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88章 相府嫡长子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京中出了一件大事,丞相宋庭声养在老家的长子回京了,而且是以浑身是血倒在相府大门口的方式回京的。

    当时正巧京兆尹的巡逻队巡逻到此,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亲耳听到那个一身狼狈的年轻人高喊:“我乃宋相爷嫡长子,有人阻我进京,救命!”说完便倒在相府大门前。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啊!宋相爷的嫡长子?怎么从没听说过呀?他们听的最多的都是宋相爷家的二公子,长相如何如何出众,学问如何如何好,但从来没听说个还有个嫡长子呀。

    哦,想起来了,宋相爷好像是有个儿子,听说顽劣不堪,送回老家教养了。难道就是这位?

    还有最后一句“有人阻我进京,救命”,更是让人生出无穷想象,大家不由在心里猜测,谁会害怕宋相爷的嫡长子进京呢?甚至不惜追杀,哎呀,这胆子可真大呀!

    京兆尹的巡逻队相互对视,均能在彼此的眼里看到隐隐的兴味,大家都不是初出茅庐的啥都不懂的新人了,个个都是见惯了各种阴私龌龊的,自动就在心里脑补了种种情节。

    倒在相府外头的青年自然就是宋承熙了,拜他这一嗓子所赐,相府想瞒也瞒不住,不过半天消息就传遍了京城各府。

    姚氏气坏了,茶杯摔了一地,“该死的小贱种,命倒是真大!他怎么就没死在路上。”她十分遗憾,若是死在半道上,骨头渣子烂完了又有谁知道?那两个也是没用的,两个人还看不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居然让他跑进京了。

    更让姚氏生气的是,她派在老家看着这小贱种的那两个人居然没来见她,差没办好,人也不见了!真是岂有此理。

    宋相爷得了消息匆匆回府,他听到家仆回禀的时候心中第一反应便是不可能,他长子远在老家呢,他没让他进京呀。再一听被人追杀受重伤倒在相府门口,他的第二个反应便是生气。这个臭小子又惹了什么事?老家呆不下去了才跑京城来的吧?真是太丢人了!

    为何宋相爷会这般想呢?实在是这十多年姚氏一直告诉他:长子顽劣,在老家又把谁给打了,又闯了什么祸事,不喜读书,不通诗文,成日就与一群地痞泼皮混在一起。

    听得多了他也就失望了,也绝了让长子进京的念头。他想着,就让长子一辈子留在老家吧,有他这个相爷爹在京里镇着,长子在老家闯了祸事他也能压下去,倘若来了京里,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他这个相爷也兜不住呀!得,还是不要进京给他惹祸了吧。

    宋相爷沉着脸进了府,“那逆子呢?”

    管家的心里便咯噔了一下,还没来及应答,便见一身捕快衣裳的男子快步迎了过来,“哎呦喂,宋相爷,您可回来了!贵府长公子在您院子里呢,走走,我领您去看看!可惨了,受了老重的伤,有一刀差点点就扎到要害了,至今都还昏迷不醒呢。”

    这般轻浮的语调,宋相爷下意识地就不喜,待看清来人,宋相爷也只好把不喜压在心底,淡淡地道:“原来是方家小公子,老夫替犬子多谢方小公子的援手之恩了,今日抽不开身,待闲了,老夫定领着犬子登门答谢。”言语中送客的意思不言而喻。

    方行却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宋相爷言重了,职责所在,谈不上什么谢不谢的。相爷您一定心系令公子的伤势吧!快跟我来!”

    这是老夫的相府,老夫的院子,还要你一个外人领路?宋相爷差点没把鼻子气歪!这个方家小子是真没听懂还是假装的?宋相爷眯着眼睛看向方行,对上的却是一双真诚略带担忧的眼眸,那心里的感觉就跟吃了苍蝇一般,却也不好再张嘴赶人。

    一路行到前院,方行的嘴巴就没停过,什么朗朗乾坤居然有歹人敢对相府公子出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什么相爷放心,我一定帮您把凶手找出来,为宋大公子出一口气;什么宋大公子可怜啊,小脸煞白煞白的;什么相爷您家的奴才当差不大尽心,自家公子都伤成那样都不想着给请个大夫,还是他心善派人给请了个大夫——巴拉巴拉的一直说到进了屋子。

    跟在后面的管家手心里都捏着一把汗,生怕相爷一时火起得罪了方小公子。这方小公子人虽然不着调了些,可谁让他后台硬呢。他是宫里贤妃娘娘的亲侄子,父兄都领兵在外,受圣上看重。方家就方小公子这最小的儿子留在京中。说句不好听的话,要是领兵在外的方家父子们在战场上有个万一,京中的方小公子可就是方家的独苗苗啊!

    所以方小公子在京中再胡闹,圣上看在宫里贤妃娘娘的面子上和远在边疆的方侯爷的面子上,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这方小公子也是的,好好的金吾卫不当,非跑到京兆尹当个捕快,成日领着一队人满大街地闲晃,招猫逗狗,让人十分头疼。

    今儿大公子回府,也是巧了,居然被方小公子撞了个正着,以他看热闹不怕戏台高的性子这还了得?这不,帮着把大公子抬进府就不走了,摆明了要瞧热闹。

    管家的头都快愁破了。

    宋相爷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衣裳上满是血迹的长子,他的瞳孔猛地一缩,目光落在儿子煞白的脸上。

    浓眉阔额,鼻梁高挺,长得像他!

    也许真的是父子天性,宋相爷此前对这个儿子的种种不满,在看到他身上的血迹和煞白的脸色时忽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愤怒,是谁?是谁对承熙下这样的毒手?他宋庭声的儿子也敢动?这哪是针对儿子?分明是针对他这个相爷来的!

    “大夫,我儿可有大碍?”宋相爷询问垂手立于一旁的大夫。

    宋相爷进来时大夫正给宋承熙诊脉,见他进来立刻站起身恭敬立在一旁,此时见问,便恭敬答道:“令公子的伤十分凶险,有两道刀伤差点就伤及要害,好在令公子年轻,身子强健,好生将养上半年应该就没大碍了。”

    宋相爷一听要养半年,瞳孔又是一缩,身侧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劳大夫费心了!”他对着大夫温言一句便坐到儿子的床边,侧头又问:“他什么时候能醒?”

    大夫答:“令公子失血过多,又疲惫不堪,要醒来估摸着得等到晚上。”

    宋相爷点点头,便让人送大夫出去了,随手又招来管家,“拿我的名帖到太医院请位太医回来。”

    管家应着刚要走,被方行拦住了,“管家不用去了,小爷我已经使人去请太医了,这会应该在半道上了。”

    宋相爷抬起的手在半空顿了一下,看向方行,“方小公子的恩情老夫记下了。”

    方行嘿嘿两声,十分不客气地往椅子上一坐,摆摆手道:“这有什么呀!我这人心好,就喜欢见义勇为,何况我跟令公子还认识。”

    宋相爷见他跟在自己家里似的支使小厮上茶端点心,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又听他说与自己儿子认识,不由好奇起来,“哦?方小公子是在哪跟犬子认识的?”

    “自然是在京城认识的,我三岁的时候,有一回我爹揍我,我生气离家出走,迷了路,被几个泼皮盯上了,是宋家哥哥救了我。”方行中气十足,说起自个小时候离家出走的事儿脸都不带变一下的。

    “原来犬子跟方小公子还有这样一番渊源!”宋相爷笑着感叹了一句,就听那方行又道:“对了,当时宋家哥哥是跟着一位特别漂亮温柔的姨姨的,我娘说她是宋夫人,宋相,夫人呢?怎么没见她?”扭头左右看着,好奇不已的样子。

    其实方行被宋承熙救过一回这事倒是真的,不过他当时才三岁,哪里能记住这事?之所以记得不过是长大后听他娘和他身边的奶娘唠叨的罢了。

    所以之前在相府门口他一听到这人高呼自己是相府嫡长子,立刻便想到这是自己小时候的恩人,才不遗余力地帮忙的。不然,哼,当他方行那么闲?他虽急公好义,但也不是谁的闲事都管的好么?

    宋相爷的脸色僵了一下,一点都不想理他。可不理又不行,他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直直看着你,宋相爷深吸一口气才道:“犬子的生母已经过世。”

    方行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惊呼,“难怪宋家哥哥被人追杀,原来是没有亲娘护着!”喊过了才后知有觉地反应过来,冲着宋相傻笑解释,“宋相别介意,我这人心直口快,我真不是想说你苛待前头原配的孩子!”

    他不解释不要紧,这一解释,宋相爷差点没眼前一黑晕过去,方侯爷,赶紧把你家的熊孩子领回去。

    他强压着心火,淡淡地道:“方小公子年少,老夫又怎会与你一般见识。”这句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方小公子不是职务在身吗?老夫就不耽误你了,管家,好生送方小公子出去。”

    管家战战兢兢上前,“方公子您请!”满京城谁不知道方小公子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相爷逐客,方小公子自然是不敢对相爷怎么样,可要是把气撒在他身上怎么办?他老胳膊老腿的,可挨不住他一脚呀!管家的内心都快要哭了。

    “相爷不跟我计较就好,既然相爷都回府了,那想来宋家哥哥的这条命是能保住了,我先告辞了,等宋家哥哥想了,宋相您转告他我明日再来看他!”方行倒也没继续赖着,手一扬,招呼着,“小的们,走了,跟小爷巡街去。”

    方行领着他的狗腿子们呼啦啦走了,宋相爷的脸再次黑了下来。什么叫宋家哥哥这条命能保住了?当他相府是魔窟吗?他的儿子何需外人来担心?

    “相爷!”是送方行出府管家回来了。

    “送走了?”宋相爷问了一句。

    管家点头,“走了!”可算是把小魔星送走了。

    “今儿夫人在做什么?”宋相爷忽然问。

    管家心中一凛,“夫,夫人,哦,夫人今儿身子不大舒坦——”话还没有说完就在宋相爷的瞪视下说不下去了,垮着脸呐呐地站在那里。

    “你就不用替她解释了。”宋相爷气呼呼的,姚氏什么性子他还能不知道吗?他知道她不喜他的这个长子,他气得是姚氏居然连点面子情都不愿意做了。

    “相爷,夫人真的病了,还叫了大夫,连管事问事都是寻的二小姐。”管家小声道。

    宋相爷摆摆手,压根就不想听他说。

    宋承熙醒的比大夫说的要早,傍晚的时候他就醒了,看着他的小厮惊喜地喊:“大公子,您醒了!”

    宋承熙睁着迷蒙的眼睛,“我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了?”

    小厮道:“大公子,您这是回到相府了,别动,您别动,您身上受了重伤,小的去喊相爷来看您!”说着飞快地往外跑。

    宋承熙转了转眼珠,全身疼得要命,他嘶的吸了口凉气,躺床上不敢动了。他看了看上方的床帐,慢慢闭上了眼睛。

    很好,他回来了!他终于回到相府了!

    很快,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宋承熙猛地睁开眼睛,看着那个快步朝他走来的威严中年男人,神情激动无比,“爹,爹呀!儿子差点就见不到您了!”他饱含深情地喊着。

    宋相爷被他这一声爹也勾起了感情,再不喜虞氏,承熙到底也是他的长子,那时他也是欢喜的。

    “好了,好了,我儿没事了。”宋相爷神情也有些激动,“承熙呀,你在老家住的好好的,怎么会跑京城来?追杀你的人是谁?”他不着痕迹地问。

    宋承熙可委屈了,“爹,儿子不想呆在老家,吃不好,穿不好,想要念书都得自己给人做工赚取银钱。儿子堂堂相府公子,怎么能过得连京中府里下人都呢?可儿子又一想,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儿子就咬牙坚持了。可是——”

    顿了一下他又道:“爹您是一朝丞相,儿子想给您争气,就每日苦读,想着早日取得功名让您欢喜欢喜。可是儿子考过秀才再想参加乡试,却有人拦着儿子不许儿子去考,他们把儿子捆住锁在屋里,到了中午才把儿子松开,可乡试都已经开始了。”宋承熙说着打了个寒颤,好似仍然心有余悸。

    宋相爷大惊,“何人如此大胆,敢捆绑我儿阻拦我儿科举?”

    宋承熙摇头,“儿子也不知,那两个人是突然出现的,他们只拦着不让儿子去考试,倒也没伤害儿子。可儿子不甘心,儿子想考功名。于是儿子就悄悄进京来找爹,被那两人发现了,他们就对儿子下死手,幸亏儿子干惯了活计,身子强健,这才一路逃到京中。爹,爹,儿子差一点就见不到您了。”宋承熙说到伤心处,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宋相爷忙按住他的身子安抚,“莫哭,莫哭,爹给你做主!你身上有伤,当心伤口崩开。”一边不着痕迹地握住长子的手,长子的手心的确有不少茧子,他自己也是做过活的,知道不是长年累月是不会有这么多茧子的。

    夫人是一番说辞,现在长子又是另一番说辞,他到底该相信谁的呢?宋相爷的目光一时有些冷凝,在触及长子头上浸血的白布,他的眼底飞快地闪过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