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91章 探病英王府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德妃看着手中的那一支七尾凤钗,上头的凤凰正展翅飞翔,金子的成色好,样子也特别逼真,迎着亮光熠熠生辉。

    “太后都往哪些宫送了?”她的手抚着凤钗,心中遗憾怎么就不是九尾的呢?但她知道送到皇后那里的一定是九尾的。

    宫女恭敬应答:“回娘娘,除了皇后那里,也只有四妃处有,低一级的妃嫔全都没有。”

    德妃哦了一声,瞧不出息怒,反而是捏着凤钗看了又看,“打听清楚了?的确是九王爷孝敬的?”

    宫女又答:“回娘娘,奴婢打听清楚了,说是九王爷亲手画的图样,给太后娘娘送了好几匣子,太后娘娘觉得好,便挑出一些送给几位娘娘。”

    德妃心中自然明白不独她一个有,“九王爷倒是孝心可嘉!”她感慨了一句,“既然太后娘娘这般欢喜,十五去慈恩宫请安本宫就戴这支吧。”

    “是,奴婢记下了。”宫女应着,就听德妃娘娘又道:“你把这支凤钗被本宫插上,本宫瞧瞧。”

    “是,奴婢遵命。”宫女双手接过凤钗,端详了德妃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凤钗插在她的发间,举着镜子道:“娘娘,好了,您瞧着位置可合适?”

    德妃对着镜子晃了一下头,头上的凤凰微微颤动,闪过一抹流光。德妃轻勾嘴角,“不错!”下巴抬了抬,又道:“你瞧着本宫戴这凤钗好看吗?”

    宫女立刻赞道:“好看,特别好看!娘娘你戴着这支凤钗更加雍容贵气。”宫女服侍德妃多年,自然知道她想听的是什么。

    果然,德妃听到雍容贵气四个字时显得很高兴,她对着镜子又轻晃了一下,嘴边的笑容也越来越大,心里却想:她要是戴上九尾凤钗一定会更加雍容贵气的。

    贤妃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七尾凤钗,然后往台上一扔,道:“做工和样式倒是比内廷的都强上一些,今儿我就戴这支吧。”

    宫女屈膝应是,上前小心翼翼地拆了贤妃娘娘的发型,重新梳了一个,插上那支七尾凤钗,还要往头上插别的首饰时,被贤妃止住了,“行了,本宫瞧着就戴这一支也挺好。”

    宫女自然是听令行事,随手就把拿起的流苏放了回去,奉承道:“娘娘戴这支凤钗真好看,又雍容又大气!”

    贤妃勾了勾唇角,却道:“本宫只要好看就行了,至于雍容大气,那是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的事。”

    巧了,当晚圣上就来了贤妃处,自然留意到她头上的凤钗,不由多看了两眼,随口问:“这是新进上的?瞧着挺不错的,这回他们倒是尽心。”

    贤妃斜睨着昭明帝笑,“哪里是进上的?内务府什么眼光圣上还不知道吗?这支凤钗是太后娘娘赏给臣妾的。九王爷孝心,亲自画了图样使人制出来孝敬太后娘娘的,太后娘娘瞧着好,就赏了臣妾姐妹们一些。”

    昭明帝就更来了兴趣,“哦,是小九画得图样呀!难怪瞧着好看!不过堂堂状元郎跑去跑去画首饰图样,哼,一让他上朝他就说忙,倒是有空闲画图样,这个臭小子!”

    贤妃嗔道:“九王爷这不是孝顺吗?圣上您可别训九王爷,回头九王爷知道了由头在臣妾这里,该要埋怨臣妾了。”

    昭明帝哈哈大笑,一手揽着贤妃的小腰,一手摸着她嫩滑的脸儿,“爱妃放心,朕绝对不会提起你的。”

    引得贤妃惊呼着娇嗔,昭明帝心情极好,又哈哈大笑起来。心里却在想:该给小九什么差事做好呢?

    被昭明帝惦记的阿九正在英王府作客呢,正确的说是他登门看望病了的英王妃。

    英王妃年纪虽大了,但向来保养的好,身边伺候的下人又细心,怎么就病了呢?是被英王爷的不着调给气的。

    上个月,英王爷的一个心爱庶子在赌坊输了三万两银子,被人压着闹到英王府上,把英王妃给气了个倒昂。虽然英王爷罚了那庶子跪了十天的祠堂,可也逼着世子把赌债给还了。

    今天给这个庶子还赌债,明天又得给那个庶子还嫖资,后天某个庶子又把哪位大臣心爱的儿子给打断腿了——成天都是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当世子是什么?专给他庶子擦屁股的?才还了国库一百多万两银子,府里能有多少银子?今儿三万,明儿两万的,万贯家业也禁不住这般花。

    那个不要脸的老杀贼,没看见世子都为难得卖字画了吗?英王妃气得呀,举着拐杖追着英王爷绕着花园跑了三圈仍不解气。最后她喊来府里的侍卫把欠赌债的庶子连同他姨娘的院子全给抄了,抄了不止三万两银子出来。

    还了赌坊的三万两,剩下的全砸到英王爷面前,“吃我儿子的,喝我儿子,自个还存了这么多私房钱,出了事屁股一拍甩我儿头上去了,我儿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这有一回这样的事,就全都给老娘滚蛋。”

    英王爷理亏,加之也被英王妃的彪悍劲给镇住了,半天说不上话来,待英王妃转身要走他才敢小声地嘟囔,“你这老婆子说的是什么话?世子怎么就倒霉了?英王府不是留给他了吗?”

    怎料英王妃耳力好,转头就怼道:“谁稀罕着王府?别说等你百年之后了,就是你的庶子们再作个两三年,王府就成空壳子了,谁爱要谁要去。明儿我就进宫去就太后,这是狗屁世子我儿不当了,我领着儿孙搬出去,这英王府就留给你心爱的庶子们作去吧。”

    “你,你,你敢!”英王爷这回可急了,扯着英王妃不让她走,“你是英王妃,你要撇下去到哪里去?”

    英王妃连个眼风都懒得给他,没好气地道:“我跟着我儿享福去。”老了,老了,这个好东西终于不往府里抬小妾了,反倒更不着调了。

    英王妃很生气,心里却又拼命告诉自己不能生气,自己气死了,儿子不更受这个老东西的欺负?

    在儿孙们的劝说下,英王爷不知许诺了多少好处,英王妃才消了气,不再提要带着儿孙搬出去住的话。

    本以为经过这一回英王爷总该消停一段日子吧,可半个月都没过呢,他又出了妖蛾子。

    事儿是这样的,十天前,英王爷被京中有名的泼皮破落户文二爷用只会唱小曲的鸟儿勾回了府里,那鸟儿可有意思了,居然还会唱,英王爷的心痒痒的,提出要用银子买,文二爷不卖,英王爷当场就气得跳脚,要揍文二爷。

    文二爷也是个混的,仗着祖上的功勋谁也不怕,虽然曾经的武国公现在的文府已经落魄了,但耐不住文二爷是个混不吝的,这么长的刀子往自个肚子上捅眼都不带眨一下的。俗话说的好,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文二爷就是个不要命的,再加上他也是功臣之后,连圣上都怜悯一二的,所以京城各家虽瞧不起他,却也都捏着鼻子让他三分。

    英王爷跳着要揍他,文二爷也不惧,甩掉外裳就蹦到了地上,“来呀,来呀,老子怕过谁?”

    跟着英王爷的侍卫和文府的奴才一瞧坏了,要是这两个主打起来可怎生是好?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把自家主子抱住了,这才避免了一场恶战。

    事后,文二爷说了,“英王爷要这只鸟也行,只要答应我一件事,不用银子,直接送给你都行。”

    英王爷大喜,忙问:“什么事?”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在他看来,文家无非就是求财求官,他到圣上大侄子跟前哭两声就办成了,没什么难的。

    谁知文二爷一不求财二不求官,而是提出要把自个大闺女嫁给他家小十三。英王爷就是再混也知道这婚事不合适,什么门第家世也就罢了,关键是小十三是家里老婆子的眼珠子,他要是私自在外头给小十三订了一门娘家这般低的媳妇,老婆子不定怎么闹呢。

    所以英王爷是连连摇头,连鸟儿也不要了。

    文二爷见状哪里舍得让他走?遂又换了个条件,改口要把闺女送给他儿子英王世子做妾,还说什么不嫌弃世子年纪大,他闺女就喜欢成熟稳重的。敢情之前肖想要嫁给少年郎小十三的不是他闺女?

    在场的谁不知道文二爷坑英王爷呢?英王世子,未来的英王爷,文二爷的闺女虽是妙龄女子,但依他家的门第还真没资格给英王世子做妾。明眼人谁看不出今儿这事就是文二爷为英王爷量身定做的圈套?

    可人家英王爷就乐意往里头钻,他不仅答应了,还当场就写了纳妾书,为了一只鸟就把自己的亲儿子给卖了。

    英王爷神采奕奕地提着鸟,身后领着个妙龄大姑娘回了府,直接指明这姑娘是给世子纳的妾。世子的老脸当场就臊得通红,世子夫人眼前一黑,差点就一头栽地上了。她都是做祖母的人了,自然不会在意夫君纳妾,可公公往儿子屋里塞人,这算什么事?

    世子就更委屈了,他与妻子感情甚好,儿孙都满堂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纳妾?而且瞧着那姑娘跟他孙女一般的年纪,这,这不是胡闹吗?

    可是任世子跪在地上怎么哀求,英王爷都不松口,反而把纳妾文书塞他怀里了。

    英王妃得知这事,没吵也没闹,她直接就病倒了。

    阿九得知英王府的事情,跟桃花感叹道:“瞧这一出一出的,都快赶上戏班子了。走,公子领你们去英王府给英王婶探病去。”

    管家一听九王爷登门,立刻就使人去禀报世子爷了,自己小跑着去了大门上迎接,“哎呀,是九王爷您来了呀!快快请!”

    与上次的冷峻不同,此刻的九王爷特别亲切,“呦,是大管家呀!你可悠着点,跑这么快摔了怎生是好?本王这回就是来看看王婶的,又不问你家王爷要银子,你别紧张哈。”

    老管家陪着笑脸,“九王爷这不是头回登门吗?老奴我这是高兴的,高兴的。”他尤其强调是头回登门,就好像上回在他们府上敲木鱼硬从王爷手里抠走一百多万两银子的人不是阿九一般。

    “高兴就好!不过本王不大高兴,听说英王叔把王婶给气病了?哦对了,王叔呢?没在府里吗?”阿九一边跟着管家往里走,一边用折扇打着手心。

    “王爷?九王爷问我们王爷啊?嗯,嗯,我们王爷出门会友了。”管家可不敢说王爷在府里,这俩虽是叔侄俩,却跟仇人似的,哦,是他们王爷单方面以九王爷为仇人。

    “王婶都病了,王叔还有心情出门会友?”阿九诧异极了,“这心也未免也太大点了吧?”

    “这,这——”可怜老管家这了半天都急得一脑门子汗了仍是没找到个合适的借口。好在就在这时英王世子匆匆赶来了,倒是给他解了围。

    “九弟。”英王世子看向阿九,有些诧异他怎么会登门。

    “大堂哥,听说王婶病了,我过来看看她。”阿九笑着说明来意。

    英王世子松了一口气,“让九弟费心了。”他还以为他爹又惹了什么事被找上门来了呢。不是就好!

    英王世子引着阿九往英王妃的院子走,他与阿九的年纪相差甚大,也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好。好在阿九善解人意,问起英王妃的病情,这他倒是能接上话。

    英王妃的院子很快就到了,二人长驱直入,一路上所遇奴才纷纷请安。英王世子问英王妃身边的大丫鬟,“母妃今天怎么样?好些了吗?现在是醒着还是睡了,若是醒着就去禀报,就说睿王九弟看她老人家来了。”

    “回世子爷和九王爷,王妃今儿好多了,现在正醒着呢,奴婢进去禀报。”大丫鬟说着就进了内室,片刻后就出来了,“九王爷,世子爷,王妃请您二位进去呢。”

    阿九和英王世子进了内室,英王妃在丫鬟的帮助下坐起身靠在床头,阿九见状一个箭步过去,拿起床上掀在一边的锦被,三两下就叠成了豆腐块塞在英王妃身后垫着她的腰,“王婶您靠着这个被子,会舒服一些。”

    阿九这番举动把室内的几人都惊呆了,还是英王妃最先回过神来,她看着目光中带着担忧的阿九,神情可慈祥了,拍着阿九手道:“我真羡慕皇嫂,我这满堂儿孙就没一个小九这样心细的。”

    “母妃!”英王世子不安地喊道,脸上带着几分愧疚和呐呐。

    阿九微笑,替英王世子分辨,“王婶,谁不知道大堂哥最孝顺您呢?你夸小九就夸小九呗,干啥还踩大堂哥一脚,大堂哥是老实人,他会当真的。”

    英王妃的脸色更加柔和了,“好孩子,还是你懂事。”瞥了儿子一眼,“行了,母妃不是说你。”她这个儿子孝顺是真孝顺,就是人太老实了,一辈子也就打理打理英王府的庶务,不像小九这般聪明能干。

    阿九大蛇随棍上,“王婶疼我自然瞧着我好,您是不知道,外头恨着我的人可多了。远的就不说了,就说英王叔吧,他可烦我了。”阿九顺嘴就给他王叔上了眼药。

    一听阿九提英王爷,英王妃的脸就沉了下来,安慰阿九道:“你王叔就是个好坏不分的浑人,小九你别理他。”

    阿九乖巧地点头,“嗯嗯,小九都听王婶的。对了王婶,您怎么就病了呢?我在府里也听了一耳朵,要小九说您跟他置什么气?他做得不对您就进宫找太后娘娘去,让太后娘娘骂他。你把自个气病了,除了我大堂哥和侄子们担心,其他人都可高兴了。来来来,让小九给您把把脉,一会再给您敲段心经,您静静心,病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