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01章文兰心的决定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从昭明帝的御书房跑出去,下了台阶就停住了脚步,掸了掸了锦袍,抬头挺胸迈着方步往前走。下了玉带桥就迎上了他的五位皇侄,阿九微微一怔,瞬间便恢复了自然,“这是约好了来见你们父皇的?”

    五位皇子已经入朝学着办差了,大皇子去了兵部,二皇子去了户部,三皇子去了刑部,四皇子去了工部,五皇子去了礼部。都忙得很,不像跟着太傅读书那会能时时聚到一起,现在五个人都在,肯定是约好的,只是他们的感情有这么好吗?阿九表示怀疑。

    大皇子笑,“皇叔,我们是来找你的。”

    “找我?”阿九有些诧异,“找我有事?”他可不记得跟他们有什么共同语言,答应教的也都教过了,听说五皇子的策论再也没有被勒令重写过,他糊弄太傅糊弄得可得心应手了。还给阿九送了一个他亲手做的笔筒表达谢意,筒身上画着牧童骑黄牛,寥寥几笔,意境倒是不错。

    五皇子抢着道:“皇叔,那事我们都知道了,那个叫什么文二爷的还真胆大包天,居然敢跟皇叔对上,这背后若是没有高人指点我立刻把头剁下来当蹴鞠踢!皇叔,您等着,小五替您收拾他去。”

    瞧瞧,这就是皇家的人,连五皇子这个据说最实诚的都不免想多,更何况其他人呢?

    五皇子的话音刚落,三皇子便道:“皇叔,我们兄弟都是这个意思,您是我们皇叔,可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去。”

    其他人跟着点头,“我们五个出手,一定能把幕后之人揪出来。即便不能,也能把那个文二爷狠狠收拾一番。咱老穆家的江山,他文二爷横什么横?”

    阿九这下明白了,什么替他出气,是不忿有人比他们这些当皇子的还横吧?弄得他还真以为有什么幕后之人呢,顶多也就躲在背后暗戳戳出几个损主意。当他不知道吗?他现在不过是没抽出空罢了,等他有空了非一家一家拜访不可。

    于是阿九摆摆手,道:“不过是点小事,还用你们出手?那不是抬举他了吗?文锦鹏虽不是东西,到底也是武国公的后人,就是皇兄也得给他留条性命。堂堂皇子不去正经当差想着为你们父皇分忧,反倒去找那等烂人的晦气,我看你们是嫌御史太闲给他们找点事做吧!皇叔我老人家闲着陪他玩玩也就罢了,你们一个个的正是该上进的时候,可不许参合进来!皇兄在御书房呢,你们过去吧,皇叔我就先出府了。”

    阿九直接就掐灭了他们心中才燃起的小火苗,他施施然走了,留下五位皇子在原地面面相觑,他们真的不是来见父皇的啊!

    四皇子看了看三位兄长,道:“怎么办?皇叔不许咱们插手!”

    大皇子沉吟了一会,道:“要不咱们偷偷的?”父皇那么看重皇叔,肯定不愿意见他被人欺负了去,他们这些做儿子的自然该替父皇分忧。阿九若是知道他这样想一定会一脸嘲讽,他不欺负别人就好了,什么时候被别人欺负过?

    二皇子却摇头,“皇叔说得对,咱们是皇子,怎么能自降身份跟那等烂人一般见识?皇叔不让咱们插手也是为了咱们好。”皇叔是休了长假的,身上又没有什么正经差事,不过是个闲散王爷罢了,跟那文二爷别苗头顶多被说句仗势欺人罢了。

    可换成他们这些皇子就不一样了,朝中大臣会觉得他们格局太小,没有容人胸怀,进而上升到大燕朝前景堪忧。那些老东西呀,最擅长挑刺打嘴仗了。

    除了五皇子嘴上还嚷着,“那就容那个文臭虫蹦跶?我就是瞧他不顺眼。”其他几位皇子都想到了这一茬,遂熄了找文二爷麻烦的心思。

    三皇子斜了他一眼,道:“看不顺眼就收拾他,别跟我说你没法子!”巴着讨好他们的人多了去了,随便露点意思出来,下头的人还不上赶着替他们办了?

    看着阿九远去的背影,三皇子心中一动道:“几日未见皇叔风采更盛了,若是女子,可以想见该是何等的绝色!”

    二皇子闻言眼神闪烁了一下,“皇叔个子虽高挑,骨架却不大,换上女装定是让人炫目。”他与三皇子对视一眼,相视而笑,眸中隐有火苗跳跃。

    四皇子五皇子诧异,不是说那个什么文二爷吗?怎么扯到皇叔扮女子上了?皇叔是长得好看了点,可也是堂堂男子,怎么能作女子装扮呢?

    是以大皇子笑骂:“胡说什么!这话能往外说吗?传到皇叔耳朵里有你俩受的。”上次皇叔可是一个人把他们五个虐得不要不要的,“走吧,咱们去给父皇请个安吧。”

    连皇子们都想着收拾文二爷了,宁非自然不会无动于衷,还有三天他就要去漠北了,这个文二爷怎么也得在他走之前解决了,不然这样上蹿下跳着,多烦人!

    宁非没有贸然出手,他先让人查了这个文二爷,看完那一大叠文二爷的丰功伟绩,宁非嘴里啧啧称奇,“这个老小子居然比小爷我还横!”想当年他也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头掉了碗口大的疤,换个时候他跟这个文二爷也许还能惺惺相惜成为朋友呢?可惜谁让这个不长眼的就惹了阿九呢?宁非心里还挺遗憾呢。哎,多少年没见过这样混蛋得作天作地作死的人了!

    宁非深知阿九看似万事不过心,实则是个有主见又霸道的人,所以他觉得先去探探阿九的口风。

    在穆府门外看到跪在那里的文二爷,也不知是自己想到的还是谁给他出的主意,他头发蓬乱着,没穿上衣光着膀子,背上绑着几根荆条,十分狼狈的样子。

    负荆请罪?宁非心中哼了一声,扣门的手停在半空,折身走了回来,蹲在文二爷跟前。

    文二爷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垂下了头,他的脸上明显带着疲惫,家中三个儿子全躺倒了,他却依旧日日过来跪着,可见是个能狠得下心的,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要是没有这档子事宁非真要对他竖起大拇指。

    “知道小爷是谁吗?”宁非问。

    文二爷头也不抬地道:“知道,镇北将军,大将军府嫡长公子。”还是九王爷的,生死之交。他们这样的人对京中的事情熟悉着呢,这位镇北将军是要替九王爷出气了吗?他会怎么收拾他呢?他的心里隐隐浮上激动。

    说实话,他现在巴不得九王爷这位杀将朋友对付他呢,只要对付他,才有漏洞可抓,他才能闹得起来。

    像九王爷这样,不理不睬就把他晾在这,他浑身的招数也施展不了呀!虽说儿子被打断了腿,可除了他儿子连个目击证人都没有,他也不好往大了嚷嚷。

    宁非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嗤笑一声,道:“放心好了,小爷我是一下都不会动你的。”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指了指他背上的荆条,“你这些手段都过时了,都是小爷我玩剩下的,你说说你,作为京城最资深的破落户怎么能就这么点能耐呢?背什么荆条,你不觉得背几把大刀片子更触目惊心吗?得,你好生跪在这,好好想想小爷的建议。”

    宁非站起身,眼神闪了一下,又蹲下,“文二爷,你说你跟九王爷扛上,你是不是傻了呀?英王爷够难缠的吧?不也乖乖把欠银还了吗?小爷我够横吧?我都不敢惹九王爷,你勇气可嘉!”

    垂着头的文二爷无动于衷,不后悔吗?悔的,文二爷其实心里早就后悔了。开始的时候他没怎么把九王爷放在眼里,毕竟之前九王爷行事那么张扬,他最不怕的就是张扬的人了。可现在九王爷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直到现在他连他的面都没见过,也就头一天那个漂亮的丫头出来怼了他一顿,之后就再没动静了。任他怎么折腾人家都不理会,让他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挫败感。

    进不得,也退不得,不然他文二爷的脸面何在?他还能在京城混吗?他现在是骑虎难下,只能咬着牙硬撑下去。

    宁非进了府,门房新来的小厮也知道他跟九王爷的关系好,就任他自己朝里面走。

    阿九正在厨房指点桃花酿葡萄酒,他半躺在大树底下的躺椅上,一边摇着折扇,一边道:“葡萄别洗太干净,差不多就行了,晾干,捣碎扔罐子里加糖,现在的天气放上二十天也就差不多能喝了。”自酿葡萄酒现代人都知道,实在没有一点技术含量。

    桃花洗葡萄的手一顿,“公子,不洗干净多脏。”

    阿九摆摆手,“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你要是洗干净了反倒酿不成了,乖,听话,赶紧捞出来晾着吧,公子我回房间睡会。”昨夜被桃花逼着讲故事,困得他哈欠连天。

    桃花赶忙站起来,“公子,用琉璃罐子酿酒是不是太奢侈了点?要不换成瓷的吧。”这个琉璃的罐子整整花了一万两银子,要是磕着碰着了多可惜。这么贵的琉璃罐子就该搁起来欣赏,哪能拿来用呢?

    阿九瞥了一眼一点都不通透的琉璃罐子,“瞧你那小鼻子小眼的样,公子我缺了你的银子花了?不就一万两银子吗?你至于吗?就用这个琉璃的!”看惯了现在各种透亮造型好看的玻璃瓶子,阿九是真瞧不上这个时空的琉璃,技术还是太差,就这个罐子还是漂洋过海的远路货呢,他也实在没办法当是好东西。

    “那好吧!”桃花的嘴巴扁了扁,公子都不心疼,她心疼个什么劲?

    他俩说得漫不经心,蹲在地上捞葡萄的文兰心却震惊无比,这个琉璃罐子值一万两?怎么到了九王爷嘴里跟一两银子似的?这也太财大气粗了吧?文兰心觉得她还是离那个琉璃罐子远点的好,一万两啊!把她卖了也不值这个钱。

    宁非过来的时候阿九正准备从躺椅上起来,瞧见他便又躺了回去,“行了,我知道你三天后启程回漠北,到时一定会去送你,忘不了的。”就这么点事都派人来说八百遍了,现在还亲自上门了,他一点都不想见他呀,他现在就想补个觉。

    宁非笑了笑,对阿九明晃晃的嫌弃丝毫不见,“不是这事,外头那个你就任他跪着?”

    阿九微眯着眼睛,“他爱跪就跪呗,谁管他!”他要是理他才是抬举他呢。

    “虽不算什么,但瞧着也碍眼,上蹿下跳的多丢丑!阿九,你原本是想拿他怎么办的?”宁非把桃花的小板凳抢过来塞在自己屁股底下坐在阿九身旁。

    文兰心立刻竖起了耳朵,这些日子她每一天都战战兢兢的,那劈柴的斧子虽重,但努努劲总是能拿起来的,劈柴虽累,但主子也没打没骂,她劈上一天总能把柴劈完。让她胆战心惊的是九王爷与桃花桃夭的谈话。

    “今儿把他三儿子的腿也敲断了。”这是桃花。

    “那你明天准备敲哪儿了?”这是九王爷。

    桃花特别淡定,“没事,一人不是有两条腿吗?明天敲文家老大的另一条腿,还能再敲三天呢。”

    “那这三天你就好好想想断完腿再断哪儿吧。”这是桃夭。

    “嗯,三天足够了,我肯定能想好的。”桃花一本正经。

    这样的对话她不止听到一次两次了,尤其是桃花,有一天晚上拉着她说什么如何给活人开颅,还说在耳朵后面划开个口子能把人皮完整地剥下来,吓得她一宿都缩在床上不敢睡。再怎么说那也是她爹她兄弟,她能不担忧吗?

    “那就是块滚刀肉,我能拿他怎么办?那种人越是理他就越是蹦跶地欢。”这种人阿九在现代见得多了,“等他自个跪不下去了就不跪了呗。”

    “那他要是一直跪下去呢?”宁非问。

    “那不可能!”阿九很肯定地道,“你当文锦鹏是什么英雄好汉宁死不屈?他也是人,是人就有弱点,他宁死不屈不要紧,他不是还有老婆儿子一大家子吗?”现在他还没疼到极点,等疼到极点了自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不是都说他这个睿亲王九王爷嚣张跋扈吗?那就看着吧,他绝对不动文锦鹏一根手指头!

    “那我若出手你不介意吧?”宁非看着阿九道。

    阿九翻了个白眼,“你闲着呀?”

    宁非还真的就点头,“对呀,我是挺闲的,临走之前帮你做件事,以往都是你帮我,我也没个报答的机会,我这心里挺过意不去的,这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你就让我报答一下呗!”宁非的表情可诚恳了,身子前倾,就摸上了阿九的手。

    “说话就说话,靠这么近干什么?”阿九没好气地甩开宁非的手,感激归感激,咋还动上手?真当他是知心哥哥了?

    虽然只是短暂的碰触,宁非的心仍是漏跳了一下,被阿九推开他虽然遗憾却一点也不恼,又死皮赖脸地趴回躺椅的手柄上,“阿九,给个机会呗!”

    阿九被他缠不过,便道:“那你说说你想怎么出手?先说好了,不许弄得鲜血淋淋的。”

    宁非眼睛一亮,附在阿九耳边低语了几句。阿九嘴里哼唧了一声,道:“何必那么麻烦?文兰心你过来。”阿九勾了勾手指。

    蹲在地上干活的文兰心心中一紧,硬着头皮走过来,“王爷叫奴婢有何吩咐?”

    阿九道:“你爹不是跪在外头想把你要回去吗?你是怎么想的?想不想跟他回家?”

    文兰心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想,奴婢愿意留在府里。”

    阿九扫了她一眼,“放心,不是试探你,你要是想走本王不强留你,卖身契也还给你。”

    文兰心扑通就跪下了,“王爷,奴婢不走,奴婢一定好好跟着桃花姑娘学干活,求您别赶奴婢走!”

    “都说是本王强抢了他闺女,瞧见了吧,本王哪里那么不讲理了?”阿九无奈地双手一摊,惹得宁非闷笑。

    阿九瞪了他一眼,对文兰心道:“你想留下就留下吧,现在你就去外头见你爹,让他别跪着了,赶紧回去给你兄弟请大夫看腿吧。知道怎么说吧?”

    “奴婢知道。”文兰心低眉顺眼着,可听话了。

    阿九挥手,“那你去吧!快去快回,府里还一摊子事等着做的。”

    文兰心把手在身上擦擦就往外走,阿九瞥见了,心中感叹:人的可塑性太强了,几天前这个文兰心还是个纤弱的大家闺秀,被桃花这么一教,这才几天就有了本质的变化,以前打死她也干不出直接在衣裳上擦手这事的。

    文二爷正惊魂不定地想着镇北将军的话,那个笑起来带着痞味的年轻人身上有着浓重的杀气,他说的话他一句也不敢相信,不会动他?哄哄傻子罢了,他不会瞧错他眼底的杀意的!这个不满弱冠之龄便封将军的小子对他起了杀心。这可不大好办呀?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穆府的门又开了,文二爷一惊,猛地抬头,就见他家大闺女从门里走了出来。“兰心!”他又惊又喜。

    而文兰心则直接捂着脸背转身去,“爹,您赶紧把衣裳穿上。”她羞得脸颊通红,这些日子她虽知道她爹在府门口跪着,却哪里知道是这样一番情景?饶是她习惯了她爹的不着调,这一回心里也是直埋怨,太有伤风化了。

    文二爷也是老脸一红,忙解下身上的荆条拿过老桑头怀里抱着的衣裳穿在身上,“闺女,你是不是偷偷跑出来的?”除了这个他想不到其他的解释。

    文兰心转过身,摇头,“爹,我不是偷跑出来的,是九王爷让我出来的。”

    “他会有那么好心?”文二爷狐疑,一点都不相信。

    文兰心分辨道:“爹,您别他这样说九王爷,九王爷人很好的。”

    文二爷翻了个白眼,明显就是不信,“他能是好人?闺女你就别天真了。”一边说着一边细细打量起闺女,这一打量不要紧,怒了。“你还那股子说他是好人,瞧把你都磋磨成什么了?”

    文府虽然落魄了,但他这个当爹的也没有亏待过闺女,所以他闺女在家里也是丫鬟婆子伺候着,绫罗绸缎穿着。可现在呢,身上却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旧衣裳,脸儿本来就不大,现在更是小了一圈,眼底乌青,一瞧就是没睡好觉。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闺女啊,他们都是怎么磋磨你的?走,爹就是拼上这条命也要为你讨个公道。”文二爷扯着闺女就要往府里冲。

    被他闺女死死拽住衣角,“爹呀,您别冲动!您听女儿跟您说。没有人磋磨我,九王爷,桃花姑娘和桃夭姑娘都挺好的,真的!”

    “真的?”文二爷半信半疑,“那你怎么都瘦了一圈呢?再瞧瞧你身上,穿的都是什么破烂玩意?我瞧那日那个叫桃夭的身上穿的可是云锦,同样是做丫头的,怎么你穿得这样破旧?”

    文兰心使劲点头,“真的,真的。我没瘦,我这是抽条了,爹您不觉得我以前有些虚胖吗?现在才正好。”从早到晚的劈柴干活,能不瘦吗?“至于我这衣裳,干活能穿好衣裳吗?桃花和桃夭在府里干活的时候也是穿旧衣裳,出门才换新衣裳的。”这倒是实话。

    见她爹仍狐疑地望着她,文兰心又接着道:“爹,女儿真的没骗您。九王爷甚至都愿意放我回家了,是我自己不愿意走的。”

    文二爷哼了一声,道:“闺女,你做得对,这是九王爷试探你呢,你前脚刚走,他后脚是使人去衙门报逃奴,他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放你归家。幸亏你还不傻,没有听信了他的话。”

    “爹,九王爷答应把卖身契一块给我。”文兰心忽然道。

    文二爷的声音戛然而止,“把卖身契给你?真给你!”见闺女点头,文二爷猛地提高声音,“既然卖身契都还给你了,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走,跟爹回家。”他很急切,生怕九王爷反悔了似的。

    文兰心却是没动,“爹,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

    文二爷看着闺女跟看傻子似的,“你这丫头是傻了吧?你不跟我回家留在这当奴婢?好了,别闹脾气了,跟爹回家,爹再替你寻摸个好去处,不会让你过苦日子的。”

    文兰心仍是摇头,“爹,我不走,您自己回家吧,九王爷是好人,您别给他添堵了,他好性子,可那镇北将军可不是,您不顾念自个,总得替弟弟们想想吧?回吧,别再来跪着了。”她苦口婆心地劝着。

    文二爷见女儿真不是闹脾气耍性子,反倒有些不明白了,他眼神闪了一下,不动声色地问:“你在府里是服侍九王爷吗?”

    “不是,九王爷身边有桃花姐姐张罗。”文兰心老实地回答,见她爹脸色闪过失望,顿时明白了,不由面皮发烫,“爹,不是您想的那样!”九王爷是真的不近女色,更何况桃花桃夭比她美貌多了,九王爷何至于瞧上她?

    文二爷继续问:“那你在府里都做什么差事?”

    文兰心道:“劈柴。”

    “劈柴?”文二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闺女那细胳膊细腿,能有力气拿起斧头吗?

    文兰心点头,老实道:“是呀,厨房用的柴全归我劈,除了劈柴还学着端茶倒水扫院子做些杂活。”虽然一开始手忙脚乱还打了茶杯,但现在已经勉强能做下来了。

    “你宁愿留在这里做粗使丫头也不愿意跟爹回家?闺女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文二爷急眼了,这个九王爷到底给他闺女吃了什么**药?不仅一口咬定他是好人,连家都不愿回了就留在这做粗活。文二爷十分想不明白。

    文兰心沉默不语,是呀,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傻吗?她一点都不傻!她选择留下,自然是因为这里的日子比家里好,虽然做活很累,生活却过得富贵,让她看到了与做妾嫁入高门都不一样的希望,她很想抓住。

    “你脑壳坏掉了吧?”文二爷气得跳脚。

    文兰心想了想,低声对她爹说了几句什么。文二爷的瞳孔猛地一缩,声音都变调了,“真的,九王爷的身家都掌在那个桃花的手里?而且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九王爷不过问?”

    文兰心沉默地点头,很震惊不敢相信是吧?她一知道的时候也是如她爹一般,可事实真的就是如此。

    “那你在九王爷府上真的每天能吃一碗燕窝?”文二爷的声音都飘了起来,他活了几十年了,还是头一回听到给奴才燕窝吃的。

    文兰心又点了点头,轻声道:“何止是每天一碗,桃花说库房里燕窝多着呢,女儿我就是一天照三顿吃她都没意见。还说那玩意不值钱。”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说燕窝不值钱。

    文二爷只觉得喉咙发紧,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好,好,那闺女你留在这吧,爹回去了。”深一脚浅一脚像踩在云上。

    不行了,他现在脑子太乱,得回去理一理。是这个世道变得太快,还是他真的老了?

    文兰心默默地看着她爹远去的背影,这段日子的经历对她来说简直跟做梦一样。

    一开始,她真的拿不动斧头,无论桃花怎么教她,她拿不动就是拿不动,把桃花给气得呀,恨不得能咬她两口。

    九王爷过来了,瞅了瞅桃花,瞅了瞅她,又瞅了瞅地上的斧头。从钱袋里掏出一张百两的银票,啪的一声就拍桌上了,对她说:“能把斧头拿起来这一百两银票就是你的了。”啪,又拍了一张,“能把这一根木柴劈开这一百两也是你的了。”啪,又拍了一下,“半个时辰内劈完一捆柴这只大金镯子就归你了。”

    文兰心蒙了,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九王爷不是在开玩笑,她瞧了瞧桌上的银票和大金镯子,能拿动斧头吗?能把柴劈完吗?

    能!必须得能!她长这么大都不曾存下五十两银子,桌上那二百两银子和大金镯子对她太有诱惑力了。

    文兰心心中热切,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气,不就是拿个斧头劈柴吗?这个她会,不会也得会。

    不用桃花再多费一句唇舌,文兰心就如一只勤劳的小蜜蜂一般从早忙到晚,只一天的功夫就学会劈柴,第一天还劈得挺慢,第二天速度就上来了,因为九王爷说她早劈完一个时辰银子就加一百两。也就三天的功夫她手里就握着大几百两银子了。

    府里的伙食也好得让文兰心心惊,九王爷吃什么她们就跟着吃什么,有许多菜摆出来漂亮得像一朵花,她都不忍心下筷,这些她连名字都叫不出的菜肴却好吃得不得了,让她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肚。

    开始她是不敢吃的,从没见过给奴才吃主子的份例,可桃花和桃夭却习以为常,桃花海鄙夷她,“咱们府上所有人加起来还凑不满一桌,哪有那个闲工夫准备两样饭食?我们每天做那么多活,吃点好的怎么了?”

    桃夭说话倒是委婉些,“咱们府里人少,王爷又是个有钱慈善的主子,不差你这一口吃的。哦对了,听说京城的小姐夫人们都喜欢吃燕窝,咱们库房有不少上等的燕窝,我和桃花吃不惯那东西,你要是喜欢就自个炖着吃吧。”

    桃花补了一句,“就是一天照着三顿吃都没关系。”

    好吧,是她孤陋寡闻了,都不知道现在京城权贵人家的奴才都享受这样的待遇了。

    在银子的刺激下,文兰心手脚很快麻利起来,每天举着斧头劈柴劈得可欢快了,她心里的小人一直蹦跶着:这哪里是劈柴,这明明劈得是银子!

    当桃花把一匣子沉重的首饰塞到她怀里时她已经不会像刚开始那般大惊小怪了,也不计较桃花的语气不好,“喏,拿去,瞧在你这几天还算听话的份上,这是奖励你的。头上光秃秃的,出去了给我家公子丢人!不过我先警告你啊,做活的时候可不许戴。”

    转过身就小声嘀咕,“公子也真是的,心软的毛病又犯了吧?不过是个贪慕富贵的女子,教她做活赏点小钱就行了,还给她置办首饰,花了好几千呢。”

    文兰心淡定地抱着匣子,待桃花一走,她就脚下一软差点把匣子都摔出去了,她用颤抖的手打开匣子,闪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深吸了一口气仔细看,可算体会到了什么叫珠光宝气财大气粗,难怪桃花说值好几千两银子呢。

    这一匣子首饰,式样新颖,上头镶嵌的宝石颜色特别纯正,头面中间的东珠都有拇指大小,她们文家族长夫人都没有这样的体面的头面。这样的首饰她只远远瞧见大理寺卿家的小姐戴过。

    这一晚文兰心抱着首饰匣子失眠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文府落魄,她从能记事起就听母亲抱怨家中的状况,从来就不是养在深闺的天真小姐,她深知,哪怕她给英王世子做妾,哪怕英王世子宠她,她都不可能轻易就拥有了这样一匣子首饰。

    这一刻文心兰的三观碎成了渣渣,在九王爷这里劈劈柴扫扫院子就能过得如权贵家的小姐,她何必低三下四去给人做妾?自此她的心就踏实起来,再也不想着做妾了,每日一大早就起来扫院子劈柴,跟着桃花桃夭一起为九王爷张罗早饭,每一天就精神十足希望满满。虽然后面的大手笔赏赐少了,但文心兰却不以为意,她觉得这才是正常的,要是日日都赏她百八十两银子她反倒不安害怕呢。

    这比阿九预计的还要早了一些,于是阿九心情一好,大手一挥就免了她挑水的差事,“桃花你力气大,这水还是你来提吧。”

    京中主人正满心期待着文二爷手撕九王爷呢,等了许久也没见文二爷除了变着花样到穆府门外跪着,也不见他有什么别的动作,都以为他这是在憋着大招呢。大家正瞧得高兴呢,谁能想到忽然有一天文二爷自个跑下戏台说不演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要知道五年前文二爷对上果郡王宠爱的庶子都没有手软过,直闹得果郡王庶子缩在府里不敢露头,最后还是果郡王世子捏着鼻子对他进行安抚。

    大家都不相信文二爷会认怂,难道是病了?可等了两日,也没见文二爷再出来给九王爷添堵,于是,文府附近多了不少伸头探脑打探消息的小厮。他们在文府外头守着,文府的大门紧闭着,除了千金堂治跌打损伤的大夫每日登门,就一直没见文二爷出来,不由面面相觑,难道真的病了?病得起不了身。可每天从文府传出来中气十足的骂人声又是怎么回事?

    一连在文府外头守了好几天,都是只闻其骂声而不见其人,众人这才相信文二爷是真的认怂了。当然这是后话了,现在京中最受关注的事是镇北将军离京赴漠北上任。

    昭明帝给了宁非很大的殊荣,允许他从西山大营挑一千兵士随行。府里宁氏十分不舍,几天前就开始帮着收拾东西,到宁非要走的那天,他望着院子里装了满满当当五大车的行礼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娘,儿子去的是漠北,千里迢迢的,带两身换洗衣裳就行了。”他是去就任,又不是游山玩水,离开漠北已经几个月了,对那边的情况他也惦记着呢,这一路的行程肯定不能慢,带着这几车东西不是拖累吗?而且他是主将,被人瞧见他带这么多东西还以为他是个乐于享受的人呢,多招闲话呀!

    宁氏却不会想这么多,她恨不得能把整个大将军府都给儿子带过去,好让儿子路上不要受了委屈。

    “多什么多,这些都是你路上能用上的,娘还觉得带少了。”宁氏嗔怪地看着儿子,面上带着遗憾,要是再多给她几日时间她还能再收拾几车行礼出来。“有奴才府卫,又不用你操心,全带走。”

    宁氏心里十分不好受,想了十八年,盼着十八年,终于把儿子找回来了,还没享上几日天伦之乐呢,儿子这又得走了。儿子是去奔前程,她又不能拦着,只是这心里呀,跟被针扎似的疼啊!

    宁非瞧着她娘脸上强作出的笑容,拒绝的话就没再说出口,想着带着就带着吧,反正大多都是些吃食药材,回头路上就和将士们一块分了。

    “娘,您别难过,现在漠北也没什么战事,等过上几个月儿子就悄悄回来看您。”宁非安慰着宁氏。

    宁氏一听儿子这不着调的话,顿时所有的伤心都飞走了,打了儿子胳膊一下子,“你这个臭小子说什么呢?你是去镇守漠北,这是圣上对你的信任和看重,你就要尽心为圣上当差办事,怎么能悄悄跑回来呢?娘是那等不识大体的人吗?”

    宁非夸张地大叫了一声,连连求饶:“娘啊,儿子错了,儿子一定好生当差,我娘是天底下最深明大义的娘了,不然这么生出我这般出色有出息的儿子呢。”拍宁氏马屁的同时还不要脸的往自己脸上贴金。

    宁氏被儿子逗笑了,“你这孩子呀!”多贴心的儿子呀!这辈子她没想到自己还有这般造化,知足了!

    徐其昌冷眼瞧着儿子耍宝,心里可酸涩了,他忍不住轻咳一声,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忘记了自己不光有娘,还有个爹呀!

    其实宁非是听到了,不过他没有做声。徐其昌又继续咳嗽,提醒那对黏黏糊糊的母子俩这屋里还有一个大活人呢。

    这下宁非不好再装听不见了,“爹,您怎么了?喉咙不舒服吗?要不儿子帮你请位太医瞧瞧!”很诚恳很孝顺的样子。

    徐其昌闻言差点没闭过气去,这个臭小子就是欠揍!“要请太医用得着你吗?老子自己不会请?”他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

    宁氏眼中也闪过笑意,推了推儿子,示意他好生说话,“小非呀,你爹这是担心你呢。”

    ------题外话------

    万更了,和和把洪荒之力都用上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