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72章 桃花 桃花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想起刚才在锦绣院见到妇人,便问:“你外家进京了?”

    宁家祖籍余杭,宁非的外祖父宁氏的父亲曾官至三品,因得罪奸相不得不致仕,带着一家人回了余杭。宁家有四个儿子,两嫡两庶,只有宁氏这么一个嫡女,宁大和宁二为嫡,宁三和宁四为庶,宁氏是小女儿,底下只有宁四舅一个。

    宁氏的兄弟们都不甚出色,宁大以举人身份出仕,做了许多年的七八品小官,一直都没升上来。宁二倒是比他哥哥好一点,混了个同进士出身,这些年勤勤恳恳也不过是个六品官员。宁三和宁四则连个秀才都没考上。

    这一回进京是因为宁大和宁二在任上任期满了要进京述职,又接到消息知道宁氏出来当家理事了,大外甥也找到了。一家人一合计,索性便举家进京了。

    本来以宁家其他人的意思是要到大将军府借住的,宁父耿直要面子,宁可在客栈安置也不麻烦女婿,稍休整后才让宁家女眷登门拜访,宁母和宁大舅母则因身体不适留在了客栈。因不是休沐日,宁父父子便也没有一起跟来。

    宁非点点头,“听我娘提过一嘴,说外祖一家要进京。”

    阿九看了宁非一眼,提醒道:“伯母有没有提起你的婚事,我看你外家表妹挺多的。”不都说表妹配表兄吗?尤其宁非是大将军府的嫡长子,身份地位高,自己又有出息,阿九不信宁家不动心思?瞧刚才那三舅母,其心思就昭然可揭。

    阿九并没有嫌弃宁家的意思,只是时下讲究门当户对,宁家也实在是太落魄了点,而且宁非又是在外头长大的,若再娶小户女,估计这辈子都难融入京城的权贵圈子了。

    宁非只留意阿九的前半句话了,阿九关心他的婚事,莫不是对他?宁非心头浮上不敢置信地狂喜,阿九对他也如他对他一般的心思吗?真是太好了!宁非整个人都沉浸在喜悦当中,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想要飞起来似的。

    惊喜过后却是心头一凛,既然阿九对他也起了心思,那他就不能让阿九误会了,于是宁非正了正神色,道:“我还得回漠北,哪有空成亲?京中的姑娘家都娇滴滴的,我就一粗人,哪里敢娶?阿九你放心,我不喜欢那样的。我就喜欢不嫌弃我能与我一起同甘共苦的。”想了想又飞快地补充了一句,“还得是长得好看的。”阿九男装都这么好看了,换了女装会更美的。

    什么叫我放心?你娶媳妇跟我有什么关系?阿九心头升起一股怪异之感,但他仍点了点头,觉得宁非的想法挺正常的,谁不想娶个跟自己一心一意的?京中贵女虽好,但齐大非偶,过不到一块去也是徒增烦恼,宁非能有这清醒认识倒也难得。至于说想娶得长得好看的,这也无可厚非,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嘛,哪个不想娶个貌美的?他这个伪男人看到漂亮的姑娘还忍不住多看几眼呢。

    “那你就把你的想法说给伯母和你爹听,省得他们给你订下你不喜欢的亲事,我瞧着你那个三舅母似乎想与你家联姻,我估摸着伯母不大能同意,但你要知道后宅的手段多龌龊,大家族里讲究男女大防,不像市井中那般随意,你可别被人算计了去。你表妹又多,平日免不了要见面,你可要注意。”阿九到底是现代人,虽不关注,但宫斗宅斗的电视剧也被迫看了不少。

    听了阿九的话,宁非火热的心头被人浇了一桶冰凉的水,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阿九没有喜欢上他呀!他这么有出息,长得也不赖,阿九怎么就不喜欢他呢?宁非看着阿九的脸,有些颓败。

    只是片刻,宁非又鼓起了劲,阿九担心他被人算计了婚事,阿九还是关心他的。这说明什么,说明在阿九心里他宁非是不一样的。宁非的心里又升起了希望,心意浮上他的脸颊,“阿九,我哪有那么笨?不会被人算计到的。”不等阿九继续说话,他就抢着道:“放心,放心,酒后乱性,我绝不会随意喝醉的,即便喝醉了身边也要带着小厮亲兵,绝不给人轻易近身的机会。”

    阿九笑了一下,“你心里有数便好。”瞥了宁非一眼,起了促狭的心思,“不过你若是想纳妾,你的表妹倒是好人选,嫡出的不成,庶出的可以,我刚才瞧了,你那几位表妹都长得如花似玉的。”

    宁非却正色道:“纳那玩意做什么?我才不会纳妾呢,一个都不纳。”他早就听桃花说了,阿九是最讨厌男人纳妾的了。

    阿九有些意外,“呦,瞧不出你还有这等觉悟?不错,很好!”

    宁非得意地一甩头,道:“妾乃乱家之根,阿九你瞧瞧我家就知道,我爹在外头也是个人物,可后院却一团糟,小三那还算是好的,除了我和徐令宽小三这仨,我爹还有个成年的儿子,只比我小几个月,叫徐令谦,他生母是奸相之女,在府里的地位可尴尬了,下人只称谦少爷,连个正经序齿都没排上。我就跟他照过一面,人阴郁地跟地沟里的老鼠似的。”

    “其实说起来他有什么错?他也不想是江氏的儿子,还不是都怨我爹,生而不养,算什么父亲?当初要是不纳江氏女,能有这糟心事?我能流落在外?我娘能在小佛堂一呆就是十多年?根在上就是我爹纳妾惹的祸!所以我以后是绝对不会纳妾的,哪怕没儿子,我宁愿过继也不会去纳妾。”要是能娶到阿九为妻,还要什么儿子,儿子都是坑爹货。

    “你能看清楚这些我就放心了。”阿九欣慰地点头,宁非行事虽有些不拘一格,但作为朋友还是挺义气的。

    刘氏到底打理大将军府中馈十多年,现在虽失了势,但她所出的二公子被大将军所看重的,所以巴结讨好她的下人还是有的。因此阿九跟着宁非来府上作客的消息就被下人传到了她那里。

    刘氏咒骂了一番,该死的短命鬼怎么就那么好运交了九王爷这个知交?有这等好运的人怎么不是她儿令宽呢?该死的短命鬼怎么就没死在漠北战场上呢?要是令宽有九王爷这个朋友,短命鬼即便是回来了,大将军府也一定是她儿子的。

    九王爷也是个识人不清的,那个在市井中长大的短命鬼哪点比得上她如世家子一般教养长大的儿子?真是个瞎了眼的。

    刘氏正怨天怨地着,在看到亭亭玉立的女儿时顿时有了主意,“采薇,九王爷登门作客,你大哥才回来不久,不懂世家规矩,怕是要慢待了九王爷,你是打小就学着规矩长大的,你去帮你大哥待客吧。”

    徐采薇脸一红,虽也知姨娘的话不对,却十分心动。她本就对阿九存了心思,现在阿九摇身一变成了九王爷,她就更是心之向往了。一得到他登门的消息,她的心就再也安静不下来了,早就飞到嫡兄的言是院了。

    “姨娘,这样不好吧。”徐采薇到底还有身为姑娘家的矜持和羞耻感。

    刘氏早看穿了女儿心中那点心思,不以为然地道:“这有什么不好的,你是去帮你大哥待客,就是你爹知道了也得夸你懂事。”眼神闪了一下,又道:“采薇呀,九王爷位高权重,又年轻生得好,你要是能嫁给他做王妃,这辈子就享了大富贵了。我和你哥哥弟弟也都能跟着沾光。”

    刘氏的算盘打得可好了,你个短命鬼不是有九王爷这个知交吗?我偏要把他抢过来,她闺女要是成了九王妃,她倒要看看九王爷是向着他这个朋友,还是向着自己的大舅哥?

    徐采薇被刘氏说动了心,微不可见地点点头。刘氏大喜,扬声吩咐丫鬟打水,她亲自给闺女梳妆打扮。

    瞧着镜子里明艳照人的闺女,刘氏满意的翘起嘴角,她闺女这般人才,她就不信九王爷能不心动?她狂妄得都忘记了人家九王爷身边的丫头都是绝色,或者说她压根就没把桃夭放在眼里,不过是个奴婢,再美貌顶了天了也就是个姨娘,怎么能与正室相提并论?

    当徐采薇一身盛装来到言是院时,正好遇到宁非送阿九出来,两人看到徐采薇,都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你怎么来了?”宁非的语气十分冷淡,对刘姨娘不喜,连带着对刘姨娘所出的庶妹也没什么好感。

    徐采薇娇羞着脸上前行礼,“见过大哥哥,九王爷这是回去了吗?”眼睛里闪动着欣喜和雀跃,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哪里瞒得过人?

    宁非的脸黑了,刘姨娘不是个好的,她虽教出来的庶妹也是个不着调的,明知道嫡兄院里有男客,还打扮得这样花枝招展上门,太不自重了。阿九是她一个小小庶女能肖想的吗?

    “你身上擦的什么东西?味这么大!姑娘家家的多在屋里绣绣花,你到处乱跑什么?刘姨娘没教过你姑娘家要自重吗?”宁非的话一点都没留情。

    徐采薇羞得眼圈都红了,“大哥,我,我——”她我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偷眼瞧着自己的心上人,见他背着手微仰着头,压根就没看自己一眼,心中不由更伤心了,更羞臊了,捂着脸转身就跑了。

    宁非和阿九对视一眼,宁非道:“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回事,估摸着是她自己心大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大将军府没这意思。你放心,回头我跟爹提一句,让他好生管管。”他压根就没想让他娘来管不懂事的庶女,这是他爹作出来的,还是他自己去管吧。

    阿九点点头,“嗯,多罚几回就好了。”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姚氏想着派人查桃花和吴行云,吴行云却已经派人摸相府的底,此刻正听属下汇报呢。

    “宋相那个宠妾是怎么回事?听说是从楼子里出来的?这样的人宋相爷还一宠十几年,倒也真是好手段!”吴行云把茶杯端起了,因为宋相爷有意让这个这个宠妾所出的庶女替换了嫡女,所以吴行云就让人顺便多查了点消息。

    属下恭敬道:“回大公子,说这个宠妾是从楼子里出来还真是冤枉她了,她姓姚,是相爷夫人姚氏的庶妹,亲庶妹。因当年宋相爷与她勾到了一起,姚氏生气,不许她入府,可宋相又执意,加之这个女人也是个有心计的,居然不声不响怀了宋相的孩子。最后逼得姚氏只能允她进门,但却不许她以姚家女的身份入府。所以她是以孤女的身份入的门。姚氏深恨与她,便散布了谣言,是她是楼子里的姑娘,被宋相瞧中了,才给安排个孤女的身份掩人耳目。”

    “呦,姐妹共侍一夫!倒是极有意思。”吴行云勾了勾嘴角,无限地讥诮。

    “我让你查的桃花姑娘呢?她可还有父母家人?因何与人为奴?”吴行云又问,桃花姑娘帮了他两回,他一大男大人,便想着怎么也得回报一二吧?想来想去就觉得桃花姑娘这样心底善良的姑娘委身为奴太委屈了,虽然她自己说主子待她极好,但吴行云却是不信的,他想着先帮桃花赎身,再把她送回自己的父母亲人身边,给上一笔银子,让她做个卑贱的奴婢,也算是报答了她的相助之恩了。

    属下面带难色,“公子,属下什么都没查到,桃花姑娘跟着九王爷好像凭空出现的,穆府那里又戒备森严,属下根本就不敢靠近。”顿了一下又解释道:“穆府瞧着挺普通寻常,暗地里却隐着不少高手,也不知这个九王爷到底什么来头。”

    “哦?”吴行云皱着眉头,若有所思,“既然查不到那就算了吧,穆府那里也不要去了。”他是想帮桃花,要是起了误会就不好了。

    吴行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隐在暗处的人是圣上和太后派去的,穆府里头也就小猫三两只。阿九自然察觉到了这些高手的存在,但他装作不知,有人替人看家护院,哪找的好事?至于,呵呵,他还真没有不能让母后皇兄知道的事。至于性别,那也是他们自己弄错的,他可是什么都没说。

    被姚氏和吴行云同时惦记的桃花在京郊救了一个人,一个浑身狼狈的书生。

    桃花本来是替她家公子去皇觉寺见云海大师的,快到皇觉寺的时候,有一个人冲到了她的驴车前,后头还追着两个人。

    那人看到赶车的桃花是个姑娘家,眼中刚浮起的希望黯淡了下去,捂着胸口说了句,“对不起,姑娘小心。”咬牙就要往沟里跳。心中暗暗后悔不该看到有辆驴车跑过来求救的,依那两人的狠辣,一定不会让过瞧见自己的人的,自己死便死了,还连累个无辜的姑娘家。

    “嗯,别跳!”桃花一惊,手上的鞭子想也不想就甩了出去,把那人卷了回来。“你跳下去会摔断腿的。”

    那人挣扎,一脸焦急,“姑娘,别管我,我是逃不掉了,你快走,你瞧见了我,他们会杀你灭口的。”眼瞅着那两人就近在眼前了,他更着急了。

    桃花把他拉了回了,大刺刺地道:“杀人灭口?瞧着那两个就不是好人,放心吧,姑奶奶我也不是吃素的,今儿你命好遇到了我,不用死了。”

    追着的两人一瞧桃花是个姑娘,笑了,看向书生的目光跟看死人似的。臭小子,这实在怪不得别人,这能怪上天要亡你!找谁求救不好偏是个丫头,啧啧啧,细皮嫩肉的,真是可惜了啊!

    两人狞笑着扑上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被他们不放在眼里的小丫头不仅不躲,反倒满眼兴奋地迎上来,等他们察觉到不对劲,已经晚了。

    桃花的鞭子已经抽在那两人身上,衣裳都被抽烂了,带出一蓬血来,可见桃花力道之大了。

    两人惨叫出声,捂着伤口转身就逃。

    “不能让他们跑了!”书生急得大喊。

    ------题外话------

    谢谢qq2a53b4d3932dee送的3朵鲜花。

    和和这正文明城市创建——

    推荐妖凰文文《养鬼为患:阴夫太难缠》。

    季若发誓,把那具朱红棺椁踹下山崖真的只是为了自保,谁让那棺椁大半夜砰砰直跳呢,她也没想到,棺椁被踹下山摔碎后会爬出来一个人,第一句话就是要弄死她。

    赌徒求财养小鬼差点家破人亡;同父异母的弟弟被一把剑吸走了魂魄;吃人的教室连通着另外一个时空;采阴补阳的精怪在山中构建魔窟,还有被封在古墓中的大妖……

    她原以为自己要孤身游走在黑暗,可身边却有一人,像鬼火一般,本质寒冷,却燃烧着想要给她

    佛曰:放手成佛,执念入魔。

    他笑道:我若成佛,地狱无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