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03章 桃花的桃花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方行打小就是个混世魔王,是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货,他想要的东西是一定得弄到手的,想做的事谁也拦不住,尤其是父兄都不在京城也没个人能管住他,他在这条纨绔的不归路上就越走越远了。

    他没能求得贤妃姑母的支持,索性便不回府了。她母亲的嫁妆中有个一进的小院子,本来是想卖掉再添些银子买个大一些的宅子的。谁知道方行心血来潮跑京兆尹当捕快,这一进小院子离京兆尹衙门很近,便成了方行歇脚的地方。

    现在方行就是去了这小院子,气鼓鼓地往床上一躺,谁也不理,连饭都不吃了。跟在他身边的小厮知道府里的老夫人和夫人都着紧小公子,他们不敢耽搁,立刻就回府把事情禀报主母方夫人钱氏了。

    钱氏是又急又气,“这个冤孽啊我这是哪辈子造的孽呀”儿子嚷着要娶个婢女,她就是再宠儿子也不能答应呀没想到儿子跑宫里求他姑母贤妃娘娘去了,她都不答应贤妃娘娘能答应吗儿子这闹起来如何是好呀

    她既心疼儿子拿自个的身体要挟,又气儿子这般不听话,婚姻大事岂是儿戏儿子怎么就不能理解她的一片苦心呢

    钱氏没敢把小儿子闹绝食的事情告诉婆婆,生怕她再跟着急出毛病来。自个匆匆进宫找贤妃娘娘讨主意去了。

    贤妃娘娘一听说侄子闹绝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孩子他就不能让人省心心吗”不满的斜睨了钱氏一眼,都是嫂子把侄子给惯坏了却也不想想娇惯侄子的人她也算一个。

    “不行,这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不行。”贤妃得知嫂子的来意,直接就道。别的事情答应也就答应了,可婚姻大事绝对不行,她的侄子就是配公主都配得起的,怎么能娶个婢女呢那还不得被人笑话死尤其是德妃,还不得看她笑话

    方行执意要娶,贤妃娘娘和钱氏就是不答应,两人一个唱红脸苦口婆心劝说,一个唱白脸冷言拒绝。

    方行是那省油的灯吗今儿一出,明儿一出,闹得满城风雨。

    这下京城又热闹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密切关注着事情进展,全都在猜测着桃花能不能嫁给方行。

    有说方行太不懂事的,不过是个奴婢怎么能娶回家呢要是真喜欢收在身边就得了。也有等着瞧九王爷笑话的,不是把个丫鬟宠上天吗瞧瞧,被人嫌弃了吧一个丫鬟,居然想着嫁给贤妃娘娘的侄子做正室,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当事人桃花可气坏了,大声嚷嚷着:“谁要嫁给他他算老几呀我找他算账去”

    阿九把她拉住,若有所思地道:“方行就是前几日领着一队人在咱们府外来回转悠的那个黑小子我还以为府尹大人下决定整顿京中的治安了呢,原来那小子是在打你的注意。”阿九恍然大悟,随即又疑惑起来,“方行是方舒远的小儿子,贤妃娘娘的亲侄子,你怎么跟他认识他还闹着非卿不娶的”

    桃花气呼呼地跺脚,“我前些日子不是出城替您寻一种草药吗在城外碰到了宋大公子,还有这个方行,他领着几个人耀武扬威的。我就误会他是要寻宋大公子的麻烦,一时心急就把他扔出去了。可我当场就道过歉了,他也原谅我了,怎么一转身这样坑我呢”亏她当时还觉得他够大气爽快,没想到真实面目却是这样一个人。

    阿九不客气地笑了出来,哎呦喂,他家小桃花都长成大姑娘家了,都有少年郎倾慕了。哎呦喂,可惜他家小桃花还不开窍呢。阿九在心里默默地跟这个方行小哥点了根蜡烛。

    “公子您笑什么人家都被这样欺负了您还笑您放开,我真的要去找他算账,他算哪根葱,凭什么败坏我名声”桃花不满地嚷着。

    阿九没有松手,而是问:“那你准备怎么跟他算账”

    “我,我揍他一顿去,我打断他的腿。”桃花噎了一下,随后脱口而出,她梗着脖子,跟只不服气的小公鸡似的。

    “行,那你去吧”阿九松开了手,“伤筋动骨一百天,他到底是贤妃娘娘的侄子,你要是把他的腿打断了,贤妃娘娘该到太后和圣上那哭诉去了。这样吧,你抽他一顿出出气得了。”

    桃花咬着唇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然后一点头,“行”拎着鞭子风一般地跑出去了。

    阿九脸上的笑容淡了,他转过身拿着小木棍撩拨廊下的那只画眉鸟,口中吹着口哨。

    桃夭的脸上却带着担忧,“公子,不会有事吧要不我跟过去看看”

    阿九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能有什么事小桃花的功夫不错,对付方行绰绰有余,吃不了亏的。”

    桃夭神情一滞,谁担心桃花了她担心的是方行,桃花那丫头手底下没轻没重的,要是把方行打坏了怎么办“那个方行到底是贤妃娘娘的侄子,桃花把他打了真的没有事吗”

    阿九哂笑一声,不以为然地道:“打他怎么了他这样破坏姑娘家的闺誉,打死他都是轻的,就是瞧在贤妃娘娘的面子上才抽他一顿,换个人试试”

    他家小桃花连知道都不知道,就被求亲了,你求亲就求亲呗,家中长辈不同意你就不要宣扬了,姓方的小子倒好,闹得满京城沸沸扬扬,这不是让人误会他家小桃花不是好姑娘吗天知道这事关他家小桃花什么事,不就是欺负小桃花没个高贵的身份吗看来还是没把他这个九王爷放在眼里呀不抽他一顿别说小桃花了,就是他都咽不下这口气。

    且说桃花拎着鞭子气势汹汹寻到了方行,方行见到自己心爱的姑娘,高兴极了,“桃花姑娘你放心,就是她们不同意我也要娶你的。”

    桃花一听这话更怒了,扬手就是一鞭子抽过去,“呸,我何时说要嫁给你了少往自个脸上贴金,说,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要你这样害我你这样败坏我的闺誉,我是杀了你爹还是刨了你家祖坟我抽死你,你害得我在公子面前没面子,我抽死你这个仗势逼娶的我抽死你这个浪费粮食的王八蛋。”

    方行一听,坏了他忘记跟桃花姑娘说他要娶她了至于她不同意,她怎么会不同意呢他长得一表人才,又知道上进,父兄都得圣上重用,姑母还是宫里的贤妃娘娘,这样的人才家世满京城都难寻第二个,桃花姑娘怎么会不愿意嫁给他呢他的自我感觉可好了。

    于是对桃花的怒火方行倒是不以为意,这本来就是自己的疏忽,也难怪人家姑娘生气,要是抽他一顿能让心上人消气,他也甘愿。

    方行一边躲着鞭子,一边试图解释:“桃花姑娘,不是那样的,我是真的心悦你想要娶你”

    “你想娶本姑娘就得嫁吗你以为你是谁玉皇大帝还是如来佛你当街就轻薄姑娘,也真够不要脸的,还想肖想我你咋不上天呢”桃花的火气更胜了,鞭子一下一下地抽过去,任方行怎么躲闪,都稳稳地落在他身上。

    不大会儿,方行身上的衣裳就被抽得稀巴烂,手背脖子等露在外面的肌肤都是紫红的鞭痕。他身边的奴才吓得魂飞魄散,站在边上干着急,想上去拦着,却又不敢。因为他们主子为博佳人欢心不许他们插手,谁不听的直接撵庄子上去。他们主子的脾气就是这般乖张,谁敢触他逆鳞。

    方行身上火烧火燎般的疼,可他看着桃花的眼睛却越来越亮。美太美了桃花姑娘拿鞭子抽人的样子真是太美了脸儿绯红,水眸含怒,跟京中所有的姑娘都不一样,那样子美的让方行的心都酥了。别说只是抽了他几鞭子,就是拿刀捅他他都欢喜

    若是桃花知道他的心思,一定会十分懊恼,说不定还真就拿刀把他给捅了呢。

    方行她娘钱氏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她儿子衣衫褴褛抱头鼠窜,后面一个穿葱绿衣裳的姑娘拎着鞭子追着,那鞭子一下下落在她儿子的胳膊上后背上。她吓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住手,住手,一个个都是死的吗还不上去拦着”钱氏声音尖利地喊着,自己就朝着儿子身上扑了过去。她看到儿子身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鞭痕,又气又急又心疼,“我的儿呀,你不会跑吗你就这样任她抽你傻呀疼不疼疼不疼你快跟娘说句话呀”

    方行被她娘抓到了伤处,疼得倒吸凉气,脸上却笑嘻嘻地,“娘,没事,不疼她一个姑娘家家的能有多大的力气跟挠痒痒似的。”他怕他娘迁怒心上人,自然不敢说疼了。

    钱氏是气不打一处来,衣裳都抽烂了还能不疼她信她儿子才有鬼。当她不知道他的心思她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儿子一眼,转头怒视着桃花,“你是哪家的姑娘还有没有点规矩小小年纪心肠这么歹毒,哪家敢娶”

    早在钱氏到的时候桃花就住了手,本来转身想走的,现在一听钱氏说这个娶字,又把她的火气勾了起来。于是她把鞭子往腰里一插,掐着腰就怼了回去,“我是九王爷家的,我有没有规矩不劳夫人费心,自有我家主子担待着。”

    钱氏气得浑身颤抖,“原来你就是那个桃花本夫人看你不仅心肠歹毒,还是个狐媚子,你撺掇着我儿跟家里闹着非你不娶,你,你休想不过一个奴婢,居然心比天高想嫁入高门当主子,有本夫人在你别想进方家的大门。”

    方行听他娘说得难听,不由皱起了眉头,“娘,你怎么能这样说桃花姑娘呢她没有撺掇我,是我闹着要娶她的,跟她有什么关系”

    钱氏神情鄙夷,急急地道:“瞧瞧,瞧瞧,她把你打成什么样子了你还护着她,她这是给你灌了什么汤狐媚子,这么小就这么会勾人,哪是什么好东西儿呀,你赶紧醒醒吧。”她急切地瞧着儿子,希望他能看清她的真面目。

    这一口一个狐媚子,一口一个不是好东西的,桃花可不乐意了,“呸,你才是狐媚子呢,你才是好东西呢,哦不,能生出这样败坏姑娘家清白的混蛋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位大婶,你搞清楚了没有本姑娘跟你儿子都不认识,是他不要脸上跟着要娶我败坏我的名誉,我才不会嫁给他呢。”

    钱氏哪里相信,“不认识我儿为何就非你不娶了”这个小妖精肯定没说真话。

    桃花耸耸肩膀,“我怎么知道你儿子脑子有病呗”除了脑壳坏掉了谁能办出这样的糟心事哎,年轻轻轻就脑子有病,也怪可怜的桃花同情地瞥了方行一眼。

    “你才脑子有病呢”这话钱氏差点就脱口而出了,她抓住了桃花的话,不忿的看着儿子,“行儿,你也亲耳听到了吧她根本就不想嫁给你。”又转头看向桃花,确认道:“你真的没想嫁给我儿”神情中带着不信,她的儿子这般出色,怎么会有人不愿意嫁给他呢这个小妖精又耍什么手段难道是以退谋进她的脸色满是警惕。

    桃花冲天翻了个白眼,“就是天底下男人都死光了本姑娘也不会嫁给你儿子的。”桃花掷地有声,瞥了一眼钱氏那张令人讨厌的脸,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就凭着他有你这样的母亲,本姑娘是绝对不会嫁给他自找罪受的。”

    钱氏的脸一黑,难看地跟锅底的灰似的,哆嗦着嘴唇说不出一句话来。她以贵夫人自居,矜持高傲,哪里是桃花小姑娘的对手

    桃花哼了一声,不再看那母子,转身就准备离去。

    方行可急了,“桃花姑娘我,我是真的想娶你为妻,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恶婆婆的磋磨的。”抬脚就要追过来。

    钱氏眼前一黑,差点没闭过气去。恶婆婆这说的不就是她吗这个不要脸的小狐狸精到底给她儿子施了什么媚术“不许去,行儿你不许过去,你跟娘回去。”她死死抓住儿子的手不放。

    方行挣脱不开,只好眼睁睁的瞧着桃花扬长而去,急得大吼一声往地上一躺,吓得钱氏的魂儿都飞了,“行儿,你怎么了是不是被抽中要害了快来人啊,抬公子回府医治。”

    奴才纷纷涌上前来,抬着方行就往府里跑,丫鬟搀着钱氏上了轿,一行人匆匆跟在后面。轿子里钱氏咬着牙用万般恶毒的话咒骂着桃花,吓得丫鬟低垂着头大气不敢喘一下。

    京中的人都可兴奋了,哎呦喂,你知道吧贤妃娘娘娘家那个最受宠的小儿子被桃花姑娘给打了,用鞭子抽的,抽得浑身都是血道子,可吓人了。就是这样,那方家小公子都不改痴心,还闹着要娶她过门。你说这个叫桃花的姑娘是狐狸精变的吧可真会魅惑人瞧瞧这都把方公子迷成什么样子了。

    贤妃听了嫂子的哭诉,脸色阴沉地可怕。等钱氏一走,她就把手边的东西全砸了,“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一个丫鬟这般嚣张,仗的不就是九王爷的势吗明知道行儿是她的侄子,这不是给她没脸吗

    贤妃跟昭明帝哭诉,“圣上啊,求您给臣妾做主。不是臣妾背后告状,实在是,是”她声音一哽,眼泪就滑了下来,梨花带雨一般。

    昭明帝一惊,“爱妃这是怎么了是谁惹爱妃生气了快别哭了,哭得朕心都疼了。”

    昭明帝哄了半天,贤妃也见好就收,慢慢收了泪,才道:“是臣妾娘家那个不争气的侄子,非吵着要娶九王爷身边的桃花姑娘,惹恼了人家姑娘,被用鞭子抽了一顿,抽得浑身没有一处好皮,当夜就起了高烧,烧得直说胡话。臣妾这心里疼的呀”说着她的泪又落了下来。

    “还有这事”昭明帝眉梢一扬,“爱妃那个小侄子是叫方行是吧我恍惚听谁提过一嘴,说他在京兆尹当差他瞧中了小九身边的桃花倒是有眼光,少年慕艾这是好事呀,他既然喜欢你们也别拦着,就让他纳了便是。”他倒是没把贤妃说的娶当一回事,小九那个丫头再好,身份到底低了些,顶破天了也就是个良妾了,“桃花抽了方行又是怎么回事莫不是人家姑娘不愿意。”

    贤妃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可不是不愿意吗可你不愿意就不愿意呗,为何却出手把人抽成那样子臣妾那侄子也是个痴的,他心悦桃花姑娘,连躲都不躲一下,就任由着她抽,都去半条命了还心心念念惦记着。臣妾都快被他气死了。”

    昭明帝却哈哈大笑,打趣道:“呦,瞧不出爱妃这侄儿还是个痴情种”

    贤妃不依地嗔道:“圣上,臣妾都快急死了,您还笑话臣妾,您快帮臣妾拿个主意吧。”

    昭明帝又是哈哈一笑,心情很好的揽着贤妃的腰,“这有何难福喜,你去九王爷府上走一趟,瞧他可是得闲,若是得闲就请他进宫一趟。”他对着福喜公公吩咐。

    然后转过头继续哄着贤妃,“男欢女爱本就是你情我愿,人家姑娘不愿意就不愿意吧,强扭的瓜不甜,不过打人确实不该,回头小九来了,朕让他给你陪个不是。谁让你是朕的心肝呢谁让是他家丫头惹得事呢对吧啊哈哈”他的大手在贤妃腰上摸了一把,惹得贤妃娇羞着惊呼。

    贤妃娘娘心里一喜,却咬着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昭明帝见了便道:“爱妃想说什么”

    贤妃故作为难了一会才道:“圣上能不能帮着臣妾与九王爷说说情,臣妾那小侄子实在是心悦桃花姑娘,现在还伤着,臣妾实在舍不得让他伤心。除了正室的位子,份例比照正室,绝对不会亏待了桃花姑娘。”

    昭明帝沉吟了一会,没有立刻答应。贤妃仰着脸,扯着昭明帝的袖子晃了晃,那满心信任的眼神让昭明帝心情舒畅,“好,既然是爱妃所请,朕一定替你办了。”

    “臣妾谢主隆恩。”贤妃谢恩,垂下的眸子里飞过的闪过什么,只一瞬,便不见了。

    福喜带着口谕到穆府的时候,阿九依然在逗鸟,不过这一会逗的是凤凰。这小破鸟可霸道了,吃饱了就飞出去四处看风景,成日不见鸟影,却见不得阿九逗弄别的鸟儿。今儿它飞回来正瞧见阿九抚摸画眉鸟的羽毛,它就怒了,从空中一个俯冲飞下来,直接就啄上了画眉鸟的头,又啄又抓,要不是阿九拦着它都能把画眉鸟的毛啄秃。

    画眉鸟凄凄惨惨缩一边去了,凤凰用它那小黑豆般的眼睛轻蔑地瞅了它一眼,傲娇地飞到阿九手指上,脑袋乖顺地在他掌心蹭蹭了,啾啾啾啾地叫了两声,好似在哭诉阿九,“它能比得上我吗不许你喜新厌旧。”

    阿九哑然失笑,点着凤凰的秃脑袋,“你呀,怎么就养成这幅霸道的性子成天不着家,画眉儿是替你承欢膝下,你不领情倒罢了,瞧把画眉儿欺负的,这不对,得改,知道不”

    桃花在一旁笑嘻嘻地插画,“鸟随主人,公子,咱阿丑的性子是跟您一样一样的。”

    “胡说,公子我谦逊着呢,少污蔑我。”阿九啐了桃花一口。而凤凰却飞过去对着桃花就啄。

    阿九赶紧把凤凰捞回来,对着桃花嗔道:“你明知道凤凰听不得丑字,你撩它干什么”训过了桃花又训凤凰,“说你霸道你还蹬鼻子上脸了你个小没良心的,你吃的喝的不都你桃花姐姐给你准备翻脸就不认人了是吧”

    正絮絮叨叨着呢,福喜公公到了,阿九眉梢一扬,冷笑了一声,“呦,福喜公公这个大忙人怎么有空过来”

    福喜脸上挂着和善的笑,“九王爷说笑了,咱家就是个奴才,有什么好忙的,圣上那才是真的忙呢。这不,偶有空闲就使奴才来请九王爷进宫说话。”

    阿九斜了这个滑头的大太监一眼,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句,“福喜公公来得倒是挺快的。”桃花才把方行给打了,皇兄就请他进宫,所为何事不是一目了然吗

    福喜呵呵地笑着,“咱家打小就走路快,这虽说是老了,可多年的习惯使然,脚程比一般人仍是要快上一些的。”

    阿九斜了他一眼,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锦袍,“那就走吧。本王也有几日没见皇兄,正好去陪他说说话。”

    “公子。”桃花喊。

    阿九回头,见桃花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他嘴角一翘,笑了,温和道:“好生留在府里看家,不许和凤凰淘气。”

    桃花如何不明白公子进宫是为了何事八成是因为她把方行给抽了。是贤妃娘娘跟圣上告了状,圣上要问责公子了吗

    “公子,您带我一起进宫吧。”一人做事一人当,她做的事情不能让公子替她受罚。

    阿九斜睨了桃花一眼,“你去干什么乖乖在家等着公子回来。”

    桃花急了,嚷道:“公子,人是我抽的,贤妃娘娘若是要责罚都该由我担着。”她不要公子为她受委屈。

    阿九摆摆手,淡淡地道:“人是你抽的不错,可不是公子我让你抽的吗有我这前头顶着要你逞什么强想要问责你,得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这清冷的声音让桃花差点就哭了起来,而福喜则是心中一凛,心知九王爷这话八成是说给他听的,不由垂下了眼眸。九王爷连身边的一个丫鬟都护得这么着紧,看来贤妃娘娘的盘算要落空喽他要不要买贤妃娘娘一个人情给提个醒呢他悄悄抬头朝九王爷望去,正好对上九王爷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好似能看透人心底的想法似的,福喜又垂下头,不敢再有别的小心思了。

    进了宫门,走半道上阿九停住了脚步,皱着眉头道:“这不是去御书房和文德殿的路”

    福喜应答,“回九王爷,的确不是这是去贤妃娘娘宫殿的路,圣上在贤妃娘娘那里呢。”索性卖了阿九一个人情。

    阿九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胡闹,本王怎么能去宫妃的宫殿呢你去跟皇兄禀一声,本王去御书房等他了。”皇兄也是的,他都是成年男子了,能大刺刺地往后宫妃嫔宫殿跑吗避嫌不知道吗是嫌御史太清闲了吗

    “九王爷您看这”福喜面露为难,阿九已经拐上了另一条小路,“本王知道御书房怎么走,不能迷了路,你赶紧去禀报圣上吧。”

    福喜迟疑了一下,最后一跺脚去寻昭明帝了。

    昭明帝听了福喜的禀报,脸上带着笑容,“既然小九这么说那朕就回御书房吧。”一撇头对贤妃道:“爱妃也与朕一块去吧,你不是想跟小九提桃花的事情吗就一起走吧。”

    贤妃行礼,娇声道:“臣妾遵旨。”垂下的眸子里却闪过愤恨,她之前就想好了,在她的宫殿起,她跟九王爷提出要桃花,也好开口呀而且九王爷瞧在站在她的地盘上的份上怎么也得给她几分面子吧

    阿九没有进御书房,而是坐在偏殿里喝茶,莹白如玉的手端着茶杯,姿势优雅好看。

    昭明帝高大的身影一出现阿九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微笑着唤道:“皇兄。”那笑容真切而诚挚。

    对跟在昭明帝身旁的贤妃却是看也没看上一眼,待贤妃娘娘给他行礼,“九王爷”阿九才点头嗯了一声。贤妃娘娘只觉得脸有些红。

    “小九你又在府里捣鼓什么呢皇兄不请你就不进宫来瞧瞧皇兄是吧”昭明帝忍不住抱怨。

    阿九嘴角一抽提醒道:“皇兄,臣弟前几天才进宫陪您说过话。”

    “哦,是吗瞧皇兄这记性年岁大了,记性便不大好了,就是精力也不如以前了。”昭明帝打着哈哈,目光炯炯地看着阿九,“小九,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

    “皇兄,臣弟知道您日理万机,您找臣弟进宫是有何事”阿九赶忙截住昭明帝的话,心里很无奈地吐糟,皇兄也真是的,时刻不忘拉他回来做苦力,无论在说什么,两句话过后一准提起这事。他都拒绝不下十回了,皇兄仍是不死心,阿九表示他也好无奈呀

    昭明帝瞧见阿九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噎,他深吸一口气,装作没有刚才那事发生,“哦,是这样的,贤妃的娘家侄子不是瞧上你身边的桃花了吗怎么反倒被桃花给抽了一顿,皇兄就想问问有没有这回事,是怎么一回事”

    阿九脸上的笑容就淡了,瞥了贤妃一眼,淡淡地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前儿桃花是拿鞭子抽了个叫方行的小子。是臣弟我让她抽的,怎么了”

    对上皇弟黑漆漆的星眸,昭明帝满腹的话说不出来了,只干笑两声道:“小九啊,好好的怎么就拿鞭子抽人呢这就不大对了。”小九这是明摆着要护着身边的丫头了,他这个做皇兄的能怎样总不能真为了贤妃的侄子让小九不高兴吧亲疏远近他分得很清楚。

    只是之前他又应承过贤妃了,所以问还是得问问的。

    阿九的脸冷了,“抽他那自然是因为他欠抽呗”

    一向自诩聪明谨慎的贤妃娘娘忍不住了,“九王爷,臣妾那侄儿虽说鲁莽了些,可他也是少年心性知慕少艾。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怎么就打人呢”

    “是呀,贤妃娘娘这话问得太好了。”阿九拊掌,“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怎么就闹得满城风雨呢皇兄,臣弟问过桃花了,她与贤妃娘娘的侄子就见过一面,也仅说过一句话,要不是这次的事情,她恐怕连贤妃娘娘侄子长什么样都记不住。可怎么全京城的人忽然就都说臣弟家桃花是狐媚子,是小妖精,有心计会勾人了呢”

    “贤妃娘娘刚才说少年心性,知慕少艾,你侄儿方行慕他的少艾,凭什么把本王家桃花扯进来方行是男子,外人顶多说句少年风流,不耽误他娶妻生子。可桃花呢她平白落了这样的名声还嫁得出去吗要本王说,抽他一顿都是轻的。”

    阿九一想起来时桃花脸上的不安忐忑,他的心就好似被针扎了一下,九年,他养了九年的小丫头,自己都没舍得责骂一句呢。他弄死方行的心都有了,就是看贤妃的眼神也不善起来。

    昭明帝一听,有道理呀“嗯,不错,小九说得对,贤妃呀,这事确实是你侄儿做得不地道,人家姑娘气急之下抽他几鞭子倒也情有可原。”

    贤妃一听急了,“圣上,若是那个桃花没有引人误会的举止,臣妾的侄儿又不是乡下没有见识的憨小子,为何就闹着非卿不娶呢”她一点也不信那个桃花是无辜的,俗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没缝的蛋,一个巴掌拍不响。

    “你放屁”阿九虎着脸照着桌子就拍了一下,因为生气,所以手底下也没留力,那桌子顿时就散了架肢解得七零八落。“为何他好色呗,瞧见本王家的丫头生得漂亮起了歹念呗。”

    昭明帝和贤妃都吓了一跳,尤其是贤妃,那眼眶霎时就红了,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圣上九王爷他”她生性清高,半辈子都是阳春白雪,哪里听过这般低俗市井的骂人话羞愤地手都颤抖了。

    昭明帝的脸也有些挂不住,觉得阿九过了分。怎么说贤妃也是他的女人,阿九斥骂她不就是下他这个皇兄的面子吗遂他的脸沉了下来,“小九,不得无礼,瞧你把贤妃气的,还不快与她赔个不是”他虽生气却也还向着阿九,心里想着让阿九给贤妃赔个不是,这事就算过去了。

    赔不是让他堂堂睿亲王给个小老婆赔不是皇兄还真敢想。阿九真想冲昭明帝翻个大白眼。可阿九瞧见他皇兄不停地对他使眼色,心里的气便又消了一些。

    算了,瞧在皇兄的面子上就不与她一般见识了,“好了,是本王失言了,贤妃娘娘快别伤心了。”顿了一下他又道:“贤妃你要是不暗示桃花使手段勾引你侄子,本王也不能失言。罢了,都冷静些吧,还是想想怎么把这事解决了吧。”

    昭明帝头一个站出来当和事佬,“小九说的对,贤妃啊,你有何想法,或者说方家是个什么意思”那眼神瞟过去,意思可明显了:贤妃呀,朕可是偏心你的,有什么要求赶紧提。

    贤妃娘娘露出感激的神情,想了想道:“臣妾那侄儿是个执拗的,长这么大也没受什么委屈,臣妾左右思量,行儿既然如此心悦桃花姑娘,臣妾也不忍他求而不得,只好出面请九王爷割爱”

    话还没说完就被阿九打断了,“贤妃是什么意思”割爱又不是东西,如何割爱难道是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阿九的整张脸都冷了下来。

    “九王爷身边的人自然是伶俐的,只是身份到底太低,臣妾这里能给予的最高身份也就是贵妾了,不过九王爷放心,行儿和府里是不会亏待她的。”贤妃笑着解释。

    只听砰的一声,阿九便把手边的茶杯摔在了地上,那声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贤妃更是惊叫一声躲到昭明帝的身后。

    “小九”回过神来的昭明帝怒喝,“你是不是要把皇兄也抽一顿呀”这个小九,脾气也太坏了,说骂人就骂人,说摔东西就摔东西,这还是在御书房里,把他这个皇兄置于何地

    “妾,贵妾”阿九阴沉的目光射向贤妃,声音如那寒冬里的冰渣。“贤妃娘娘,你的脸可真大,居然敢让本王的桃花做妾本王的脸是那么好打的吗扇起来很舒服吗”

    贤妃被阿九森然的目光扫过,只觉得心头发寒,整个人都蒙蒙的,半天才回过神来,嘤嘤哭起来,“圣上呀,臣妾没有这个意思。”她自个都不明白了,不就是跟九王爷要个丫头吗怎么就成了打脸了

    “那皇兄呢是不是要治臣弟的罪了是流放还是砍头呀”阿九挑着眉迎上昭明帝的目光,桃花不安的脸又浮上心头,心中有一股邪火一个劲地往外钻,他的桃花小姑娘,居然有人敢让他的小姑娘与人做妾,呵呵,真想把他们都弄死算了。

    “是个人都能欺到本王头上了吗这皇家果然是不该回的。”阿九勾起的嘴角无比讽刺而又凄凉。

    昭明帝满腹的怒火一下子就散得干干净净,“小九”他暗哑着声音喊道。

    阿九却神情冰冷地别开视线,昭明帝的眼底闪过一抹痛色,有些事实并不是他不去碰触就不存在的。小九没想过要回皇家吧,不然他都到了京城那么久,面圣了好几回都没漏一点口风,他是不愿意回来的吧。

    一想到这里,昭明帝的心就钝钝地疼,“好了,贤妃,这事就到此为止,强扭的瓜不甜,人家姑娘不愿,就让你侄儿另寻佳妇吧。不许再提做妾的话。小九”他巴巴的望向阿九,目光复杂。

    阿九却看向贤妃娘娘,“警告你娘家那臭小子,不许打本王桃花的主意,贵妾,哈哈,本王的桃花就是皇子都嫁得,还是说你那侄儿比皇子还要高贵”他本来还想瞧瞧那个方行的,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本人再好也耐不住身边的人糟心。

    “皇兄,京城若没有小九的立足之地,小九还是可以回山上的。”阿九扔下这一句话就朝外走去。

    昭明帝的瞳孔猛缩一下,心里没来由地发慌,好似有什么东西就要失去了一样,“小九。”他大喊一声,“皇兄下次不会了。”他艰难的说出这一句话,十多年独揽乾坤养成了他强势的性子,能说出这样一句话,实属难得了。

    阿九顿住脚步,回头,目光平静,“皇兄忙着吧,臣弟去慈恩宫陪陪母后。”

    “好,小九你快去吧。”昭明帝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

    ------题外话------

    谢谢陶大桃的钻石

    再来一天万更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