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87章 他的闺女?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当真?你没有看错?”姚姨娘嚯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脸上是惊骇之色。

    那婆子脸上也是惊骇之色,“回姨娘,千真万确,奴婢瞧得清清楚楚的,错不了!”眼睛闪了一下,“不瞒姨娘,奴婢以前在虞夫人院子里当过一阵子差,那姑娘的相貌跟虞夫人年轻时极像,尤其是那双杏眼,简直是一模一样。”

    姚姨娘若有所思,半晌,她忽然笑了,“好,好,这是好事!”原配嫡女还活着不是大大的好事吗?姚姨娘的唇角浮上笑容,斜睨着脚下跪着的婆子,难得的好心情,“你很好!板子和月银就不罚了,回头再去青烟那领二两赏银。”

    那婆子惊喜地谢恩,“多谢姨娘。”本以为能把惩罚免了就不错了,没想到还能得二两赏银,这是意外之喜!

    就听姨娘不紧不慢地道:“但这件事出你口,入我耳,姨娘我不希望有第四个人知道。你明白吗?”

    婆子心中一凛,表态,“姨娘放心,婆子的嘴严着呢。出了这屋子,婆子就把事忘得干干净净。”

    姚姨娘满意地勾了勾嘴角,挥手,“你下去吧。”

    那婆子下去之后,宋清歌就迫不及待地问:“姨娘,虞夫人是谁?你们说的什么意思?”她隐约觉得要有大事发生了。

    姚姨娘唇角高高翘起,慈爱地拉着女儿的手道:“当年你还小,你爹又下了禁口令,许多事情你自然不知道,可府里那位大公子你应该还有些印象吧?他被送走时你都五岁了,隐约能记点事情了。”

    宋清歌点头,“有的,姨娘,大哥为什么会被送回老家?因为他姨娘死了吗?”她记忆中的那个小男孩比她高一点点,成日本着脸,不爱说一句话,身上的衣裳也时常脏着,跟奴才的孩子一样。

    “姨娘?哼!他才不是姨娘生的呢,他的生母便是虞夫人,是你爹的原配妻子,你大哥才是咱们相府的嫡长子。”姚姨娘冷冷地哼了一声,眼底满是浓浓的鄙夷。当年对着她喊打喊杀,嫌她给姐夫做妾丢人,可她姚芙儿又强到哪里去?

    “真的?不是都说大哥是庶长子吗?”宋清歌咋听这事,惊呼一声,简直不敢置信,“那夫人?”天哪,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她的心底隐约地浮上一股兴奋。

    姚姨娘本来也没打算瞒着女儿,便道:“宋家是大族,咱们这一支是嫡出长房,可是你爹是过继来的。”

    宋清歌都要被这消息炸蒙了,“姨娘,爹是过继的?”

    姚姨娘点点头,继续说道:“你祖父曾官拜二品,可他只有两个女儿,却没有儿子。当年欲过继时,京城宋氏族里不少人都想把孩子送进来,发生了一些事,惹恼了你祖母。所以你祖父一气之下就回老家挑选嗣子,挑来挑去就挑中了只有一个寡母又极聪慧有读书天分的你爹。”

    “那虞夫人便是你祖父祖母瞧中为你爹娶得原配夫人,她生了一子一女,在生后头的闺女时难产,没多久便去了。那时你才一岁多点,当然不知道她了。虞夫人所出的一子便是你大哥,七岁上头被你爹送回老家养活。那个女孩跟二小姐同年出生,只小了两三个月,在六岁上头没了。”

    宋清歌皱起了眉头,“姨娘,按理说她六岁的时候我不都快八岁了吗?能记事了,可我的印象中怎么没有这个妹妹?”

    姚姨娘的嘴角浮上讽刺,“咱们府里最偏最破的院子你知道吧?咱们贤惠大度的夫人把她扔那里去养,从不让出来,你自然没见过她了,没见过怎么有印象?”

    “原来是这样啊!”宋清歌恍然大悟,随即眉头又皱了起来,不对呀,不是说六岁上头没了吗?那刚才婆子说的长得跟虞夫人一模一样的是谁?“姨娘,你说跟虞夫人长得像的那个丫头会是谁?虞夫人娘家侄女?”侄女像姑姑,这也不是没有的。

    姚姨娘满脸讽刺地摇头,“虞家后来被发配边疆,怎么可能有女儿出现在京城?那婆子嘴里说的丫头十有便是虞夫人所出的嫡女。”见女儿猛地睁眼了眼睛,姚姨娘又道:“当年府里都说那个丫头夭折了,毕竟几岁的孩子生了那么重的病,又没人过问,不死还等什么?那时你祖母也正生着病,你爹嫌晦气,就对外说是丢了,被拐子拐走了。可是据姨娘私下所知当时根本就没见尸身,你这位妹妹八成是被人救走了。”

    宋清歌心中一动,“姨娘的意思是说她还活着,那个九王爷身边叫桃花的贱丫头就是她?”她的脸色不怎么好,本以为是个低贱的奴婢,谁能想到真实身份却比自己还高一头,那怎么可以?“姨娘,不能让她回来!”绝不能让她回相府压她一头。

    姚姨娘神情一滞,看到女儿脸上的惊慌,心中一疼,柔声安慰道:“清歌不怕,你还有姨娘在呢。”她把女儿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抚着,“清歌,你这样想就错了,她不仅要回来,咱们还得帮着促成此事。”

    宋清歌不高兴了,“为什么?姨娘,我才不要那个贱丫头压我一头呢。”

    姚姨娘却神情不变,老神在在地道:“清歌,你怎么不想想咱们府里这么多年只有二小姐一位嫡女,现在若是多了个比她更名正言顺的正室嫡出,不是就能给那边添把堵了?”反正是势如水火永远无法和解,给姚氏添堵是姚姨娘一贯乐意做的事情。

    你不是自诩贤惠身份高贵吗?我就非弄个人来揭了你的画皮,你姚芙儿也不过是使了手段才谋得正室位子的贱人罢了。这么些年来,虞夫人早逝,她所出的大公子被送回老家,小姐从没露过面,京中许多人还以为你姚芙儿才是相爷的原配呢。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

    虽然姚姨娘没有对宋清歌说姚氏是怎么成了相府夫人的,但这并不代表她不知道。当年宋家二老为相爷相中虞夫人,可相爷心里却是不愿意的,他早就暗自钟情了另一位小姐,便是姚姨娘的嫡姐姚芙儿。

    姚姨娘还知,嫡姐并不是喜欢相爷这个人,一个才从乡下来的傻小子有什么值得眼高于顶的嫡姐喜欢的?她不过是瞧中了他的身份家世罢了。可怜相爷,被嫡姐一哄几十年,还以为自己魅力大呢。

    相爷虽不情愿,奈何虞夫人是宋家二老瞧中的,他也只好娶了。但后来却借着老家寡母弄了桩婚约出来,要把她嫡姐也娶进门,与虞夫人不分大小,都是正室夫人。

    宋家二老虽然气愤,也明知道婚约是假的,姚家虽不入流,但世居京城。相爷未被过继之前从来未到过京城,隔了十万八千里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有婚约?

    奈何姚家与相爷寡母都一口咬定是真的,而虞夫人的娘家也出了事,无人站出来为她撑腰,这才让嫡姐得了逞。

    因为这事,让宋家二老丢了大脸,纷纷气病了,没过两年就相继去世了。姚姨娘私下里甚至都怀疑宋家二老的死是不是跟她嫡姐有关,毕竟那时宋家二老十分不待见嫡姐,听说新婚第二天都没有喝她的敬茶。而姚姨娘也知她的嫡姐是一个多么有手段而又狠毒的人,不然虞夫人及她所出的一子一女为何在相府一点痕迹都没留?

    至于后院那位老夫人,呵呵,那可不是原来的宋老夫人,而是相爷的生母。宋家二老去后,没过两年相爷就把老家的寡母接到府里来奉养了。也因此众人只知相府有位老夫人,可这位老夫人却从不出府做客,有客登门,相爷也从不让人过去拜见。

    “再说了,你不是厌恶她吗?你忘了二小姐身上那桩糟心的婚约了?她都能想着让你代嫁,又怎么会放过那个丫头呢?她可也是嫡出,吴家不是非要嫡出吗?夫人和二小姐都快要急疯了,她们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清歌,就让她们狗咬狗去吧,咱们看咱们的热闹。”姚姨娘说着自己的谋算。

    宋清歌眼珠转了转,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还是姨娘想的周到。”那个桃花贱丫头还真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呢,殊不知立刻就从树上摔下来,美梦破灭的滋味她一定要让她尝尝。

    “可是,九王爷很宠那个丫头,他能眼看着她嫁给商家子而不插手?”宋清歌忽又起来担忧。

    姚姨娘微微一笑,“自古女子的婚事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你爹这个亲生父亲在,九王爷身份再高又怎么样?”

    宋清欢放下心来,“姨娘,那咱们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爹去吧。”她挽着她姨娘的胳膊,乖巧欢喜着。

    姚姨娘嗔了她一眼,“你呀就是心急,这会你爹还没回府呢。”

    “那好,那就等爹爹回来再说。”宋清歌娇笑着。

    可姚姨娘母女得了先机,却失了后手。她派出去请相爷的人空手而归,“姨娘,不好了,相爷被夫人身边的鸣露姐姐请走了。”

    姚姨娘一听相爷去了夫人的院子,起初没放在心上,待她派过去看着那婆子的小丫鬟慌张过来禀报婆子被夫人院子里的人带走了,她立刻就意识到事情被夫人知道了,不由跌坐在椅子上,扼腕不已。

    此时,正院里姚氏正一脸惊喜地对宋相道:“相爷,咱家的三小姐有消息了?”

    宋相一怔,“什么三小姐?”他只有两个姐姐,哪里来的三小姐?而且这称呼也不对呀!

    姚氏心中鄙夷,嘴上却嗔道:“相爷忘了吗?是虞姐姐所出的清幽姐儿呀!”

    宋相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双目如电射向姚氏,眉头皱着,“你莫要冲动,御史可都盯着呢,吴家那小子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他以为姚氏是要寻个人顶着三丫头的身份代替二丫头嫁到吴家去。

    姚氏脸上的笑僵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自然,面上带着受伤,道:“相爷您怎么这般想妾身呢,是咱们真正的三小姐有消息了,说来还多亏了大丫头,今儿她出府,在银楼跟一个姑娘家发生了点误会起了冲突,她身边跟着的粗使婆子见那姑娘的容貌吓了一大跳,那姑娘的相貌跟虞姐姐年轻时极像,婆子胆小,就把这事报到了妾身这里。妾身一想,若那婆子没有说谎,那姑娘还真十有就是咱们丢了的三小姐呢,毕竟虞家的人都还远在边疆,能与虞姐姐这般相像的也只有咱们三小姐了。”

    宋相却有些不大相信,当年他私下里审了那个叫麦苗的小丫头,据她交代,三丫头都病了两天了,全身滚烫滚烫的,跟着了火似的。那么小的孩子,又病得那么重,肯定活不下来了。至于尸身去哪了?宋相心里却是有个猜测的,麦苗还提起过跟三丫头一起消失的还有院子里那条黄狗,黄狗护主,把小主人的尸身叼走了呗!当时他也查看了,那墙角的狗洞确实有进出过的痕迹。

    姚氏就像没看到宋相脸上的不信似的,犹在欢喜地道:“相爷您可知道咱三小姐是谁吗?”一副神秘兮兮地样子。

    宋相眼神一凝,“是谁?”

    姚氏笑道:“是九王爷身边那个叫桃花的丫头。不仅跟大丫头见过,就是欢姐儿也见过她的,要妾身说这是冥冥之中便有天意,才叫她们姐妹相见的。”

    宋相却是心中一动,“你是说九王爷身边那个眼睛大大,笑起来很好看的丫头?”他一下子就想起九王爷回朝那天在京郊喊他老伯的小丫头,当时觉得小丫头挺伶俐的,可要说她长得像亡妻虞氏,宋相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本就是他不愿意娶的妻子,虽然两人生了一子一女,可要问他虞氏长什么样子他还真说不清楚,只记得她是个安静人,很柔顺。他不去后院,她从不会寻他,就是他娶了姚氏,她也安静地呆在自己的院子没有吵闹。

    那个小丫头像虞氏?宋相下意识地就想摇头,不像的!虞氏太寡淡,寡淡得没有存在感。而那个小丫头却很鲜活,尤其那双杏眼,灵动无比。

    不过那个小丫头要是他的女儿,那也是不错的。于是他看向姚氏,“确定没有弄错?”

    姚氏自然看出他的意动,心里松了一口气,点头道:“不仅大丫头院子里那个婆子这样说,欢姐儿院子里李嬷嬷也跟妾身说像。”顿了一下又道:“李嬷嬷前些日子跟欢姐儿出过府,见过那桃花姑娘,当时只觉得面善,倒也没多想,今儿听那婆子一说,她立刻就想起来了,桃花姑娘的相貌可不就像虞姐姐吗?”

    宋相点了点头,脸上浮上一抹笑意,想了想道:“这事还是要再确定一番才好,先别冒失了。哦对了,你刚才说那丫头跟大丫头起冲突是怎么一回事?”本来这样的小事宋相是不会过问的,可现在那丫头不是疑似他闺女吗?还没认回来呢,可不得多上上心?

    姚氏轻描淡写地道:“听说是大丫头跟桃花姑娘看中了相同的物件,桃花姑娘抢先了一步,大丫头就有些不大开心,这才起了点冲突。”

    宋相一听不过是争个物件,不是什么大事,道:“回头你从库房寻些东西送九王爷府上去,就说是替大丫头给桃花姑娘赔不是的。”

    姚氏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柔声答应了,“行,这事妾身一会就去办。对了,相爷,三小姐怎么成了九王爷身边的丫头?您见了九王爷不妨问上一问。”

    宋相徐徐点头,“嗯,回头有机会我探探九王爷的口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