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02章 宁非离开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宁非的眼睛眨巴一下,恍然大悟,“爹,瞧您平日对儿子都非打即骂的,真没想到您这般舍不得儿子呀!爹呀,儿子好感动!”带着孺慕的小眼神就靠了过去。紫you阁 wziyou

    徐其昌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口是心非地道:“谁说我舍不得你了?成日就会气我,你说你这都惹了多少祸了?老子巴不得你赶紧滚蛋呢!”

    说起宁非惹的祸,徐其昌是又烦心又自豪。他这个儿子在京城满打满算也就呆了三个月,却迅速成长为京中一霸,各家各府的公子少爷就没有没挨过他揍的,这货仗着武艺好,又蔫坏蔫坏的,纠着一帮子武将家的子弟,简直是打遍京城无敌手。偏很多人挨了揍却还巴巴往他身边凑。

    打了小的,自然惊动老的。这不,找他告状的能从大将军府门口排到皇宫。徐其昌是又生气又自豪,气的是他每天已经很忙了,儿子还不能给他省点心。自豪的是满京城谁家的儿子都比不上他的儿子,胆大心细手狠够霸气,是个能担大事的料子。徐其昌虽对着人说着抱歉的话,其实心里可高兴了,那感觉酸爽极了。

    宁非小声嘀咕,“您不是乐在其中吗?”当他不知道他其实很开心吗?有一回他甚至还偷听到他与府上的幕僚嘀咕,说什么把人打了总比别人把他打了强!那护短的样,哎呦,宁非可喜欢了。所以宁非对他爹的心思摸得透透的。

    “你个小兔崽子说什么?”徐其昌把眼睛一瞪,“回到漠北稳重点,别和在京城似的胡闹,好生守着漠北,别给你老子丢脸。”他沉着脸训话。那口是心非的样子让宁氏直撇嘴,明明就是舍不得儿子,却还装出严父的样子给谁看?

    宁非嬉皮笑脸着,“爹,您就放心吧!儿子肯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会给您丢脸的。”

    徐其昌就瞧不上他儿子这副翘尾巴的样子,呵斥道:“站好了,跟没骨头似的,像什么样子。”

    一脚就踢了过去,宁非敏捷地朝一旁跳去,瞬间便跑出老远,“娘,您看爹!”他不满地告状。

    宁氏可心疼了,把儿子护在身后,瞪向徐其昌,“大将军这是做什么?我儿又哪里惹到你了?你这般瞧我们娘俩不顺眼,妾身干脆跟儿子一起去漠北算了。”

    徐其昌可尴尬了,他哪里是要教训儿子,不过这臭小子总惹他生气罢了,却又拉不下脸来说软和的话,“哼,慈母多败儿,你就惯着他吧。”望向宁非的目光里多了两把小刀子。

    宁氏生气了,“我就乐意惯着他,我自个的儿子不惯着他惯谁?儿子这一去,我就是想惯着他也找不到人了呀!”宁氏说着悲从心来,声音哽噎了。

    徐其昌见宁氏伤心,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不自然地道:“我这不也没说什么吗?都是你臭小子,惹得你娘伤心。”看向儿子却是又换了一副面孔。

    宁非笑嘻嘻的,毫不客气地揭短,“爹,您可别冤枉儿子,明明是您惹娘不高兴的。”气得徐其昌的手又扬了起来。

    本以为宁非会躲,没想到他反凑了上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爹呀,儿子要走了,不能在您跟前尽孝了。您在京中要多保重,别喝那么多的酒,别点灯熬夜,事情永远都做不完,您也多休息休息,多陪陪我娘。”砰砰砰就是三个响头。

    徐其昌满腹的话噎在了喉间,只觉得眼眶热热的,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我儿,起来!”这是他徐其昌的儿子呀,十九岁的镇北将军!

    宁非笑着爬起来,对着宁氏也磕了三个响头,“娘,您好好的,儿子走了!”

    从儿子回来那天就做好了他走的准备,可这一刻真的到了时宁氏仍忍不住哭成了泪人,她倒在丫鬟身上,泣不成声,“我儿呀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大将军您多送送儿子!”

    宁非昂着头不敢回头,他迈着大步坚定地朝外而去,咬紧牙关,悄然拭去眼角沁出的泪。

    大将军府另一边院子徐令扬背着他自个收拾的包袱出了门,身后的小厮跟在后头追,“三公子您这是要去哪里?包袱挺沉的,还是奴才背着吧。”

    徐令扬一把把人推开,不耐烦地道:“都不许跟着,小爷我要跟着大哥去漠北建功立业,你们要是不愿调走就留在院子等小爷回来。”

    小厮们大惊失色,“三公子您可不能走,您走了大将军和姨娘会打死奴才的。”伸手就要来拦,被徐令扬踹开,“小爷自会跟爹说,至于姨娘,哼,她还管不着。”她又不是他的亲姨娘,有什么资格管他?

    徐令扬早就想好了,他都十四了,打小就被往歪了养的,到现在除了吃喝玩乐他是一事无成。他在读书上头确实没什么天分,再读下去也没什么结果,科举这条路子是走不通了,还不如换条路子走武职,说不准还能顺当一些。大哥不是要回漠北吗?那他就跟大哥去漠北历练吧。

    为什么不留在京城呢?跟着他爹历练不是更好些吗?徐令扬也想过这个,可他不想再留在京城了,刘姨娘总是来找他,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无声地控诉着他,好似他多不孝似的,这让他很无措。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他爹身边已经带着二哥了,姨娘不就是害怕他跟二哥争的吗?他心里可膈应了,他爹又那么严厉,有二哥在一旁比着,还不得天天骂他?

    所以他还是跟大哥走吧,大哥脾气好,他就是有什么做不好的也不会动辄打骂他。

    徐令扬谋划已久,怎么会听小厮的劝说呢?小厮们一见拦不住,立刻就有人去禀报刘姨娘了。

    刘姨娘心急火燎赶过来,刚好看到徐令扬出了院门,身后背着个大包袱,她扯着手中的帕子,尖着嗓子喊:“扬儿,你这是要去哪里?你要去漠北?不许去,我绝对不允许你去!”想到这个小儿子就要飞出她的手心里,刘姨娘又气又急。

    徐令扬一听这话恼了,嚷道:“你凭什么不让我去?凭什么不让我去?我爹才有资格管我!”一边推开奴才就往大门上跑,身后刘姨娘和一众奴才们跟着追。

    徐令扬跑到大门上时,宁非和徐其昌刚出了府门,徐令扬喜出望外,大喊:“大哥,大哥等等我,我要跟你一起去漠北。”

    宁非转头,诧异地看着飞奔而来的三弟,又看了看脸都黑了的爹,这是闹得哪一出?

    “大哥,我要跟你去漠北,我要像你一样建功立业给爹长脸,你把带走吧。”徐令扬气喘吁吁地跑到宁非跟前急急地道。

    宁非看了一眼他们爹,然后笑着对徐令扬道:“三弟怎么想起要跟我去漠北呢?你不是正读着书吗?”虽然听说小三书读得不咋地,但看他爹的意思是没想让他也走武职。毕竟家里已经有父子三人在军中了。

    徐其昌已经皱起了眉头,“胡闹!哪个给你出的主意怂恿地你?”他这个三儿子最是草包无能,以他的脑子哪能想到要去漠北?肯定是身边哪个淘气的给他出的主意。这个臭小子前些日子还说要好生读书考功名,这才几天就忘脑勺后去了?他以为漠北是好玩的地方吗?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徐令扬被他爹瞪得脖子一缩,随即想到了什么,梗着脖子道:“没有人怂恿我,是我自己的主意,爹呀,儿子实在不是读书的材料,再读多少年也考不中秀才,爹呀,您就让儿子跟大哥去吧,咱家都是武将,就没有文臣的命,再说了,大哥都去得,为什么我去不得。”

    徐其昌听了他前面的话倒觉得还在理,可听了他后面的这一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跟你大哥能比吗?你大哥才十九就是一方守将了,你今年也十四了,你跟老子说说你做过一件正事了吗?战场上刀剑无眼,都你能去的吗?”

    “对对,大将军说的对!扬儿呀,战场上动刀动枪的,多吓人,咱可不能去。”刘姨娘追过来了,正好听到徐其昌的这句话,眼睛一亮忙不迭地附和。

    徐令扬的脸上却露出悲愤,“我为什么不能去?我就是要去,我才不留在京城当废物,我不是纨绔,不是草包。大哥,你快把我带走吧!”他神情激动地拽住宁非的袖子。

    “扬儿!”刘姨娘凄厉地喊着,手中帕子揪紧,一脸的不敢置信,“扬儿,你不要姨娘了吗?大将军,您不能让他去呀!”

    徐其昌看了看情绪异常激动的三儿子,又看了一眼刘姨娘,若有所思。

    宁非也扬了扬眉梢,亲切地看向徐令扬,“三弟,只要爹同意,大哥自然是愿意带着你的,咱们是兄弟,你来了漠北也能给我帮帮忙。”

    徐令扬拽住他的袖子不放,任性地道:“我不管,爹不同意我也要去,大不了我自个偷着去,反正你也不能关我一辈子,你就是把我的腿打断,爬我也要爬过去。”

    这决定可真大!宁非看向他们爹。

    徐其昌没好气地道:“看什么看?墨迹什么?再不走就要误了时辰了。”

    迁怒,这纯属是迁怒!宁非心中撇了撇嘴,看在他爹实在气得不轻的份上就不与他一般见识了,“那他呢?”宁非推了一下挂在胳膊上的拖油瓶。

    徐其昌的火气立刻又上来了,阴沉地看了一眼殷殷张望的刘姨娘,吼道:“还能怎么办?带走!他不是要去漠北建功立业给我长脸吗?让他去,这一路不许他坐车,让他骑马!”

    “赶紧的,爹同意你去了,你要带什么行李快让小厮帮你收拾。”宁非晃了晃胳膊上的拖油瓶。

    徐令扬先是一蒙,随即狂喜,爹同意了!爹同意他跟大哥去漠北了!太好了!他乐得一蹦三尺高,“不用收拾,我全都带着呢。”他得意地抖了抖背上的大包袱,“穷家富路,我把所有的月银全都带着了。”

    那傻样让人不忍直视,偏他还露着一口大白牙跟他爹表决心,“爹,您放心,儿子肯定不会给您丢脸,不就是骑马吗?小菜一碟,儿子一口气骑到漠北。”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徐虎,你跟着三公子去漠北,路上看好了他,让他全程都骑马。”徐其昌的语气森然。

    这天真大娃!宁非扶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向他傻白甜的三弟投去同情的目光。从京城到漠北,骑马一般的速度也得走上半个多月,像他这样骑惯了马的都吃不消,更何况三弟这个才学会骑马的白斩鸡。大腿被磨烂的滋味可不好受,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啊!

    徐令扬是得偿所愿,刘姨娘可傻眼了,看着转身离去的几人,刘姨娘急了,“将军,大将军,您怎么能让扬儿去漠北的,刀剑无眼——”

    “你闭嘴!”话还未说完就被徐其昌喝止了,“本将军的决定是你一个姨娘能质疑的吗?老子的儿子,老子想怎么管就怎么管,想让他去哪就让他去哪。刘姨娘,记住你的身份。”

    刘姨娘顿时脸色煞白,呆若木鸡,整个人就像抽去了脊梁。

    徐令扬崇拜地望着他爹,而宁非则回头看了一眼,心道:这里头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城外,从西山大营挑出来的一千精兵已经等在那里了,宁非与前来送行的族人,亲戚朋友兄弟好友们一一话别,告别的话都已经说了两遍了,他盼望着的阿九仍是没到。他不时地朝着出城的方向张望,心急如焚。

    大伙都知道年轻的镇北将军在等谁,所以都耐着性子陪他等着,无一人催促。不过这却不妨碍他们心中腹诽:程仪都已经到了,怎么人还没露面呢?

    是的,阿九给宁非是送了程仪的,也是五大车东西,全用油毡布盖起来,也瞧不到是什么东西。这五车东西跟宁氏的五车还不同,车子明显要大,一瞧就知道是专门定做的。

    宁非倒不关心阿九送不送程仪,他只关心阿九怎么还没到,再过半个时辰他就是不想走也得走了。

    “来了,来了。”正当宁非心烦意乱的时候猛地听到人群中有人喊起来,宁非猛地望去,只见他们之前走过的路上一辆驴车就飞奔而来。

    “阿九!”宁非一喜,翻身上马就迎了过去,徐其昌的嘴张了张,到底没有把他喊住。

    桃花轻轻抽了阿宝一鞭子,“阿宝,跑快点,今儿辛苦你了,回府给你加餐。”然后冲着阿九抱怨,“公子,都怪您,非要去折柳,您瞧,晚了吧。”没有柳枝就不能送别了吗?真搞不懂这些读书人。

    “阿九你来送我了呀!哎,我都等你好久了。”宁非眉开眼笑着,“你人来就行了,怎么还送这么多东西,让你破费了,多不好意思呀!”

    阿九嗤笑一声,“你若嫌不好意思,一会我再拉走。”他送他东西还少吗?就瞧不上他假模假式的样子。

    “别呀!我也就这么一说,送都送了怎么好再让你拉回去,多费劲呀!你送我的东西我还能不要吗?咱俩谁跟谁?是吧阿九?”

    阿九翻了个白眼,对宁非的厚脸皮已经习以为常了。

    “阿九,我走了哈,你在京里好好的,没事就去宫里陪陪太后娘娘和圣上,要是有不长眼的妄图欺负到你头上,你也不用客气,往死里揍,回头咱给你撑腰。”

    “阿九,那什么诗会啦文会啦的少去,你自个就是状元,他们哪个比得上你?你过去了他们有压力。还不如多敲敲木鱼念念经,这个修身养性。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那些人不结交也罢。”

    “哦,对了,那个文二爷,阿九你不用担心,我把他家仨儿子全领走了,他不敢再惹你不高兴。”

    “阿九,这一走我得有好几个月见不到你,别忘了给我写信,十天写一封,啊不,还是三天吧!至少写上百八十句话,便三言两语就把我打发了。要是不耐烦写字就口述让桃花代笔。”

    “阿九,你等着我啊,等漠北那边的事上了正轨,我就上折子回来看你,顺便述个职。”

    “阿九,这还没走我就开始想你,小三都哭着喊着跟我去了漠北,要不你也去吧!咱们去关外打猎杀马贼,待来年春暖花开我再送你回来。”

    ——

    宁非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说的阿九心里一点都不好受,这个坏家伙,何时学会的这般煽情?这个臭文盲什么时候学会使用排比句了?这些话怎么净朝人心窝子上砸呢?

    徐其昌又着急又嫉妒,臭小子三句话把他这个爹打发了,跟九王爷哪来这么多的话说?磨磨蹭蹭,婆婆妈妈,一点都不爷们!眼瞅着就到吉时了,再不起程可就耽误了。于是他轻咳一声提醒,可是任他把喉咙咳破那边仍无动于衷。

    等得急躁的还有桃花,她的白眼已经翻了无数个了,她可不像徐其昌那么委婉,把鞭子往腰上一插就走过来了。

    桃花抱起困在驴车后头的一捆柳枝扔到宁非怀里,“喏,给你,公子送你的,跑了好多地方才折到。”就是去折柳了,才来得这么晚的。她说折个三两枝是个意思就成呗,公子不同意,非说多折些送着才好看,最后折了一大捆,这下可够好看够分量了。

    宁非有些发蒙,朋友离别折柳相送的习俗他是知道的,可是送一捆柳枝这是什么鬼?

    阿九眼神闪烁,脸上有些不自然,“一不小心折多了点,你拿两枝应应景好了,剩下的仍扔车上吧。”艾玛,这是他做得蠢事吗?真是太丢人了!

    宁非受宠若惊,抱紧柳枝,“不用,不用,我就喜欢多的,阿九就是大气。”他躲开桃花的手,傻笑,柳同留,阿九这是多舍不得他?

    桃花哼了一声,吐槽道:“是呀,回头路上柳枝干了还能当柴烧。”

    宁非本来还想再交代阿九几句的,他爹实在看不下去了,在他的催促下宁非这才恋恋不舍地起程,他骑在马上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天际。

    徐其昌回到府里就去了芙蓉院,刘姨娘一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大将军您回来了,扬儿他——”

    她不提徐令扬还好,她一提起徐令扬,徐其昌的脸就沉了下来,他打量了一眼有些局促不安的刘姨娘,勾起了嘴角,“刘氏,小三走了,终于不碍你的眼了,你是不是很高兴很得意呢?”

    刘姨娘手中的帕子猛地一紧,“大将军说的这是什么话?扬儿这一走,我这个做姨娘的心里呀跟被刀割似的,大将军,扬儿打小也没学过什么武艺,这去了漠北连个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多危险!您怎么就同意他跟大公子走了呢?”她说着顺势就把帕子盖到脸上去了,伤心欲绝的模样。

    徐其昌却冷眼瞧着,“你不是说小三不是你亲生的吗?他走了你不是该松了一口气欢喜的吗?现在做出这副样子给谁看?”

    “你从什么时候知道小三不是你亲子的呢?所以你宠着他纵着他娇养着他,这些还不够,还指使他身边的奴才勾着他玩乐学坏。你终于把他养成了你想要的样子,刘氏,你这份心计可真不简单呀!”徐其昌拍着手鼓掌。

    “大将军,不是,您误会我的,我没有,扬儿他——”刘姨娘急急地分辩着,心中惊慌不已。

    大将军知道了!大将军怎么会知道?扬儿?不,扬儿不会说的,她养大的孩子她了解,扬儿最是心软孝顺她了,是绝对不会把事情往外说的。

    徐其昌一步一步逼近刘姨娘,“只是谁告诉你小三不是你亲子的呢?只因为本将军抱着他出去了一趟你就以为孩子被调换了?蠢货,蠢货啊!”

    刘姨娘如被雷击,大将军的话是什么意思?扬儿,扬儿?她身子一晃差点摔倒,抬起头目光死死地盯着徐其昌,“大将军的意思是,扬儿是我的孩子?他没有被调换?不,这不可能,那时您不是在胭脂胡同养了个外室吗?”她怀着孩子的时候那个女人也有了身孕,算一算跟她差不多的日子。

    她还曾偷偷地去看过,一共去了三次,有一次正好看到大将军进了那个院子。

    她生产的时候,大将军没在府里,她身边的奴才嚷嚷着去寻他,可是她心里却知道他回不来了,因为那个女人也发动了。

    胎儿养得大了些,再加上孕期心情忧虑,她难产了,挣命把孩子生下来她就晕过去了,晕过去之前她似乎听到了稳婆的惊呼,说孩子有些不好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却没有孩子,她贴身的丫鬟告诉她孩子被大将军抱去找太医诊治了。孩子是第三天才被送回来的,已经能吃奶了,身上的衣裳和襁褓都换过了。

    疑心便是这样种下的,她明明听到稳婆说孩子在娘胎里憋得时间长了,有些不大好,可被大将军抱回来的这个孩子却能吃能睡,小脸可红润了。越养她越觉得这个孩子不像她,眼睛眉毛鼻子嘴巴没一处像她的,她心中越发笃定这个孩子恐怕真不是她的。

    徐其昌眼神一厉,“你果然知道!可是你这个蠢货知道有句话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吗?外室?哼,你还真敢想!她不过是我身边一个副将的遗孀,副将战死沙场,留下新婚的妻子和肚子里的遗腹子,副将是孤儿,没有族人亲朋,我这个做主帅的自然要帮着照顾。”

    “不过我还真打过你肚子的主意,你们产期相近,我就想着把那孩子抱回来跟我的孩子当做双胎来养,给那孩子一个好的出身,也算是不负副将相托了。可惜那个女人是个没福气的,没熬过生产那一关,一尸两命,大人孩子全都没了。我的盘算自然不了了之了。”

    刘姨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整个人都抖了起来,扬儿是她亲生的!那她这么多年对小儿子所做的一些又算什么呢?她算计来算计去却是把自己算进去了。

    刘姨娘跌坐在地上疯笑起来,“扬儿,我的儿子!三呀,你快回来吧!姨娘真是你亲娘呀!”笑过了又哭,那眼泪满脸都是,打湿衣襟。

    徐其昌居高临下看着刘姨娘,脸上是浓浓的讥诮,“既然你不想要这个儿子那正好,他跟着你也长不成什么好样子,他自己愿意去漠北,说不准宁非能把他教出来。但无论他有没有出息,你都不许再靠近他,他有我这个亲生父亲就足够了,至于生母,不要也罢。”

    徐其昌本来是没想答应三儿子去漠北的,可他看到刘姨娘的时候,就改变了主意,他要把小三跟刘姨娘完全割裂开来,这个儿子他不准备再还给刘姨娘了。

    “至于你,就老实呆着院子里吧,这下半年就别出来了。”徐其昌冷冷地说着对刘姨娘的惩罚,“知道以后该怎么做吗?要是不知道就想想令宽,想想采薇,你还有这一儿一女呢。”

    平静无波的语调却让刘姨娘遍身生寒,才猛地想起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心狠手辣,她相信她若是不能让他满意,那下一步他就会安排她病逝了吧?

    刘姨娘又惊又惧,心中无限悲凉!儿子,儿子,她的小儿子没了,没了!

    刘姨娘哭她的小儿子没了,文二爷夫妇也在家里哭儿子呢。

    打昨天起文夫人的眼泪就没干过,昨天傍晚,一队如狼似虎的兵士冲进府里,直接就把她的三个躺在床上养腿伤的儿子架走了,那个领头的小将把这么长的刀往桌子上一扎,桀骜地跟他们说,“令公子我们带走了,我们将军这是抬举你们呢,不用感谢。”后来也不知他拉着老爷说了些什么,老爷就拦着她让他们走了。

    “老爷,他们这是把咱们儿子弄到哪里去了?”这话文夫人从昨晚上就开始问了,都不知问了多少遍了,可文二爷就是闭口不说。

    文二爷瞪了夫人一眼,“妇道人家问这么多干什么?”

    文夫人抹着泪,怒道:“那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就不能问问了,你不心疼他们我还心疼呢。都是你这个老东西,成日在外头得罪人,看看,报应来了吧?闺女没了,儿子也没了,你让我怎么活呀!”她这一辈子就生了这四个孩子,现在一个都没了,“可怜因为你这个当爹的他们被人打断了腿,现在干脆连性命都没了!你这个天杀的,你还我闺女,还我儿子呀!”

    闺女儿子都没了,文夫人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直接对着文二爷撕打起来,还上了爪子。

    “你,你这个泼妇!住手,我让你住手听到了吗?”文二爷脸上被抓了一下,火辣辣地疼。他又恼又怒,想把夫人止住,可此刻的文夫人犹如那失了崽子的母老虎,文二爷挨了好几下也没能把她制住。

    文二爷心中对夫人到底怀着愧疚,是以也不敢下狠手,被夫人抓急了,只好道:“你这婆娘怎么越来越泼了呢?什么死呀活呀的,儿子好好的呢。”

    文夫人抓着文二爷胳膊的手更紧了,急切地问:“老爷,儿子在哪里?”

    “嘶,你轻点!”文二爷没好气地推开夫人,眼神闪了闪,压低声音道:“我跟你说,这事你知道就行了,可不许往外说,不然,你想想咱儿子!”

    文夫人心中一凛,忙不迭地点头,“事关咱们儿子我能不知道谨慎吗?老爷快说,咱们儿子到底被带哪去了?”

    文二爷顿了一下才道:“知道昨儿来的那些是什么人吗?是镇北将军的人。”

    文夫人惊呼,“镇北将军?徐大将军从外头找回来的嫡长子?咱家可没有得罪他呀!老爷,是不是你在外头惹的祸事?”不得不说文夫人十分了解她的夫君。

    文二爷的脸上闪过恼怒,“你还想不想知道了?瞎嚷嚷什么?”

    “老爷你说。”文夫人捂住嘴,催促着。

    文二爷运了运气,虎着脸道:“这不还是咱闺女的事吗?镇北将军这是给九王爷张目,他今日离京,我估摸着咱儿子应该是被他带漠北去了。”

    文夫人一听,脸都吓白了,“漠北?那里可是苦寒之地呀,千里迢迢的,儿子们还受着伤,这路上——”要是出点岔子让她怎么活呀?

    “老爷,咱们快追,咱求求镇北将军,放过咱儿子吧。有什么罪责就让我这个当娘的来担了吧。”文夫人一手捂着心口,一手去拽夫君。

    文二爷甩开她的手,斥责道:“胡闹,你跟着添什么乱?昨日那位小将说了不会把咱儿子怎么样的,只要咱们在京中安安生生的,儿子们就有活路,不仅会请大夫给看腿,到了漠北还会给安排差事,说不定也能搏个前程,到时给你挣个凤冠霞帔。”

    文夫人却不为所动,能搏个前程固然好,但前程是那么好搏的吗?战场上刀剑无眼,是得用命去搏的呀!“老爷,我不要什么凤冠霞帔,我就要我的儿子。”

    “现在不定都在百里之外了,镇北将军弄走的人,是你说要就能要的吗?你个蠢婆娘可别犯糊涂,回头惹恼了镇北将军,还不得拿儿子们出气?”文二爷眼睛瞪得老大,“战场上危险?京城就不危险了吗?吃个饭还有噎死的呢。我仔细思量过了,现在也只能狠下心思了,说不定儿子们争气,还真能恢复祖上的尊荣。”

    昨日那小将的话还真搔到了他的痒处,“文二爷是个聪明人,别只觉得你的儿子是人质,你反过来想一想,这何尝不是主子对你文府的抬举?遥想当年,武国公是多么绝艳耀眼的人物,武国公府文家是多么鼎盛煊赫,你文二爷也算是个硬气的,就忍心看着文家沦落到泥地里人人都敢踩一脚吗?就没想着重振武国公府的威风?你这三个儿子,只要给个机会,我们主子再托上一把,不定哪一个就起来呢。”

    文二爷十分心动,是呀,能昂首挺胸地活着谁愿意卑躬屈膝?他就是不愿意卑躬屈膝当孙子,才不得不豁出命去与人耍狠耍横。要是能恢复文家当年的盛况,哪怕有一线希望他也愿意去搏一搏的。

    于是文二爷压住眼底的暗潮,嘶哑着声音道:“好,干了,你可以放心,我文锦鹏人虽混,却向来说话算数,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见夫君真的火了,文夫人便呐呐不敢言了。心中虽然依旧担忧,但好歹知道了下落,知道她的三个儿子暂时还是安全着的。

    霸王似的镇北将军离京了,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文二爷也消停了,众人只觉得京中霎时安静了下来。

    但安静了没有几天,平静的京城又起了惊雷。贤妃娘娘的娘家小侄子方行跑宫里跟他姑母说他有喜欢的姑娘了,想要娶媳妇了。

    贤妃娘娘一听很高兴,因为方家只有这一个小侄子留在京城,她娘家嫂子就想早早为他娶个媳妇,可她这个小侄子玩心甚重,死活都不愿意,硬生生地搅黄了三门上好的亲事,弄得连官媒都不敢登方家的大门了。

    现在方行主动要求娶媳妇,贤妃娘娘能不高兴吗?简直都要念阿弥陀佛了。便很好奇侄子这是瞧中了哪家的姑娘了。

    一问,方行嘴巴都咧到两耳了,“姑母,我要娶桃花,桃花可厉害了,别看她个头小小的,力气可大了,一把抓住我的腰带就把我举起来了。她还会耍鞭子,眼花缭乱的,可好看了。”

    方行眉飞色舞地比划着,贤妃娘娘脸上的笑容却淡了,桃花?她可不记得京中哪家小姐叫这么艳俗的名字,倒是九王爷身边有个丫头叫这个名字。而且姑娘家家的,会耍鞭子,还和男人动起手,还有一点规矩吗?这样的姑娘如何能娶进门呢?

    于是,贤妃娘娘淡淡地问:“你说的这个桃花是哪家的嫡女呀?”她侄子娶妻,门第低一些没什么,但只能是嫡女,哪怕是记在嫡母名下的庶女都不行。

    方行脸上的笑容一滞,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头,道:“姑母不知道吗?就是九王爷身边的桃花姑娘呀!经常随九王爷进宫给太后娘娘请安的,姑母没有见过她吗?”

    “胡闹!”贤妃娘娘的脸沉了下来,“行儿,你是本宫的侄子,方家的嫡子,怎么能娶个丫鬟呢?不行,这绝对不行。”

    方行有些不大高兴,但还想着让姑母给他做主,便解释道:“姑母,桃花不是丫鬟,她就是跟在九王爷身边,没有卖身为奴。”

    “那也不行,虽然与九王爷有一起长大的情分,但严格追究起来不过是个孤女罢了,怎么能配得上你呢?”贤妃一口回绝了。

    方行长到十七岁,就瞧中这么一个顺眼的,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他笑着凑近贤妃娘娘,出着主意道:“孤女也不要紧,不是还有姑母您吗?您帮她抬个身份,或者干脆收她做个义女,不就配得上我了吗?”他都打听过了,许多人家主子身边立了大功的婢女和身份低的表小姐都是这样抬身份的。

    贤妃气笑了,“你姑母是四妃之一,义女是说收就收的吗?”她的义女怎么也得给个乡君的恩典,来历不明的孤女能进皇家吗?这个侄子真是太异想天开了。

    “行儿,此法不妥,谁知道她的父母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家不求她多高的门第,但一定得家世清白,她连爹娘是谁都不知道,能清白到哪去?”贤妃细细地与他分析。

    方行忙不迭地点头,“清白,清白,她的家人就是九王爷,再清白不过了。”

    贤妃脸上闪过怒色,“行儿!你若是实在喜欢她,收在身边做个侍妾姑母还能勉强答应,娶是万万不行的。”这个行儿真是胡闹,他以为拉上九王爷自己就会答应了吗?

    方行一甩手不干了,他是真喜欢桃花,是想娶回家当正室夫人的,怎么能用妾室来羞辱她呢?

    “不行,我就是要娶她,我就瞧她顺眼,别的我谁都不去,您若是不让侄儿娶那侄儿这辈子就不娶妻了。”方行嚷嚷着威胁,把贤妃气了一个倒昂,半天说不出话来。

    ------题外话------

    谢谢陶大桃的1朵鲜花,谢谢流眼泪的恶魔1颗钻石,10朵鲜花,谢谢7069的10朵鲜花。继续万更——

    推荐好友华英雄的征文《豪门重生:军少枭妻》

    简介:欺我,辱我之人,一定要加倍的报回去。

    重生了,就要替原主好好的活着,更别提,原身还是自己的姐姐。

    姐夫好帅,还是军官。只是姐夫能收为已用吗?

    可是就这样成了人妻,好不甘心哦。

    姐夫道:“好办,我先追你,咱们再结一次婚。”

    反正,本书便是妹妹替姐姐报仇,替姐姐完成心愿,最后,将姐夫收为已用的故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