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79章 皇觉寺中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宁非在自个院子里掐着腰大笑,不愧是我阿九,说不回就不回。霸气!笑够了收拾两身衣裳跟小厮交代了一句也去了皇觉寺。他还是去看着点吧,别阿九一时冲动真出家了怎么办?虽说他知道阿九是姑娘家,可他这不是没以真面目示人吗?何况跟皇觉寺相邻的山头上就有一座尼姑庵。

    桃花和桃夭也去了皇觉寺,没敢露面,此刻两个人就坐在藏经阁门前那棵参天古树上,视野极好,能把云海大师禅院的情形瞧得清清楚楚。

    桃花晃荡着小腿嗑着瓜子,嘴里还小声哼着曲子,“一个和尚挑呀挑水喝,两个和尚抬呀抬水喝,三个和尚没呀没水喝,你说这是为什么?为呀为什么?”

    桃夭见她万事不愁的样子,真的好佩服她的心大,不由问道:“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担心?”

    桃花微怔,“担心什么?”

    桃夭下巴轻抬,朝着阿九所在的云海大师的禅房方向点了点,“你就不担心公子真的出了家?”

    桃花耸了下肩,不以为然地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公子又不会真的出家。”

    “万一呢?”桃夭真不知道桃花哪来的信心。

    “没有万一!公子要出家早出家了,还能等到这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子有多娇气,他能受得了这份清苦?除了女色他贪图一切的享受,这样的和尚云海大师敢要吗?”桃花嘴里吐着瓜子皮,“再说了,就是公子真的出家当和尚了又怎么样?反正我是要跟着他身边一辈子的,大不了到时换男装。”

    桃夭忙道,“我也是要跟着公子的。”

    桃花瞅了她一眼,遗憾地道:“你怕是不行,你这相貌穿了男装也不像男人。”又瞅了两眼,“不过倒是可以让公子给你易容,他跟千幻公子学过这个。”一番话让桃夭的心情起起伏伏跟坐了过山车似的。

    “咦,他怎么也来了?”桃花忽然坐直身子眯起了眼睛。

    谁来了?桃夭定睛去看,正推门进去的那人不正是镇北将军宁非吗?桃夭也觉得好奇,“他怎么有空出来,不是该在家里忙着归宗的事吗?”

    桃花嘴巴一撇,“改日子了。”

    “改日子?”桃夭脸上带着不信,“云海大师卜的吉日还能随便更改?”

    “真的改了,吉日是两天前,可咱们公子不是跑皇觉寺要出家吗?宁非就说没有咱公子到场作见证他就不归宗,弄得徐家族里对咱公子都颇有微词。桃夭姐姐,你说这跟咱公子有什么关系?分明是宁非自个作妖。他这么能作,老天爷怎么不打个雷劈死他得了?”桃花对宁非不要脸跑公子跟前讨好卖乖不屑又不满。

    瞧着桃花愤愤的小模样,桃夭觉得好笑,桃花呀,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时刻警惕着跟她抢在公子心里位置的一切入侵者。“改在哪日了?”她随口问道。

    桃花又哼了两声,“没定,说是等公子这事尘埃落定了再挑日子,一会我就去跟云海大师说,不给他家卜日子。”她两颊气鼓鼓,像一只可爱的青蛙,“不行,我得去看看。”

    桃夭连忙道:“你不怕公子生气了?”

    桃花顿时垂头丧气,她当然怕了!她最怕公子生气了!想了想她仍是飞身下树。

    “哎,你去哪?”桃夭伸手去抓她的衣裳,却抓了个空。

    “放心,我就在寺里走走。”风里传来桃花的声音。就在刚刚桃花猛地想起前些日子救的那个书生,也不知道他的伤好了吗?她想去看看。

    桃花不喜戴首饰,身上穿的衣裳也属低调奢华那种,所以她一个小姑娘在寺里走着倒也不太引人注意,偶尔有人多瞧两眼,都当是哪家小姐身边的丫鬟。

    桃花就这样溜溜达达,走着走着就茫然了,她还不知道那书生走没走,要到哪里去找?要不去问问云海大师?不行,那样岂不是公子就知道她来了?就在这时身后忽然有人喊她,“桃花姐姐!”

    桃花高兴地回头,“法能小和尚,快来,快来!”真是瞌睡遇上了枕头。

    法能蹦蹦跳跳跑过来,“桃花姐姐,你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上回桃花姐姐给他的蜜饯,可好吃可好吃了,他一口气能吃半罐子,可师傅说他正在换牙,不许他多吃,每天就给他三颗,偶尔能给五颗,就这样他的蜜饯也早就吃完了。

    “上次的蜜饯还有吗?”法能眼巴巴地看着桃花。

    桃花一滞,“呃,姐姐来的匆忙,没来及带,不过姐姐这有瓜子,给你!”她从荷包里抓了一把瓜子放在法能手里,想了想,索性把荷包都塞他手里,“都给你,拿去吃吧,京城老字号,香着呢。”

    法能听到没有蜜饯,很失望。不过还是接了桃花的瓜子,聊胜于无啦!又听桃花姐姐说是老字号,就半信半疑捏了一粒扔嘴里,味道还真不错。法能咧着嘴跟桃花道谢,“谢谢桃花姐姐。”

    桃花拍了法能大光头一下,问:“法能啊,前些日子我救的那个书生呢?还在寺里吗?伤势怎么样了?”

    法能小和尚眨巴了几下眼睛,“哦,你说他呀!还在寺里呢,不过伤势好多了,都能下床走动了,还帮着寺里抄了好几本经书,他和那些读书人住在那边的院子,我带你过去吧。”

    “好呀!”桃花高兴地去牵法能小和尚的手,法能如被蛇咬一般往后退,一本正经地道:“男女授受不亲,桃花姐姐你不可以牵我的手。”刚才桃花姐姐摸他的头他就想说了。

    桃花哑然失笑,刚要取笑他还是个孩子懂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转而一想还得他领着自己去找那书生,要是把他撩生气了撂挑子可怎么办?“好好好,不牵就不牵吧,你快点领我去。”

    皇觉寺很大,寺里专门有院子提供给那些租不起京中院子的落魄读书人住,只需要交极少的租金即可。

    “桃花姐姐,那书生就住在最外头的那间屋里,你自个过去吧。”法能小和尚给桃花指了路就蹦蹦跳跳着离开了。

    桃花走了过去,一眼就看到坐在树底下看书的书生,他身上还是那件蟹青色的衣裳,侧颜如刀刻,好看极了。

    桃花冒到嗓子眼的招呼又咽了回去,不忍打扰了书生用功。还是书生发现了桃花,一怔,随即脸上露出笑容,“姑娘,在下还未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呢。”他站起身对着桃花行礼。

    桃花赶忙躲开,摆手,“没什么,没什么。你的伤都好啦?”不想对方误会了她是轻浮的姑娘,忙又解释道:“我家公子在寺里,我跟着在这陪他。”这样说应该也不算骗人吧?

    书生倒是没有多想,“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眸中闪过可惜,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只是个丫鬟,这般好的人才与人做奴婢,可惜了!

    桃花瞧着他都能出来读书了,自然知道他没有说谎,也很替他高兴,“你可真用功,等你回了家你爹见你学问好,肯定会护着你的。”桃花还没忘记他家的糟心事呢。

    书生脸上闪过迟疑,最后仍是道:“在下宋承熙,并不打算现在回家。”他现在身上只有秀才的功名,还是他贿赂了看守他的人才考的,看守他的人许是觉得秀才的功名太低,没瞧在眼里,才被他谋划成功的。

    乡试年还在两年后,他现在若是回了府里,这两年中有无数的变故,他没有信心在读书的同时还护好自己。所以他想好了,不回去了,就在这寺里住着,虽然清苦了一些,但胜在清静,他能静下心来读书,至少得有举人的功名他才有底气回去,不然,小小的秀才,分分钟就被人捏死了。

    “哦,是宋公子呀!”桃花点头,误会了他的意思,“也好,云海大师的医术可高明了,你多求他帮你瞧瞧也是好的,别留下什么隐患。”

    宋承熙看了她一眼,便也没有解释。

    桃花看过了宋承熙,知道他很好她就放心地回去了。

    宁非在云海大师的禅房里没有多呆,他很识趣,知道云海大师能容他进来是瞧在阿九的面子上。所以他喝了一杯茶,看到阿九很好,就很自觉地告辞了。

    整个过程,阿九就他进来时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一直都闭目坐在蒲团上打坐,连他告辞都没睁开眼睛,更别说相送了。

    宁非出了云海大师的禅院,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在寺里逛了起来。都说皇觉寺的风景好,他还没有看过呢。

    宁非跟送他出来的师傅打听了一番,听说放生池也叫姻缘池,很有兴趣,就先去了那里。走半道上的时候遇到一群人把路给堵住了,宁非皱了皱眉头,见主子是两位姑娘家,便闪到一旁没有说话。

    “大哥哥!”其中那位穿着葱绿裙子的少女一脸惊喜的喊道。

    喊他的?宁非朝身后看了看,见没有别人,才确定这少女是喊他的,只是她是谁呢?府里的两个庶女他都见过,不是长这样子,他努力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这位妹妹,“你是?”宁非迟疑着问。

    少女倒也没在意宁非没有认出她,而是很高兴地跑过来,“大哥哥,我是你的堂妹徐采婕呀!你前些日子跟大伯回诚意伯府拜见祖父,我见过你的。”

    宁非一听她说是堂妹,又听她提到诚意伯府,便知道眼前这少女是他那两位庶出的叔叔谁家的女儿。因为诚意伯府住的除了他那偏心的祖父就是他庶出的叔叔们,他亲叔叔在外地做官,把一家老小都带走了。

    长辈们之间的恩怨宁非也听了一耳朵,但他是晚辈,又是在外头长大的,感受到底不真切,所以面对着堂妹的笑脸他也不好不搭理不是?

    “哦,是堂妹呀!就不知是三叔家还是四叔家的妹妹?我都没认出来呢。”宁非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徐采婕善解人意地摆摆手,“不怪大哥哥,你才回京又没有见过我,自然不认识了,我爹排行第三。”

    “原来是三叔家的妹妹呀!”宁非笑了笑,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堂妹身后跟着的一堆下人,觉得这个堂妹天真娇俏,除了排场大了一些,还挺不错的,也没有娘说得那么极品呀!

    “堂妹这也是来上香吗?这位小姐是?”宁非淡笑着问,把目光转向堂妹身边的姑娘。不是他想问,实在是这位姑娘的目光太热切,他实在不能装作没看见。

    徐采婕的眼神闪了一下,还没来及开口,那位姑娘自己就走上了前,“见过大表哥,小女闺名陈佳玉。”两颊绯红,双目灼灼,看宁非的目光跟看块肥肉似的。

    徐采婕的脸顿时黑了一下,一把扯过表姐,瞪了她一眼,转过头对着宁非却是笑颜如花,“大哥哥,这是我舅家表姐,小门小户的没见过世面,大哥哥别见怪。”

    宁非不着痕迹往后退开半步,即便他不懂京城大家族里的规矩,却也知道头一次见面就把自己的闺名告诉外男是不合规矩的,这位陈小姐瞧着就是个轻浮的,他还是快点脱身吧。

    于是敷衍地点了下头,“陈小姐!”然后对着徐采婕道:“堂妹你们玩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说完就转头大踏步而去,连放生池也不去了。

    陈佳玉痴迷地望着宁非远去的背影,直到徐采婕不客气地推了她一把才回过神来。无视表妹黑着的脸,两眼放光地道:“表妹,那便是你大伯家才找回来的嫡长子圣上亲封的镇北将军吗?长得可真英俊。”不同于时下武将的粗鲁虎背熊腰,说话和气,没有架子,倒像是个读书人。“表妹,你什么时候去徐大将军府,可别忘了带着我。”

    徐采婕哼了一声,鄙夷地斜了陈佳玉一眼,“表姐你还真敢想!我大哥哥那是你能肖想的吗?大将军府是什么门第?大舅舅是几品官呀?”

    她毫不留情地奚落着,心里直把她娘埋怨,她大舅舅连个秀才都不是,成日就知道跟狐朋狗友附庸风雅,银子花得跟流水似的。陈家哪有多厚的家底,还不都是娘私底下补贴的?她这个表姐也不是个好的,眼皮子浅,瞧不得半点好东西,她屋里的首饰都不知被她硬要去多少,不给吧,她就要哭不哭的样子到娘跟前说些似是而非的话,她娘就斥责她,说她是她的表姐,她首饰那么多,捡那不喜欢的给她几件就是了。气得她都想把屋子都砸了。

    若只是贪心些还好,那做派就是轻浮的。隔三差五就打着看望她娘的幌子来府里小住,把她哥哥撩拨得眼珠子都黏她身上,可一转身见了比她哥哥更出息的大哥哥,她又不要脸地凑上去,害得大哥哥这么快就离开了,她都还没来及问她能不能去大将军府找他呢。

    诚意伯府也就名头好看听罢了,京中明眼的谁拿正眼看她们?但大伯父所在的大将军府就不一样了,在京中炙手可热,来往的都是顶顶富贵的人家。可惜那明明是爹爹的嫡兄,她的大伯父,两府却几乎从不来往,年节送礼都是大将军府的管家登门,她长这么大都没有去过大将军府一次,见她大伯父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以前小不懂,现在长大知道了,凭着诚意伯府她是嫁不到什么好人家的,想要嫁的好还是得靠着大将军府。可两府不来往她有什么办法呢?现在好容易有个机会,却被表姐给搅和了,徐采婕能高兴吗?

    陈佳玉却不以为然,“表妹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正室我自然不敢想,可做个妾室表姐我这张脸还是行的。”她摸着自己如花似玉的脸,可自信了。

    徐采婕鼻子都气歪了,“你,你不要脸!下贱!上赶着与人做妾,我告诉你,以我大哥哥的身份和大将军府的门第,你连做妾都不够格。”

    陈佳玉翻了个白眼,“表妹说我不要脸,你又比我强上多少?不也一样贴上去?别以为我不知道大将军府可是从不登诚意伯府大门的。”

    “你,你!”徐采婕气得眼泪都出来了,“我回去告诉娘去。”转身就走,下人们赶紧跟上。

    “小姐,咱们怎么办?”陈佳玉的丫鬟傻了眼了,她们是坐着诚意伯府的车子来的,现在表小姐走了,把下人也都带走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等她们。“咱们快去追表小姐吧。”

    陈佳玉哼了一声,“要去你去,本小姐还没逛够呢。”她自然要留下来,说不准还能遇到那位年轻的镇北将军呢。哼,不是看不起她吗?等她做了镇北将军的宠妾,哼哼!

    ------题外话------

    页面改版了,看着好不习惯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