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77章 大招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今儿差不多了,要不咱回去吧?”宁非小声地劝着。

    阿九理都不理他,心中哂笑:差不多了?这才哪到哪?皇兄都还没发话呢。

    宁非无奈,招来小厮低声吩咐了几句,不大会小厮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只食盒。宁非接过食盒,从里头端出一碗绿豆汤来,“阿九,喝碗绿豆汤解解暑吧!”

    这个可以有!阿九睁开眼睛,一手敲木鱼一手端碗,一碗绿豆汤喝完,木鱼声都不带岔的。暗处围观的权贵子弟互相看着,眼里均带着钦佩,敢情九王爷是真的要出家,瞧这木鱼敲的,功底深厚啊!

    暗处的桃花却满腹怨念,“凭什么宁非可以过去,咱们却要躲在这里?”她也好想过去服侍公子呀!给公子擦汗打扇,这本来都是她的活计,宁非凭什么抢了去?

    桃夭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桃花,“你要是过去满京城的人都要怀疑咱公子出家的决心了,这不是把把柄往圣上手上送吗?”哪有吵着要出家的人身边还带着妙龄美貌少女服侍的?“桃花,咱还是回去吧!你可别过去,坏了公子的大事看他不打死你!”桃夭悄悄拽住桃花的袖子,防着她出幺蛾子。

    桃花撅着嘴,“你当我傻呀?这点轻重我还是能分清的,我就是怪心疼公子的,他长这么大也没受过这种罪,以往在山上,公子是春看娇花夏乘凉,要往哪去坐轮椅上我推着,连路都不要他走一步。现在可好,身世大白了反倒过得不如以前了,圣上的心真狠,哪有大和尚待公子好?回头我就跟公子说,还不如回去呢。”

    “嘘,你小声点!被别人听到了。”桃夭拉住有些激动的桃花,“咱们还是走吧,回头真坏了公子的事就不好了。”

    桃花不情愿的被桃夭拉走了,她俩谁都没有注意到旁边的角落里就坐着一位熟人,吴行云正好把两个丫头的话听个正着,他勾了勾嘴角,想:九王爷原来是这样的九王爷呀!居然有勇气跟圣上对抗,他都忍不住要欣赏了。别的不说,就这木鱼就敲得十分好听。

    宁非心里烦躁地要命,他真想踹开锦乡侯府的大门把锦乡侯给揪出来,问一问他闺女是不是嫁不出去了?经过阿九的努力,太后那里闺秀的画像就剩下三张了,锦乡侯府的小姐是其中一位。

    可宁非又投鼠忌器,他不是怕坏了锦乡侯府小姐的名声,他是怕锦乡侯府小姐坏了名声后破罐子破摔硬赖上阿九。

    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宁非心里的邪火发不出来,都快憋屈死了。忽然他眼珠子一转,想了个好主意,抬手招来小厮,对着他吩咐了几句。

    小厮点着头走了,两刻钟后小厮回来了,身后是一辆装满木柴车。“大公子,您要的柴禾送来来,”

    宁非点点头,把手中的伞和扇子都交给小厮,自己接过锋利的斧子,高高扬起,那斧头在阳光下闪着森森寒光。

    众人都蒙了,这是要做什么?只见宁非高举着锋利的斧头,咔嚓一下,手起斧落,碗口粗的木头桩子应声从中间裂成两半,再咔嚓一下,木头桩子变成了大小一样的四半。

    闪着寒光的斧头可锋利了,宁非的脚边不一会儿就劈了一小堆柴禾了,宁非喊小厮把柴禾装车码好,“送回府里厨房,别浪费了。”

    阿九和宁非,一个敲木鱼,一个劈柴,一边是宝相庄严的禅意,一边是腾腾的杀气,那画面看上起诡异极了,可木鱼声和咔嚓声居然十分的和谐。

    众人面面相觑,镇北将军跑锦乡侯府门口劈柴是几个意思?威胁?众人觉得十有**是,瞧他那个狠劲,好似把木头桩子当锦乡侯一样劈了,好似下一刻他就拎着斧头杀进去了。此时他们猛地想到镇北将军是上过战场杀过匈奴的,都不由打了个寒战。

    锦乡侯府里,锦乡侯嫡出付大小姐哭得是腰都直不起来,“女儿还有什么名声?娘,女儿没脸活了,您就让成全女儿,让女儿死了吧。”

    锦乡侯夫人心都要碎了,“傻孩子,你说什么傻话呢,有爹娘在呢。”看向边上烦躁走来走去的锦乡侯,哀求着,“侯爷,妾身求您了,您就去慈恩宫把闺女的画像要回来吧,咱不参选了。”

    “这,这——”锦乡侯脸上闪过迟疑和挣扎,圣上都跟他透口风了,肯定会让九王爷就范的,超品级的王妃呀,难道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他不甘心!

    付大小姐见状心都凉了,他爹什么都好,平时也算疼她,唯独一样,就是热衷权势,一想想着让锦乡侯府更上一层楼。

    “娘,女儿真的活不了了。”作势就要往墙上撞。

    锦乡侯夫人忙抱住女儿,扭头对锦乡侯喊,“侯爷还犹豫什么?难道真要女儿死在你面前吗?外头徐家那个流落在外头的嫡长子可都换了两把斧头了。”劈卷印的斧头就扔在旁边,瞧着可吓人了。

    到底是多年夫妻,锦乡侯的心思他夫人如何能不知?要是九王爷乐意成亲,她巴不得女儿去争这个位子呢。可现在太后圣上剃头担子一边热,人家正主不乐意。要是只有九王爷在府门外敲木鱼还能忍受,九王爷是斯文人,虽然府里被人指指点点笑话,但没有生命危险呀,侯爷坚持,她也就豁出面皮陪着了,说不准能撞了大运呢?她倒不操心锦乡侯府怎样,她只盼着女儿能过得好。

    徐家的那个嫡长子可就不一样了,他不满弱冠就是正二品的镇北将军,还是靠着自己拼杀出来的,没沾过家里一点光。听说死在他手里的匈奴人不计其数,他跟九王爷又相交莫逆,要是把他惹火了,他真能提着斧头杀进来呀!

    别说他不敢,他在外头劈柴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侯爷您快点做决定吧,徐家大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这才回京多久,就把豪门子弟揍了个遍,圣上不仅没申斥,还夸他揍得好!回头他真把咱锦乡侯府门砸了怎么办?您能跟太后娘娘娘家的侄孙,皇后娘家的侄子比吗?”锦乡侯夫人是又急又怕,“侯爷,您还不做决定是要逼死妾身娘俩吗?妾身死了您是不是就能把你那心肝肉扶上来了?”

    “你,你胡说什么?”锦乡侯惊怒,什么心肝肉的?他不就多宠了白姨娘几日吗?这妇人也是个不贤惠的。“行行行,我进宫,我这就进宫还不行吗?”要是锦乡候府的大门真的被砸了,这可是一辈子乃至几辈子的污点和笑话,权衡了再权衡,锦乡候咬牙忍痛舍了眼看到手的富贵,一跺脚从后门出府了。

    锦乡候一走,锦乡候夫人和女儿就停止了哭泣,她摸着女儿瘦了一圈的小脸,爱怜地道:“我儿受委屈了,放心,京中跟你一般情况的多的是,谁也说不着谁,等过一阵子风声消退了,娘一定给你择一门好亲事,你为府里牺牲那么大,嫁妆上头肯定会多补偿你。就是可惜——”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有些不安地看了看女儿的脸色,见毫无异样,这才放了心。心底却把锦乡候骂了个狗血喷头。

    之前她已经帮女儿相看婚事了,也看得差不多了,她娘家嫂子从中牵线帮着介绍的。男方家里是地方上三品大员,家中有两个嫡子,给女儿说的是长子,年方十七,已经取得秀才功名,正苦读准备下一科下场,后生人品相貌都好。虽说要嫁出京城,但的确是个好夫婿的人选。

    锦乡候夫人十分满意,两家也有了默契,就等着换庚帖下聘了。谁知侯爷这头起了幺蛾子,没跟她商量就把女儿的画像送进慈恩宫了,她知道的时候都已经来不及了。之前的婚事自然黄了,娘家嫂子还一个劲地埋怨她,她能说什么?家丑不可外扬,她只能把苦楚和委屈自个咽下,还得陪着笑脸给嫂子赔不是。

    付大小姐的心情却远不如她表面上那么平静,她的心里黯然极了。娘打算的很好,可她的名声都毁成这样了,还能说到什么好亲事?虽说京中不少人家都往慈恩宫递了家中女儿的画像,可后来人家都把画像拿回去了,谁像他爹这样被权势迷了眼硬是到现在都不愿把她的画像拿回来?

    锦乡候从后门一出府,宁非安排的小厮就看到了,他没有忙着回来禀告,而是一路跟着他身后,看到他进了宫门,这才回来给主子禀告。

    宁非听后眼中滑过笑意,把手中的斧头往地上一扔,“他奶奶,累死老子了,歇歇。”欢喜地把消息低声告诉阿九。

    阿九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心道:皇兄又要发脾气了。

    可不是吗?昭明帝的怒火都能把殿宇给烧了,他深呼吸了又深呼吸,按捺了又按捺,才忍住没把前来请罪的锦乡候拖出去砍了。

    这一个个的,平日逼迫朕的时候骨头不硬着了吗?又是跪求又是死谏的,满朝都是铮铮傲骨啊!现在怎么都变成软骨头了?小九不就敲了几天木鱼吗?也没怎么他们吧?

    “滚吧!”昭明帝气得连话都不想多说一句了,锦乡候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出去了。

    昭明帝黑着脸,烦躁地无以复加。不行,不能再让小九敲下去了,再敲下去满京城也找不出敢嫁给小九的姑娘家了。

    本来对给小九用迷情香的事他还有两分犹豫来着,想要再等一等。现在看来是不能等下去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即便小九事后记恨他,但以后他就会明白他的苦心,知道他都是为他好了。

    这般想着,昭明帝勾勾手指招来福喜,附在他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福喜公公点头,小声道:“圣上放心,奴才指定替您把事儿办好。”

    昭明帝挥手把福喜打发走了,他独自站在御书房里,眼底晦涩,心情有些不宁。

    福喜公公很快来到锦乡候府门口,阿九正收拾东西准备转移阵地,人家锦乡候都把闺女的画像拿回来了,他再在人家门口敲木鱼就不大合适了。

    福喜公公笑呵呵地给阿九请安,然后传了圣上的口谕,“九王爷,圣上请你进宫呢。”

    阿九扬了扬眉,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皇兄这是坐不住了吗?坐不住好呀!坐不住了才会出昏招,这样他才能绝地反击。比耐心,阿九自诩没有人能比得过他!人生漫长,他现在连仅有的一点目标都没了,跟皇兄过过招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外人都以为他该多生气多愤怒,其实他一点都不,相反,他很享受与皇兄对着干的过程,总比他呆在府里给桃花大眼瞪小眼有趣吧?

    “皇兄!”小九到了文德殿的时候,昭明帝正背对着他站着。

    昭明帝哼了一声转过身,不满地道:“还知道我是你皇兄?我还以为我是你仇人呢!”

    “皇兄说笑了。”阿九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昭明帝盯着阿九手上的木鱼看了半晌,无比嫌弃地道:“把那玩意拿远点。”他现在一看到那东西就头疼。

    阿九倒是十分听话,随手就把木鱼递给了福喜,递到一般又缩回手,看向昭明帝,“皇兄肝火有些盛,要不要臣弟再给您敲一段静心咒?”

    “不用!”这两个字几乎是从昭明帝的牙缝中挤出来的。

    “哦,那算了。”阿九无所谓地耸了下肩,他的静心咒敲得是最好的,别人想听还听不到呢,不领情就算了。“福喜公公,你可要拿好了,这可是本王以后吃饭的家伙。要是磕碰了一点,本王就把你的头颅砍了替代。”

    福喜公公顿时觉得手上的木鱼有千斤重,他哭丧着脸,“九王爷放心,奴才一定给你拿好了。”他心里可苦了,圣上跟九王爷斗气,管他这个太监什么事啊!

    昭明帝的脸又是一黑,他正要给福喜使眼色让他把木鱼给毁了呢。“行了,行了,不就一个破木鱼?还是什么宝贝?既然来了,就陪皇兄用顿膳吧。”

    阿九没动。

    昭明帝眼睛一瞪,“怎么?不愿意?真记恨上皇兄了?”见阿九只拿黑黝黝的眼睛望着他,昭明帝有些心虚,他咳嗽了一声掩饰,打起了温情牌,“这日日都是烦心事,皇兄都五天没睡好了,三天没正经用一顿膳了。”

    阿九这才点头,“好吧!”

    昭明帝大喜,立刻吩咐太监们进膳。

    “这是新进的花雕酒,小九你尝尝。”昭明帝摆手让伺候的太监下去,自己亲自动手倒了一杯酒端给阿九。

    阿九扬了扬眉接过抿了一口,细细品尝着,“不错,醇香。”

    昭明帝高兴,“哈哈,小九有眼光!咱兄弟俩还没像今儿这般正儿八经坐下来喝一杯呢,来来来,这些年苦了你了,皇兄敬你一杯。”他殷勤地劝着酒。

    “多谢黄兄。”阿九没有拒绝,“臣弟也敬皇兄一杯。”

    昭明帝欣喜,一样脖子一杯酒就全下了肚。他的兴致就更高了,拉着阿九左一杯又一杯地喝了起来。

    阿九是来者不拒。

    很快酒量极好的昭明帝就喝得有些晕乎了,好在他还记着又是要办,他瞧了瞧阿九,见他脸上绯红,一脸酒气地安静坐在那里,满意地勾了勾嘴角。

    “小九啊,你是不是醉了?”昭明帝问。

    阿九呵呵笑着,“是呀皇兄,臣弟头晕。”

    “头晕?头晕好呀!来人,去御膳房给九王爷端醒酒汤。”昭明帝站起来,身形微晃,“走,小九,皇兄带你去歇一会。”

    阿九任由着昭明帝拉着他往寝殿走,“小九啊,你住这间,皇兄去隔壁。”昭明帝把阿九推了进去。

    阿九一进去,立刻就闻到一股熟悉的似有若无的香味,抬头看,香炉里燃着的香正袅袅升起。阿九心中可失望了,他还以为皇兄憋什么大招呢,原来是迷情香,亏他还抱以多大的希望。

    ------题外话------

    阿九会怎么做呢?

    !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