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60章 宋家后院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屋里突然想起了宋相爷的声音。

    姚氏和宋清欢一惊,猛地抬头,看到本该在外院的宋相爷却出现在眼前,“人呢?一个个都是死的?相爷来了也不知道通传一声?”姚氏很生气。

    宋相爷皱皱眉,道:“行了,多大的事?是我不让她们声张的。”顿了一下又道:“欢姐儿的庚帖怎么回事?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提起换庚帖,姚氏是气不打一处来,“相爷,妾身正要找你说呢?换什么庚帖?这桩婚事我不赞成!”

    宋相爷却道:“胡闹!难不成你要悔婚?跟吴家的婚事是在欢姐儿一岁时订下的,都十多年了。那吴家虽不是官家,却家资豪富,吴家大公子也是个出众的人才,欢姐儿嫁过去也不算辱没了她。”

    “把欢姐儿许配给个瞎子,还不算辱没?相爷您说这话亏不亏心?堂堂相府嫡女,什么样的人配不上?再是低嫁也不能低成那样子?总之妾身不能同意。”姚氏声音尖利地嚷道。

    宋相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劝道:“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那吴家大公子学识风度都是好的,比京里许多后生都强。而且欢姐儿嫁到吴家是低嫁,他们还不得处处捧着欢姐儿?只要我不倒,相府不倒,他们全家上下就没人敢欺负欢姐儿,这日子难道不好?欢姐儿也是我的女儿,我这个当爹的还能害了她不成?”

    姚氏却不这样认为,“你这还不是害她?那吴家大公子再好也是个瞎子,走不了仕途一切都是虚的。总之妾身我是不许让欢姐儿嫁到吴家去的。”

    她瞧见宋相爷眼神不好,眼睛一闪,提醒道:“相爷,宫里的几位皇子可都到了年纪了,您可只有欢姐儿这么一个嫡女。上次进宫,德妃娘娘可是拉着欢姐儿的手夸了好几句呢。”女儿的婚事她早有筹谋,她的欢姐儿生得端庄,又素有才名,向来深得各家夫人的喜爱。之前京中也有两家想聘了欢姐儿回去做宗妇,被她婉言拒绝了,做宗妇哪里比得上皇子妃?随着皇子们一天天长成,她早就盯着了呢。

    “当真?”宋相爷的眼睛亮了一下,有机会做皇子的岳父他自然是乐意的,女儿要是真成了皇子妃,那宋家至少还能再富贵几十年。这让他十分心动。

    “自然是真的了,咱欢姐儿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规矩又好,落落大方,喜欢她的也也不止德妃娘娘一个,皇后娘娘也很喜欢她呢。”姚氏高兴地炫耀。

    “娘!”宋清欢娇嗔地喊了一声,垂着头不好意思地躲进了内室,虽然两颊绯红,却悄悄的靠在内室门边,想要听清外面的说话声。

    姚氏见宋相爷脸上有几分松动,心下了然,一副通情达理地模样道:“相爷,不是妾身为难您,您自个也瞧见了,咱欢姐儿多出众的孩子?德妃娘娘的三皇子你也是常见的,不比吴家那个大公子强多了?咱们为人父母的都是为了儿女,欢姐儿有这个造化,妾身这个当娘的说什么都要托她一把。”说着说着她的脸上露出唏嘘和感伤。

    宋相爷的心又动了三分,吴家大公子是不错,可跟三皇子比?是个人都知道怎么选择了,能与皇家联姻他求之不得呢。可他也清楚家里有身份能力争一争三皇子正妃位置的也只有欢姐儿,因为她是嫡女。至于他其他的庶女,顶了天了也不过是个侧妃,顶什么用?

    “可吴家的婚事怎么办?”宋相爷有些发愁,这可是他亲自订下的,出尔反尔,他成什么人了?御史那里——想想就头疼啊!

    姚氏扑哧一笑,嗔道:“相爷糊涂了吧?这有什么难的?除了欢姐儿,府里不是还有大丫头和死丫头到了花信之期吗?她们不一样是宋家的小姐相爷您的闺女吗?”姚氏趁机给出主意。庶女配瞎子正好天生一对,何况吴家巨富,还便宜她了呢。

    宋相爷却迟疑,“当时说定的嫡女。”那时他只是个从五品,吴家巨富,庶女还真看不上,所以当初订下的是宋家的嫡女。

    姚氏却面带讥诮,“嫡女?他们也真敢想!相爷,今时不同往日,您现在贵为一朝丞相,相府的庶女他们都是高攀了呢,相爷,这吴家生意做得这般大一定知道分寸,你就放心吧,他们肯定愿意的。再说了,嫡女庶女的不都是您的闺女吗?”

    宋相爷好似被夫人劝动了,缓缓点头,问:“咳,少不得要失信于人了!是我对不住吴兄。夫人,你刚才说大丫头和四丫头都到了说亲的年纪,她俩哪个适宜嫁到吴家去?”

    姚氏见状,更加贤惠大方了,“她们都是相爷的闺女,哪个嫁过去还不是您说了算,不过妾身以为还是大丫头比较合适,一来吴家那大公子今年十八了,大丫头年纪与他更相配一些。四丫头才十四,到底小了点。二来,大丫头生得也更为出挑一些,少年郎哪有不爱美色的?大丫头嫁过去也显得咱们有诚意。这三来,大丫头性子较强也活络,吴家是商家,她嫁进去也比四丫头适应的快,相爷您也是知道的,四丫头的性子被她姨娘教得实在是太软了。”她一副掏心掏肺的样子,嘴角却微微弯下,无比的讽刺,大丫头那个小贱人不是心高气傲的吗?那好,她就送她一场豪富好了!

    大丫头!宋相爷想起嘴巧贴心的大闺女,心里有些犹豫,可想到四丫头那副唯唯诺诺的性子,眉头皱得更紧了。四丫头实在上不得台面了,要是强嫁过去那估计就不是结亲而是结仇了。也罢,大丫头就大丫头吧,吴家豪富,也委屈不了她什么。

    这般一想,宋相爷拿定了主意,和颜悦色的望着姚氏,“夫人所言极是,我看就大丫头吧,这事先不要声张,等我与吴家交涉好了再说,大丫头的嫁妆——”

    他刚提了个头,姚氏就忙接道:“大丫头受了委屈,嫁妆上自然要丰厚一些,这样吧,公中的加厚三成,妾身私下再多补她五千两银子,相爷您意下如何?”只要不要她的欢姐儿去填那个火坑,姚氏索性就更大方一些。

    宋相爷满意地点头,“夫人真是为夫的贤内助。”

    姚氏烟波一横,嗔道:“瞧相爷说的,大丫头到底喊我一声母亲,又是咱们家头一个出嫁的女儿,妾身可不得上心些?”

    把宋相爷挤兑地连连陪着不是,他心满意足地背着手走了,姚氏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得一干二净。

    内室里的宋清欢快步走出来,“娘。”她眼含感激地看着姚氏。

    姚氏被闺女湿漉漉的眼神看得整颗心都要化了,张开双臂把她又抱进怀里,“欢姐儿你都听到了吧?放心,有娘在呢?别怕!”摸着女儿这些日子担忧得都瘦了一圈的小脸,她可心疼了。

    宋清欢把脸在她娘怀里蹭了蹭,不用嫁去吴家她自然高兴,只是迟疑着道:“娘,大姐能愿意嫁去吴家?姚姨娘肯定不会乐意的,她要是在爹跟前哭诉怎么办?”

    姚氏却是面色一冷,“她不愿意?她不愿意就可以不嫁了吗?姚姨娘是肯定会跟你爹哭诉的,可没用,这事是你爹的主意。”顿了一下又道:“欢姐儿,你要清楚,你能摆脱这桩糟心的婚事,不是因为你爹多疼你,而是因为你有娘替你谋划,也因为你有价值,你是相府嫡女,能与皇家联姻,你爹这个人呀看重的从来都是利益。”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嘴角含着意味深长的淡笑,落在宋清欢的眼里是那么的讽刺却又伤感。她忍不住抱紧姚氏,乖巧地点头,“娘,女儿知道了,女儿会好生孝顺您的。”

    姚氏很欣慰,摸了摸女儿嫩滑的脸蛋,“欢姐儿放心,娘没事。”都这么多年了,她早就看开了,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儿女、银子和权利是实在的。在宋相爷执意要纳她的庶妹入府的时候她就看明白了。她的这个夫君啊,哪是她以为的良人?

    没错的,姚姨娘是相爷夫人姚氏的庶妹,因生得貌美,被宋相爷一眼瞧中,死活都得纳进门来。她自然是不同意的,姐妹共侍一夫,她还要脸不要?可她没想到的是她的相公面上答应了,私底下却仍与庶妹勾缠,等她知道的时候,庶妹已经身怀六甲了,她气得昏了过去。

    醒来之后姚氏一改态度,你不是要进府为妾吗?行,不能顶着姚家庶女的身份进来。想要膈应我?门都没有!正头夫人你不愿意做,偏削尖脑袋要给姐夫做妾,那我就成全你,让你知道知道妾是个什么玩意。

    最终庶妹是顶着孤女的身份嫁进来的,虽然被称为姚姨娘,但姚氏对她是不屑一顾的,而她在姚氏这里受了委屈磋磨也不敢在宋相爷跟前提起。所以别看她至今都受相爷宠爱,其实呀,姚氏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不过是只猫儿,想起来了逗逗,想不起来就不理会。

    被姚氏坑了一把的宋清歌正幸灾乐祸呢,“姨娘,没想到二妹妹身上还有这么一桩婚事?真是太好了。”她的脸上是愉悦的笑容。

    一个商家子!哈哈,再有钱也摆脱不了低贱的地位。她宋清欢不是一幅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神女模样吗?我就看你跌落尘埃是什么样子!

    宋清歌心里可畅快了,明明都是相府的小姐,明明自己生得更为漂亮,可就因为宋清欢是嫡女,每次出门作客别府夫人们最先看到的都是宋清欢。她宋清欢有什么好?不就是会作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吗?把自己旧了的不要的首饰换成米粮施粥就是有善心吗?要是真有善心怎么不把她瞧中的那套琉璃盏送给她?哼,最是个小气的人了,也就装装样子骗骗外人罢了。

    宋清歌跟宋清欢的仇大了去了,现在看到她要嫁到吴家那样的人家去,她高兴地想要大笑三声,“姨娘,您知道吗?那吴家的大公子是个瞎子!瞎子!苍天真是有眼啊!”她偷偷的跑过去瞧了,吴大公子是长得玉树临风,潘安之貌,可惜却是个瞎子!

    瞎子好呀!瞎子看不见美丑,哪怕宋清欢丑如罗刹他不也不会嫌弃吗?想到这里宋清歌畅快地笑了起来,心思一动,猛地想到,家里就宋清欢一个嫡女,她的婚事订了,那家里的资源可不就是她一个人的了?皇子们可都到了选妃的年纪,自己又生得这般美貌,那爹爹还不得全力支持自己?哈哈哈,一想到自己以后贵为皇子妃,而嫡妹却只是个商妇,她心中就觉得无比痛快。

    “你呀!也收敛一点,夫人不定怎么不高兴呢,你可别漏了痕迹让她抓住把柄,到时姨娘可没本事救你。”姚姨娘嗔怪的责备着女儿,只是脸上的笑容却出卖了她。

    正室又怎么样?夫君还不是日日宿在她这里?嫡女又怎么样?还不是要嫁给低贱的商户?她是妾怎么了?她的女儿以后是要做皇子妃的。

    “知道了,知道了。”宋清歌敷衍着说道,眼珠一转,道:“姨娘,二妹妹此时不定正怎么伤心呢,我是做姐姐的,我去看看她,安慰安慰她。”

    安慰是假,看笑话落井下石才是她的初衷。她真的很想看看宋清欢那张失魂落魄的脸。

    宋清歌得意地得意忘形,姚姨娘还有些理智,忙拦住了女儿,“你呀,消停点吧!你去看她做什么?她心里正不痛快,你上赶着凑上去当出气筒?闹到你爹那里,他正对二小姐心怀愧疚,能向着你吗?不许去!”二小姐还好说,不过是姐妹间的口角,关键是夫人,那可是个护短又阴毒的母老虎,她心有余悸。

    相府后院另一座小院里,许姨娘正带着女儿宋清芜做针线,“姨娘你怎么了?”宋清芜见姨娘有些心神不宁,便问道。四小姐宋清芜放下手中的针线,抬起头,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美目熠熠生辉,哪有一点胆小懦弱的样子。

    许姨娘眉头微皱,“芜儿,二小姐是嫡女,夫人肯定不会让她嫁到吴家去的,二小姐不嫁,府里适婚的只有你和大小姐,姚姨娘和大小姐向来得宠,姨娘担心这桩婚事最后会落到你的头上。”

    她无比担忧的看着女儿,心里十分内疚,都是她没用,连带着女儿也不得宠,还逼得女儿装成胆小懦弱的性子才能保全。

    “吴家是很有银子,可再有银子也是商户,你是庶女不假,可你在不得充也是相府的小姐呀!姨娘不求你能嫁得高门大户,怎么也得是个家世清白的读书人吧!以后靠着你爹,靠着相府,他们不敢慢待了你,你也能博个诰命夫人的封赏。更何况那吴家大公子还是个瞎子,根本就无法科举出仕。芜儿呀,姨娘的心不大,可也不想你做个商妇。以后姐妹见面,只有你差她们一截,对着她们行礼,想想姨娘就扎心呀!”

    自打吴家大公子上门,许姨娘就没睡过一个安生觉。

    “姨娘,这些日子你就想这些呢?”宋清芜十分无奈的看着她姨娘,她姨娘就是太胆小怕事,一有点风吹草动她就担心这担心那,要她说纯属白担心。

    “姨娘,你放心吧,这桩婚事落不到我头上。”她斩钉截铁地道,见她姨娘不信,忙又道:“姨娘你想的很对,二姐姐是绝对不会嫁的,最后嫁过去的要么是大姐姐,要么是我。大姐姐是得宠不错,可你再想想,我平日是什么样子?胆小懦弱上不得台面!爹还得交好吴家呢,他是绝对不会放心我嫁过去的,而且我的年纪与吴大公子也着实差了点。”她的嘴角挂着笃定的浅笑,意味深长的样子。

    ------题外话------

    谢谢淡书无意v看花看酒看月娘的101颗钻石和99朵花花,瞬间就上了榜,谢谢亲爱的。

    今天婆婆上街,宝爸去听课拿学分,只有和和在家带孩子,一手码字啊又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