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64章 相见欢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京郊,几位皇子和诸位大臣早就翘首以盼,朝着阿九来的方向不停张望,一早圣上就把他们打发出来了。

    “恭迎皇叔。”几位皇子首先迎了上来,纷纷下马施礼。

    驴车徐徐停下来了,阿九从车窗伸出头来,瞧着跟他年纪相仿的几位皇子,淡淡地道:“你们不用多礼。”

    一共来了五位皇子,均脊梁挺直丰神俊毓的样子。本来昭明帝想亲自来迎的,被太后娘娘笑着拦下了,’“你是皇帝,安生在宫里等着便是。”嘴上是这样说,其实她自己可想出城来迎了,她可想第一个瞧见阿九长什么样子了。

    一旁站着的大皇子便顺势道:“对,皇祖母说得对,父皇您就在宫里等着吧,儿臣替您去迎皇叔。”

    另外二三四五几位皇子也都站出来附和,这么好的到皇叔跟前刷脸的差事他们自然十分乐意。

    此时他们面对着阿九这张绝色出尘的脸,虽心有准备,却仍不可避免地闪了神,他们的这位小皇叔生得也未免太出众了吧。幸亏是男子,若是女子,岂不成祸水了?

    大皇子自诩是兄长,上前关切地道:“皇叔,听说您身子不适,现在可大好了?”

    阿九点了下头,“已经大好,多谢你关心了。”

    三皇子自诩跟阿九更熟,笑着道:“真是没想到,阿九你居然是我们的小皇叔,父皇和皇祖母都在宫里等着呢,咱们快些回去吧。”

    说话的空儿众位大臣也到了,大礼参拜,“下官恭迎九王爷回朝,恭迎大将军和镇北将军得胜回朝。”声音洪亮,直冲云霄。

    徐其昌和宁非纵马来到阿九的车旁,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在宁非身上,这位就是徐大将军的嫡长子吗?这回不会再错了吧?应该不会了,他们太像了,连抿着唇凝神看人的样子都一模一样,要说他们不是亲父子,谁信?

    继而,他们的心情复杂起来,以宋相爷与户部李尚书几人为最。之前徐其昌当着众人的面跟圣上承认认错儿子了,他们还幸灾乐祸,在心里嘲笑他呢:见人家顾九出息,就上赶着认儿子,看看,认错了吧?你一个打打杀杀的粗人,怎么能生出个文采惊艳的状元郎呢?看看,打脸了吧?

    可转过身人家真正的嫡长子居然也不差,何止是不差,简直是太好了!镇北将军,一战成名的少年将军呀!尚未弱冠就已经是手握重兵镇守一方的大将了,已经取得了别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成就,比他老子还能耐,他老子十岁的时候才刚到军中呢。

    平时瞧自己儿子也挺好的,风度翩翩,好学上进。可现在跟人家徐其昌的儿子一比,咳,都被比到沟里去了,拿不出手啊!

    徐其昌领着儿子拜见了几位皇子,又一一见过了宋相爷等同僚。宁非态度恭敬的跟在他的身旁,娴熟而又八面玲珑地与人打着招呼,那交际手腕丝毫不弱于打小培养的世家子。这让众人看向徐其昌的目光都透着丝丝火气,嫉妒羡慕恨啊!

    几位皇子对宁非也亲切极了,一个比一个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宁非可是大将军府未来的当家人,自己本身又有本事,若能交好了他得到他的支持,不亚于多了半壁江山。

    阿九终于下车了,众人额头一黑,为什么呢?因为他的怀里抱着一只猫,一只黑猫,一只瞧上去十分肥硕的黑猫。九王爷,您这是要唱哪出戏?逗弄猫儿那不是后院悠闲妇人才做的事儿吗?

    阿九却不管他们脸上表情怎么怪异心里又怎么想,径直走到迎接他的仪仗前上了步撵,转头见桃花桃夭没动,眉头不由皱了一下,“桃花,桃夭,还不过来,等着王爷我请你们?”

    桃夭跳下驴车就准备过来,而桃花的脸上却带着犹豫,“公,王爷,那我的阿宝怎么办?”

    众人闻言齐齐抽了抽嘴角,阿宝?便是那头小毛驴吗?不过一辆破驴车,谁还能给偷了去?这个天真的小丫头便是九王爷身边的那个桃花吗?虽比不上另一个貌美,倒也娇俏可爱。

    对于桃夭他们知道的却是多一些,其中有不少人偶尔还在宫中碰到过她,都知道太后喜欢召她说话,所以哪怕她再貌美也没人敢打她的主意。

    还没等阿九说话,善解人意的宋相爷便笑呵呵地道:“桃花姑娘还是快点过去服侍九王爷吧,至于这头,阿宝,自然会有人帮你赶回去,放心,丢不了的。”说到阿宝的时候他忍不住顿了一下。

    桃花大喜,笑着跟宋相爷道谢,“真的呀?那太好了!谢谢老伯,老伯你真是个好人,也不用多麻烦,直接送到顾府去就行了。”她觉得眼前这老头特别和蔼可亲。

    宋相爷是好人?分明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好不好?这桃花小姑娘的眼睛是瞎的吧?众大臣心中吐槽。

    被颁发了好人卡的宋相爷倒很高兴,这小丫头笑得可真好看,天真无邪呀!他看桃花也觉得哪哪都顺眼,要是忽略老伯这个称呼就更完美了。“行,让人给你送到府上去。”他避开了顾府二字,笑话,什么顾府?皇室明明姓穆来着,小丫头能这般口无遮拦,他这个相爷就不得不谨慎些了。

    阿九的脸已经冷下来了,“还不快死过来,磨磨蹭蹭孵小鸡呢?”他觉得宋相爷脸上那笑可刺眼了。

    “来了,来了。”桃花大声应了一句,吐吐舌头笑着对宋相爷道:“王爷喊我了,那我过去了,再见老伯。”她摇了摇手朝仪仗走去。

    桃夭担心地看着桃花,小声提醒,“你怎么这么慢?王爷不高兴了。”

    桃花飞快地做了个鬼脸,示意她别担心,嘴型张了张,“没事,别担心。”顶多骂她两句,公子才舍不得生她的气呢。

    “你还知道回来?人家是国之重臣,你一服侍人的小丫头,还找到共同语言了?”阿九斜睨着桃花,眉头蹙得紧紧的。

    桃花却不以为意,小声解释道:“我这不是担心阿宝吗?那老伯人不错,还答应帮我把阿宝送回去。”

    阿九的脸更黑了,“知人知面不知心不懂吗?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帮着一起数钱是吧?本王怎么有你这样的笨丫头?”阿九抬手敲了桃花脑门一下,无比嫌弃。

    桃花捂着脑袋,嘴巴嘟着作无声控诉,心道:完了,自打公子月事来过后就更加喜怒无常了,像现在,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了。

    宋相爷却是一怔,九王爷这是对他很不满哪,自己得罪过他吗?宋相爷眯起眼睛想了想,没有!哪怕九王爷身为六品主事的时候,遇到了他都点头示意。于是他便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人家九王爷训丫头呢,他不过是池鱼罢了。

    阿九把桃花训得头垂到胸口才罢休,前来迎接的众人均垂着头,无一人开口,心中却都有了这样的一个认知:这个叫桃花的小笨丫头还真是得宠啊!

    阿九见状满意的勾了勾嘴角,清清淡淡地说了句,“回吧。”他就是故意的,他虽然在训斥桃花,却也接机告诉众人:他这个丫头是笨,可却是他护着的,谁也不许打她的主意。

    站在步撵上的太监佛尘一甩,尖着嗓子喊:“起轿回京。”

    就在这时,宁非突然就纵马来到阿九身边,义正辞严地道:“九王爷,下官前来护送。”

    阿九瞥了他一眼,倒是没有说话。

    宁非面色一喜,喜滋滋地跟在阿九的步撵旁,他的亲卫直接就把步撵围上了一圈,把跟着的宫女太监侍卫都挤到一旁。宁非心中得意:嘿嘿,这是我媳妇,谁都不许跟我抢。

    慈恩宫里太后娘娘端坐在主位上心神不宁,昭明帝已经急得走来走去,“怎么还没到?福喜,你去看看。”为了迎接小九,他连早朝都取消了,这会太阳都升老高了,人怎么还没到?

    太后娘娘瞧不下去了,扶着额头道:“皇儿你能不能别转圈子了?你转得我头晕。你别急,小九没这么快回来。”嘴上让昭明帝不急,转头她就跟蓝月道:“你说小九怎么还没到呢?是不是路上不顺利?”她忍不住就多想起来。

    坐下来的昭明帝嘴角抽了抽,“母后放心,小九好着呢,那几个臭小子都去迎他皇叔了,出不了什么事,母后咱再等等。”

    两个人按捺着性子继续等着,约莫大半个时辰过去了,终于听到了福喜透着喜意的声音,“来了,来了,圣上,太后娘娘,九王爷进宫来了。”

    “来到哪了?”太后娘娘和圣上一齐失态站了起来,圣上直接就抬脚往外走,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掩饰性地轻咳一声站在原地,支使福喜,“快去,直接把九王爷引到慈恩宫来。”

    福喜大声地哎了一声,心里却道:九王爷不是早就知道您跟太后娘娘在慈恩宫等着他了吗?圣上这是高兴地过头了呀!

    “皇儿,小九这是回来啦?”太后娘娘声音不由自主地拔高,又尖又细,脸上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昭明帝的目光落在太后娘娘的头上,鬓角处有一根白发,没来由的他心中一酸,“母后,是小九回来了,您别着急,儿子扶您出去看看。”母后大抵也是想早一刻看到小九吧。

    昭明帝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喧哗,“九王爷到,快快快,九王爷到了。”

    昭明帝扶着太后娘娘只来及往前走了一步,阿九就出现在大殿门口,望着一步一步走近的年轻男子,太后愣在了原地,双目痴痴的注视着阿九那张俊逸清绝的脸,泪水早已不觉爬满脸颊,口中喃喃自语,“像,真像啊!”

    “阿九拜见太后娘娘!”阿九双膝跪地行了大礼。原谅他实在没办法感情代入,做不到与太后娘娘抱头痛哭。

    太后娘娘望着跪在自己跟前这个玉一般的公子,这就是自己的小儿子呀,是她拼死生下,寻了盼了十八年的儿子呀!他的眼睛生得多好,又黑又明亮,跟她的太子儿子多像呀!是上天为了弥补她失了太子又送了她一个儿子来吗?是佛祖终于听到她心底的祈愿了吗?

    “小九,哀家的小九啊!”太后娘娘蹲下身一把把阿九抱在怀里,失声痛哭,“小九,哀家的儿子呀!”声音是那么的悲怆。

    殿内的宫女太监也都纷纷低头抹起了眼泪,就连阿九这个自诩心肠硬的也有些伤感,反手抱着她无声地安慰着。

    太后娘娘反倒哭得更凶了,“小九啊,你叫母后,你叫我一声母后呀!”这孩子是不是怨恨她没有护住他让他流落在外吃苦受罪呀?

    迎上太后娘娘希冀的目光,阿九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哑,“母,母后,小九这不是回来了吗?您别哭了,哭多了对眼睛不好,还易伤身体。”一边不着痕迹地在关键穴位处按摩着,以防她太过悲伤激动晕过去。

    昭明帝也红着眼圈劝,“母后,您快让小九起来呀!您快别伤心了,以后小九哪也不去就呆您身边。”

    太后娘娘这才忙道:“小九快快起来,来让母后好好看看。”

    阿九却没有立刻起身,而是恭恭敬敬对着太后磕了三个响头,认真而郑重地道:“母后,儿子回来了!”

    “好,好!我儿回来了!”太后娘娘想笑,却笑出了一脸的眼泪,心里是欢喜的,十八年来她的眼睛头一回这般亮。

    阿九又转个身对着昭明帝磕了三个响头,“圣上,臣回来了!幸不辱使命。”

    昭明帝还没开口,太后便抢着道:“叫什么圣上,这是你皇兄,小九,他是你的兄长。”说起兄长她又想起不在了的两个儿子,眼底的泪迅速聚集而来。

    昭明帝也道:“对,什么臣不臣的,朕是你的皇兄!”

    阿九从善如流地改了口,“是,皇兄,小九回来了。”顿了一下又什么郑重地道:“小九是您的胞弟,那也是您的臣子。”这才刚认亲,可不能让圣上觉得他恃宠而骄失了规矩,现在圣上是想不到,但难保过后他就想到了,阿九才不给自己留下隐患呢。

    “好,好,好,不愧是朕的皇兄!”昭明帝脸上动容,只觉得这个曾经的臣子现在的皇弟真是哪哪都好!

    就连太后娘娘都在心里点头,真是个好孩子呀!懂事又安守本分。这更坚定了她想要补偿的心思了。

    太后娘娘拉着阿九的手,怎么看都看不够,越看越觉得欢喜。

    阿九的脸上一丝不耐都没有,就这般噙着微笑任由着太后娘娘打量,回答着她一大堆的问题。昭明帝坐在一旁喝着茶静静地瞧着,心中十分欣慰。

    沾了阿九的福,徐其昌和宁非也跟着来了慈恩宫。圣上一家三口相认,他俩就安静地垂首立在一旁。

    宁非还不时的悄悄抬头偷瞄两眼,有一次居然还和昭明帝的目光碰了个正着,宁非一怔,倒也并不惊慌,反倒大着胆子冲昭明帝眨巴下眼睛笑了一下,那活泛劲儿是昭明帝从未有过的新鲜感受,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胆大的年轻人。

    因为是在慈恩宫,昭明帝倒也不好过多地问漠北的战事,反倒是太后娘娘拉着宁非问了许多,还连连夸他,“是个好孩子,跟哀家的小九一样,也是在外头受了大委屈了,难得的是不忘本心自己出息,徐大将军,孩子领回家去可不能让他再受了委屈!”

    徐其昌自然是连连称是。

    有太后的这一句话在,无疑是替宁非撑腰,谁也不敢慢待他。其实太后娘娘这也是爱屋及乌,宁非与阿九情形相同,都是自小流落在外,又是一同被找回来的,而且这样两个都很出息的孩子居然还是朋友,所以看在阿九的份上,太后娘娘也会帮着宁非几分的。

    ------题外话------

    谢谢mm夕阳醉了的9朵鲜花,恭喜流眼泪的恶魔成为举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