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94章 宁非的新朋友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外祖母,既然您这般上心我的婚事,是不是该听我说几句?”宁非嘴角含着淡笑,一副谦逊有礼的样子。

    可宁母却吓得直愣愣点头,“大外孙,你说,你说!”

    宁非勾了勾嘴角,继续笑,“外祖母,您知道我娘给我寻的亲事都是什么样的人家吗?翰林院掌院学士的千金,清河郡主家的掌珠,柱国将军的嫡长女,表妹与她们相比如何?够资格进我徐家的大门吗?别说是我这个徐家嫡长子,就是家里最不成器的庶子,表妹都配不上。”宁非的嘴角是深深的嘲讽。

    “外祖母,她是您闺女不错,可她也是我娘,您不疼闺女,而外孙我还心疼我娘呢。我不希望听到您再骂我娘是不孝女,否则我就让外祖母您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不孝。”宁非脸上笑着,嘴里却温柔地说着威胁的话,“外祖母,您可别看我年纪小,我可是沾满匈奴的侩子手,外祖母您可要思量好了,我若出手是个什么后果。”

    宁母这才想起这个外孙子年纪轻轻就是镇北将军了,这得是在战场上杀了多少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满眼都是恐惧。

    宁氏听到儿子说的那句“您不疼闺女,我还心疼我娘呢”,忍了许久的眼泪哗的就掉下来了,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小非,走,走,回府,以后宁家你就不要再来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连她都不想再回来了。

    “好的,娘,儿子带您回府。”宁非扶起他娘就往外走。

    “锦娘!”身后宁母喊,十分慌张,她不过是要女儿答应聘了孙女为媳,怎么弄成这副样子呢?

    宁非回头冷冷地看了一眼,想要追上来的宁母立刻钉在了原地,满腹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眼睁睁地瞧着闺女被外孙扶着出了门。

    到了外面,宁家几位舅母见了宁氏脸上哭过的痕迹,均是一惊,想要上前问问怎么回事,被大将军府的下人挡开了。

    宁非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几位舅母还是进去瞧瞧外祖母吧,她似乎有些不好。”

    众人面面相觑,不好?什么意思?难道是——几个人脸色顿时变了,也顾不上宁非母子了,转身就往宁母的屋子奔去。家里的孩子都到了婚嫁的年纪,要是婆婆有个三长两短的,那都得耽误了。

    宁非嘴角勾了勾,扶着她娘扬长而去。到了车里,宁非劝他娘,“娘,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一定的,您与外祖母之间的缘分便浅了一些,但咱们母子之间却是缘深,您瞧,我都丢了十八年不还回到您身边了吗?您就别伤心了,您不是还有我吗?”

    宁氏已经止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拉着宁非的手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小非呀,娘,娘就是觉得特别对不起你。”

    宁非细心地给他娘擦眼泪,“娘可别说这话,咱们母子之间还说这个吗?”顿了一下又道:“娘,儿子的婚事您就别操心了,儿子真的已经瞧好了,待时机成熟儿子我就娶,今生儿子就认定她了。”宁非转移了话题。

    宁氏果然住了泪,问儿子,“是哪家的姑娘?娘去为你提亲可好?”宁氏也想开了,儿子想娶谁便娶谁吧。她深知自己这个儿子与别人不同,她做不了他的主,别说她了,就是他爹也做不了他的主。

    宁非却摇头,“娘,您别问了,现在儿子可不够资格娶她,待儿子奋斗一番再说吧。”

    宁氏一惊,小心翼翼地问:“啥?小非呀,那姑娘的身份很高?”

    宁非点头,认真地道:“极高!”

    宁氏顿时喜忧参半,喜的是儿子不是不愿意成亲,而是有了意中人。忧的是以儿子现在镇北将军的身份都配不上那姑娘,那她的身份得有多高呀?儿子何时才能把儿媳娶回来?

    “小非,那姑娘到底是谁家的?”宁氏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京中谁家的闺女身份这般高。

    宁非却嘴巴紧得很,一句也不透漏,“娘,您就别问了,这事有些复杂,您放心,您儿子这么优秀,少不了您的儿媳妇茶喝。”

    宁氏张了张嘴,虽没再问了,心里却忧心忡忡。

    宁非把宁氏送回府里,看着时辰尚早,就直接去了永和楼。

    永和楼二楼最大的厢房里一伙子人正在推杯换盏,瞧见宁非均十分惊讶,“你不是说今儿临时有事来不了的吗?”

    宁非道:“事儿完了。”

    座上便有人道:“既然宁非来了,那咱们就别喝了,走,咱去跑马场,上回是小爷没注意才输给你,这一次小爷非得赢你不可。”

    宁非眉梢一扬,丝毫不见,“爷奉陪便是。”

    “好,霸气!”有人拊掌叫好。

    又有人道:“宁非哥你来的这样迟,可得罚酒三杯。”

    另一人跟着起哄,“三杯怎么够?少说也得六杯。来来来,倒酒!”

    漠北天寒,全靠烈酒御寒。说起喝酒,宁非就更不惧了,“六杯就六杯。”接过递过来的酒杯,一仰脖子就喝尽了,引得在座的人大声叫好,“好酒量!真不愧是镇北将军!”

    六杯酒饮罢,宁非色不变气不喘,那豪爽的样子让诸人再一次叫好,钦佩不已。

    “酒也喝了,罪也赔了,能走了吧?”宁非特别爷们用手背抹过嘴上的酒,把杯子顿在桌子上。

    “走,走,走,现在就走!”一群公子哥儿吆喝着往外走,到楼下结账的时候却被告知镇北将军已经把帐结了,几人一怔,向宁非看去。宁非闲闲一瞪,“看什么看?不认识了?还不赶紧走,要等太阳落山吗?不还想找回场子吗?”

    几人一起笑,“对,宁非哥,这一回我跟我爹新学了几招,肯定能打得你满地找牙!”一桌酒席的银子对他们这些公子哥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宁非的做法无疑赢得了他们的好感,觉得这人虽是市井中长大的,但办事忒敞亮。

    宁非怼回去,“爷不打得你满地找牙就不错了,快走,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一群人骑着马呼啸而去。

    这些日子,宁非别的事没干,就跟京中各家的公子们结交了,他为人豪爽大气又没有傲气,自身又有真本事,酒桌上能喝酒,演武场上十八般兵器都能耍上两手,尤其是一手骑术,京中就没有人能比得上他的。

    就这么喝过了几回酒,打过了几回架,宁非迅速地跟这些豪门子弟成了好兄弟,尤其是跟大将军府关系好的那几家,已经对着宁非一口一个宁非哥,可崇拜了。

    “怎么样?服不服?”宁非单膝跪地一手掐住柱国将军家的二公子朱秉武的咽喉把他按压在地上。

    朱秉武躺在地上,想要反击却一点劲都没有。宁非加重了力气,他顿时疼得嗷嗷直叫,尖着嗓子喊:“服,服,快点让我起来。”

    宁非一笑收了手,朱秉武一得自由就朝宁非踢去,观战的人都被这出其不意的变故惊呆了,纷纷为宁非捏着一把汗。

    谁知宁非就像早有防备似的,侧过头,抡起拳头就砸,朱秉武的脚还没踢到宁非,身子就横飞出去了,摔在地上,可狼狈了!

    众人都看呆了,天爷,只用拳头就把朱小二给砸飞了,这得多大的劲?他们的目光一齐注视着宁非的拳头,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朱秉武摔在地上,只觉得头蒙蒙的,半天才缓过劲来。他爬起来抓着脖子直咳嗽,看着走过来的宁非,无比挫败却又崇拜地道:“靠,徐大,你还是人吗?”这也太强悍了吧?要知道上回他用这招偷袭,他爹都着道了。

    “怎么说话呢你?朱小二,愿赌服输,你跟我宁非哥耍狠,找虐吧!”宁非的头号迷弟兼族弟徐令池抢先开口。

    朱秉武苦笑着,“服,服,服,徐大,这回我是服你了,你比我强多了,难怪我爹说我不如你。”他有些沮丧,在他家里,他虽是嫡次子,但他在武学上的天赋是最高的,现在别说他大哥,就是他爹都说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没想到就这般轻易输给了与他同龄的徐宁非,这对心高气傲的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宁非又笑了笑,安慰他道:“你输给我并不是说你弱,而是你缺少实战经验,我这功夫是在战场上真刀实枪磨练出来的,你要是在战场上滚过一圈,我还不一定能赢你呢。”

    朱秉武瞬间就被安慰到了,“对对对,我爹也是这样说我的,说我没见过血,武艺再好也不是你的对手。战场可真是个磨砺人的地方,徐大,你什么时候回漠北?我跟你去行不行?”男人天生就是好战的,就没有男人不向往杀敌立功建功立业的。

    听朱秉武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起了心思,“宁非哥,我们都跟着你去漠北得了。”也省得他们老子成天嫌弃他们游手好闲不干正事。

    宁非自然是求之不得,要是这些权贵公子都在他的军中,那他的大后方可就稳得不能再稳了。

    “行呀,只要你们家里同意,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宁非十分豪爽地道,目光扫过一人,“赵珏你就算了哈,我要是把你也拐走了,你爹还不得杀到漠北找我算账去?”

    他的话音一落,众人齐声大笑起来。赵珏是平珍公主的独子,她下嫁赵驸马二十余年,只生了这么一根独苗苗,向来是含在嘴里捧在掌心的,他要是跟宁非去漠北了,平珍公主还不得吓得魂飞魄散?

    赵珏也知自己要去漠北不大可能,遂沉着脸不大高兴。宁非揽住他的肩膀安慰,“好了,别不高兴了,在京城也一样建功立业,匈奴被打怕了,不敢南下,现在漠北也没什么仗可打,我这次回去顶多带人找找土匪山贼的晦气。”

    赵珏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小声道:“我娘跟圣上求了情,想让我进禁军当差,可是我想去西山大营。”说着说着他又沮丧起来,他娘怎么就没给他再生个兄弟呢?多个人也好分分他的压力。

    “阿珏你就知足吧!我想进禁军还进不去呢。”张志安喊了一嗓子,他家兄弟多,他最小,把他爹的资源都用完了。

    宁非道:“就是呀!禁军也挺好的,黄统领可是个顶有本事的人,你跟他多学一些就够你受用的了,多好。”

    其他人也都纷纷说起禁军的好处,安慰着赵珏。废了半天唇舌,赵珏才又露出笑脸,“宁非哥,我们这么多人就你一个上过战场,你给我们讲讲呗。”

    这一提议得到众人一致赞同。

    宁非也不推辞,绘声绘色讲起了漠北的战事,引得众人一阵又一阵的惊呼。

    “这一次漠北前所未有的大捷,大家知道谁的功劳最大吗?”宁非神秘地问道。

    “那还用问吗?自然是宁非哥你了。”徐令池飞快地开口。

    宁非笑着摇头,“不对,再猜!”

    众人想了想,朱秉武道:“哦,我知道了,是令尊徐大将军,他老人家本就镇守漠北,一杆长枪横扫四合,曾杀得匈奴闻风丧胆。”

    宁非但笑不语。

    众人对视一眼,也不对?那是谁呢?比徐大将军还厉害的人,有吗?

    “你们仔细想想,还有谁去了漠北?”宁非提醒道。

    众人心中一动,异口同声道:“九王爷!这不可能。”谁不知道九王爷是文状元,就他那个长相就不是厉害的人。

    宁非笑得灿烂,“没错,就是九王爷!在漠北的战场上九王爷的功劳是最大的。”

    众人傻眼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不能相信。

    宁非好似看穿他们的心思,道:“你们别瞧着九王爷文弱书生的模样,人不可貌相,你们可知道我在九王爷手底下能走几招不?”宁非神秘的样子。

    “几招?”众人都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宁非伸出两个手指头晃了晃,“不足二十招!”

    “怎么可能?徐大,你是跟大家开玩笑的吧?”朱秉武扯着嗓子道,简直不敢相信。就九王爷那弱不禁风的模样,他一根手指头就戳倒了,若徐大在他手上都走不上二十招,那他岂不是高手中的高手?这不可能?

    宁非却正色道:“我闲得跟你们开玩笑?哄你们有好处吗?我说的是真的,我在九王爷跟前就是弱鸡一只,他把我虐得不要不要的,光是救我就救了好几回,我俩是生死之交,要说这世上我最钦佩的人,除了圣上就是九王爷了,连我爹都得往后排排。你们都知道九王爷是在佛门长大,可你们知道他的师父是谁吗?武学圣僧。一身武功神秘莫测,而九王爷就继承了他的衣钵,能不厉害吗?”

    宁非说的天花乱坠,把一伙人唬得一愣一愣的。原来九王爷还有这样惊人的本事呀,他们心生向往。

    “九王爷虽然厉害,但为人最是低调淡泊,从不仗势欺人。我这不是快回漠北了吗?就怕有那不开眼的惹了九王爷不开心,众位兄弟在京城可得帮我留意一二呀,给我递个信,或是帮上一把,我徐宁非感激不尽。”宁非抱拳团团一礼,面色郑重。

    这才是他的目的所在,他人是不在京城,可他必须得时时知道阿九的情况。他也不是不能留些人在京城,但阿九若是出了点什么事,他的人可没有说话的分量,而这些豪门公子们却是可以帮上一把的。宁非总担心阿九女儿身这事,要是哪天曝出来,圣上和太后会不会怪罪呢?而自己又不在,谁来帮他一把?

    众人见宁非郑重请求,纷纷拍着胸脯保证,“徐大你放心好了,我朱秉武最佩服强者了,九王爷是你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了。”

    “是呀宁非,咱们是好兄弟,你的救命恩人就相当于是咱们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咱虽是粗人,却是最讲义气的。”

    “宁非哥,你放心走吧,即便我不成,不还有我娘吗?而且圣上和太后对九舅舅都可好了,京中只要长眼的就不会自讨没趣,你不要担心。”

    “如此,就多谢了!”宁非再一次抱拳,郑重行礼。为了阿九他就是行再多的礼,欠下再多的人情也甘之如饴。

    ------题外话------

    十六快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