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69章 桃花和宋清欢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就在此时,张书文和孟修竹被人引着匆匆而来,许是走的急了,两人的脸上带着薄汗,“下官拜见九王爷,掌院大人。”两人恭敬行礼。

    梅掌院刚要说起来吧,就听九王爷道:“张兄,孟兄,何必如此见外?”

    如此熟稔的语气,梅掌院立刻便明白这二人应该是九王爷的贫贱之交,他虽是翰林院的掌院学士,却并不是酸儒,相反他颇为识趣,忙和蔼道:“两位快快请起。”

    张书文和孟修竹两个小翰林哪里受过这等待遇,均受宠若惊,心中也知这是沾了九王爷的光。对于顾九公子成了当今圣上的胞弟九王爷,他们虽然意外,但更多的是为阿九感到高兴。现在他们想对阿九道一声恭喜,却又顾忌着身份到底不同了,一时间站在那里有些局促。

    梅掌院见状,眼神闪了一下,堆着笑看向阿九,“九王爷,下官还有事要忙,就先告退了,张翰林孟翰林,你二人陪着九王爷,但凡九王爷有话相询,你二人尽职解答。”他是看出来了,九王爷怕是有话要跟这两人说,他还是不在这碍眼了。他虽不记得这两人的姓名,但之前听九王爷喊张兄孟兄,他应该没喊错。

    阿九对梅掌院的知趣很满意,淡笑着道:“梅掌院有事尽管忙去,哦对了,张兄孟兄是本王的朋友,以后还望梅掌院多指点一二。”

    “应该的,应该的。”梅掌院连连答应,就是九王爷不说这话他也会照顾一二的,毕竟这可是九王爷的贫贱之交啊,众所周知,自打入朝,九王爷便鲜少与人来往。现在大张旗鼓地把这两人喊来说话,不是摆明了告诉众人这是他九王爷罩着的人吗?

    梅掌院能做翰林院的掌院,自然不是傻子。

    九王爷这是在为他们撑腰?张书文和孟修竹十分感动,“九王爷——”才刚张口就被阿九拦住了,“张兄孟兄不必如此,咱们还如以前那般论交,称我一声穆兄便是。”

    张书文和孟修竹对看一眼,而是摇头认真道:“九王爷,这与礼不合。您能记得下官就已经令我等感激不尽了,如何还能再逾越呢?”死活不愿再与阿九称兄道弟,其实就算以前他们也多是称阿九一声顾公子,顾兄却是很少的。

    阿九见他们实在不愿,便也没有再勉强,而是问起他们在翰林院过得如何。两人开始还有些拘泥,渐渐地就放开了,你一言我一语,间或有阿九的问话,三人说得很开心。

    阿九离开后,翰林院里的人便把张书文和孟修竹围了起来,十分羡慕嫉妒恨,九王爷的好友,有了这个身份,他们的前途一片光明啊!

    其实阿九来这一趟也就是为了这个,功成名就,衣锦还乡,阿九无乡可还,就只好到翰林院走上一圈,也让张书文和孟修竹沾点好处。

    桃花和桃夭手挽着手从绸缎铺子里出来,女掌柜殷勤的在后面送着,“两位小姐慢走,布料一会就能送到府上。”女掌柜其实也弄不清这两位到底是主子还是丫鬟,说是主子吧,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要说是丫鬟吧,穿戴气质却又不像,这两位身上穿的头上戴的比她昨天见的锦乡侯府的小姐还要好,举止又落落大方,更重要的是这身段长相,虽然那个年长些的带着帷帽,可怒掌柜的眼睛多毒辣,从婀娜的身段和黄莺般的声音便可判断出这是个大美人。

    虽然看不出这二位到底是主子还是丫鬟,但有一点却绝对能看出,这两位是财神爷,进了铺子一口气就花了上千两银子,专挑那顶贵的布料。会账的时候给的是银票,一点都不心疼,可把女掌柜乐开了花,主动提出送花上门。

    桃花挥手,“行了,掌柜的就别送了,下回有了好的布料直接送到我们府上,银子不是问题,只要布料好。”

    “哎,哎,两位小姐走好。”女掌柜更高兴了,心道:这到底是哪家的女眷?可真是大手笔。

    她却没听到桃花正跟桃夭嘟囔呢,“不是说京城是天子脚下,比别处都繁华的吗?可我瞧着那些布料比南边的差远了,不够柔软不够贵气,逛了这半天也才挑出这几匹,咱公子平时不大讲究,可他现在都是王爷了,我可不能再由着他了,这回我一定给他多置办衣裳。”

    小嘴里满是抱怨。

    桃夭安慰她道:“咱再多逛几家绸缎铺子便是了,京中虽比不上南边的花样多,咱们用心找找,还是能找到好的。咦,那有家玉器铺子,你不是想给公子买个束发的碧玉簪的吗?咱进去瞧瞧。”

    桃花却没有进去,而是站在原地。

    桃夭奇怪,推了推她,道:“怎么了?”

    桃花轻声道:“瞧见了个熟人,走,咱们跟过去看看。”

    桃夭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咦?那不是那不是宋相府的小姐吗?“那是宋几小姐?”桃夭眼里记性特别好,虽只见过宋清欢一回,但仍能记着她,就是没记住她排行第几。此刻这位宋家的小姐正跟在一位年轻公子的后头,这是什么情况?

    “宋二小姐。”桃花皱着眉道,“走,咱们过去瞧瞧。”如果她没认错的话,那个年轻公子应该是她回上林寺路上的遇到的吴大公子,宋二小姐跟着他做什么?他是眼盲之人,不小心冲撞了宋二小姐?得,她还是过去看看情况吧。

    宋家的嫡出小姐!桃夭一怔,就见桃花已经大步朝那边走了,于是她也跟在了后面。

    吴行云虽是瞎子,但其他的感觉特别敏锐,他早就察觉有人跟在他身后了,落脚轻缓,呼吸清浅,应该是三个女子。吴行云无奈的勾勾唇角,还以为又是被他这副臭皮囊迷惑的呢。

    “姑娘,为何要跟着在下呢?”大街上人来人往不好说话,吴行云也怕伤了姑娘家的脸面,这会他特意寻了个幽静的小巷,心道:若是姑娘不再跟着了便罢,若是仍跟着他便好言相劝。

    “吴大公子!”女子幽幽开口。

    吴行云眉梢一挑,呦,还是认识他的!能够认识他的女子也只有宋相府的几位小姐了,她们应该是躲在屏风后头看过他了。宋家的小姐私下来找他?这就有意思了。

    “不知是宋家的哪位小姐?找在下有何事?”吴行云对着说话的方向拱拱手。

    被丫鬟扶着的宋清欢脸皮一热,咬着唇不说话。跟着一起出来的李嬷嬷忙道:“我家主子是宋家的二小姐。吴大公子是个聪明人,难道还不知二小姐抛头露面找你所为何事吗?”

    他爹给她订下的未婚妻!宋家唯一嫡出的小姐!吴行云又挑了下眉梢,有意思!那位小姐不是不愿意嫁给他的吗?今儿却领着个丫鬟跟踪他!太有意思了!

    “宋二小姐这是忍不住相思之苦,特意来找在下这个未婚夫一叙衷肠?”吴行云作出轻浮的样子。

    对面主仆顿时脸色大变,丫鬟满脸怒色,“呸,你个下流胚子,谁找你一叙衷肠了?”吴家大公子不仅是个瞎子,还如此不要脸,小姐可不能嫁给他。

    李嬷嬷也是一脸鄙夷,“吴大公子,老奴劝你说话前还是过过脑子,这里可是京城,不是你吴家作威作福的地方。”

    吴行云轻笑,“宋二小姐是在下的未婚妻,在下跟未婚妻说几句甜话,怎么就成下流胚子了呢?你这小丫鬟和老嬷嬷也是不懂事的,不信你们问问你家小姐。”

    丫鬟还真犹豫着看向自家小姐,这吴大公子虽家世不行,又是个瞎子,可是他长得好看呀,二小姐正值豆蔻,保不准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呢。

    宋清欢见自己的丫鬟轻易就被吴行云三言两语而左右,只觉得特别气愤,也特别屈辱,她狠狠的掐了丫鬟一把,深吸一口气,柔声说道:“还望吴大公子最下留德,莫要轻辱小女了。”她轻咬着唇,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

    吴行云笑了一下,道:“哦,宋二小姐不是来解相思之苦的?那是为了何事见在下呢?”

    宋清欢的脸上闪过羞愤,真恨不得一巴掌打掉吴行云脸上的笑容。这个该死的瞎子,她为何来见他?他难道不知道呢?

    李嬷嬷倨傲地往前一站,阴仄仄地道:“吴大公子,你们吴家不过是一介商贾,哪里配得上我们相府的千金小姐?老奴劝你还是识趣些,赶紧退了这门婚事,否则给家里招了祸可别怪老奴没提醒你!”

    吴行云淡淡微笑,一点也不恼,问宋清欢:“宋二小姐怎么说?”

    因为有所求,宋清欢按捺着性子,落落大方的道:“男女七岁不同席,更何况私下相见。小女冒着声誉被毁的危险来见公子只为求公子一件事,小女身子骨娇弱,实在配不上公子,也无力远嫁吴家,家中父母因为小女之事日日愁苦,小女十分不忍,这才冒险来见公子,还望公子能成全小女的一片孝心,放过小女,另择佳人。”

    “哦?”吴行云嘴角微讽,原来这个宋二小姐是来退亲的,呵呵,不愧是相府嫡女,自己独自找未婚夫退亲,可真是能干啊!

    跟过来的桃花可气坏了,原来吴大公子的未婚妻是宋家的二小姐!现在宋二小姐是什么意思?嫌弃吴大公子不想嫁?一个姑娘家私自来找未婚夫退亲,宋相爷可真是好家教呀!

    “呦,这不是宋家的二小姐吗?”桃花一脸讥诮地走出来,“宋二小姐虽说你是京中闺秀的典范,可今天你这做法就不对了吧!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怎么能私下找男方退亲呢?”

    宋清欢看着走过来的桃花和桃夭,脸涨得通红。对这两人她可是印象深刻,上回在平湖长公主府上,这个伶牙俐齿的桃花小丫头一个人对上徐采薇等千金贵女都丝毫部落下风,她身边的那个容貌比宫里的贤妃娘娘还要美上三分。也是倒霉,怎么就遇到这两个讨人厌的?宋清欢的眼里闪过懊悔。

    李嬷嬷见到桃花,咦了一声。丫鬟却是十分生气,“大胆,身为奴婢居然敢指责相府小姐,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奴婢?李嬷嬷打量了桃花和桃夭,见她家小姐没有言语,觉得有些诧异,人老成精,她便没有说话,一双锐利的老眼盯在桃花脸上,越看越是心惊!

    那边桃花依旧很欢快地跟吴行云打起了招呼,“吴公子,咱们又见面了!你还记得我不?”

    吴行云听到这个喜悦的声音,嘴角不由上翘,“是桃花姑娘呀!原来桃花姑娘是京城人。”能再次见到这个好心肠的小姑娘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

    “那倒不是,我不过是跟着我家公子在京城罢了。”桃花眨巴了下眼睛,“原来吴公子的未婚妻是相府的二小姐呀!我瞧着二小姐对你可不大满意,这都自个跑来退婚了。不过吴公子你也不用难过,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说的不作数,宋相爷乃当朝贤相,君子端方,绝对会遵守婚约,绝对不会嫌弃你是商家子又眼睛不便的。对不对呀宋二小姐?”桃花天真无邪地看向宋清欢。

    宋清欢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脸上却不能表露出来,可这话让她怎么说?怎么说都是错。这个该死的小贱人,果然是伶牙俐齿。

    宋清欢不便开口,她的丫鬟却没有顾忌,怒视着桃花道:“我们相爷也是你一个当奴婢的能非议的?我瞧你是想进大理寺牢房了。”

    桃花才不怕她呢,怪叫一声,道:“哎呦,不愧是相府的丫鬟,还怪有学问来,都知道大理寺牢房了,话说这大理寺是你们相府开的,想抓谁就抓谁?来来来,说给本姑娘听听,本姑娘也好回去说给我家公子听。”

    “翠柳闭嘴。”宋清欢想到桃花的公子不就是才归的九王爷吗?昨天她还听她爹感叹圣上对九王爷的看重,说挑个封号都兴师动众。这话要是传到九王爷的耳朵里,对爹爹和相府都十分不利呀。

    于是宋清欢瞪了丫鬟一眼,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转过头诚恳地给桃花赔礼,“让桃花姑娘见笑了,丫鬟不懂事,乱说话,回去我一定罚她。”

    桃花却哼了一声,没理她,而是对吴行云道:“吴公子你别怕,相府虽然势大,可京城乃天子脚下,终归还是个讲理的地方。哦对了,我家公子是当朝九王爷,相府要是敢再逼迫你,你就来找我,我让我家王爷给你做主。”

    “在下就先谢谢桃花姑娘了。”吴行云微笑,心中再次感叹,真是个热心肠的好姑娘!“桃花姑娘放心,在下不担心,诚如姑娘所言,京城是个讲理的地方,在下又没有做犯法的事情,不过是要求与未婚妻完婚罢了,也没有妨碍谁,不会有人为难我的。”他也不是非宋家小姐非娶,可要他这般轻轻易易就退婚,他可不甘心。他非要跟相府磨下去,他倒要看看相府能把他怎么样。

    桃花道:“吴公子心中有数便好。”

    两个人都没有理会宋清欢,宋清欢何时被人如此羞辱?她的脸青了一阵紫了一阵,几乎都要站不住。最后含恨一咬唇,“既然吴大公子碰到了故人,小女就先行告辞了!”扶着丫鬟的手转身就走,好似被鬼追一般。

    ------题外话------

    谢谢qq0e82ec295614f3的9朵鲜花,谢谢1505026的47朵花花,谢谢淡书无意v看花看酒看月娘的9朵花花和12颗钻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