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76章 无题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二弟,承让了。 ”宁非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拉地上的徐令宽,“二弟快起来,你没事吧?你说你也是的,不过是切磋,你不用让着我。”

    本就摔得头脑发蒙的徐令宽闻听此言差点没气得吐血,恨不得能打开伸过来的手,却又不能,只好捏着鼻子被嫡兄拉起来。

    “大哥说笑了,是大哥技高一筹,弟有所不及。”徐令宽一脸诚恳地道。

    宁非依旧是豪爽的样子,“二弟不用泄气,你的武艺比我强多了,我不过是占了上过战场有经验的便宜罢了,假以时日,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是不是呀爹?”

    宁非说的倒是实话,徐令宽的武艺还是相当不错的,要是能把那些花架子去掉,威力会更大。

    徐其昌点了点头,“令宽,你大哥说的没错,他的身手凌厉而实用,这都是在战场上磨砺出来的,你实战经验不足,输给他倒也不亏。”他拍拍次子的肩膀安慰。

    徐令宽点头,“爹放心,儿子会好生跟大哥请教的,儿子不会辜负您的教导。”

    “好样的!”徐其昌很欣慰地拍了拍次子,知耻而后勇,不愧是他徐其昌的好儿子!瞥见次子嘴角的淤青,徐其昌道:“今儿就到这吧,爹还有事,你俩也回去收拾收拾歇着吧。”

    顿了一下又交代,“令宽,让小厮给你上点药油把淤青推开。”他可是瞧得很清楚,次子身上挨了不少拳头。想到这他瞪了长子一眼,这臭小子,手底下也不留着点。

    宁非无辜地双手一摊,冲他爹呲了呲大白牙,让徐其昌气不得笑不得。

    徐其昌直接就去了后院,“说什么呢这般高兴?”

    正和侄女说话的宁氏一看到徐其昌,脸上的笑容就淡了,“将军来了,芳丫头菊丫头,给你们姑父请安。”

    宁芳和宁菊很是乖巧,立刻就起身行礼,“侄女给姑父请安。”很是恭敬,她俩都有些害怕这位积威甚重的姑父,哪怕他和颜悦色与她们说话,她们仍是觉得害怕。

    “起来吧,芳丫头和菊丫头是吧?姑父来的匆忙,也没备下见面礼,这银票你俩拿去花吧。”徐其昌一摸身上,只有一块平日挂在腰上的玉佩,不适合当礼物,索性便掏了银票一人给了一张。

    宁芳和宁菊都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是接好还是不接好,就把头转向了她们的姑姑宁氏,

    宁氏眼底飞快地闪过什么,嗔道:“傻丫头,既然是你们姑父给的,那就拿着吧。”

    宁芳和宁菊这才接过银票,“谢谢姑父。”瞥眼一瞧,一百两!足够家里开支一个月的了,两人脸上均是吃惊,手上却把银票攥得紧紧的。

    徐其昌摆手,“谢什么,拿去买花戴吧。有空多来陪你们姑姑说说话,她最喜欢小姑娘了。”

    宁芳和宁菊点头,来一趟就得了这么多东西,她们自然是会常来的。她俩也很有眼色,见姑父似乎有话要给姑姑说,忙提出了要回去。

    宁氏也没拦着,让奴才收拾礼物送她们回去。

    哦对了,宁家在京中购了座三进小院,花了大半的积蓄。宁氏本来是要帮着出银子的,宁父要面子,不肯接受女儿的馈赠。宁氏就给送了全套的家具,宁父宁母的院子里用的是梨花木,其余人的院子里用的是鸡翅木,算下来也值不少银子了。

    两个侄女一走,宁氏的脸就拉下来了。徐其昌见状摸了摸鼻子,反省:自己最近好像没有惹到锦娘吧。

    “夫人这是怎么了?巴巴喊了为夫回来可是想为夫了?怎么不说话?”徐其昌挥手打发了丫鬟下去开始没羞没臊。

    宁氏狠狠瞪了徐其昌一眼,哼了一声把脸扭向一边。

    徐其昌见状可新奇了,哎呦喂,锦娘都多少年没对他使小性子了?徐其昌睁大眼睛,觉得半边身子都酥了,柔声道:“锦娘这是哪里不痛快?说出来为夫替你出气。”坐到宁氏身边揽上她的腰。

    可真细呀!纤细而柔韧,一点都不像是生过孩子的人。与其他人到中年发福的妇人相比,锦娘无论是容颜还是身段都如二八少女一样。闻着醉人的馨香,徐其昌有些心猿意马。

    宁氏自然察觉到徐其昌的变化,又羞又气,伸手就把他推开。徐其昌没丁点防备,一下子被宁氏推倒在地上,他愕然了一下,随即失笑,“你说说你,脾气怎么还这么大?”他算是明白了,肯定又是他哪里惹到了她,“说吧,为夫又哪里惹你不开心了?”他十分认命地问。

    宁氏哼了一声,“小非不愿意成亲。”

    “这也怨我?”徐其昌觉得可委屈了。

    宁氏理直气壮,“怎么不怪你?小非不是你儿子吗?他不听话就是你这个当老子的没教好。”

    徐其昌张了张嘴,想说儿子也不是他一个人生的呀,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吗?想了想又咽了回去,他要是敢说,锦娘肯定跟他没完,晚上他就别想进屋了。

    “好好好,怪我,怪我,都怪我行了吧!这个臭小子,不愿意成亲是吧?回头我教训他去,锦娘别气了,气坏了身体怎生是好?”徐其昌柔声哄着。

    宁氏却捶了他一下,“你说他两句就行了,可别训他,他没在咱身边长大,别心里吃了气跟咱们有了嫌隙。”她就是迁怒一下,才舍不得他训斥儿子呢。

    徐其昌好笑,“你呀你,说儿子不听话的是你,我要教训他吧,你又护得紧,你到底想要为夫怎样?”

    宁氏被徐其昌笑得恼羞,“我就是护着他怎么了?他是我儿子,一回来就知道孝顺我,我不护着他难道护着你吗?”

    “好好好,你对,你有理,回头我就说他两句。”徐其昌生怕宁氏再说出更伤人的话,赶忙打断她的话头,“哦对了,你给小非挑中了谁家的闺女?”他状似无意地提起。

    宁氏斜了徐其昌一眼,才道:“还没定下来,文臣武将家的我都看了几位,其中最出众的要数梅掌院家的闺女,长得出众,又满腹诗文,规矩也好,足以担当起宗妇的职责。”顿了一下又道:“另外武将家也有两个出众的,就看小非喜欢什么样的姑娘了,她挑谁我都乐意。”

    徐其昌微微颔首,眼神闪了一下,道:“有夫人操心为夫十分放心。”话锋一转,“令宽也到了该娶妻的年纪,他生母一介姨娘,还得劳烦夫人辛苦一番,帮他也相看相看。”

    宁氏闻言眼神顿时冷了下来,却没有如往常一般发火,而是冷哼一声,道:“我是他的嫡母,即便他这么多年也没喊我几句母亲,谁让他是你儿子呢?他的婚事我自然会给他相看,只是他是庶子,又不像小非年纪轻轻就高居二品,真正的高门大户不会愿意把闺女下嫁,这一点将军要心里有数,别我费了劲相看了你不满意。”

    顿了顿又道:“还有刘姨娘那里,跟乌鸡眼似的,估计不会满意我给她儿子寻的亲事,这样吧,到时我多寻几家,你们自己定去。”

    宁氏深知,她再尽心尽力,刘姨娘都不会满意的。既然如此,她何必那么上心呢?吃力不讨好的事她才不做呢。

    徐其昌的脸上闪过无奈,嘴上说,“为夫知道锦娘不是那等苛待庶子的人。”心里却也知道她说的都是实情,令宽是庶子,确实不能和嫡子比,虽说以他的身份地位,也能寻门不错的婚事,但真正的贵女是不会与他联姻的。想到令宽那么上进努力,徐其昌就为他惋惜。

    可心里再惋惜他也不敢说要是长子瞧不中梅掌院的闺女就定给次子,这一回锦娘能接招他就谢天谢地了,不然难道要他一个大老爷们去给儿子张罗婚事?至于刘姨娘,他压根就没考虑过。

    徐令宽去了他姨娘的院子,刘姨娘一见他嘴角的乌青,立刻不得了了,“宽儿呀,你这是怎么了?哪个打的?他不知道你是大将军的儿子吗?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不快来人去禀报将军!”

    徐令宽烦躁地推开他姨娘的手,“去什么去?不过是和大哥切磋了一下,父亲在场。”姨娘也真是的,一丁点小事就小题大做,难怪父亲不爱来芙蓉院。她也不想想他是大将军之子,满京城谁敢打他?

    这下刘姨娘就更炸了,“是那个贱种打得你?我就说他包藏祸心吧,你还不信,瞧把你打得,疼不疼?等着,娘让人请大夫去。”刘姨娘心疼地碰了一下儿子的嘴角,嘴里数落着,“你爹也是的,就这么看着他打你?这心都偏到胳肢窝去了,以后这府里还有咱们母子几个的活路吗?”鼻子一酸,眼泪就出来了。

    “请什么大夫,不许去,就青了一点,拿药油擦擦就行了。”徐令宽的躲开刘姨娘的手,“姨娘你少说两句行不行?我不过跟大哥切磋了一下,你瞎嚷嚷什么?传出去父亲又该不高兴了。”

    别说父亲不高兴,他自己听了都不高兴,虽说是为他好,可你一口一个贱种,一口一个包藏祸心,这不是授人把柄吗?姨娘也管了那么多年的家,眼界怎么还这般狭小?

    他看了自己的姨娘一眼,长得也不差呀,怎么就不能像嫡母那般高贵优雅,哪怕身处逆境落魄无助也高挺脊梁?

    刘姨娘见儿子不高兴了,态度立刻就软了,“好好好,娘不说了,来,娘给你擦药油。”

    徐令宽却哎呦一声往后躲,心情更加烦躁了,“姨娘,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你别再自称娘了,回头说漏了嘴你能得了什么好?行了,行了,你歇着吧,我走了。”一回来就面对姨娘喋喋不休的抱怨,还不如他回自个院子清静呢。

    刘姨娘慌了,“娘,姨娘还没给你擦药呢。”追了出去。

    “我让小厮擦擦揉揉就行了。”徐令宽边说边往外走,他腿长步子大,刘姨娘怎么追得上?气得她直跺脚,“我这是造的什么孽?一个两个都这般气我!我还不是为了他好?”又伤心了一阵子,丫鬟们互看了一眼,均不敢出言相劝,二公子是姨娘最看重最得意的儿子,她们可不敢说一句不好。

    宁非也回了院子,换了身衣裳就出门了,他准备去找阿九,却扑了个空,阿九不在府上。桃花和桃夭趴在桌子上,无聊至极的样子,“公子?公子出去敲木鱼了!”所以不让她们跟着。

    其实桃花可想跟去看热闹了,也不知圣上跟太后怎么想的,居然想给公子娶王妃。公子都在金銮殿敲一天木鱼了,圣上还不死心?趁着公子入宫看太后午歇的时候往公子床上送女人。

    哼,公子是什么人?就是睡着了也睁着一只眼睛,谁能近的了他的身?那个女人被公子一脚踹成了内伤,当场就吐血昏迷了。

    这下也惹怒了公子,连太后也不理就出宫了,回府后就拿着木鱼敲开了。金銮殿前敲半个时辰,御书房前敲半个时辰,所有参选睿王妃的闺秀的府门前轮流着瞧,这一天天的从早到晚可忙乎了。

    昭明帝心里憋着一口气,你不是敲木鱼吗?那就随你敲去,王妃还是照选不误。每天的早朝,殿内君臣商议国家大事,殿外木鱼声声,那边散朝,阿九这边也起身走人去御书房,可准时了。

    昭明帝可以无视,可大臣们却无视不了,九王爷的木鱼声太有穿透力了,哪怕他们凝神静气,那声音仍是一个劲往他们耳朵里钻,扰乱他们的思绪,让他们无法静心专注政务。

    有闺女参选睿王妃的大臣更是苦不堪言,九王爷堵门,府里进出都不方便,更是引来不少百姓的围观,议论纷纷,指指点点,说什么样难听话都有,家里的闺女都哭晕了,夫人更是埋怨他只想着攀权附势不顾闺女死活。

    于是大臣们纷纷求到圣上这里,想要拿回女儿的画像,睿王妃的位子他们不敢肖想了。

    昭明帝被噎得说不出话,一拍龙案怒道:“这个小兔崽子!”连这种接地气的话都冒出来了。

    事态已经发展至今,昭明帝自然不甘心收回成命,把大臣打发之后,他皱着眉头走来走去,浑身的低气压让伺候的太监大气都不敢出。

    福喜公公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道:“圣上,九王爷莫不是碰不得女人?”

    昭明帝猛一转身,瞪眼,“胡说,小九的身子好着呢,只有你这个死太监才碰不得女人。小九只是害羞,不习惯。”

    福喜公公赶紧跪地请罪,谄媚地出主意道:“圣上,九王爷若只是害羞就简单了,不是有那种香吗?”他挤挤眼睛意有所指。

    昭明帝一怔,看到这老太监脸上猥琐的表情,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迷情香?”他轻声吐出那三个字。

    福喜公公连连点头,“这种香不伤身体,正合给九王爷用。”

    昭明帝眯起眼睛,若有所思,他沉吟了一会,轻轻颔首,“行,就用迷情香,不过你亲自去挑,别被人糊弄了,一定不能伤了小九的身体。”迷情香他也用了,助兴效果不错,时候也没什么不适。

    正坐在锦乡候府外敲木鱼的阿九还不知道他皇兄正憋着大招呢,他闭着眼睛瞧着,宁非站在旁边一手举着伞一手给他扇着扇子,即便这样,汗水还是顺着阿九如玉的脸流下,宁非可心疼了。

    ------题外话------

    谢谢1824751的9朵花花。

    想不起标题了——

    !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