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63章 那只黑猫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清晨起来,阿九的脸色好多了,虽然小腹依然不舒服,后腰也酸酸的,但与昨天比起来已经是强多了,至少现在他能够忍受。阿九心知这也是没办法的,痛经只能寻大夫慢慢调理,他的情况有比较特殊,也不好贸然寻大夫,这事还是得跟大和尚送个信让大和尚去替他操心。现在他就只能静候月事这个小妖精自己离开。

    “公子,您吃一点吧!多少吃一点呀,我起了大早给您做的。”桃花端着白粥苦口婆心地劝着,语气里还带着些许委屈。

    阿九神情恹恹的,他一点胃口也没有,可看到桃花委屈的小眼神,只好不情愿地拿起勺子。

    桃花见他一勺子就挑那么一点点,慢腾腾送到嘴里,半天才咽下去。这么吃得吃到什么时候?饭都要凉了。于是桃花开口道:“公子,我喂您吃吧。”这样还快一些。

    阿九眼睛一斜,“不用,我又没有残废。”

    桃花被怼得一噎,深吸一口气忍住没有怼回去,在心里拼命告诉自己:公子是病人,病人都是蛇精病,不跟他计较,她人美心善有大量,不跟小气公子一般见识。

    一旁的桃夭觉得很新奇,公子原来是这样的公子呀!小性子耍得好可爱呀!桃夭眨巴眨巴眼睛,忽然觉得这样会发脾气会无理取闹的公子更具人情味。

    与桃夭同样想法的还有宁非,他一大早就起来了,起来就来拍阿九的房门,可不要脸了。之后就赖在阿九这不愿动弹了,连他爹找他都不去了,理由都是现成的:九王爷病了,他这个好兄弟自然得鞍前马后了。气得徐其昌直咬牙,忍不住怀疑九王爷才是他儿子的亲爹吧,不然那臭小子天不亮就跑去孝敬了?

    宁非看着阿九垮着的脸,怎么瞧都觉得不够。目光灼灼让阿九想要忽视都不行,阿九往他那飘了个眼刀子,“下毒的人没找到?”

    宁非脸上傻兮兮的笑容一滞,摇头,“没有,翻遍了整个驿站都没有这个人,驿站有个杂役说见过,他还以为是咱们的人呢。”说起这个宁非就十分憋屈,他想替阿九报这个仇,可连个人影都没抓到,“不过阿九你放心,我让徐猛他们保护你,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再有了。”

    阿九的眉梢轻挑,倒是有些意外,“你爹把人给你用了?”徐猛他们可是大将军府最精锐的力量,向来只听命与家主。徐其昌倒是很有决断,这么快就定下了宁非继承人的地位。

    宁非亦眉梢轻扬,漫不经心地道:“不是说家里只有我一个是嫡子吗?又是嫡长,还挺给他长脸,徐家早晚交到我手上,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区别?他的人我用用怎么了?”

    自从知道阿九是女儿身宁非的想法就变了,以前他真没想着争什么,反而觉得他已经是镇北将军了,又立了军功,圣上随便赏赏都够他过日子了,不靠着家里他照样能立起来。

    现在他就不这样想了,阿九的身份那么高,他必须得快速掌控权势才能把阿九娶到手,本来徐家就该是他的,他又何必矫情地往外推?

    阿九抬眸看了宁非一眼,更有些意外,“呦,长能耐了。”连权贵家族里的弯弯绕绕都懂了,在他没有看到的时候宁非已经成长如斯了吗?不过这样也好,他之前还担心宁非回京会被人坑了呢,现在看来他迅速地成长为一名世家子,他不坑别人都是好的。

    宁非嘿嘿笑了两声,半真半假地道:“近朱者赤,我这不是和阿九你在一起呆久了吗?再笨的脑袋瓜子也得开几窍了。”

    “油腔滑调!你爹就由着你这样?没削你呀?”阿九斜睨着宁非。

    宁非却一副委屈的样子,“这分明是肺腑之言!阿九,自从遇到你,我就时来运转,我觉得你就是我的福星,是我人生的指路明灯!是——”

    “停,停,停!你还来劲了是吧?”宁非正绞尽脑汁想着词儿,就被阿九打断了。他没好气地瞪了宁非一眼,“我又不是皇兄,你用不着拍我的马屁。”像忽然想起来似的,“人没抓到,那只黑猫呢?谁养的?”怎么说那黑猫也算救了他一命,长得又那么带劲,阿九想把它回去看家。

    这个宁非倒是清楚,他收起脸上的嬉笑,一本正经地道:“那只黑猫是上一任驿丞养的,他年纪大了,无儿无女,就把这黑猫当自己孩子养。他过世后这黑猫就跑了,一年后却又突然出现了,驿站里的人说这猫仁义,它是去给老驿丞守孝去了。所以它来的时候大家也都会给它些吃食。不过这一会倒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驿站的人说它经常十天半月没个踪影的。”他语气中带着遗憾,这么通人性的猫,又救了阿九,他想把它带回去好生养着。

    阿九也有些遗憾,既然黑猫自己跑走了,那便是无缘了,他们总不能为了一只猫在这等下去吧?

    让阿九没想到的是当他上了驴车却看到那只遍寻不到的黑猫正优雅地蹲在车厢里,看到阿九上来,他一点都不惊慌,伸伸脖子,也傲娇地叫了一声。

    阿九欣喜,“呦,原来你在这里呀!怎么?你这是想要跟我走了?”

    黑猫好似听懂了,转转脖子又叫了一声,然后跳进阿九怀里,蹭了蹭,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伏在阿九怀里不动。

    “嘿,还真要跟我走呀!你这小东西,真是成了精了,还知道给自己找主人了。”阿九低着头看着黑猫,柔声道:“你的主人已经不在了,那就跟我走吧,家里还有两只貂儿,你们一定能相亲相爱。”

    肥硕的黑猫趴在阿九腿上,异常乖觉的样子。它听着阿九的话,偶尔瞄一声,好似回应他似的,一人一猫可友爱了。

    外头赶车的桃花听到猫叫声,便问道:“公子,是那只黑猫吗?”

    阿九道:“嗯,它自己钻车里来了,我问它是不是要跟咱们走,它没反对。”

    桃花的嘴角抽了一下,它就算是反对了您又听得懂吗?“那公子您给它起个名字吧。”

    “名字我早想好了。”阿九勾了勾唇角,“叫小黑,这名字是不是很威武霸气?”他低头顺着黑猫的后背,“如何?你叫小黑可好?”

    黑猫喵了一声,阿九轻扯嘴角,笑了,“你说你也喜欢呀?真乖!”

    桃花听到小黑二字,差点没从车辕上栽下来。小黑?公子起的名字一如既往地清新脱俗令人难忘啊!也罢,小黑就小黑吧,公子喜欢就好。

    皇宫中,昭明帝接到徐其昌的密旨,得知有人欲下毒置阿九于死地,他惊怒交加。

    是谁?胆子这么大,手伸得这么长,连当朝九王爷都敢谋害。是他的脾气太好了吗?昭明帝倒是没往阿九身上想,他才刚刚入朝,能有什么死敌?八成还是因为阿九的身份,这是有人见他和太后重视阿九,不想让阿九活着回京呀!

    昭明帝的唇冷冷地勾着,半张脸隐在黑暗里,冷凝的气氛在大殿中蔓延开了,殿内所有的太监全都垂着头,不敢有一点动静。就是最受昭明帝信任的福喜,此刻也勾着头弯着腰一副存在感极低的样子,他在心里已暗暗决定:等见了九王爷,一定要更加恭敬才行。

    这个消息昭明帝倒是没有瞒着太后娘娘,太后娘娘的脸上出去的平静,“皇儿呀,奸相的余孽都扫清了吗?”能在群狼环伺的后宫生存下来还生了三个皇子最后儿子登基成为人生赢家的太后娘娘是简单的吗?

    在说到奸相余孽的时候她的眼底迸发出深深的仇恨,指甲几乎掐到了肉里。当年要不是奸相横行,她的小九何至于流落在外生死不明?

    当年,先帝大行,她哭晕在灵前,被御医查出怀了两月身孕,她悲喜交加。这是老天爷在补偿她吗?是老天爷见她失去了两个儿子给她的补偿吗?她的手温柔地按着小腹,心里却特别悲怆。

    为了争夺皇位,她的太子,她那文韬武略又至孝的太子被他们害死了,她的次子,她那心思单纯明透,热情好武的次子也被人害死了,好在她还有个小七,这皇位终归还是落在了他们手里。

    现在好了,她肚子里又怀了一个,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对她都是极大的慰藉。私心里她希望是个漂亮的小公主,皇子?在皇家皇子活得太累太艰难了。她的太子打两岁起就开始学习,十多年来连一天安稳觉都没睡过,他临去前拉着她的手笑着道:“母后,儿子终于可以安稳地睡了。”让她心都碎了。

    还是公主好,锦衣玉食长大,长大了挑个可心的驸马尊贵恣意地过一辈子。

    可自她怀胎满五个月后,太医院的太医都说她怀得是小皇子,她虽然有些遗憾,但也并不失望,无论是公主还是皇子,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可是随着她怀的是小皇子的消息传出之后,朝中就起了流言,说灾星即将临世,将给大燕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钦天监说得一五一十的,说此灾星将改变大燕朝的国运,甚至颠覆整个皇朝。

    虽然没有明指灾星就是她肚子里的小皇子,可那意思还不是不言而喻吗?

    太后气得浑身颤抖,什么灾星临世,不过是奸相玩的一手好权谋罢了。圣上大婚都一年多了,皇后与众妃一个有身孕的都没有,他这是怕自己生下小皇子给圣上添了助力,才如跳梁小丑一般散布这样恶毒的流言,拿她尚未出世的孩子作伐。

    奸相把持朝政,圣上初初登基,不仅不能动他,许多事情还得倚仗与他。随着灾星的呼声越来越高,太后日日忧心地不得安宁,生怕一个不小心着了道腹中胎儿不保。临产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太后与圣上商议,终于下定决心等小皇子一出生就送出宫去,送到安全的地方抚养,等铲除了奸相,朝中安定了,再把小皇子接回来。

    若是留在宫里,按奸相的意思送入太庙赎罪,呵呵,初生的婴儿犹如一张白纸,有什么罪孽可赎的?不过是变个法子要了小皇子的命罢了。那么小的婴儿,没有可靠的人看护着,能活下来才是怪事呢。

    与其生下来被送入太庙,还不如她亲手送出去,至少她安排照顾小皇子的人手都是自己的心腹。

    可谁能想到小皇子送出的途中却出了岔子,消息走漏被奸相所知,他派人半道上劫持抢夺小皇子。等圣上的人赶到的时候,她派去送小皇子的心腹太监心窝子上插着长剑,身底下血都凝固了,而小皇子却不知所踪。

    产后还非常虚弱的太后得知这个消息,眼前一黑就晕死过去,醒来后心如刀绞,宛若心肝被人摘了去。

    她的小皇子呀!她十月怀胎担惊受怕生下的小儿子呀!她甚至都没来及看上他一眼就生死未卜了。

    那么小的婴儿,落到奸相的手里,焉还能有活路?就算侥幸没有落到奸相手中,那么冷的天,在外头呆上一夜,就凶多吉少了。

    太后和圣上都派出不少人手寻找,却一无所获。也曾派人试探奸相,却发现奸相似乎也在寻找小皇子。得到这个消息,在床上躺了半年的太后才挣扎着起来给佛祖上了一炷香,跪在佛前,她泪流满面。

    佛祖啊,信女愿倾我所有来换得我儿的平安无事。

    后来终于扳倒了奸相,奸相下到大牢的那天,太后又去给佛祖上了一炷香,把她这些年亲手抄的经书送到了皇觉寺,还添了五千两银子的香油钱。

    处斩奸相的前夜,太后秘密去了关押他的牢房,亲手手刃了她,第二日午门处斩的不过是个替身。

    大仇得报,太后却一点都不高兴,她的小皇子啊!是生是死呢?若是还活着,又在哪里?

    现在太后一听说有人下毒谋害她的小九,整个人都散发出冷凝。她流落在外十八年的小皇子,不定受了多少委屈,她都还没见上他一面呢,她绝不允许有谁伤了他去。

    “皇儿,小九受得这些磨难大多都因为咱们母子啊!”若不是投胎在她肚子里,小九何来这场浩劫?若不是年少帝王的胞弟,奸相也不能拿他作伐。“皇儿,把护龙卫派过去吧,母后都还不知道小九长什么样子呢。”太后脸上带着虚弱和哀求。

    护龙卫,顾名思义,那是护卫真龙天子的暗卫,是皇室最神秘强悍也是最奇葩的存在,不管朝政,甚至都不过问朝堂的更迭,只护卫圣上的性命安全。

    昭明帝也想起了那些难忘的往事,心情十分沉重。诚如母后所言,小九是受了他的连累,奸相想要拿捏他,也忌惮他羽翼丰满,小九可不就是个好借口好人质吗?

    “好,母后放心,今时不同往日,儿子现在能护住小九的。”昭明帝的眼里满是暗茫,他想起刚才母后说的奸相余孽,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奸相余孽还没肃清吗?也好,借着这次机会,一定要把他们全部绞杀。

    皇室本就人丁凋零,成器的更是少之又少,老英王之流倒是不少,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小九这个能帮他一把的,无论如何他也要护住他!

    小九也是皇室中人,是他的亲胞弟,出动护龙卫也不为过。

    ------题外话------

    谢谢流眼泪的恶魔的鲜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