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62章 他是她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不用请大夫,公子就是受了凉肚子疼,老毛病了,回头我煎碗药给他喝就没事了。 ”桃花推开宁非的手,不让他靠近阿九,“宁非,我刚才在厨房给公子煮汤,被人下了毒,好在公子没喝,厨房里有个瘸腿的老伯,你现在就去查查。”阿九倒下了,桃花的理智瞬间便回来了,她的手在颤抖,目光却冷凝。

    刚才,阿九在她耳边说的话是,“桃花,我恐怕是要来月事了。”知道公子是女儿身的只有她和大和尚,公子以前说过,这个世道还是做男人痛快。她一定要帮公子守住秘密,谁都不能近公子的身。

    宁非大惊失色,“什么?下毒?谁这么丧心病狂?本将军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他想去厨房查人,可看到阿九紧闭着双目那般虚弱,面上有迟疑起来,“阿九——”他很担心阿九啊!

    “公子这里有我和桃夭姐姐,不会有事的。”桃花瞪着宁非,见他仍是不动,不由怒了,“还不快去,再耽误一会人早跑了,你是不是也盼着我们公子出事?”

    这罪名就大了!宁非想还是先把下毒的人抓到吧,不然有这么个潜在的危险对阿九的安全是个威胁。宁非又看了一眼阿九,一跺脚转身出去了,心里盘算着让庆元县的县令去请大夫,不让大夫瞧一眼他不放心。

    宁非一走,桃花的肩膀顿时垮了下来,她飞快地凝望了桃夭一眼,心中有了决断,“桃夭姐姐你过来!”

    “桃花,要不我还是去请个大夫吧?”桃夭看了一眼靠在桃花怀里的公子,脸上带着担忧。

    “不用。桃夭姐姐,我和公子能信任你吗?”桃花突然说道,脸上的神色是桃夭从来没见过的郑重和认真。

    桃夭心中一突,下意识地就看向阿九,难道是?她心中有一股奇怪的预感,似乎有什么重要事情发生。桃夭也郑重起来,点头,“我的命是你和公子救的,只要公子需要,上刀山下火海都行!”

    她的声音虽然不高,落在桃花耳中却铿锵有力!

    桃花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些,“桃夭姐姐你来,我跟你说几句话,先说好,你不要惊慌,也别害怕,更不可以告诉别人。”

    “好!”桃夭郑重承诺,走到桃花身前,弯下腰听到说话。

    “什么?这怎么可能?”桃夭惊讶地往后退了一步,“不可能的!”她一脸震惊,公子怎么可能是——女子呢?她的目光落在公子的脸上,头一次注意到公子的睫毛可真长呀,像两把小刷子,在眼睑处投下阴影。桃夭不敢相信,可理智告诉她这应该是真的,桃花不会骗她的。

    “桃花,你需要我做什么?”桃夭很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既然桃花选择告诉她这个秘密,那一定是需要她做什么的。对她来说,公子是男也好,是女也罢,都是她的救命恩人,都是她要追随一辈子的公子。瞬间她便想通了。

    桃花压低声音道:“我包袱里有干净未用的月事带,可现在的问题是公子是头一次,他身子受过寒,现在又疼成这样,怎么办?”若公子一直这样,宁非他们肯定起疑心,而且她们以什么借口来拒绝大夫呢?

    桃夭懂得也不多呀!她是打小练武长大的,身体倍儿棒,来月事一点感觉都没有。

    “姜糖水。”紧闭双目的阿九突然低声道。

    桃花顿时眼睛一亮,“对,熬姜糖水喝!我真笨,怎么就把这事忘了呢?”明明她来月事的时候公子都帮她准备姜糖水的,喝下去小腹暖暖的,可舒服了。

    “好,你守着公子,我这就去熬。”桃夭立刻就要往外走,见桃花还想说什么,忙道:“你放心,我亲自守着,连水都亲自打,绝不会再让人钻了空子。”

    “好,桃夭姐姐你快去吧。”桃花道。然后她把双手搓热贴在阿九的小腹上轻轻揉着,“公子,等会桃夭姐姐回来了我去找个汤婆子来给您暖着。”

    阿九嗯了一声,眼睛却没有挣开。哎呦,痛经真要命,谁痛谁知道。阿九觉得他的好运气可能要用完了,他做男人都已经做得得心顺手了,他的月事迟迟没来,他还以为自己身体受损是不会来月事了。谁能想到在这么个要命节骨眼上他的初潮汹涌而至?这不是要命吗?

    随着桃花的轻揉,阿九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桃花瞧着她家公子煞白煞白的脸,可心疼了。“公子您再忍一会,姜糖水马上就来了。这个桃夭姐姐,怎么去了那么久?”

    听着桃花小声抱怨,阿九没来由地笑了一声,他道:“你扶我把衣裳换了吧,还有那月事带——”那玩意是怎么用的?阿九表示他真心不懂啊!

    “好!”桃花飞快去拿衣裳和月事带,手把手教她家公子怎么使用。

    宁非转过身就让人去请大夫了,他一边朝厨房走去,一边使人去找驿丞。

    厨房里自然是没有什么瘸腿老伯的,这在宁非的意料之中,倒也没有失望。

    “将军,您寻下官又何事呀?”不仅驿丞来了,连巡检也跟跑了啦。驿丞四十出头,有些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宁非直接就道:“有人在九王爷的汤里下毒,你们驿站可有一位瘸腿的老伯。”

    驿丞和巡检吓得扑通就跪在地上了,“镇北将军,冤枉啊!下官就是再多长两个脑袋也不敢给九王爷下毒呀!”

    完了,完了,九王爷若有个三长两短,他们焉还能有命在?

    正往这赶的县令赵卫忠闻言眼前一黑,腿一软脚下一个趔趄,脸面浮上惊恐。怎么就在他的地盘发生这样的事?“九王爷可还好?”他赶忙问道,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啊!他觉得天都要塌了。

    “九王爷没事。”宁非的脸也黑了,他只是问他们驿站可有瘸腿老者,又没有说他们就是凶手呀。“赵县令,你来的正好。这事就交给你了,查,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敢在九王爷的汤里下毒。重点查那个瘸腿老者,当然其他人也有嫌疑,也要查。”他想想不放心,就把这事交给了赵卫忠,自己却瞧阿九了。

    赵卫忠和驿丞巡检一听九王爷没事,顿时有如逃出生天。谢天谢地,没事就好。

    不提赵卫忠等人怎么查人,单说宁非不放心阿九,三两步便来到阿九门前,见他房门紧闭着,心下奇怪,咦,刚才门还开着的呀!

    不知为何,宁非心中猛地想起桃花不对劲的样子,推门的手顿住了。几乎没想宁非就转身朝后窗而去,然后他就蒙了!

    阿九,居然是个姑娘家!他怎么会是个姑娘家呢?九王爷,啊不,九公主!这是怎么回事?

    宁非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他神情恍惚,心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阿九是女子?绝不能让别人发现了这事!他虽然不知道阿九为何要隐瞒,但潜意识里他就作出了选择站在阿九这边帮他保守秘密。

    那个什么大夫自然就不用再来了,宁非亲自去拦人,直接就把大夫又送了出去,还期期艾艾地打听姑娘家来了月事有什么注意事项,在饮食上有什么讲究。

    那老大夫虽然诧异,倒也如实作了解答。

    宁非怔楞着站在驿站门口,知道了阿九腹疼是怎么回事他倒不急着过去了,而且他也没想好怎样面对阿九,还像以前一样?可阿九是姑娘家,他若再和以前一样岂不是太轻浮了?可要让他守礼克制,他心里又不情愿,他跟阿九明明是兄弟来着。

    宁非觉得太神奇了,阿九怎么就是个姑娘家呢?他哪里像了?无论是说话走路哪一点像个姑娘家?而且宁非还知道阿九骂起娘来比他都不逊色,怎么就是个姑娘家呢?太让人不敢置信了。

    最初的茫然过后,宁非心头浮上的是窃喜。原来阿九是女子呀,那真是太好了!他就说他怎么总忍不住阿九身边凑,想要跟阿九呆在一起,对别的女子都没啥兴趣。一度他还以为自己不正常,好那个什么风呢。原来不是他不正常,有古怪的是阿九呀!嘿嘿,真是太好了。

    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宁非恨不得立刻就去跟他爹说他要娶媳妇,他要娶阿九!好在他还有理智,知道这样不行。

    首先他得弄清楚阿九为什么要女扮男装,他为什么是九王爷?难道连圣上和太后都不知道他是王爷还是公主吗?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九为何会流落在外?哦,顺便再弄清楚他这个大将军的嫡长子为何会流落在外。

    其次,阿九的真实性别揭露出来会不会对他不利?圣上和太后会不会怪罪?

    圣上和太后怪不怪罪宁非不知道,但宁非知道肯定对阿九不利,毕竟九王爷可比九公主的权利大多了,而且阿九当惯了男子,估计也不想恢复女儿身受那些拘束。

    还有一个,对他也相当不利。他是家中的嫡长子,他爹肯定不愿意他尚公主,即便本朝对驸马的约束不如前朝那般苛刻,可宁非觉得他爹答应的可能性真心不大。

    而且他虽然在漠北立了战功,但到底是流落在外的,不如京中那些公子哥生得精致,文采上也不大行,要是争不过他们怎么办?

    宁非思来想去,他觉得阿九还是做九王爷的好,至少安全,没人敢打他的主意。嗯,自己再努努力,争取多多立功,到时也好开口跟圣上求赐婚。

    从发现阿九是女儿身,到如何娶了阿九为妻,宁非思忖了不到半个时辰。理直气壮地把阿九划进他的菜园子里的不要脸劲儿真是刷新了下限,阿九若是知道了,肯定会一拳一拳打得他如花儿般灿烂,重点是后一个字。

    阿九那边有桃花和桃夭,宁非就关心起下毒的事来。翻遍了整座驿站,也没找到那个跟桃花说话还帮她烧火的瘸腿老者,驿丞和巡检都说驿站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可明明出现过的人总不能是桃花眼花吧?那这个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下毒害阿九?是受人指使还是寻仇?不把这人找出来宁非放心不下。

    庆元县城一家小酒馆里一个神情阴郁的年轻男子正在独自喝酒,就被被他捏得几欲变了形,眼底闪过嗜血的光芒。他娘的,就差一点就成功了,只要公子九喝上一口汤,他下的毒见血封侯,那公子九立刻就会倒地身亡。可恨被不知哪里来的黑猫坏了事,真是他娘的晦气。

    此人便是桃花见过的瘸腿老伯,可此刻的他既不瘸也不老,之前不过是易容罢了。这人是谁?与阿九有何仇怨?众位可能都意想不到,他便是江风,平安客栈想要朝阿九桃花下手的采花小贼。

    江风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偶然,他是一路尾随着阿九的,从漠北到少林,从少林到京城,再从京城到漠北。其间他也曾躲在人后数次对阿九出手,但都均未伤到阿九根本,江城林家那次,他也是只差一点就找到受伤的阿九了,可惜他找过去的时候阿九带着桃花桃夭已经离开了。

    江风为何对阿九紧追不舍想要他的性命呢?因为江风的弟弟江雨便死在阿九的手上。

    一年前在平安客栈,江风和江雨打阿九和桃花的主意不成,反中了阿九的毒。阿九的毒特别刁钻,也特别折磨人。江风带着他弟弟寻了不少名医都未能解毒,江雨不堪折磨趁兄长外出之际自杀了。等江风回来,人都透心凉了。

    江风就这么一个亲人,他悲痛欲绝,埋葬了弟弟之后他就立誓要杀阿九为他弟弟报仇。

    这一次他好不容易混进驿站,接近了桃花那个小丫头,谁知最后还坏在了一只猫的身上功亏一篑,这次没有成功,还打草惊蛇,再想找机会下手就难了。

    “店家,算账!”江风站了起来,把银子往桌上一拍,“银子放这了,多的不用找了。”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转眼就没在了人群里。

    阿九收拾完毕,又喝了热热的姜糖水,总算是缓过来了,小腹虽然还疼,但不像之前那么厉害了,忍忍也就过去了。只是额头却一抽一抽地跳疼,“桃夭,我头疼。”阿九的声音沙哑且细细。

    “公子。”桃夭立刻过来,手指按在阿九的头上,“可是这里?”她轻声询问,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她的声音比以往柔和了三分。

    “嗯,再往上去一点。”阿九微眯着眼睛。

    桃夭的手往上移了一点,试探着按了一下。阿九立刻道:“对,就是那里。”目光一下子与桃夭对上,阿九笑了一下,道:“桃夭,我是男是女很重要吗?不用放在心上,还和以前一样,该怎样就怎样。”

    桃夭也笑,嗯了一声。不重要,公子是男是女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他是公子就够了。

    宁非拿着个汤婆子过来了,“阿九,我问过人了,他们说受了凉肚子疼用汤婆子捂一捂就好了,喏,我给你找了一个。”他把汤婆子递了过去。

    “太好了。”桃花之前还念叨着要是有个汤婆子就好了,现在宁非给送过来一个,她十分高兴的被子接过来塞阿九被子里了。

    阿九也很高兴,抱着热热的汤婆子可舒服了,不一会他就觉得小腹的疼痛又减轻了,他的脸蹭了蹭枕头,对宁非道:“宁非,真是谢谢你了。”

    宁非满不在乎的摆摆手,“你跟我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他望着阿九蹭着枕头的小脸,越看越入迷,怎么就那么好看呢?

    ------题外话------

    谢谢hongmiu 的9朵鲜花,谢谢任时间,脱了韁,随风飘的3朵鲜花,谢谢幽幽萱草的1朵鲜花。

    下毒的是江风,是不是很意外啊?亲爱的们是不是已经把这个人物给忘记了,嘿嘿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