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99章 还我闺女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宁氏神情淡淡,低着头兀自喝着茶,瞧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陈氏心中惴惴不安,再加上被嫂子气得狠了,是以坐在那里发呆也没有说话。

    陈夫人倒是想开口说些什么,比如夸一夸自个的闺女是多么的懂事贴心,可她瞧着宁氏冷淡的脸就没了开口的勇气。

    一时间室内安静地可怕,就是掉根针都能听见。而陈氏也越加惴惴了,上一回夫君在大将军府上闹了一场,第二天傍晚就被人敲了闷棍,身上的伤养了大半个月才好,至于说被谁打的,虽说没有证据,但他们都心知肚明,昨儿才得罪了大伯子,今儿就挨了打,是谁不是一清二楚吗

    这一回呢大将军府又会怎样报复陈氏悔得肠子都青了。

    不大会,外头就传来了脚步声,陈夫人母女精神一震,伸长脖子朝门口望去。宁氏眸中闪过鄙夷,就这样轻浮的姑娘家还想服侍她儿子做妾都不够资格。

    玉雀掀起帘子进来,陈佳玉殷殷地朝她身后望,没有看到那个挺拔的身影,不由失望起来。他没来他不知道她来了吗是玉雀没有说还是他根本就不在府里陈佳玉脑中乱乱地想着。

    玉雀回禀,“夫人,大公子说是有这么回事,那天傍晚他从城外回来是救过一位姑娘,那姑娘说她是诚意伯府上三夫人娘家侄女,大公子觉得既然是亲戚就把人给送了回去。举手之劳罢了,陈家夫人不用放在心上,就算不是陈小姐,是张小姐李小姐我们大公子也会出手相救的。”

    “至于什么为奴为婢以身相许的话就快别说了,大公子说了,他都还没娶妻呢,弄个女人在身边放着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坏他名声吗这就不是报恩,而是报仇了。”

    这番话一说完,宁氏的脸上有了淡淡的笑意,看向脸涨得通红的陈氏姑嫂三人,道:“我儿的意思陈夫人听到了吧我儿心肠好,做了善事不求回报,心意到了就行,别的就不需要了。”

    陈氏生怕嫂子再说出什么不着调的话,忙抢着说道:“对对对,大嫂说得没错,心里记着大侄子的恩情就够了,我瞧着大嫂子都倦了,咱们呀就别当恶客了。”拽着她嫂子的胳膊就不松手。

    可她防着了嫂子却没防住侄女,陈佳玉扑通一声就跪在宁氏跟前了,“夫人,小女对大表哥一片真心,求您成全。小女不要名分,只要能呆在大表哥身边,时时能看上一眼,小女就心满意足了。”

    “佳玉你胡说什么”陈氏惊得目瞪口呆,恨不得能晕过去才好呢,侄女以往也挺知书达理守规矩的,今儿怎么会说出这样轻浮不要脸的话呢她又气又急地给宁氏赔不是,“大嫂,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您别跟她一般见识,佳玉,还不快起来走了”

    宁氏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抬眸瞥了陈佳玉一眼,“饭可以多吃,话可不能多说。陈小姐还是跟令慈走吧。”一口一个大表哥,好似跟她儿子有私情似的,谁认识她是哪门子的表妹就这么个不自爱的姑娘,就是做她儿子身边的丫鬟她都不会同意的。

    陈佳玉还想再哀求,被陈氏一把拽了过去,“你这孩子就是实诚,谢过一回就行了,大嫂心胸开阔,不会跟你个小辈计较的。快跟姑姑回府吧,你表妹还在家里等着你找她玩呢。”陈氏这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往陈佳玉脸上贴金。就这样陈氏一手一个拽着嫂子跟侄女两个出了大将军府的门。

    她们一走,宁氏的脸就拉下来了,把茶杯往桌子上一顿,“什么人这都是简直不知所谓。”

    玉雀劝,“夫人莫生气,跟那起子无关紧要的生气不值当,刚才您就不该对她们这样客气,该打出去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也敢来肖想我们大公子,也不照照镜子瞧瞧自己。三夫人也是的,什么人都敢往咱们府里领,早知道就不见她们好了。”她撇着嘴,对那个陈家小姐可看不上了。

    “呦,这是哪个不开眼的惹娘生气了跟儿子说,儿子替您出气去。”宁非笑着进来。

    玉雀等人行礼,“见过大公子。”

    宁氏的脸上又浮上了笑意,打趣道:“我儿是年轻有为的镇北将军,哪个敢惹我生气就是你爹也得掂量掂量呀”

    “那倒是”宁非头一扬,自我感觉可良好了,“娘,听说我救人还救出事端来了”

    宁氏道:“可不是吗打着报恩的名义上赶着贴上来要以身相许,打量着别人都傻的,不知道她那点心思不就是看着大将军府富贵,我儿有出息吗”宁氏看得可清楚了。

    “还是娘看得通透”宁非赞道,随即眉头就皱了起来,“你说说她们心里都怎么想的好好的原配正室不做,非上赶着要为奴为婢。”

    “被富贵迷了眼呗。”宁氏淡淡地道,这样的人她见的多了去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姨娘小妾外室呢

    宁非叹气,“看来以后真不能随便救人,明明救了人却反被讹上了,也是气人可遇上了又总不能不救吧”

    宁氏瞧着儿子苦着的脸,安慰他道:“救还是应该的救的,毕竟这样的人只是少数,大多数的人都还是自尊自爱通情达理的。不过若是再遇到姑娘家,他可要主意分寸,像这一回,让奴才把陈家小姐送回去就行,哪里用得着你亲自送”

    宁非的眼睛闪了一下,道:“娘,其实那天儿子是救了两位姑娘,徐寿就是去送另外一位姑娘家了,儿子还能不知道分寸吗这不是没办法才送的吗”媳妇还没娶到手呢,他哪敢跟姑娘家走得近“娘,回头要是再有人来报恩,提什么以身相许的,您可得帮儿子拦着啊”宁非是怕了。

    宁氏心中好笑,“行行行,娘一定护住你你呀,知道教训了吧,以后出门身边多带人。”

    宁非忙不迭地点头,“福禄寿喜我全带着。”这四个是他身边最得力的小厮。笑过之后,宁非又吐糟起京城的治安状况,“朗朗乾坤,天子脚下,我不过回个家就遇到两起这样的事情,五城兵马司都是干领俸禄的吗”

    宁氏却是看得通透,“也不独是京城,哪里不都一样,总有太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是那些姑娘家自己太天真,带个贴身丫鬟就敢往外跑,这不是招人惦记吗”

    陈氏领着嫂子和侄女回到诚意伯府就发作起来了,“嫂子,你也不看看大将军府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能放肆肖想的吗你们不是说登门道谢的吗早知道你打这样的主意,我肯定不领你去。现在好了,你们拍拍手走了,人家把帐记我身上了。”她气急败坏。

    陈氏这个姑奶奶嫁得好,又一贯强势,所以她发火陈夫人也不敢出声,只小声地辩驳,“这都是你哥哥的主意,他说要这样做我才领着佳玉去的。”她家老爷说了,等与大将军府攀上关系,他的仕途就不用愁了,她就擎等着跟着享福吧。

    陈氏听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一个大男人懂什么你明知道这样不妥还不规劝他,有你这样做主母的吗还有佳玉,你都教了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好的孩子被你教坏了。”她训起嫂子来毫不客气,总之她哥她侄女他们陈家的人是没有错的,有错的就她嫂子这个外姓人没有做好。

    陈夫人被骂得呐呐不敢言,陈佳玉弱弱地求情,“姑姑,您就别怪娘了,她也是为了我好爹说大表哥是个有出息的,大将军府是个好去处。”

    对侄女陈氏倒是有些耐心,语重心长地道:“你大表哥有出息不假,大将军府富贵也是真的,可咱真攀不上姑姑也不是反对你做妾,事实上,以陈家的门第若是能给大将军府的长公子做妾都是高攀了的。可你要知道,大将军府跟诚意伯府虽是一脉,却几乎不来往。就凭你是我的侄女,你就别想进那个府里。”

    陈氏说着说着就觉得心累,意兴阑珊,摆摆手,“算了,回去吧,回去跟我哥说,他的盘算行不通,这事到此为止了。”

    陈夫人自然不敢说什么,心里却也有自己的想法,就是因为大将军府和诚意伯府关系不好,小姑子不是应该支持佳玉的吗佳玉若是做了大将军府长公子的妾,有她规劝着,这两边的关系不就好起来了吗

    陈佳玉心中也是愤愤,凭什么呀凭什么她就不能给大表哥做妾了

    文二爷找上了穆府,纠集了一伙子人在大门上,喊着问阿九要他闺女。

    阿九把文兰心从英王府要走时就等着这个文二爷呢,听说他终于上门了,阿九逗着廊下的画眉,漫不经心地吩咐,“桃夭,你去跟他分说分说。”与人吵架很练口才,桃花的嘴皮子已经很厉害了,这样的机会还是留给桃夭吧。

    桃花捅了捅桃夭,对她一使眼色,那意思可明显了:嘿,公子关照你呢。

    桃夭笑了笑,道:“公子放心,我肯定会好生与他分说的。”

    阿九点了点头,道:“不用怕,他若是说话不好听你也不用留情,鞭子带着,那东西好使,抽身上疼还死不了人。”

    桃夭和桃花都笑了,桃花瞥了一眼边上捧着鸟食惴惴不安的文兰心,还安慰她来着,“你别担心,那鞭子真抽不死人,顶多残废罢了。”

    得,文兰心的小脸都白了,手一抖,鸟食都差点掉了,还不如不安慰呢。

    阿九瞪了桃花一眼,桃花吐吐舌头回了他一个无辜的笑脸,她说的是实话呀,她们现在用的鞭子都是装饰性的,中看不中用,杀伤力不大的。因为公子说了,京城的人都体弱,别她一时脾气上来了把人给抽坏了。

    文二爷在穆府外头嚷嚷了半天也没见人出来,胆子越加的大了,“九王爷,您就行行好把闺女还给草民吧草民那闺女才十五,人生路还长着呢。”他很聪明,别的话不提,就喊着要闺女,造成一种他闺女被权贵抢走了的错觉。

    他这么一喊,他领过来的人也跟着喊,围观的百姓便开始指指点点,有不信的,但更多的是相信,谁让阿九是王爷呢戏台上王爷不都是最爱干强抢民女的事吗

    文二爷可得意了,脸上神色却越加凄苦,正喊着呢,穆府的大门从里头打开了,桃夭走了出来。

    众人先是一静,以为出来的人是九王爷,定睛一瞧,呵,居然是位绝色姑娘,难道这就是文二爷的闺女相貌可真好,难怪能被王爷瞧中抢回府里。

    “你就是文兰心她爹文二爷”桃夭上下打量着文二爷,身形挺高,相貌也不错,怎么就不干人事呢把自个闺女送给老头做妾也就罢了,终归那是你自个的闺女,可你败坏我家公子名声做什么

    文二爷装出老实的样子,“我就是。敢问姑娘是”

    “我叫桃夭,王爷身边的丫头”桃夭斜睨着文二爷,“你跑我们府门口喊什么”

    “我要我闺女,我闺女文兰心被九王爷带回了府,我来领我闺女回去。”

    桃夭冷笑了一声,“我说你这人吧怎么这么狡诈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家王爷强抢你闺女入府了真是天大的笑话瞧你的长相你闺女也就是个清秀佳人,再美能有我美吗有我这个绝色的比衬着公子能瞧上你闺女你闺女为何在我们府上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敢不敢对大家伙说一说”

    众人一想是呀,文二爷的闺女再美也比不上眼前这位桃夭姑娘吧九王爷身边的丫头都是绝色的,自然看不上文二爷闺女。而且人家九王爷是佛子,守着色戒呢,文二爷这么一嚷嚷不是坏人名声吗

    于是就有人喊:“文二爷,你闺女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大伙说说呀。”

    文二爷神情一滞,他没有想到这漂亮姑娘嘴巴这么能说,还能豁得出脸面。他眼珠子转了转,道:“我闺女好生在英王府做妾,也没碍到九王爷吧他凭什么就把我闺女带回府,现在指不定怎么受磋磨呢。”

    桃夭笑了,扬声道:“你闺女是英王府上的妾不假,还是你亲手送进去的,可人家英王世子跟世子夫人感情好,你闺女在人家府上纯粹是个吃闲饭的,正巧,我们府上缺人干活,王爷就把人要来了,解了英王世子的难处,他可高兴了。”她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清楚了。

    围观的百姓议论开了,“哎呦哎,亲手把闺女送去做妾,哪是会疼闺女的人现在却跑这问人家九王爷要闺女,是何居心”

    “就是,就是,谁不知道九王爷是佛子戒色他这一嚷嚷不是坏九王爷的名声吗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呢”

    “是不是故意要整九王爷的几个月前九王爷不是奉旨讨欠银吗那一回得罪了不少人呢,莫不是哪家心怀怨恨故意使人来膈应九王爷的”

    百姓七嘴八舌,舆论一面倒,全是帮着九王爷说话的。毕竟文二爷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的与桃夭这个娇滴滴的姑娘比起来,还是桃夭好看又可信一些。有人已经手里拿着臭鸡蛋烂菜叶子准备朝文二爷身上扔了。

    文二爷一看情况顿时傻眼了,怎么都帮着九王爷说话了之前明明还站在他这边的呀他牙一咬,又嚷起来:“我闺女做妾怎么了做妾也不犯律法吧家中困顿,我疼闺女,把闺女送英王府享受荣华富贵,做妾是不好听,可对于我们小老百姓来说却是实惠。”

    人群先是一默,渐渐的便有人点头,小声附和。对于老百姓来说,才不管名声好不好听,生存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这个文二爷把闺女送去富贵人家做妾,倒也算是慈父心肠了。

    文二爷一见舆论又要回到他这边来,大喜,再接再励嚷着:“我们连纳妾文书都有,衙门那里也有存档,我闺女是正正经经与人做妾的,九王爷把人要回来做奴才算怎么回事这不是逼良为奴吗”

    这下附和他的人就更多了,“哦,是正经做妾的呀,那九王爷就不应该了。”

    “连纳妾文书都有那咱们倒是冤枉文二爷了,有纳妾文书便是良妾,怎么能让人做奴才呢”

    “也是,九王爷这做法不大妥当,缺人干活从外头买一个就是了,何必从英王府要人呢”

    文二爷露出舒心地笑容,斜着眼睛看桃夭,心道:老子常年打雁,还能让你个小家雀给啄了

    ------题外话------

    首席农门妃左甜

    左倾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缺德事干多了,才会穿越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家徒四壁,食不果腹,外加极品亲戚。

    母亲身体赢弱,父亲善良温和,左倾看看自己,面黄肌瘦也不为过。

    日子得过且过,总有人要它水深火热。

    奶奶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男子就应该三妻四妾。

    爷爷说:我左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决不能在这里断了。

    切,姐一手金针起死回生你们看不见是不是,来来来,姐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技术。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