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67章 坑爹的儿子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大将军和大将军夫人以及才归家的大公子都走了,留下前来迎接的人面面相觑,因为至始至终无论是大将军还是大公子,都没有看她们一眼啊!

    管家站出来道:“大将军和夫人大公子已经进府了,各位主子也进去吧。”

    别人都还好,听了管家的话就往府里走。唯独刘氏,表情狰狞着站在原地,一脸深受打击不敢置信的模样。

    打从徐其昌一下马车,刘氏就激动幽怨的盯着他,甚至还喊了好几声,可徐其昌就跟没听见一样,连瞧她一眼都不曾,他的目光至始至终都盯在宁氏母子身上。这如何能不让她心中生恨?

    再加上她有出息的大儿徐令宽不在,小儿子徐令扬丢下一句,“姨娘你快点,我先跟爹去见大哥了。”便屁颠屁颠跑走了。

    之前徐其昌在刘氏不敢发火骂人,现在她可就没有顾忌了,指着管家的鼻子就要大骂。徐采薇一见不好,绝对不能让姨娘发脾气骂人,大管家可是爹的心腹呢。于是她对着丫鬟使了个眼色,一左一右把她强搀着弄走了。

    “展儿呀,。以后你就不走了吧?留在府里陪着娘亲。”宁氏的目光一刻也舍不得离开宁非身上。

    宁非先是纠正了称呼,“娘,您还是叫我宁非吧。”展儿?他听着真的别扭呀!

    宁氏抿嘴一笑,瞧着儿子的目光更亲切了,“傻孩子,你的名字本来就叫徐令展呀!这是上了族谱的,宁非这个名字是你奶娘给你取的吧?现在回到府里来了,就唤过来吧。”宁氏的脸上带着些遗憾,其实她也挺喜欢宁非这个名字的,毕竟是从母姓不是?

    就见宁非得意一笑,道:“娘,不用换了,圣上把宁非这个名字赐给我当字了,以后我是徐令展,也是徐宁非。”宁非忽然压低声音道:“娘,儿子其实还是喜欢宁非这个名字,儿子想跟娘您一个姓。”

    对于过往,阿九跟他透漏了一些,舒伯在书信上也跟他说了一些,他自己也派人打探了一些,差不多就拼凑个七七八八了。所以宁非对宁氏的感情十分复杂,心疼的成分居多。想要跟她姓这倒是他心里的实话。

    对于儿子的亲近宁氏可高兴了,她得意地瞥了一眼慢慢踱进来的徐其昌,道:“好好好,既然是圣上赐字,那我儿以后就继续叫宁非,宁非,宁非,还是这个名字好呀!”

    随后走进来的徐其昌脸都黑了,这母子俩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可他能说什么呢?锦娘对他本就不大待见,现在有了儿子这么个大靠山,他要是敢说一句不好不同意,锦娘立刻就能跟他翻脸。

    嗯,这个儿子就是个坑爹的,还是得想法子把他调远点。而此时宁氏也正关心这事呢,“小非呀,你以后就留在京里不走了吧?娘把你的院子都收拾好了,一会你去瞧瞧,看喜不喜欢,哪里不喜欢就跟娘说,咱再改。还有你的婚事,你今年都十九了,跟你年纪相仿的孩子都几岁了,你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娘一定给你挑个好的媳妇。”她慈祥地看着宁非,说着自己的打算。

    宁非道:“娘,是留在京里还是回漠北,这得听圣上的,儿子自己可做不了主。”见他娘面露失望,他话锋一转,“即便不能留在京里,儿子也应该有一两个月的假期的,毕竟儿子立有战功,又是回京来认祖归宗的。娘若是实在舍不得儿子那就跟儿子一起去,漠北将军府就儿子一个人,娘您去帮儿子管着。”他提议道。

    宁氏果然心疼又心动,整张脸都带着向往,“我儿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身边连个贴心人都没有,娘去,娘去帮你管家,你回来还能有口热饭吃。”

    “胡闹!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是大将军的主母,你走了大将军府谁管着?”徐其昌黑着脸瞪着宁非,这个不孝子,居然还想着把他的夫人拐带走!

    宁非凉凉地翻了个白眼,“爹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把自个的亲娘接走孝顺怎么就不行了?至于大将军府,据儿子所知,这近十多年我娘在佛堂念经大将军府也没缺了人管着吧?”哼哼,弄个什么二房来恶心娘,当他是死的吗?

    听到儿子替自己撑腰,宁氏只觉得眼眶一热,眼泪险些又流出来了。不行,她不能掉眼泪,儿子回来了这是好事,她要高高兴兴的。宁氏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里已是一片笑意,她乐呵呵地看向徐其昌,徐其昌啊徐其昌,你也有今天!她的心里特别舒畅。

    徐其昌被堵得哑口无言,恼怒道:“怎么?你这是要跟你老子算账?”哪个跟这臭小子多的嘴?他明明都已经下了禁口令,谁也不许在大公子面前提起以前的事。

    宁非耸耸肩,丝毫没把他爹的怒火放在心上,阿九说了,他娘十月怀胎把他生下,为了他能活下来又忍痛把他送走,所以身为人子他只欠了他娘一个人的。至于他爹,呵呵,他只提供了一颗那啥,又没有养过他教过他,他还真不欠他什么。要是这个爹是好的,能让他多占些便宜,那不妨就认了。若这个爹不合心意,那就不认呗。做人是该孝顺,可不能愚孝。

    “算账倒不至于,不过替我娘出口气罢了。”宁非淡淡地道。“爹啊,你若不能把我娘照顾好,那就让儿子来,儿子是娘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绝对不会弄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来恶心她。”

    徐其昌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宁非,眸中盛满了盛怒,好似下一刻就要动手打人。宁氏有些不安,“小非。”她想劝儿子少说两句。宁非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宁非冷冷地迎上他爹吃人的目光,丝毫不退,眼底亦是狂风暴雨,“爹做的,儿子难道说不得吗?”唇角是深深的讽刺。

    徐其昌此时才意识到,他这个嫡长子真的不惧怕他!是呀,他是圣上的镇北将军,是圣上喜欢的年轻臣子,他凭着自己的能力没有靠他一分,他又怎么会惧怕他呢?哪怕他是他老子!

    这个认知让徐其昌气愤又无可奈何,“反正,反正你娘绝不能跟你去漠北!”徐其昌一拍桌子怒道。要是锦娘真跟着儿子走了,他和大将军府还不成为京中的笑话?

    宁氏不乐意了,“我为什么不能跟儿子走?我卖给你徐家了吗?我跟我儿子去享福碍着哪条律法了?”

    对着宁非,徐其昌可以吹胡子瞪眼。可对着宁氏,徐其昌真的底气不足。他现在是又气又急还伤心,不是都说好了吗?锦娘不是愿意原谅他了吗?怎么儿子一回来她就变卦了呢?徐其昌的眼底带着委屈。

    宁氏有些不自在地别开视线,哼,以前那是没办法,现在儿子不是回来了吗?

    就在这时,屋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大哥,你能不能把我也带走?”

    三人齐齐转头,徐其昌迁怒道:“你怎么在这?”

    徐小三哆嗦了一下,“我,我在这有一会了。”他看着他大哥把他爹薱得说不出话,心里可羡慕可崇拜了,爹那么可怕,大哥却一点都不怕他,他要是有大哥这个本事就好了。

    宁氏见是徐令扬,脸上的笑意便淡了。宁非眉梢一挑,“你是小三?”

    徐小三的脸顿时亮了,激动地道:“是,是我,大哥你知道我呀?”

    宁非点了下头,道:“嗯,听九王爷提过。”

    九王爷?那不就是顾九吗?徐小三想到那些被倒吊在树上的日子,条件反射般地打了个寒战,苦着脸道:“九王爷向你告我状了?大哥,我现在改好了,真的改好的。”

    宁非笑了一下,道:“他可没告你的状,他说你跟我不愧是亲兄弟,都有赤子之心。”

    “真的?”徐小三不相信,见宁非点头,不由高兴起来,“所以我才想跟大哥去漠北,爹老骂我不成器,姨娘说有二哥在我不用成器,可我也想,也想像大哥一样厉害。”他脸上带着崇拜,带着向往,眼睛亮亮地看向宁非。

    宁非意外,意味深长地看向他爹。他这个三弟倒挺让人意外的,比他还要赤子之心呀!他爹看在眼前怎么就给看成了纨绔?听说爹对刘姨娘的长子挺看重的,他没见过不好评论,但宁非对眼前这个纨绔的庶弟倒是没有恶感。难怪阿九会多管了一回闲事,他这个庶弟分明是没被好生教导。

    迎上儿子戏谑的目光,徐其昌脸皮有些挂不住,没敢瞪长子就去捏软柿子了,“怎么哪都有你呢?书背会了?字练好了?”声色俱厉。

    吓得徐小三又抖了一下,颤着音道:“没,还没!”声音越来越低。

    “那还杵这做什么?还不快回你院子用功!”徐其昌喝道。

    “是,儿子这就回去用功。”徐小三掉头就跑,生怕跑慢了他爹家法伺候。跑了两步又不舍回头,“大哥,我,我刚才说的是真的。”他是真想跟他去漠北,让他读书实在是要命啊!

    宁非笑笑,好脾气地道:“行,我记下了。”

    徐小三大喜,“谢谢大哥!”蹭蹭蹭地跑出去了。

    收回视线宁非脸上的笑意就淡了,“爹,您不觉得小三这样不对劲吗?这不挺好的孩子吗?怎么就传出了纨绔的名声?”

    徐其昌皱眉,敷衍道:“他年纪小,不懂事,爱胡闹。”

    宁非却不允许他逃避,目光咄咄逼人,“爹,小三成这样子刘姨娘功不可没吧?您就忍心看着小三被个女人毁了?他虽是庶出,可也是您的亲儿子!”

    “徐令展!”徐其昌怒喝,“我是你老子!”他的脸阴沉地能拧出水来。

    “我也没说不是。”宁非掏了掏耳朵,徐令展是谁?他叫徐宁非,市井长大的,请原谅他对这这么高大上的名字没有归属感吧。

    宁非是一点都不怕他爹生气,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奋斗得来的,还真不怕他爹翻脸,大不了就一拍两散呗,没人管着他还自在些呢。

    于是宁非可劲地作妖,“爹啊,难道刘姨娘才是您的真爱,那我娘呢?您把我娘置于何地?”他撸起性子虎视眈眈。

    徐其昌眼前一黑,差点没栽倒!他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宁非,“你这个臭小子!”宁氏在边上坐着,他没敢说不孝子。

    宁氏眼里闪过担忧,拍手拦住了宁非,看向徐其昌道:“咱儿子心直口快,将军别和他一般见识。”又假意拍了宁非两下,“瞧你把你爹气的,还不快给他赔不是。”真把他气出个好歹了传出去对儿子的名声不好。

    宁非很听话,笑嘻嘻地赔不是,“爹啊,儿子大大咧咧惯了,说话若是不中听,您别往心里去呀!”

    徐其昌有气无力地摆手,他算是看出来了,他这个儿子不仅领兵打仗是一把好手,气人也是一把好手。自己的亲儿子,再坑爹也得咬牙吐血认了。

    徐其昌离开后,整个锦绣院其乐融融,宁氏身边亲近的下人都纷纷给她道喜,奶娘欢喜地直抹眼泪,“这下好了,夫人您终于苦尽甘来,有大公子在,老奴看哪个还敢给您委屈?”

    宁氏一脸是笑,虽没说话,神情却无比骄傲。她怕什么?她有儿子呢,她儿子是镇北将军呢。一个不好谁爱理他这一大堆的破事,她收拾嫁妆跟儿子过去。她现在腰板子挺得可直了。

    当晚,徐其昌暗戳戳地翻进宁氏的屋子里,宁氏惊了一下,随即便镇定下来,“将军你怎么?”有门不走反倒走窗户,都一把年纪了这是闹哪般?宁氏的脸有些黑了。

    徐其昌老脸一红,他能说他是怕锦娘不给他开门吗?他轻咳一声,道:“我过来看看你。”

    宁氏的脸更黑了,“我有什么好看的?天都这般晚了,将军还是回去歇着吧。”她压低声音,生怕惊动了外间值夜的丫鬟。

    徐其昌瞧着灯光下宁氏那张嗔怒的脸,心里又是酸涩又是火热,上前一把握住了她的肩,“锦娘,咱别闹了,儿子都这么大了。”

    宁氏一下子就怒了,柳眉倒竖,咬牙切齿道:“是我闹的吗?你这个没良心的居然说这样的话,明明是你闹的,你闹着让姓江的贱人进门,你闹着逼迫我们母子俩,你都不给我们母子俩活路,你现在反倒怪我身上来了,你还有没有良心?”

    徐其昌抱着情绪激动的宁氏,“好好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要打要骂都随你好不?以前归以前,以后咱好生过日子成不?”

    “不成!”宁氏怒视着他,“你说的轻巧,那我们母子白白受这么多委屈?”有儿子撑腰,宁氏是一点都不怕徐其昌了。

    “锦娘。”徐其昌不满地喊了一声,“那你说怎么办?以后我都听你的成不成?你说你这脾气,我是男人,你在儿子跟前也给我留点面子行不?那臭小子本就向着你,你再不搭理我,我看他弑父的心思都有了。”那就是个狼崽子啊!

    “锦娘,咱儿子都这般出息了,咱俩可得好好的,他都要娶媳妇了,咱俩要是再闹出点什么传出去,多影响儿子的亲事!锦娘,为夫跟你认错,瞧在儿子的面上,咱好好过日子吧。”徐其昌小意哀求着,这般低声下气还是有史以来头一回,啊不,应该是第二回。新婚的那些日子,徐其昌就是这般小意温柔会说甜话哄人。

    宁氏想起往事,心里酸酸的,眼角浮起了泪光。

    徐其昌见状,心中松了一口气,温柔抹去她脸上的泪珠,“锦娘,我以后不惹你伤心了。”他把宁氏抱在怀里,心里也不好受,从年轻那会到现在,他心里喜欢的一直是锦娘,可他们怎么就走到今天这局面呢?

    宁氏想到儿子,想到儿子的前程和婚事,又想到新婚时那些甜蜜的日子,无声地点了点头。

    那就再相信他一次吧。

    ------题外话------

    谢谢mm夕阳醉了的9朵花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