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90章 弟 装病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宋相爷背着手去了后院,“夫人呢?”不等丫鬟回答他就朝内室走去。吓得丫鬟战战兢兢跟在后面,“回相爷,夫人病了!”

    宋相正好也掀开了内室的珠帘,看到夫人姚氏头上搭着一块布巾半躺在床头,大丫鬟手上端着药碗,正劝着姚氏喝药。两人见宋相爷进来,都吓了一跳。丫鬟慌忙站起身屈膝行礼,“奴婢见过相爷。”

    宋相爷闻着室内浓重的中药味,眉头皱了皱,“你怎么病了?病了便好生喝药,多大的人了还这般任性。”

    他不说这话还好,宋相爷的话刚一落音,姚氏便红着眼圈质问,“相爷这会到内院来做什么?是来找妾身兴师问罪的吗?”她的眼底含着三分幽怨,让病中的她看起来有些孱弱。

    宋相爷便叹了一口气,“你呀你,什么兴师问罪?他到底是我的长子,跟承泽是亲兄弟,你是嫡母,他受了伤,好歹你也给他请个大夫呀,不然落在别人眼里像什么样子?”

    姚氏却是哼了一声把脸转向一边,给那个贱种请大夫?她巴不得他死了才好呢。“相爷说吧,妾身恍惚听人说他被人追杀,他在老家又惹了什么祸事?”这个贱种命可真大,居然还叫他一路逃回了京城。那两个也是干吃闲饭的废物,两个人都制不住一个文弱书生,还有什么用?

    宋相爷眉心一跳,朝姚氏望去,只见她一脸的愤懑,便道:“说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拦着不许他参加科考,他害怕,就悄悄回京,惊动了那两人,这才有了一路追杀。”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这话一听就不实诚!相爷您不会就相信了吧?”姚氏嘴边浮上讥诮,“还拦着不让他参加科考,就他那不学无术的,就是去参加科考也中不了呀!老家的人不是说他只会背三字经吗?”

    宋相爷见她脸上的表情不像作伪,眉梢扬了扬,不动声色地道:“许是老家的人弄错了吧?承熙身上现在已有秀才功名,我虽没有考校过他学问,但能中了秀才便不是光会三字经就能成的。”

    “已经是秀才了?妾身怎么没听说?”姚氏这回是真的惊讶,不仅惊讶,心中还掀起了滔天怒火。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有人回禀她呢?她派在老家的人呢?死哪里去了?

    个人物,但到了京城那就什么都算不上了,没看到二公子年纪轻轻就金榜题名是进士老爷了吗?一个小小的秀才,考了便考了吧。所以这事他们便没有上报。

    “大公子这是什么意思?中了秀才这是好事,怎么反倒瞒着不说?他这是防着妾身呢?相爷——”姚氏猛地坐起身,又气又伤心,摇摇欲坠的样子。

    宋相爷赶忙扶住她,“你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他是想着秀才不算什么,等中了举人回京会试给咱们一个惊喜!”他替长子辩白,“惊喜倒是没见,惊吓倒是有。那个混小子,一身的伤,其中有两刀差点就伤到要害了,差点没把我吓人?我就纳闷了,这追杀承熙的到底是什么人?据承熙说他在老家也没得罪什么人。”他一幅怎么也想不通的样子。

    姚氏惊道:“这般严重?妾身以为——”她捂住了嘴巴,“相爷,是妾身误会了,也怪妾身这身子不争气,大公子没事吧?妾身去看看他!”说着就喊丫鬟扶她起来。

    “夫人,您还病着。”丫鬟为难地看了看宋相爷,上前不是,不上前也不是。

    宋相爷已经打消了对姚氏的怀疑,见她要下床,不由皱了皱眉头,“你还病着呢,好生歇着吧!承熙没事了,等你好了再过去看看他吧。”目光扫过丫鬟手中的药碗,他伸手接了过来,“药还没喝呢,赶紧趁着还没凉喝了吧。”他把药碗递到姚氏嘴边。

    姚氏嫌恶的看了一眼黑黑的药汁,微微把头撇开,“相爷先放着吧,妾身一会就喝。”

    宋相爷怎会看不出她的心思,微笑着道:“夫人这是怪为夫没有喂你喝药吗?”作势便要来喂。

    “相爷!”姚氏被吓了一跳,娇嗔着横了宋相爷一眼,“还是妾身自己喝吧,可不敢劳相爷大驾。”接过药碗闭着眼一气就把药喝完了,边上的大丫鬟极有眼色地接过药碗递上清水,“夫人,您簌簌口。”

    姚氏漱过了口才缓过一口气来,那样子看得宋相爷都觉得好笑,“多大的人了还怕喝药?行了,你好生歇着吧,我回书房了。”

    宋相爷依旧背着手,施施然往外走,等他的脚步声一走远,姚氏立刻扑在床边呕吐起来,吓得丫鬟手足无措,“夫人,夫人您没事吧?”十分担忧。

    姚氏呕吐地说不出话来,只能摆摆手。是药三分毒,她没病,喝了这么一大碗药,不吐出来多伤身体?

    折腾了好一阵子姚氏才把药汁吐出,这一番折腾下来,她头发蓬乱,气喘吁吁,脸色也煞白,瞧着真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回到书房的宋相爷皱眉不语,他在想追杀长子的人是谁呢?是长子自个招惹来的?还是冲着相府来的?若是前者那倒没什么,若是后者,就有些棘手了。他身处在这个位置上,经他手办过的案子抄过的家可不在少数,到底是哪个找他寻仇?敌在暗他在明,这让惯于掌控全局的宋相爷不舒服极了。

    宋相爷坐了片刻就去了长子躺着的屋子,无论这个人是谁,他都要先确定长子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别的不好分辨,他不是说已有秀才功名吗?那他就考校一下他的学问吧,这个总作不得假。

    这一考校,宋相爷惊喜万分,人才!人才啊!他这个在老家长大没有名师大儒教导的长子不仅学问扎实,而且头脑特别清晰,时有惊人之言。比他花了大力气培养出来的次子都还要强上一些。

    “好,好,我儿好样的!”宋相爷看着长子的目光顿时变了,“好生养着伤,待伤好了为父安排你去国子监读两年书,下一科我儿定能考个好名次。”他拍着长子的手说着他自个的打算。

    “真的吗?儿子也能进国子监?那真是太好了!”宋承熙眼中闪过狂喜,“爹放心,儿子肯定为给您争气!”

    “好,好,为父就等着我儿的好消息了。”宋相爷很欣慰,也特别骄傲,不愧是他的种,哪怕长在老家,他的儿子依然强于众人。

    只是这个长子心里恐怕对他有所埋怨,看来应该早些把三丫头清幽给认回来,他们是亲兄妹,有她在,承熙对相府的归属感会更强些的。

    待宋相离开后,宋承熙脸上的表情敛得一干二净,只有嘴角还微微上翘,说不出的讥诮嘲讽。哪里是考校他的学问,不过是想看看他有没有说谎罢了。他的父亲啊,一如既往地虚伪自私道貌岸然!

    话说阿九往慈恩宫太后娘娘那里送了几匣子首饰,太后娘娘高兴得一整天嘴巴都没合拢,身边伺候的宫女们也纷纷奉承,“太后娘娘,您瞧这支凤钗,做得多精细呀!这上头的凤凰展翅欲飞,太后娘娘您戴着多贵气!”一边说着一边把凤钗插到太后娘娘的头上。

    边上的宫女立刻举着镜子,附和着,“是呀,太后娘娘您瞧瞧,多雍容华贵!要说还是咱们九王爷有孝心,时刻想着咱们娘娘!”

    太后娘娘对着镜子左右照着,脸上是大大的笑容,透着满足,“是挺好,没想到哀家还能享上小九的福。哀家瞧着他送来了不少,蓝月,你挑一挑,各宫都送上一些,剩下的你们几个就分了吧。”

    “哎,奴婢们多谢太后娘娘赏赐。”以蓝月为首的宫女们欢欢喜喜地道谢。

    各宫收到太后送过去的首饰反应不一。

    皇后娘娘懒洋洋地倚在凤榻上,连看都没看,随手就扔在了一边,“什么好东西?也巴巴地朝本宫这里送,好似本宫没见过好东西似的。太后娘娘倒是慈母心肠,任何时候都不放过为九皇帝造势揽名声,就是圣上她也没费过这个心。”

    她身边的秋姑姑笑着道:“奴婢觉得还好,这钗上的凤凰栩栩如生,倒也不比内务府进上的差。”

    皇后娘娘斜了她一眼,道:“你喜欢?那就赏给你了。”

    秋姑姑哪里敢要,“娘娘您这不是寒碜奴婢吗?只有娘娘您才有资格戴凤钗,奴婢就是个伺候人的,可不敢逾越。”

    皇后娘娘眼中闪过笑意,道:“罢了,收起来吧。”忽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本宫娘家有个极出众的侄女,原本还想着说给九皇弟的,谁知道九皇弟是个不近女色的,倒是可惜了。”皇后娘娘的脸上是明晃晃地遗憾。

    秋姑姑陪着笑脸道:“没有九王爷不是还有别人吗?大小姐那般人才还愁嫁了?娘娘,圣上不正在为几位皇子挑正妃吗?”她提醒着。

    皇后娘娘却摇了摇头,她才不会让娘家侄女做皇子妃呢,她正积极谋划着生个小皇子,若是娘家侄女成了皇子妃,那将来娘家是支持她的小皇子呢?还是支持侄女?她虽是皇后,她所出的小皇子虽然是嫡出,但她可不敢保证娘家就一定会支持她,毕竟与前头几位皇子比,她还没有影的小皇子在年纪上可吃了大亏,有成年皇子可选择,谁会支持连聪慧愚笨都看不出来的奶娃娃?

    “阿秋,你说镇北将军怎么样?”皇后娘娘突然开口道。

    秋姑姑一怔,道:“娘娘说的是徐大将军的嫡长子?他自然是年轻有为了!娘娘的意思是?”

    “阿秋,你说把宜安许配给镇北将军怎么样?”皇后娘娘道,她越想越觉得这门婚事合适,不说镇北将军本人有出息手握重兵了,光是为了徐其昌也值了。徐其昌多得圣上信任y呀!他要是站在自己这边支持小皇子,她还用发愁吗?

    “大小姐跟镇北将军自然是郎才女貌,相配得很呀!可是徐大将军能愿意吗?”秋姑姑一脸担忧的样子。最重要的是圣上会同意吗?圣上会允许徐大将军亲近皇子吗?她觉得不大可能。

    皇后却不以为然,“难道本宫的侄女还配不上他儿子吗?”淡淡地眼风斜过去,秋姑姑心中一凛,到底没敢再多说一句,“娘娘说的是!咱家大小姐那么好的人才,无论配哪家儿郎都是配得上的。”

    皇后得意的勾起嘴角,“嗯,明儿让大嫂进宫一趟,这事宜早不宜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