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70章 出门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宋清欢走后,桃花也跟吴行云欢快地告辞了,还好心地提醒他,“吴公子,你的眼睛到底不便,出门还是带着人比较好。”她以为吴行云又甩开家仆了呢。

    吴行云嘴角上翘,“多谢桃花姑娘提醒。”并没有说只要是走过一次的地方他就能完全记住。

    回去的路上桃夭问桃花,“那位公子是谁?你怎么认识他呢?”

    桃花道:“我也不知道是他是谁,只知道姓吴,上回我帮公子回少林送信路上遇到的,他与家仆走散了,被几个无赖纠缠,我就顺手帮了他一把。当时听他家下人说是到京中下聘,没想到他的未婚妻是宋二小姐。被人家如此嫌弃,吴公子可真是可怜。”

    桃夭倒没觉得意外,婚嫁讲究个门当户对,宋二小姐的父亲贵为丞相,她就是想嫁个皇子都成。听那嬷嬷的意思,吴公子家是商贾,吴公子本人又有眼疾,相府如何能瞧上他?退婚是一定的了。

    不过这是别人的事情,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也不过随口问上一句罢了,见桃花义愤填膺的样子,她觉得有些好笑,“好了,好了,人家吴公子都不介意,你生什么气?”真是个傻丫头。

    桃花愤愤不平,“我就是看不上她,不过是投个好胎,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不起人。连信守承诺都做不到,还名门闺秀,别笑死人了!人家吴公子哪点差了?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多好看呀!”

    “吴公子好看是好看,可他不是有眼疾吗?”正常姑娘家都会介意自己的夫君是个瞎子吧?

    “有眼疾怎么了?又不影响什么,那宋二小姐长得也不是顶美,还没她那个庶姐好看呢。吴公子眼睛要是好好的不得嫌弃她吗?她占了大便宜好不好?还有脸嫌人眼疾。”桃花的小嘴喋喋不休。

    桃夭扶额,好吧,桃花这丫头就是个不正常的,在她看来像公子那般好看的都是好人。公子老说她有看脸的毛病,是什么外貌协会的。

    跟她俩走了同一条路听力极好的吴行云不由笑了起来,这位善良的桃花姑娘还真是让他意外,头一回有人不把他的眼疾当一回事,说不影响什么,没有怜悯,没有同情,也没有遗憾。

    但不可否认这份意外让他很愉悦。

    回到顾府,哦不,现在已经改为穆府了。回到穆府的桃花理直气壮跟阿九报账,“公子,今儿我俩一共花了一万三千两银子,布料什么的都是小头,主要是我瞧中一根碧玉簪,九千两,您恰好又是九王爷,我一听立刻就付银子了。”一副“我很棒吧,快来夸奖我”的得意小模样。

    阿九把玩着桃花九千两买的碧玉簪,水头好,颜色好,手感也好,倒真的是个好物件。不过桃花没有杀价倒是让他挺意外的。阿九斜睨着她,问:“你就没想着杀杀价?他要九千两你就顺当给了?这不大像你的做事风格。”阿九很怀疑。

    桃花摇头,一本正经地道:“没有,没有,九千两不是暗合您身上的九字吗?我杀了价不就不是‘九’了吗?”

    边上的桃夭忍不住了,笑着补刀,“公子,她虽然没有杀价,但跟掌柜的要了不少零碎添头。”

    阿九缓缓颔首,“这就对了,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我就说桃花不会轻易改了性子吧。”阿九一副果然如此的了然模样。

    “桃花呀,公子我也没缺了你的银子花,你这副扣扣索索的性子是怎么养成的?”阿九觉得很奇怪,要知道他所有的身家都捏在桃花这个小管家婆手里,光是银票就动辄几万几万的,他也是敞开了让她花用,没亏待她一点,怎么就养成这副小气吧啦的性子?

    “公子,您以前不是说勤俭节约是美德,还老夸奖我吗?怎么现在就嫌弃了?您这变得也太快点了吧?”桃花撅着嘴道。

    阿九的嘴角抽了抽,半真半假地道:“这不是当王爷财大气粗了吗?桃花你可别给公子丢脸哈,你以后可劲地花,公子养得起你。”

    本来桃花不大高兴的,听了阿九的后半句立刻就高兴起来,满脸是笑地点头,“嗯嗯嗯,公子我一定多帮您花银子。”至于丢脸的那句她自动忽略了,然后眼睛一闪,神秘兮兮地对阿九道:“公子,今儿我和桃夭姐姐遇到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便巴拉巴拉把遇到宋清欢的事说了一遍。

    末了问:“公子,您说吴公子能顺利娶亲吗?”

    阿九沉吟了一会,摇了摇头,“难!我瞧着这桩婚事十有是要退的。”

    “为何?”桃花有些着急,“不是说宋相爷口碑挺好的吗?难道订下的婚事还是不作数?”

    “你不是说宋二小姐不乐意吗?她不乐意,相爷夫人能乐意?至于宋相爷?你就更不要寄以希望了。”阿九看了桃花一眼,觉得这丫头太单纯了,他现在是九王爷了,以后会遇到不少龌龊不美好的事情,与其让桃花被人利用,还不如现在就多教教她。

    “桃花呀,你该知道宫里的几位皇子正在选妃吧?相府可就宋二小姐一人的身份够正妃的资格,宋相爷会甘心把她嫁吴家去吗?”顿了一下阿九有补充了一句,“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是成不了的。”

    桃花皱眉,不服气地道:“可他们有婚约呀!”

    “在权势面前,婚约什么都不是。”阿九淡淡地道:“你自个说,是做皇子的岳丈威风还是做吴公子的岳丈威风?”

    “当然是皇子的岳丈威风啦!”桃花有气无力地道,想到跟公子那样好看的吴公子要被退婚,很是不忍,“公子,您不是王爷了吗?就不能管管这事?我都吴公子说了可以找您帮忙的。”

    阿九端茶杯的手一顿,“怎么管?那位吴公子要是求上门来,我倒是能帮着说上两句,要是人家没呢?公子我总不能硬凑上去帮忙吧?”见桃花怏怏不乐,阿九又道:“桃花你要反过来想想,对吴公子而言退了这门相府的婚事并不是件坏事,毕竟女方不情愿,就是勉强嫁到吴家去,能心甘情愿?能好生跟吴公子过日子吗?你对吴公子那般看好,不希望他娶个怨偶吧?退了也好,再找个不嫌弃他的合心意的。”

    桃花的眼睛顿时一亮,懊恼的一拍额头,“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哦!嗯,我现在就去告诉吴公子去。”桃花转身就要往外跑。

    阿九好笑又好气地拉住她,“回来,你知道吴公子住哪里?”

    桃花老实地摇头,阿九气得狠狠戳了她一指头,“你都不知道他住哪里要到哪去找他?桃花,你是个姑娘家,要矜持,哪怕知道他住哪你也不能自个去,男女大防知道不?我瞧那个什么吴公子也不是好的,你自从见了他连对我都不上心了。”阿九的表情很幽怨,心里酸酸的。难道桃花真的到了知慕少艾的年纪?可春天不是才过去吗?

    总之阿九很失落。

    “哎呦喂,公子你想多了,我哪有对你不上心?桃花最喜欢公子了,我那不是瞧着吴公子生得跟您一样好看爱屋及乌吗?哎呦喂,公子您可别伤心了,那吴公子是谁?我早忘记了。公子您放心,桃花永远是您的贴心小棉袄,滚烫小火炉。”桃花说着肉麻兮兮的话抱住阿九的腰,心里祈祷着快点把他哄好,要不然最后吃苦受罪的人还是她。

    哎!公子可能折腾了!桃花算是看清楚了,公子性子薄凉,唯独对她这个大活人特别执着,她要是说上谁一句好,公子都能气得好几天不理她。大和尚说这是因为她是公子救回来一手养大的,只有她公子是上了心的,让她顺着点公子别惹他生气。

    其实她哪里对吴公子上心了?不过是觉得宋家欺负人想帮他一把罢了,在她心里最重要的当时还是公子啦!也不知公子这又哪根筋不对?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桃花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桃夭被桃花的举动惊呆了,她要是不知道公子其实是和她们一样的姑娘家,都得以为桃花是公子的小媳妇。对于公子的心思,桃夭似乎明白,又有些不太明白,不过桃花这丫头也太不要脸的吧?怎么什么样的话都敢往外说呢?她好脸红啊!

    宁非到的时候正看到桃花抱着阿九的腰说着那些肉麻的话,他怔了怔,然后上前就把桃花拎开了,“桃花,又惹你家公子生气了?去,一边反省去。阿九,走,咱们出去喝酒去,不带这个小丫头。”阿九可是他媳妇,怎么能随便给别人抱呢?他都还没抱到呢,什么?你说桃花是女的?是女的也不行。

    好像真的被桃花给气着了,阿九二话没说就和宁非一起出府了,桃花和桃夭全留在府里,一个都不带。

    宁非心花怒放,挥手就把车夫赶下去了,自己亲自执鞭为阿九赶车。刚甩出第一鞭子就后悔了,他怎么这么傻呢?他赶什么车呀,他该跟阿九一起坐车的。多好的机会被他错过了!宁非悔得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宁非早就让人在状元楼订了厢房,他和阿九往里走的时候,接到消息的大管事已经满面笑容地迎过来,“镇北将军您老大驾光临,快二楼厢房请!这位公子是?”他看着镇北将军身边的年轻公子,心中暗暗吃了一惊,好相貌,好气势。

    “什么你老我老的?爷年轻着呢,凭白被你叫老了,老赵你故意的吧?”宁非斜睨着大管事,十分不满。

    大管事姓赵,赶忙赔礼,“都是小老儿笨嘴拙舌不会说话,镇北将军您是小老儿见过的最年轻的将军,年轻有为,前程无量。”好话不要钱地往外砸。

    宁非眼里转过笑意,笑骂道:“行了老赵,少拍爷的马屁,爷算什么,瞧着这位了没有?当朝的九王爷,今年的新科状元郎,今儿光临你这状元楼,是不是觉得蓬荜生辉呀?”他的神情特别得意。

    赵大管事心中一凛,这便是那位传说中的九王爷吗?他收回目光不敢继续打量,态度十二分地恭敬,“小老儿拜见九王爷!”这位爷能光临,何止是蓬荜生辉,简直就是三生有幸。

    “起来吧,本王只是过来吃个饭,你前头带路吧。”阿九淡淡地道,斜了一眼宁非,警告他莫要招摇,他一点都不想被人围观。

    宁非领会阿九的意思,对赵大管事吩咐,“爷之前不是订过厢房吗?你给换间安静的,九王爷喜静,莫要让人上来打扰。”

    “是是是,小老儿一定照办。”赵大管事一边把人往楼上引,一边道:“将军您之前订的厢房在楼梯口,小老儿给您换到里面去吧。”

    阿九是想着低调,可之前的那一番对话早就惊动了二楼的各位贵客,现在不少人都已经走出厢房来拜见阿九了。

    赵大管事说的最里面那间厢房隔壁的房门也打开了,几位穿戴富贵的佳公子齐齐站着,看向阿九,有喊皇叔,有喊王爷,还有喊皇叔祖的。

    “真巧,九皇叔和镇北将军也来喝酒?我们也是刚到,不如就合一起吧?”二皇子道。

    跟他在一起的三皇子也帮腔道:“九皇叔就赏个脸让我和二哥敬您一杯吧。”

    阿九看了看他俩,皱了下眉,他一共就遇到二皇子两次,两次他都是和三皇子这只笑面虎在一起,难道这俩货是同盟?没听说过呀!他的目光又在几人身上转了转,落在那个穿着蟹青锦袍的少年脸上,“是你喊我皇叔祖的?”他的辈分依然高得吓死人啊。

    那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脸上还带着稚气,见阿九问他,立刻上前行礼,“是的,皇叔祖,小子是英王的曾孙,祖父是英王世子,小子在府里排行十三。”

    “英王的曾孙都这么大了?”阿九的眉头皱了一下,“本王记得英王世子就生了一个独苗苗,膝下不也只有两个儿子吗?你怎么就排到十三了?”

    小十三的脸立刻涨得通红,还是三王子替他答道,“九皇叔有所不知,英王虽只有世子一个嫡子,庶子却是有好几个的,十三这个排行就是这么来的。”

    阿九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都到曾孙辈了还嫡庶一起序齿,英王叔也是糊涂,你祖父不错,有空我去府上瞧瞧他去。行了,你们玩吧,我跟镇北将军就不跟你们凑热闹了。”

    阿九背着手就走进了隔壁厢房,宁非在后面给二皇子三皇子等人一一告罪,并承诺有空一定一起喝酒。

    等隔壁厢房的门关上,二皇子这些人才慢慢回到座位上,每个人想到隔壁坐着尊大佛,就不大敢高声说话了,气氛一时有些冷凝。

    穆十三却十分高兴,虽然刚才皇叔祖的问话让他十分尴尬,可皇叔祖也说了要去他们王府看望祖父。别的王府早就把庶出分出府,唯独英王府庶出一脉仍赖在府里,吃用花费都是公中的,却还不领情,成日给祖父和父亲他们使绊子。现在他就期望皇叔祖能帮他们嫡出说上一句话了,毕竟他长这么大,就见过曾祖在九皇叔祖身上栽过跟头,上一回曾祖被气得嗷嗷直叫,他其实心里可高兴了,那天晚上连饭都多吃了一碗。他相信只要九皇叔祖开口,曾祖是一定会妥协的。

    ------题外话------

    谢谢7069的10朵鲜花

    推荐好基友五女幺儿

    《山里汉的小农妻》

    穿越到古代农村,破屋烂墙,没爹没娘,一文不名,手中没粮,还有一大群想算计她的渣亲。

    沈若兰抑郁了,哎!抓一手烂牌,怎么办?

    凉拌肯定是不成了,只能白手起家。

    于是,盖大棚、养家禽、挖鱼塘、卖秘方,牟足劲儿,终于把日子过得花团锦簇火炭儿红,把渣亲们虐得丢盔弃甲,哭爹喊妈。

    沈姑娘出名了,上门提亲的媒婆都要把门槛踏破了,正琢磨着选谁好呢,某个没节操的男人半夜三更找上门了。

    “兰儿啊,你说咱俩都睡过了,你还琢磨着嫁别人,是不是不想负责了?”

    沈若兰轻哂一声:“你说睡过就睡过了?证据呢?”

    男人慢悠悠的回答,“证据嘛,我留你肚子里了,九个月后就能看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