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92章 要了个妾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呦,小九还会诊脉呀?”英王妃瞧着抓过自己手腕的阿九,眉开眼笑着。

    阿九一心二用着,“我小时候身子骨不大好,久病成医,就跟着师傅学了些皮毛,也就诊诊脉,瞧个头疼脑热的还成,其他的就不行了。”

    “那也很了不得了,我家这个还什么都不会呢。”有了对比,英王妃对儿子可嫌弃,同是皇室中人,自个的儿子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大堂哥会管事呀!瞧他把王府产业管得多好?我就不行,没这个耐心!”阿九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别的倒还好,就是肝火有些盛了,王婶,小九给您敲一段静静心?”

    英王妃点头,“那就麻烦小九了。”

    阿九锦袍一甩,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从桃花手上接过木鱼便闭眼敲了起来。木鱼声响起,众人心中一凛,只觉得整颗心都沉静下来,连屋内的空气都停止了流动一般。

    英王妃眼神悠长,似是陷入了自己的情绪;英王世子也怔怔不语,神情有些恍惚。一段心经敲完了,阿九睁开眼睛,英王妃和英王世子还沉浸在木鱼声中没回过神来呢。

    阿九轻咳了一声,“王婶,大堂兄!”

    两人这才回神,英王妃感慨着道:“好,好样的!小九的木鱼这是敲进王婶心里去了。”英王世子看阿九的目光也变了,变得跟看高僧似的。,

    阿九微微一笑,望着英王妃道:“王婶,我听说王叔给大堂哥纳了个妾,您这才气病的。那妾呢?喊过来我瞧瞧。”

    英王世子一听阿九提起这茬脸上满是羞赧之色,“九弟,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你见她做什么?”他觉得太丢人,一点都不希望那个女子再出现在眼前。

    阿九的脸上却是一本正经,“怎么就无关紧要了?不是因为她,我王婶才气病的吗?我自然要瞧瞧她有多大的神通。”

    英王世子仍是不乐意,英王妃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你捂着就没这事了?小九要见她自有他的主意,你磨蹭什么?难道还舍不得了?”英王妃虽然疼儿子,但最见不得儿子这般犹犹豫豫没点主见的样子了。她这么爽利刚强的一个人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没有决断的儿子呢?一定是那老东西的种不好!

    被英王妃这么一喝,英王世子就是再不情愿,也只好吩咐下人去叫文家那姑娘了,他看着一脸慈爱与阿九说话的母妃,心中生出一种怪异的恍惚:他是捡来的吧,九弟才是母妃亲生的。当然也只是想一想,首先这年龄就对不上。他心里也没有嫉妒,九弟能哄得母妃开怀,他还巴不得呢。他都一把年纪做祖父的人了,还吃这点醋吗?

    文家那姑娘很快就到了,一同来的还有英王世子妃,“母妃,世子爷,九王爷。”

    阿九回礼,“堂嫂也来了。”

    英王世子妃道:“下人也没说清楚,只说要带文姑娘过来,我正好也要过来看看母妃,就顺道把人带过来了。”

    阿九注意到她称的是文姑娘,而不是文姨娘,就知她的意思。阿九点点头,瞧向那文姑娘。

    这女子二八年纪,粉面桃腮,身材高挑纤细,穿了一件杏黄色衣裳,盈盈站在那里屈膝请安,“卑妾给王妃请安,给世子爷世子爷和九王爷请安。”声如莺啼,煞是好听。

    可在场的几个主子全都沉着脸,就跟吃了老鼠屎一般恶心。

    没人叫起,时间久了,那文姑娘的身子便有些撑不住,轻晃起来,她咬着嘴唇,盈盈望向英王世子,“世子爷!”眸中泪珠打转,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

    英王世子有些不忍心,还是个小姑娘呢,再说了都是父王不着调做下的孽,跟个小姑娘有什么关系?他便开口道:“你,起来吧!”

    文姑娘顿时一喜,“谢世子爷。”满眼都是感激。

    被个小姑娘灼灼的目光望着,英王世子十分不自在。而边上的英王妃和英王世子妃则黑了脸,连阿九都不住的摇头。大堂哥这心也太软了点吧?文家这个姑娘一瞧就不是个简单的,拿下大堂哥是早晚的事。

    咳,为了他瞧着颇顺眼的小十三和英王婶,他还是把这浑身是戏的姑娘弄走吧!谁让满京城的人都不识货,就英王婶最欣赏他敲得木鱼呢?投桃报李,他也不能再看着这女子把她再给气病了吧。

    阿九看向文姑娘,左右打量着,然后跟英王妃道:“长得是不赖,尤其是身段,彷如弱柳扶风。王婶,现在京城大户人家的姑娘都这样?您是知道的,侄儿我长在佛门,没啥见识,您给侄儿说说呗。”

    英王妃却是把嘴一撇,“文家算是什么大户人家?早就落魄了。本妃原本以为文家就是再落魄骨子里的骄傲是仍在的,当初武国公文烈是多么顶天立地的英雄呀!他的后辈就是再差能差哪去?谁知道——”她摇着头,唏嘘不已。

    她瞥一眼垂首站在那里的文家姑娘,眼里闪过不屑和厌恶,文家把家里的闺女教养得跟楼子里姑娘似的,哪里还有一点武国公的骄傲?真是让人瞧不起。

    阿九若有所思,又盯着文家姑娘看了两眼,“虽说长得不赖,但跟我家这丫头比却还差上一大截呢。都说娶妻娶贤,纳妾纳色,王叔这是什么意思?给大堂哥纳妾怎么也得整个绝色的吧?弄这么一个来糊弄人呢?”

    这话说的英王世子夫妻俩都不敢接,唯有英王妃哼了一声,“谁知道那老糊涂虫心里怎么想的?他自个纳了就是了,非来祸害你堂哥,就为了那只破鸟,在他眼里,你堂哥还比不上只鸟,你说气不气人?”

    说着说着英王妃又生起气来。若是英王爷只是单纯给儿子纳妾,她倒不那么生气了,她气得是他为了只破鸟就把儿子给卖了!她唯一的儿子,英王府唯一的嫡子还不如一只鸟,这不是欺负人马?

    英王世子夫妇吓了一跳,“母妃,您别动气,您还病着呢。不过是个妾,一个玩意罢了,儿媳这就让她下去,您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阿九也跟着劝,“王婶您别激动,您若是实在见不得她,一会侄儿就把她领走,侄儿府里还缺个干活的人呢。”

    不等英王妃回答,阿九便看向文姑娘,问:“你叫个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文姑娘道:“卑妾闺名淑娴,今年十五了。”

    阿九点了下头,跟英王妃道:“这又是淑又是贤的,一个小妾淑娴干什么?有色不就行了吗?可见这文姑娘做妾也是不大合格的,王婶就让侄儿把人领走吧。”

    又转头看向英王世子,“大堂兄不会舍不得吧?”

    “不是,可是——”英王世子很为难,他还真不是舍不得,他也巴不得把这个姑娘送出去,这姑娘进府才几天?就日日站在他去议事厅的必经之路上等着,拿着那似忧似怨的眼神瞅着他,这么一个跟他孙女似的小姑娘,他轻了不是重了也不是,弄得他都不大敢出院门了。

    他是想把这姑娘弄走,可九弟才跟圣上闹过不娶王妃,现在却领个姑娘家回府,这不大好吧?而且九弟是在佛门长大,心思单纯,要是着了这姑娘的道儿可怎么办?

    一时间他犹豫极了,而他边上的世子妃却一脸的巴不得,这么个糟心玩意搁在府里,多膈应人呀!

    阿九就好像没看到英王世子的脸色一般,道:“既然大堂哥不是舍不得就好,一会回去我就把她领走,省得再把我王婶气着了。”

    文姑娘急了,她爹是送她到英王府给英王世子做妾的,九王爷把她要走算怎么回事?爹说了,英王世子心软耳根子软,英王妃和世子妃也不是个狠毒的,只要她能放下身段哄得英王世子近了她的身,待她有了身孕,英王妃和世子妃就是再厌恶她也不得不捏着鼻子应了。只要她生下儿子,这辈子算是有靠了,荣华富贵,总比嫁给穷书生一辈子为了生计锱铢必较强。做妾名声是不大好听,但实惠呀!

    文姑娘打小就觉得她爹是个有本事的人,一开始她虽不大情愿给个老头子做妾,但进了英王府,她便觉得她爹的话是对的了。英王府太富贵了,虽然她在这里不受待见,但她住的那屋子就比她在家中住的强出十倍不止,更别提是吃的用的了。而且英王世子也的确如她爹说的那样是个心软的,也不像她以为的那般年老,瞧着比实际年纪年轻许多。所以现在她是心甘情愿地留在英王府做妾。

    现在九王爷说要把她领走,那怎么可以呢?“九王爷,卑妾是世子爷的妾室。”

    阿九眼睛一斜,“怎么?瞧不上本王?本王不比大堂哥年轻英俊吗?”

    阿九这话一出,英王妃就不客气地笑出了声,“你堂哥哪里能跟你比?满大燕也找不出能比小九相貌更出众的了。”看了看阿九如玉般的容颜,再瞧瞧自个儿子那张老脸,英王妃就更嫌弃了。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同样是儿子,可儿子跟儿子怎么就差别这般大呢?还是皇嫂有福气呀!

    英王世子妃的脸上也带着笑意,虽然被比下去的是自个相公,可谁让九王爷颜值高呢?现在可都流行看脸呢。

    英王世子却十分尴尬,虽然九弟和母妃说的都是实话,可如此被亲娘嫌弃,英王世子那颗柔软的心仍是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不,不是——”文姑娘急急分辨,话还刚开个头就被阿九掐断了,“既然不是瞧不上本王就好,就算你瞧不上也没什么,妾嘛,通买卖,不过是个玩意物件,还能左右了主子的意思?行了,一个妾室,主子们说话哪里有你插话的地方?让你说两句也算给你面子了。一边站着去吧,回头跟本王回府。”阿九不耐烦地摆手,桃花立刻上前把她拉到墙角去了。

    文姑娘怎能甘心,挣扎着嚷道:“卑妾,卑妾有纳妾文书!”

    阿九哂笑一声,“你不提醒本王还忘了呢?堂嫂,纳妾文书呢?一起送与弟弟吧。”

    “行,九王爷稍等,我这就使人拿去。”英王世子妃答应地可爽快了,能把这个丢人玩意弄走,她看阿九的眼神可柔和了,真是个仁义后生啊!难怪小十三时常念叨着他九皇叔祖多好多好。

    文姑娘仍在挣扎,阿九一个眼神掠过去,文姑娘只觉得心头发寒,如坠深渊,身子僵在那里不敢动了。阿九满意地勾了勾嘴角,笑着对桃花道:“她不懂事,你教教她,别的也就罢了,这头一条呢就是要听话,你知道的,你家公子最喜欢的便是柔顺听话。”

    “哎,公子放心,桃花一定好好教她!”桃花大声应着,扯着文姑娘出去了。也不知她使了什么法子,反正等阿九告辞走的时候,那文姑娘低眉顺眼规规矩矩地跟在后面,跟换个一个人似的。简直让英王世子开了眼界,阿九都走半天了他还没回过神来,“母妃,刚才那个是,是文家的姑娘?”他不敢相信,文家那小姑娘可是又胆大又有心计的,这是他亲身领教过了的。

    英王妃没好气的斜了儿子一眼,“你要是有小九这样的手段,母妃我就是现在闭眼也能安心了。你瞧瞧你那样,都做祖父的人了,还听着听着你那混蛋父王的话,你就没点自己的主见?”

    英王世子都被骂习惯了,讪讪的,小声反驳,“他不是我父王吗?”他做儿子的,还能不听父亲的?

    英王妃更气了,“那你还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呢,也没见你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顾忌着情面,那是你父王,是你兄弟,可他们对你有情面吗?你个蠢东西,跟你父王一样气我,赶紧走,别杵在这气我了。”她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心软讲情面。跟那些个如狼似虎吸血的庶兄弟讲情面?这是多蠢啊!这么些年要不是她看着,她的蠢儿子早被生吞活剥了。

    英王世子妃垂着头,心里对英王妃的话其实可赞同了。她这个夫君呀,咳,这都过一辈子,她都懒得再说了,幸好她儿子孙子不像夫君。

    就在此时,英王世子的小孙子十三公子急匆匆地跑来了,“老祖宗,祖父,祖母,叔祖呢?已经走了?”他跑得气喘吁吁,一头都是汗。

    英王妃瞧见心爱的小曾孙,立刻就换了一副面孔,眉开眼笑着,“呦,小十三,你来晚了,你叔祖都走了。”

    小十三的脸立刻就垮下了,“走了?都怪七哥,我说早些过来吧,他非拉着我练字,还说叔祖跟老祖宗在说话,不许我过来打扰。哼,叔祖可喜欢我了,上回还夸我武艺练得好,还说要送我一匹好马的,怎么就走了呢?”他可失望了。

    英王妃有些诧异,“小十三很喜欢你叔祖呀?”

    十三理直气壮地道:“是呀,叔祖好,文武双全!”最重要的是叔祖制得住他们家那个老糊涂,还敢骂他是老不休。“老祖宗,我叔祖都说了什么?有没有提起我?他下次什么时候再来?”他扯着英王妃的手不住地问。

    英王妃瞧着一脸焦急的小曾孙,心里又欢喜又好笑,“你叔祖呀虽然没提起你,但却帮了你祖父一个大忙。”

    小十三先是失望,随即又好奇起来,“什么大忙?”

    “你叔祖呀,他把文家那个妾领走了!领回他府上干活去。”英王妃笑得可舒心了。

    “真的?太好了!”小十三眼睛都亮了,就因为他祖父这个糟心的妾,他都没脸出门了。“叔祖说不准还没走远,我去追他去。”说着他就一溜烟跑开了。

    留下英王妃诸人哑然失笑,笑罢若有所思,小十三要是能跟着九王爷多学学也是好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