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65章 后宫群动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徐其昌和宁非还要把漠北的事向昭明帝回禀,昭明帝便带着他俩去了御书房。其实阿九也想跟着一块走的,但看到太后娘娘那殷殷的目光他就留了下来。

    上一世她的父母缘浅,爸妈关心她只是因为她能为他们带来利益,他们更看重的是他们的儿子她的哥哥,哪怕他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妈妈看上去很疼爱她,但最常做的事就是让她去爷爷那里替哥哥多争取好处,说她是女孩子,早晚是泼出去的水,要想在婆家过好日子还是得靠娘家,靠哥哥,哥哥好了她才能好。

    可她却清楚地知道,凭她哥哥的能力,她就是帮的再多,他也好不了。不是有句话叫“烂泥扶不上墙吗?”她的哥哥就是那堆烂泥。而且依着她哥哥薄凉的性子,怎么可能会管她的死活?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渐渐地就很少回家了,她已经过了要爸妈疼爱的年纪,他们偏心就偏心吧,反正她也这样长大了。

    这一世的母亲是太后,他出生后就被迫分离,现在才是他们母子头一回见面,可阿九能感觉得到太后对他的感情是真的,她眼里的慈爱是一点都不虚假的,她是真的爱自己这个从而见过的儿子。阿九真不忍心伤害这份慈母心肠。

    果然,太后见阿九愿意留在慈恩宫陪她说话十分高兴,目光更加柔和,“小九,你喜欢吃什么?母后让御膳房给你做去。”

    阿九笑着,“母后,不用那么麻烦,我什么都吃,不挑食的。”

    阿九这话一说出来,太后的脸上浮上心疼的表情,觉得阿九受了大委屈了,“怎么能是麻烦呢?你现在是王爷,这宫里除了母后和你皇兄,就属你的身份贵重了,在这宫里,我儿想要做什么都行,我看哪个敢说三道四?”

    阿九眨了下眼睛,略微有些不好意思,“那儿子就多谢母后操心了。”

    一句儿子哄得太后眉开眼笑,把阿九的手攥得紧紧的,“蓝月,你亲自去趟御膳房,让他们整几样清淡可口的。”她头也不转地吩咐,眼睛一刻也舍不得离开阿九身上。

    安静站在一旁的桃花忍不住撇了撇嘴,心中腹诽:什么都吃不挑食?呵呵,公子的那张嘴是最挑剔的了,味道稍有不对他就拧着眉不吃,逼着她大半夜起来给他弄吃的,他现在怎么有脸说自己不挑食的?

    许是桃花的动作有点大,太后娘娘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扭头问阿九,“这个丫头就是你身边的桃花吧?小模样长得挺招人疼的。”

    阿九点头,一边给桃花使眼色,一边道:“可不就是桃花吗?母后您都知道了?桃花也是个命苦的,烧得都昏迷了家人也不管,幸亏遇到了儿子,把她捡回去养这么大。”想了想他凑近太后耳边轻语了几句。

    太后分外诧异,“真的?”一边抬眸细细打量着桃花。

    阿九很肯定地点头,“当然是真的,儿子就是在那把她捡回去的,所以说嘛知人知面不知心。”权衡了一下,阿九把桃花的身世向太后娘娘漏了一些,因为他不希望桃花被太后当成是无依无靠的小孤女,宋相爷虽然人渣了一些,但是他丞相的身份还是可以借用一下的。

    “这话倒是实在。”太后娘娘眼睛闪了闪,想起了不愉快的往事,看向桃花的目光又怜悯又柔和,“可怜见的,身份上与你倒也是般配,你若是有意也不是不行。”太后娘娘误解了阿九的意思,还以为他点破桃花的身世是想娶她做王妃。

    对此她倒是没什么意见,婚姻大事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娶谁毕竟是要和小九过一辈子,还是得合小九的心思才成。小九受了那么多的苦,太后娘娘补偿他都还来不及呢,自然不会逆了他的心思。

    阿九失笑,摇头,道:“母后您想多了,您忘了我是佛子吗?我是把桃花当妹妹养的,回头我给她挑个好夫婿还得劳烦您给赐婚呢,桃花,还不快过来拜见太后娘娘?”

    桃花立刻上前,扑通就跪在了地上,脆生生地道:“桃花给太后老佛爷请安,愿太后福泰安康,长寿千岁。”一点都不怯场。

    太后娘娘被逗乐了,哎呦,瞧这丫头嘴巧的,这管声音可真好听。“老佛爷,这词倒是新鲜呀!”她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管她叫老佛爷,不过这个称呼也的确取悦了她。她一高兴就一时忘了阿九是佛子不能成亲之事。

    桃花眨巴了下眼睛,“回太后老佛爷的话,我们公子,啊不,是我们王爷,我们王爷是佛子呀,您是佛子之母,自然就是老佛爷了。”

    阿九嘴角抽了一下,明明是他给她讲过慈禧老佛爷的故事,这丫头反倒拿他是佛子这事来拍太后的马屁,居然还给她拍上去了。阿九隐晦地给桃花一个眼神,示意她悠着点,别玩托了。

    桃花回了一个眼神给阿九,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放心吧,我肯定会帮您哄着太后娘娘,让她想不起来您的婚事,我办事您放心,什么时候掉过链子?

    阿九挑了挑眉便没有作声,他坐在一旁安静地听桃花和太后说话,确切地说是桃花在说,太后在听。

    桃花特别有讲故事的天赋,说出来的话有趣,脸上的表情也丰富,再加上肢体语言,把太后和一众宫女太监唬得一愣一愣的,全盯着她催促她快点往下说。

    阿九不由哑然失笑,这个小桃花呀!

    慈恩宫里热热闹闹,皇后和诸妃那里就与之相反了,气氛特别冷凝。尤其是皇后的坤宁宫,一身盛装打扮的皇后娘娘沉着脸坐在上首,目光阴鹫,一言不发。殿内的太监和宫女都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就是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就在此时,皇后的心腹太监匆匆进了殿内,“皇后娘娘,圣上带着徐大将军和镇北将军去了御书房。”

    皇后蓦然一惊,脸色更加阴沉了,“九王爷呢?”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心腹太监一脑门子汗,也不敢伸手擦一下,“回皇后娘娘,九王爷还在慈恩宫陪着太后娘娘。”

    皇后听了猛地站起身,袖子一梻,就把手把桌上的茶杯扫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安静无比的殿内显得十分刺耳,众人吓得慌忙跪地,“娘娘息怒。”

    “息怒,息怒,本宫息不了怒。”皇后脸上扭曲着,只觉得心中有一股邪火怎么也发不出来。

    太后和圣上跟九王爷母子兄弟相认,她这个作为皇嫂的皇后怎么就不能在场了?可圣上偏偏下了口谕,谁都不许到慈恩宫来,连她这个皇后都不行。圣上这是把她这个皇后放在哪里了?

    她以为怎么说她也是中宫之主,圣上总会传她过去让九王爷给她见个礼请个安的,谁知道圣上压根就没这个打算。她现在闭着眼都知道德妃贤妃淑妃她们是如何嘲讽她的。

    一个没有皇子傍身,又不受圣上宠爱的皇后,谁人会把她放在眼里?待圣上百年之后,自己还不是由着她们拿捏?

    不,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皇子,她一定要生个自己的小皇子。

    想到这里,皇后脸上的怒气散了一些,但仍然皱着眉头,对心腹太监道:“你到承恩公府上去一趟,跟承恩公夫人说让她明日进宫来,本宫想她了。”承恩公夫人是她的母亲,求子这等大事交给别人她不放心。

    诚如皇后预料的那样,后宫之中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呢,别的妃嫔没有资格踏进慈恩宫,她们心中虽然不舒服,但当知道连皇后都被拒绝在外的时候,她们平衡了,转而看起了皇后娘娘的笑话。

    呵呵,一个无子无宠的皇后,她们还真不放在眼里。

    德妃眯着眼睛倚在美人靠上,两个小宫女正垂着头给她捶腿,她的嘴角微微翘起,昭示着她心情很好的样子。

    一阵脚步声响起,“娘娘。”她的大宫女云姑姑轻声唤道。

    德妃慢慢睁开眼睛,瞧了一眼下头跪着的太监,慢条斯理地道:“说吧,都瞧见了什么?”

    跪着的太监道:“回娘娘,奴才看到圣上已经离开了慈恩宫去了御书房,徐大将军和镇北将军也跟着一起去了。”顿了一下他又道:“娘娘,奴才还瞧见了坤宁宫的张才公公。”

    “你瞧见他就对了。”德妃缓缓点头,嘴角浮上一抹讥诮,连她这个德妃都派人出去打听,皇后娘娘怎么能坐得住?不过派出的是张才这个坤宁宫总管太监,真不知她是蠢呢?还是蠢呢?

    “九王爷呢?”德妃又问。

    “奴才没有看到,一直在慈恩宫没有出来。”太监恭敬地回答。

    德妃的眉头蹙了一下,看来太后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儿子比她想象中还要重视呀!要是能把他拉拢过来倒也是份不小的助力。回头三皇子进宫她得嘱咐一番,也亏得三皇子机敏,在九王爷名声不显只是个小举人时就结识了他,现在又多了叔侄的关系,走动起来倒也显得自然。

    钟翠宫里的贤妃娘娘正抬着手瞧着她新染的指甲,觉得比上一回的颜色要正要红,她满意的勾了勾嘴角,“赏!”

    伺候她指甲的宫女立刻跪在地上谢恩,“奴才谢娘娘赏赐。”接过大宫女递过来的金手镯,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抑制不住。

    其他的宫女和太监都非常羡慕,那金手镯足有二指宽,虽然式样不新颖,但分量足呀!能换不少银子呢,对他们这些伺候人的宫女太监来说还是这样的赏赐最实惠。

    其中有一个机灵的太监眼珠子一转,上前小意道:“娘娘,奴才刚才在外头遇到坤宁宫和玉鸣宫的人了,奴才就在外头多呆了一会,瞧见咱们圣上领着徐大将军跟镇北将军往御书房去了。”

    贤妃抬眸扫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道:“你倒是个机灵的,也赏吧。”

    那太监喜笑颜开,“谢娘娘,谢娘娘!”并趁机提议道:“要不奴才再出去打探一番?”

    本以为贤妃会答应的,毕竟连皇后娘娘和德妃娘娘都派人去慈恩宫探听消息。贤妃却摆摆手,“不用!”

    那太监只好不甘心地退下了,眼珠子转了转,心道:一会跟人换个班自己溜出去,要是真打探到什么重要的消息,娘娘还不得重重有赏?

    贤妃娘娘却像是长了眼睛似的,道:“作为奴才最重要的是听话,主子没让你们做的事情切不可自作主张,否则惹来祸事可别怪本宫不讲情面。都听到了没有?”

    冷冷清清的声音却透着威严,让殿内的众人都心头一凛,尤其是那个机灵的太监,腿都吓软了,哪里还敢有什么其他的心思。

    殿内的奴才们退下后,大宫女拂衣奉承道:“娘娘就是宅心仁厚。”

    贤妃哼了一声,道:“本宫是怕他们替本宫惹了麻烦,本宫虽不怕,却烦。”

    “那也是娘娘仁慈。”拂衣道,然后眼底闪过迟疑,“娘娘,咱们真的不派人打探吗?圣上可有些日子没来了。”

    贤妃瞧着自己莹白如玉的手,不以为然地道:“打探什么?本宫身前只有一位公主,用得着着急上火吗?至于圣上,他虽然没来咱们宫里,不也没去别人那里吗?”

    她只生了一位公主,今年十四了,她只要牢牢把住圣宠为女儿选个好驸马就足够了,至于谁当太子,谁继承皇位,跟她的关系大吗?无论谁上位她也不过是个太妃,与其想那些有的没的,还不如祈求圣上活得长久一些呢,只有圣上在,她才能活得尊严恣意。这一点她向来瞧得清楚。

    而圣上愿意宠着她,乐意到她宫里来,何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只要德妃那个自以为精明的,还三番两次地想要拉拢她,不就是瞧中她背后的势力了吗?

    呵呵,当她是蠢的吗?三皇子上位恐怕第一个就得拿她开刀了,谁让她娘家势大呢?所以对于自己只生了一个公主,贤妃一点不满都没有,甚至是非常高兴的。幸亏是生了公主,圣上才能放心地任用她的父兄,要是真生下个皇子,赵家满门恐怕都得赔进去。所以贤妃非常宠爱自己所出的公主灵绯。

    御书房里,徐其昌和宁非向昭明帝回禀了漠北之事,昭明帝静静地听着,笑意渐渐浮上面颊,神情越来越骄傲。

    “你是说有不少江湖中人前往漠北助阵?”昭明帝看着徐其昌和宁非。

    徐其昌垂首道:“是,圣上!有近万江湖中人自发前来助战,漠北兵力不足,他们倒也真派上了好用场。这都是圣上您威名远播,连江湖草莽都身受感召。”

    宁非撇嘴,觉得他爹可真不要脸,什么威名远播,身受感召,那些江湖人明明是冲着阿九去的,他们都是阿九的朋友好不好?

    “好!好!”昭明帝高兴的朗声大笑,笑过之后斜睨着徐其昌,“你个老小子也学会拍朕的马屁了?朕有自知之明,朕虽自诩勤政爱民,但还真没到你说的那个程度。”

    宁非立刻拍了一记马屁,“圣上英明!嘿嘿,好让圣上知道,那些江湖人其实都是冲着阿九去了,阿九的英雄帖在江湖上可有用了,光是少林就去了两千武僧,连吃食他们都自己一路化缘,罗汉阵可厉害了,两千人就缠斗了匈奴上万呢。”他趁机替阿九表功。

    徐其昌却赶忙请罪,“犬子口无遮拦冒犯天威,还望圣上赎罪。”

    宁非不愿意了,不满地道:“爹,我跟圣上说的都是实话。”抬头对昭明帝继续道:“圣上,臣真的说的都是实话,阿九,不对,是九王爷,九王爷真的可厉害了,帮臣良多,臣的功劳里有一大半是他的。”

    “住嘴,圣上跟前岂容你多嘴多舌。”徐其昌心中惶恐,生怕圣上怪罪,“圣上,臣这儿子在民间长大,不懂规矩,圣上恕罪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