷嚷着非她不娶吗”宋承熙目光锐利地射向方行。

    在他的注视下方行居然没来由的有些心虚,嘴上却强道:“我是想去跟九王爷提亲呀,可我娘跟我姑母都不同意,我总不能自己去提亲吧我不闹她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可你闹了她们就同意了吗若桃花姑娘是大家闺秀,你姑母你母亲哪怕不同意也不会嚷嚷出来的吧不然就不是结亲而是结仇了。你心悦人家,可人家桃花姑娘对你没任何想法,你为何还闹你这不就是败坏她的闺誉吗你根本没有为她考虑过,你这是心悦她吗”宋承熙一针见血地点出。

    “方行,恐怕你心里也是清楚的,以你的身份如何能娶她为妻你闹不过是逼着你母亲和贤妃娘娘帮你想办法罢了,可有什么办法可想呢不过是做妾罢了。方行,这就是你的心悦,你的喜欢吗”宋承熙目光微冷。

    方行被宋承熙看得瑟缩了一下,抱住头闷闷地道:“承熙哥,我没想让她做妾,我就是瞧见她就欢喜,想她一辈子都陪在我身边,我没嫌弃她是个丫头,真的,承熙哥,其实我都想好了,让我姑母给寻个四五品官员,许上些好处认个干亲,这样不就有身份了吗可是姑母不同意。”

    宋承熙心中叹了一口气,他回相府,阴差阳错下方行帮了大忙,他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他躺在床上养伤的那段日子,方行经常来相府瞧他,一来二去的,两人就成了朋友。熟悉了之后宋承熙深知方行其实就是个爱玩的孩子,心性却不坏,至少他从来没干过欺男霸女的事,街上的那些摆摊的小商贩,他嘴里吆喝的厉害,但还真没对他们动过手。他就是个心思单纯的孩子。

    “就如九王爷所说,算了吧,方行,算了吧,就让这事到此为止吧。”宋承熙的目光软了下来,“你已经坏了桃花姑娘的闺誉,她今后婚嫁已是不易了,难道你还想逼死她吗”

    方行猛地一抬头,脸上全是伤心,“承熙哥,我喜欢她呀,一想到我不能再看到她了,我,我心里难受。”

    “不然呢逼死她”

    “我没有,我怎么会想要逼死她呢我那么喜欢她,想对她好,想看到她笑,只笑给我一个人看。”方行的脸上露出梦幻一般的傻笑,笑着笑着却比哭还难看。

    宋承熙扬了扬眉,他不懂方行的难过,一个连活下去都需要筹谋的人怎么会有那种多余的情绪呢他拍拍方行的肩膀安慰道:“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

    方行哭丧着脸,“承熙哥,我放不下。”他满脑子都是桃花那双因愤怒而亮得惊人的眼睛。

    宋承熙继续道:“要不我陪你去城外骑马”他记得他最喜欢跑马的了。

    方行摇头,“不用了,承熙哥你还要念书考今年的恩科,我还是不打扰你了。”抽抽鼻子又道:“承熙哥,我没事。你读书吧,我走了啊”站起来摇摇晃晃往外走。

    身后宋承熙摇头,这种事得他自己看开,别人还真帮不上忙。而且方行说的没错,今年漠北大捷,圣上龙心大悦,就开恩加考一科,他绝对不能错过。

    方行出了相府,他站在大街上十分茫然,府里不想回,衙门也不想去,他发现自己连个可以去的地方都没有。

    “去,去瞧瞧李大公子和张三公子在不在府里,就说小爷我请他们喝酒。”方行用手遮了遮刺眼的阳光对身后的小厮吩咐。

    李大公子和张三公子都是方行的狗朋狐友,方行惯会胡闹耀武扬威的,所以各府的精心培养支撑门户的嫡长子们是不屑与他为伍的,他的朋友大多都是家里的嫡次子,或者郁郁不得志的庶长子。大家情形都差不多,谁也不会笑话谁。

    小厮面面相觑,却也不敢怠慢,立刻便分头请人去了。

    打外头办事回来的宋相爷正好看到方行呼啸而去的背影,他的目光凝了凝,“那不是方家那个小公子吗”

    亲随应道:“是的,相爷,瞧着是从咱们府里出去的,看样子又来找咱们大公子了。”

    长子与方行关系不错这事宋相爷也是知道的,他点了点头。那亲随窥了窥主子的脸色,道:“这位方小公子比咱家大公子可差远了,相爷您听说了吗方小公子执意要娶个婢女为妻,把宫里贤妃娘娘气得呦把九王爷叫进宫里骂了一顿,哦,方小公子瞧中的婢女就是九王爷身边的,叫什么桃花,听这名就不是个好的。”

    “闭嘴,九王爷能是你非议的吗少给相爷我惹祸。”宋相爷虎着脸怒斥。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亲随吓蒙了,跪在地上就扇自个的嘴巴子,相爷之前还很高兴,怎么转眼就发上火了

    宋相爷哼了一声,“祸从口出,谨记自个去管家那里领罚。”瞧也不瞧地上的亲随就走过去了。

    亲随怎么也想不明白自个哪里触了相爷的霉头,他哪里知道他嘴里不是个好的桃花婢女是相爷的亲闺女

    宋相爷一边朝院子里走一边若有所思,九王爷进宫他是知道的,不过他还真不知道方行闹着要娶桃花的事,今秋要加恩科,事情多的千头万绪,他与几位阁老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哪里有空闲关注这些桃色事件

    要说贤妃娘娘不同意自个侄子娶个婢女他是相信的,但要说贤妃娘娘把九王爷骂了一顿他是一点都不相信的。在他看来,九王爷心机手段都不差,胆子又大,连圣上都敢对抗,会让个宫妃啐到脸上绝无可能昨儿他打御书房出来还听到圣上吩咐人给九王爷送荔枝呢。九王爷的圣宠那是明摆着的,只要眼不瞎谁看不见贤妃娘娘一向聪慧,她能为了侄子上赶着得罪九王爷那不是间接得罪太后娘娘和圣上吗贤妃没那么蠢的。

    不过能与方家联姻倒是极好的,方家手中有军权,祖孙三代都在军中。宫中贤妃娘娘膝下只有一位公主,与方家联姻也不会惹了圣上的眼,实惠却多。

    极好极好

    宋相爷捋着胡须,面上浮上悦色。

    贤妃娘娘不同意无非是觉得桃花身份太低,若桃花是他宋庭声的嫡女相府的三小姐,贤妃娘娘还会拒绝吗看来他得快点把闺女认回来才是。

    本来早就该把这事办了的,但因为九王爷忽然就不上朝了,连宫里都去得少了,害得他一直没找到机会试探,他总不能去九王爷府上吧相爷是拜访亲王,这话好说不好听呀不过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了,还是宋方两府联姻最重要。

    宋相爷打定主意,就招来管家往九王爷府上送帖子,明日他要登门拜访。

    管家诧异,接了帖子的阿九却心知肚明。宋相爷与他可没什么交情,除了那一件事他们扯不上一丁点关系。养了九年的小姑娘真的要给人了吗阿九摸着名帖,眼底万分不舍。

    桃花倒是嘀咕了一句,“那老头来干什么的公子,别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吧您可别上他的当。”自打知道宋承熙是相府的大公子,桃花对宋相爷的印象就可差可差了。

    “你家公子我是那么好骗的吗桃花你故事听说了吧。”阿九淡淡地放下名帖。

    桃花不服气,“公子我跟你说,那老头就不是什么好人,可外头谁不说他是贤相,是能臣可见惯是个会蒙骗人的。”

    “你若是怕我上当,不会明天跟我一起见他吗”阿九随口提议道。

    桃花觉得这真是一个好主意,高兴地点点头,“行呀,明天我上过茶之后就站您身后不走了。”

    “何必那么费事桃夭兰心哪个不能上杯茶你直接站我边上就是了。”

    “也行呀”桃花想了一下点头。

    第二天,宋相爷如约而至,“九王爷,老夫有礼了。”诧异地瞧了一眼站在九王爷身后的桃花。

    九王爷勾勾嘴角,“宋相爷,稀客呀兰心,给宋相爷上茶。”

    一个容貌清丽的姑娘脆生生地应了一声就出去了,片刻后就端了两杯香茶,一杯奉到阿九手里,一杯放在了宋相爷手边的小几上。

    宋相爷瞧了瞧这个家兰心的姑娘,眼神闪了闪,打趣道:“好个贴心能干的丫头这便是九王爷从英王府要来的那个妾吧”

    阿九垂着眸子,好似没听到一般。文兰心却爽利地道:“瞧相爷您说的,什么妾不妾的,奴婢就是九王爷的丫头。水温正好,相爷您请喝茶。”

    宋相爷又是诧异,看向阿九,见他依旧垂着眸子,丝毫没有过问的意思。心里的诧异就更浓了,这府上的规矩也太松散了吧,一个奴才都这般肆意大胆在主子跟前说话。不过也只是诧异,毕竟是别人府上的事情。

    文兰心退下去后,宋相爷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九王爷问话,他一直垂着眸子盯着手中的那杯茶,好似能看出朵花来。

    倒是九王爷身后的桃花一直盯着他,小姑娘眼睛瞪得圆圆的,像一只偷吃东西的松鼠,宋相爷想到这可爱姑娘是他的闺女,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他却不知桃花心中警铃大作,对面那老头对着她笑什么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宋相爷等不到九王爷开口只好自己先开口,“九王爷,今日老夫腆着脸登门是有一事相询。”

    等了半天才听到九王爷淡淡地问:“何事”

    宋相爷也顾不得计较九王爷的冷淡态度,忙道:“老夫想问九王爷身后的桃花姑娘是哪里人父母是何许人”

    一直紧盯着宋相爷的桃花立刻就炸毛了,“你问这些做什么”目光中满是警惕。

    宋相爷对着桃花慈祥的笑,“你莫着急,老夫没有恶意。”然后看向九王爷,见他神情淡淡的,似是赞同桃花的问题。宋相爷便又道:“还望九王爷见谅,老夫曾有一女,名叫清幽,在府里排行第三,在六岁上头丢了。桃花姑娘的容貌生得跟老夫亡妻极为相像,年岁与老夫那三女也相仿,是以老夫怀疑桃花姑娘就是老夫那丢了三女。桃花姑娘是个什么来历还望九王爷如实相告。”他说着站起来对着阿九揖了一礼。

    “什么我是你丢了的闺女这不可能我是我家公子捡回来的,绝对不是你闺女。”桃花脸上满是惊骇,大声嚷嚷着,“人有相似,这是正常的,我绝对绝对不是你的闺女。我就是个野丫头来着。”

    宋相爷机敏地抓住桃花话里的漏洞,“敢问九王爷是从何处捡到的桃花姑娘”神情便有些咄咄逼人了。

    阿九冷笑一声,按住暴躁惊慌的桃花,“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不可能不是的,桃花的相貌像亡妻,除了亲生的母女是不可能这般想象的。这一点府中老仆均可作证。”宋相爷的话脱口而出。“九王爷的救女之恩老夫感激不尽,老夫亡妻仅有一子一女,还望九王爷把小女归还于老夫,以告慰亡妻在天之灵。”

    “哦,原来宋相爷今儿是跑本王这来要闺女了可凭什么呀你上下嘴唇一碰,本王辛辛苦苦养大的丫头就归你了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吗”阿九眸光流转,锋芒大炽,“你那亡妻虞氏都去了十好几年了吧凭着几个奴才的一面之词就想哄走本王辛苦养大的贴心丫头,宋相爷你是怎么想的当本王是傻子吗”

    宋相爷眼神一闪,越发肯定桃花是自己的闺女了,不然九王爷如何会知道虞氏去了十好几年了要知道京中的许多年轻一辈都不知道相府还有一位早逝的夫人的。九王爷不过是去年才进京,如何会知道地这般清楚肯定是调查过的。无缘无故他何以会调查虞氏桃花肯定就是他与虞氏的那个闺女

    想到这里,宋相爷嘴角露出笃定的笑容,“九王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桃花是不是老夫的闺女你我都心知肚明,你要证据老夫也可以给你,老夫丢了的那个闺女左边的肩头有一块印章大小的红色胎记。”

    他的话音刚落桃花的右手就捂在了左肩上,眼睛睁得圆圆的。宋相爷心里更加有数了,和蔼地道:“桃花姑娘的左肩也是有胎记的吧。”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桃花矢口否认,忙不迭地把手放下,好似被火烧一般。

    宋相爷嘴角含笑,丝毫没把桃花的话放在心上,他望向阿九,再次揖了一礼,“九王爷的大恩大德老夫铭记在心,只是还望九王爷看在老夫盼女心切的份上让桃花认祖归宗吧。”

    阿九笑了,眸光潋滟,熠熠生辉。他闲闲地往后靠去,冷漠而又无比邪肆,“宋相爷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呀就这样空口白牙的就想把桃花领走你不觉得太容易一点了吗”这话也算变相承认了桃花的身份。

    瞧着宋相爷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阿九拍了拍高声嚷着“公子我不离开你”的桃花的胳膊,笑得越加邪肆灿烂。

    他压根就没想着要瞒,从决定进京的那天起他就知道会有今天,或者说他一直在等着今天。阿九是可以把一切隐患抹去,可他不甘心,他替桃花不甘心桃花明明是高门贵女,是相府原配嫡出的千金小姐,为什么却得委屈在自己身边做个来历不明的孤女丫头他虽然从没拿她当过丫鬟,可是在外人的眼里她就是个低贱的奴婢

    这是阿九最气愤而又无力的地方桃花若真是孤女也就罢了,可她不是她的爹是这大燕朝权倾朝野的丞相,她的家在京城平安巷最气派富丽堂皇的大宅子里,她的姐妹享受着锦衣玉食般的富贵,而她这个最名正言顺的原配嫡女却流落在外,凭什么呀

    一想到这些阿九的心中就好比架起了两堆火,所以他一定要让桃花拿回属于她的身份让那些看清桃花的人后悔。而且桃花大了,有个体面的身份才好说亲事呀阿九不是不能给她弄一个体面身份,求一求太后娘娘就能如愿了,只是这不是有更加名正言顺的吗

    阿九愿意让桃花恢复身份是一回事,可宋相爷想把桃花认回去却是痴心妄想。不替桃花把好处拿足了他是绝不会松口的,毕竟他可没忘了他是在什么情形下捡到桃花的。

    “宋相爷只说令千金是在六岁上头丢的,可到底是怎么丢的在什么地方丢的说出来咱们也好比对一下,毕竟本王捡到桃花的地方有些特殊。宋相爷现在怎么不说话了舌头被猫儿叼去了宋相爷不是慈父吗呵呵,在自个府里头都能丢了闺女,宋相爷还真是慈父得很啊”阿九一脸讥诮。

    宋相爷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淡定地回望着阿九,“要如何九王爷才愿意把闺女还给老夫,有什么条件九王爷尽管提。”

    他还以为阿九扣着桃花是想从他这里要好处呢,却也不想想阿九身为太后爱子,圣上胞弟,要什么没有能看得上他家的仨瓜俩枣

    阿九摇了摇头,遗憾地道:“看来宋相爷是没有诚意了桃夭,送客宋相爷还是回去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再来吧”阿九直接端茶送客了。

    最近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都跑来跟他要闺女。哼,想从他手上要人不扒下一层皮怎么行呢宋相爷两手空空就想把桃花带回去,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等着吧,他非得给桃花弄半个相府做嫁妆不可

    “宋相爷,请吧。”桃夭应声而出。

    宋相爷的脸色难看起来,他瞧着腰里别着鞭子的桃夭,然后笑了,“九王爷府上的规矩果然与众不同,老夫还是头一回见拎着鞭子送客的,真是开了眼界了。”他若是不走是不是就也抽他一顿

    阿九张口就道:“那是宋相爷见的少了,相信很快你就会见第二回了。”

    宋相爷凝望着阿九,一抹怒色飞快地闪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儒雅和蔼的样子,“老夫告辞”又望向桃花,目光柔和,“清幽你放心,爹很快就会带你回家的。”可惜桃花看都不看他一眼。

    宋相爷一走,桃花就扯着阿九的袖子抹起了眼泪,“公子,我真的是那老头的闺女吗”她不是父母双亡的孤女吗

    阿九眉梢一扬,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难道你做回相府小姐就不是我的丫头了本公子跟你说小桃花你想都不要想,老子费劲巴拉地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吗怎么你找到亲爹就把公子我给扔啦小桃花你欠老子的多了去了,这辈子都还不清。知道你小时候泡那一桶药浴值多少银子不知道你三年一共泡了多少药浴不就是把半个相府赔给老子都不够想撇开老子过好日子门都没有”

    被阿九这般老子老子地吼了一顿,桃花非但没有伤心,反而高兴起来,连哭都忘了,“公子,我才不要当什么相府小姐,我就乐意给您做丫头。您放心,我肯定不会忘恩负义的我永远都陪在您身边。”她欢喜地抱住阿九的胳膊保证着。

    阿九却哼了一声推开她的脑袋,“你个傻丫头你不是挺羡慕那些大家闺秀的吗现在有机会体验一把千金小姐的日子了,你怎么反倒不要了”

    桃花嘟着嘴又把脑袋靠回来,“人家只是羡慕一下下嘛我才不要做什么千金小姐,千金小姐有我这样自在吗再说了我可离不得您,离开了您我心慌。”

    “这有冲突吗傻了吧你即便你成了相府小姐,腿长在你身上,你不会来看公子我妈”阿九又嫌弃地把她脑袋往一边推。

    “再说了,相府肯定有不少好东西,你成了相府原配嫡出小姐,不是就能把相府的好东西往咱府里扒拉了吗我那私库里宁非给填了一半,剩下的那一半就看你的了。”

    “对哦我可以做着相府的小姐,然后依然和公子在一起”桃花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双手一拍,“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公子放心,相府有啥好东西我肯定都给弄咱们府上来。咦,公子,您似乎很希望我恢复身份呀可是我真不想要那个爹。”桃花神情有些纠结。

    “你终于看出来了”阿九冲天翻了个不雅的白眼,“为什么呢桃花你坐这,我给你说说前尘往事。”阿九拍了拍他身边的位子让桃花坐。

    “桃花呀,要是不进京,咱就这样过了。可谁让咱进京了呢每一回路过相府的时候公子我就特别憋气,特别想砸他家大门,特别想把他们府门两旁的大石狮子砸个稀巴烂。我就想了,凭什么你们一个个养优处尊呼奴唤婢我家小桃花这个正经的嫡出小姐却被人以为是身份低微的孤女那一回在长公主府上你不是跟宋清歌怼了几句吗我那时就按捺不住想去砸他们相府了。”

    “知道我是打哪把你捡回来的不就是相府。以前还不叫相府,也没有现在这么大。那时我也是隐约知道些自己的身世,就一个人跑进了京城,那一晚我从宫里出来,走到你家附近听到激烈的狗叫声,我就好奇呀,寻了过去。幸亏我寻过去了,不然这世上哪还有你”阿九瞧了桃花一眼。

    阿九接着道:“你那时病得就只剩最后一口气了,瞧着是个小主子,身边却一个下人都没有,就只有一只狗守着。可怜啊哦对了,那只狗就是埋在后山上的小黄。我一瞧见你就觉得咱俩同命相连,都是那苦命的孩子,于是我就把你捡回去了。”

    “小时候的事你可能都记不大清楚了,你那个破身子整整调理了三年才好,喝的药比别人吃的饭都多。受了这么多的罪,你自个说说你该不该回去报个仇什么的那小的孩子,病得那么重,都好几天了连个大夫都不给请,这是把人往死里磋磨的节奏啊小桃花,你是遇上了我,不然你早就夭折在六岁了。不该回去讨个公道吗”

    桃花若有所思,“难怪我有时候做梦梦到自己住在很大的房子里,公子,我小时候真的那么惨”

    “那当然,这事我还能骗你吗”阿九翻了翻眼皮,“现在你爹既然来找你了,等我好处拿的差不多了你就跟他回去呗,回去你就问他你是怎么丢的,可他可还有脸跟你说实话。还有那什么宋清欢宋清歌的,不是都瞧你不大顺眼吗你回去跟她们联络联络感情呗怎么说也是姐妹对吧”阿九如此建议着。

    桃花撇嘴,“在京里我就得罪三位千金小姐,宋家就占了俩,这是什么狗屁缘分啊公子我想起来了,那宋大公子岂不就是我的哥哥”桃花说着说着脸色一变惊叫起来,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震惊无比。

    阿九没好气地斜她一眼,“你才想到啊,我以为你早想到了呢。宋承熙可不就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吗你救过他,自然知道他在相府是个什么状况,你不是经常说他有个恶毒继母和渣爹的吗你不回去能放心”

    桃花还没回过神来,“哥哥我居然还有个亲哥哥的,还是我救过的人,哎呦,公子,我现在脑子有点乱,你别跟我说话,我想不过来。不行,我得回房理一理。”她如梦游一般摸了出去。

    “出息”阿九吐出一口气他望着屋外刺眼的阳光,心中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平静。

    对于桃花恢复身份的事他其实没那么执着的,他应该能活很久,一定可以护着桃花安乐一生的。可这次方行闹出来的事却让他改变了主意,他家桃花明明有高贵的身份为何要藏着掖着他要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好好睁大他们的狗眼瞧瞧,他的桃花可不是谁都有资格肖想的。等桃花回了相府,他再到太后娘娘那里磨磨,郡主不成,讨个县主的恩典总可以吧哼哼,就让某些人后悔去吧

    至于宋相爷想打什么主意,

    桃夭虽然惊讶但也没有太意外,有她们公子的例子在前,就是有人跟她说桃花其实是圣上的遗珠她也是会相信的,她早就有所怀疑了,一个丫头,会裁衣绣花做饭也就罢了,桃花却连琴棋书画都会,连男人考科举的书她都能说上几句,这就不大寻常了。原来桃花还有这样显赫的身份呀

    文兰心却是回不过神来,原来桃花是相府的嫡出小姐呀,九王爷身边连一个小丫头都这样不寻常,那桃夭呢是不是身份也不寻常哦想起来了,她恍惚听王爷提过一句,说桃夭家里也是极有势力的。哎呀呀,九王爷真是太让人崇拜了她留下来果然是对的。文兰心捧着发烫的脸兴奋极了不是还有他在吗当他这个睿亲王是死的吗生恩没有养恩大,他把桃花养大,桃花的事情他应该能做大半个主。

    “什么爹说九王爷身边的桃花姑娘是我亲妹妹清幽”宋承熙失声喊道,手中的书掉在地上都没有察觉,“爹,您没有弄错”

    宋相爷瞧着长子震惊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笑容,“万万不会错的,那丫头长得跟你娘一模一样,而且为父已经到九王爷府上确认过了,九王爷并没有否认,桃花就是你妹妹清幽。”

    震惊过后宋承熙心中升起的是狂喜,原来妹妹还活着呀真是讨好了,难怪他见了桃花觉得亲切,原来她是自己的妹妹呀他的眼圈都红了,“爹呀,那赶紧把妹妹接回来吧。”

    宋相爷表情一滞,脸上的笑容都淡了。宋承熙心中咯噔一声,小心翼翼地问:“爹,怎么了妹妹不愿意回来吗”那个笑起来甜甜的姑娘每次说起她家公子的时候总是笑得异常灿烂,宋承熙看得出她对九王爷十分依恋。想到这一点他心中十分酸涩。

    宋相爷哼了一声,“你妹妹是做丫头的,能轮到她说话吗”

    “那是九王爷不愿意放心”宋承熙眼神一闪就明白了,“爹,儿子去,儿子去跪求九王爷,让他把妹妹还给咱们”他爹自持身份拉不下脸去求九王爷,那就他这个当儿子的去好了,爹跟他说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宋承熙心中虽明白他爹的用意,却也心甘情愿。那是他的妹妹,他与娘捧在手心上的小昭昭呀这些年还不知受了多少委屈呢。

    宋相爷端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道:“也好,你是做哥哥的,去见见你妹妹也好。九王爷提的条件,只要不太离谱都答应他。”九王爷不愿把桃花还回来不就打着这个主意吗

    “哎,儿子知道了。”宋承熙大声应着,心道:只要能把妹妹要回来,无论九王爷提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的,就算是拿整个相府换他也是乐意的,反正这相府以后还不一定是谁的呢。

    宋相爷见长子这就要去,忙喊住了他,“明儿再去,让管家准备一份厚礼你一块带过去,毕竟是九王爷把你妹妹养大。”关于阿九救了桃花的事却一句没提。

    宋相爷没提却不代表宋承熙不知道,他早就听姜婆说过当初是个什么情形了,心知若没有九王爷,他妹妹肯定就是病没了。

    桃花这一想就是整个晚上,连晚饭都没出来吃,桃夭有些担心,阿九却道:“不要去打扰她,她饿了自个会出来找,她又不傻。”

    第二天一早,阿九还没起来呢桃花就跑来敲他房门了,神清气爽,神采飞扬。

    “公子我想好了,我回相府去我是名正言顺的相府嫡女,为什么不回去那不是便宜了那谁吗”桃花坐在阿九床头道。

    阿九打了个哈欠,“你这样想就对了,又没偷又没抢,属于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不拿回来。你既然想通了那就出去玩吧。”他再睡个回笼觉。

    桃花却不愿意走,“公子,我昨晚又想起一些小时候的事情了,我就是您故事里那个可怜的小白菜,灰姑娘,没娘护着被磋磨死的小可怜。她们把我弄死了还想自个过着富贵日子,哪有这么好的事儿呢公子,您说的没错,我得回去为自己报仇,我得回相府闹去,闹得相府鸡犬不宁,闹得她们每个人都不得安生,顺便把相府的产业都给公子弄回来,谁让公子您养我那么辛苦费银子呢我总不好让您太亏。”

    “很好,你有这样的认识是对的,相府再富贵,能给你的顶多就是一副嫁妆,黑心继母当家,能给你多少公子对你怎么样一张大饼也要分你一半吧哪个对你好知道吧”阿九循循善诱着,本来挺想把她赶出去的,现在听了她的话,顿时满意了,不愧是自个一手教出来的,这脾气品性怎么这么合心意呢

    桃花不住点头,“公子对我最好啦公子,咱就这么说好了哈您再睡会吧,我再去琢磨琢磨,怎么把她们都虐得死死的。公子您等着,等着桃花带您发财带您飞”欢快的跑出去完善她的虐渣计划了。

    ------题外话------

    再来一天万更的,和和已被掏空,明天就没这样的好事了,亲爱的们好好珍惜今天哈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