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58章 战后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哈鲁大王子一死,匈奴的士气就泄了,他们无比恐慌的高喊着,“大王子死了!大王子被燕军杀死了!”掉头就往后逃跑。

    草原上其他部落的首领权衡下得失,立刻就带着自己部落的人马撤退,他们本来就是被哈鲁蛊惑,什么燕军跟初生的小羊羔似的,特别柔顺。什么燕人的城墙轻轻一推就倒了,到时粮食女人想要多少有多少。

    他们相信了,跟着哈鲁来攻打大燕边城。可事实上呢?燕军一点都不柔顺,哪里是小羊羔?比天上飞的雄鹰还要凶猛。燕人的城墙坚不可摧,他们撞了那么久都没撞出一个小豁口。他们上了哈鲁的当了,现在连哈鲁都死在燕军的手里了,他们此时还不逃等着丧命吗?

    哈鲁的几个弟弟也各自打起了主意,谁不想登上大位?可有哈鲁这个大哥在他们都得靠边站,哈鲁的生母是另一个大部落首领的女儿,他自己也勇武,号称匈奴第一勇士,而且父汗也喜欢他。其余几位王子哪里争得过他?

    现在好了,哈鲁死了,是不是表示自己也有机会登上单于之位?那还跟燕军打什么?保存实力才是上策,不然拿什么去争大位?于是他们也带着各自的势力掉头跑。

    一时间,匈奴大军如潮水一般溃败而逃。

    来都来了,怎能再容他们离去?边城城门大开,所有的边军都追杀了出去,前来帮忙的江湖中人也没有停下。

    一边是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匈奴兵,一边是神勇犹如猛虎下山的大燕边军,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了。

    大燕边军一直追出一百多里,沿途到处都是匈奴兵的尸体。匈奴兵拼了命一般往回逃,恨不得能长出翅膀会飞才好呢。最后一统计,匈奴大军死伤无数,逃出去的也只有区区数万。近二十万大军,最后只剩这区区数万,此一役对大燕漠北边军来说,这是值得写入史册的以少胜多啊!

    边城到处都是欢声笑语,边城守住了,匈奴大败而逃,再也不用担心匈奴南下骚扰了。边城百姓打开家门走到大街上,痛快地欢呼着。就连营帐里受伤最重的边军听到这欢呼都忍不住嘴角上翘,是呀,他们终于守住这些老百姓了,真不容易呀!

    军中在庆祝的时候江湖中人却在悄悄离开,最先离开的是少林寺的武僧,他们如来时一样低调,身着灰色僧衣,脚上穿着芒鞋,手持罗汉棍,目光有饿缘而平和。

    慧智大师拍着阿九的肩膀,“小师弟,我们这就回去了,你好好的,有空就回来看看师傅。在外头受了委屈也不要闷不吭声,来信跟师兄们说一声,你记着咱们少林上下都是你的靠山。”

    阿九郑重地点头,“师兄,阿九记住了。”

    少林弟子走出很远还不忘转头,他们心道:难怪师祖这般教导小师叔,原来他老人家早就知道小师叔要走的路与他们不同。

    继少林之后武当也走了,掌门人满脸纠结地站在阿九跟前,“师叔,师祖说了,若京城哪个王八蛋欺到您头上,一定不要忍着,他老人家给您出头。”老祖也真是的,非逼着他带这么一句肉麻兮兮的话。他一大老爷们,怪不好意思的。

    阿九嘴角弯了一下也点点头

    慈航庵净心师姐走上前来,“阿九,保重!”她是极为少数中知道阿九是女儿身的,她年纪比阿九大了两倍多,此刻正一脸柔和地看着他,“咱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慈航庵可不是吃素的。”

    “师姐,阿九明白。”阿九勾了勾唇角,哎呀,被武林三大圣地这般宠着,这是让他走纨绔的路线吗?

    紧接着其他的江湖中人也走了,连喝一杯庆功酒都不曾,就连宁非都苦留不住。他们本就是为了阿九才来到边城,现在匈奴败了,没事了,他们自然不会再留在这里。他们是江湖人,自然要回到江湖去。

    “桃夭,说说吧,京中具体是个什么情况?”阿九喊来桃夭,之前光忙着迎敌了,阿九都还没来得及跟桃夭正经说话。

    “对呀,对呀,桃夭姐姐,你见过太后和圣上啦?他们长什么样子?是不是特别威严呀?”桃花十分好奇地凑过来。

    桃夭恭敬地道:“公子,听到您在漠北下落不明的消息后,我都担心死了,想着您走时交代的话,我就去大将军府找徐大将军了,可他不在府里,我等了一上午也没等到人。”至于受大将军府门房下人的刁难就没必要说了。

    “于是我就去平湖长公主府求见安郡主,求她带我进宫。安郡主侠义心肠,答应先带我进宫去见皇后娘娘,继而再求见圣上。没想到我的运气好,还没到皇后娘娘的坤宁宫就遇到了圣上。当时圣上站在小桥上,我与他隔了一个小湖,我一着急就提气用轻功飞过去了。嘿,这下可不得了了,圣上身边的侍卫还以为我是刺客呢。”桃夭想起当时混乱的场面,十多把闪着寒光的刀剑指着她,仍是心有余悸。

    “啊?真的呀?然后呢?然后呢?”桃花听得津津有味,不停地催促着她。

    桃夭接着讲,“幸亏我机灵,见他们不相信我的话,就把公子您交给我的玉佩拿出来了。公子您知道吗?圣上看到玉佩的时候脸色都变了,问我玉佩的主人是谁,我自然是按着公子您教的话说了,然后圣上就特别高兴,福喜公公也特别高兴,说小王爷终于找到了。”

    说到这里,桃夭看了桃花一眼,道:“至于圣上长什么样子,我压根没敢抬头看。不过太后娘娘我倒是看了,太后娘娘雍容华贵,眉眼跟咱们公子有些像,说话也温柔,挺和善的。”

    桃花心直口快道:“太后是咱们公子的亲娘,能不像吗?”

    桃夭一想还真是,她看向沉默不语的阿九,又道:“公子,我在宫里还见过皇后娘娘,贤妃娘娘和德妃娘娘,皇后娘娘和贤妃娘娘瞧着脾气不大好,德妃娘娘瞧着倒是和善,可我听她说话总觉得心里发毛,老疑心她是公子故事里讲的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她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阿九也笑了,看向桃夭的目光充满了肯定和赞赏,“很好,桃夭你做得很好!”眼睛一闪想到了一事,在心中思忖了一下,试探着道:“桃夭,你今年也有十八了吧?”

    桃夭一怔,不明白她家公子怎么问起了她的年龄,但仍老实回答,“是呀,我下个月就十八岁整了。”

    阿九点点头,更加和蔼地问她,“那你对自己的终身大事有什么打算?”十八岁搁现代都成年了,在古代更是老姑娘了,桃夭是他身边的人,他总得多替她打算一下吧?

    桃夭吃惊,下意识地就十分排斥,“公子您不要我了吗?”她的脸上满是惊慌,“公子,咱们不是说好了我跟在您身边伺候您一辈子的吗?”

    阿九见状忙安抚道:“别急,别急,你听我跟你说。”稍顿了一下,阿九道:“自古以来便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十八了,该嫁人了。咱们这不是在边城吗?我瞧着有不少有出息的年轻后生,你若是能瞧上,我便做主将你许配了,做个官夫人不好吗?”

    见桃夭一脸紧张,阿九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要是你没瞧上,或者是暂时不想嫁人,公子我也不会逼你,公子有银子,养一个你还是养得起的。”最后他打趣了一句。

    “多谢公子为我着想,我,我不想嫁人,我就想跟在公子身边。”听到阿九的后半截话,桃夭这才放下心来,哎呀,真是吓死了,她还以为公子不要她了呢。既然不是,那她就放心了。

    阿九点点头,“那行,你的终身大事你自个拿主意就行,既然你不想嫁人,那公子我就继续养着你吧,等哪天你瞧上了谁想嫁了,一定记得跟我说,公子我一定十里红妆风风光光把你嫁出去。”

    余光瞥见桃花对着桃夭挤眉弄眼,阿九又加了一句,“桃花也是一样的。”

    桃花嘴巴一撇,不高兴地道:“公子咱不是说好了吗?我是不嫁人的。嫁人顶没意思了,您怎么又提起这事了?”

    桃夭在一旁猛点头,一副完全认同的样子。

    桃花甚至还小声的嘀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公子,咱不带这样的,您自个为了不成亲都弄出什么佛子来,现在比我俩嫁人是几个意思?”

    这让阿九心中一塞,见过不少恨嫁的,他倒好,养了两个死活不愿意嫁人的美妞儿怎么破?捧着大把的嫁妆却送不出去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这还能愉快地聊天吗?这一个两个的让她们嫁人跟要杀她们似的,哼,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们哭着喊着求本公子要出嫁的。阿九便止了话题,准备去瞧瞧宁非。

    那天宁非把哈鲁斩成两截就豪情迸发,仰天长笑,丢人的是才笑了两声便戛然而止了,他就喉间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要不是陌刀拄地撑着身体,非得摔地上不可。

    战争结束,宁非是被他爹扛着回来的,都全身是伤了还跑去追击匈奴大军,这也没谁了。吓得徐其昌紧跟在他身边,生怕他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别栽在了小河沟里头。

    军医脱去宁非身上的铠甲军袍,他身上没有致命重伤,可大大小小的外伤让人不忍直视,待包扎好伤口,宁非整个人被裹得像木乃伊似的。

    宁非被他爹压着在床上休息,漠北的军务大多都是他替宁非处理的,任宁非怎么喊“我的伤没事,我已经好了”,都充耳不闻。

    阿九到的时候正好听到宁非嘚啵嘚啵跟他爹讲条件,“爹啊,只要您让我下床我就喝药。”

    阿九眉梢一挑,呦呵,小样的,还学会那喝药威胁人了。他索性停下脚步,听徐其昌怎么说。

    徐其昌压根就不受他的威胁,放下手中的毛笔端起药碗就走了过来,“是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喝?”

    宁非顿时气短,“我自己喝。”他那是喂吗?是灌还差不多。他都多大的人了,还被捏着鼻子灌药?宁非认命的端起药碗屏住呼吸喝了下去。

    他娘的,这是放了多少黄连?差点把他苦吐了。宁非不知道是军医还是他爹在整他,毕竟因他不尊医嘱把军医那小老头气得胡子上翘,扬言要把他弄残了。

    屋外的阿九又挑了挑眉梢,看样子徐其昌对付不听话的熊孩子很有一手呀,那徐小三是那副样子?难道不是亲生的?

    “爹,我都已经乖乖喝了药了,您就让我下床走走吧,儿子在床上躺得腰都要断了。一刻钟,就一刻钟好不好?”宁非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跟他爹讨价还价。他是真的腰酸背疼,以往他还受过更重的伤,也没在床上躺这么多天,还不是都好好的?爹就是爱小题大做,比舒伯管得还多,也不知道他娘怎么受得了的。宁非在心里腹诽着。

    “免谈。”徐其昌头也不抬送给他这样两个字。

    阿九扯了扯嘴角抬脚进屋来,宁非一瞧见阿九眼睛顿时亮了,胳膊一撑就坐了起来,“阿九你来了!”快点把我解救出去吧,他眼含期待地望着阿九,手伸得老长。

    阿九还没说什么,徐其昌则不赞同地瞪了儿子一眼,“叫九王爷!”他自己则站起来给阿九行礼,“九王爷怎么有空过来?”

    宁非心里不乐意,他跟阿九是贫贱之交,认识阿九那会他还是一个大头兵呢,人家阿九掖没嫌弃他,不照样跟他称兄道弟?叫什么九王爷?多生疏!还是阿九亲切。阿九不也从没喊过他将军吗?一直都宁非宁非的叫。

    哦对了,爹说他原来的名字叫徐令展,不能再叫宁非了。可他却不大想改名字,宁非这个名字都叫了十九年了,换一个多别扭!徐令展,谁起的?徐家嫡长子的就叫这样的名字?也太没水平了!宁非在心里吐槽着。

    他这样想着,脸上难免带出了一些,被他爹又瞪了两眼,只好不情愿地道:“是是是,九王爷!今儿凉爽,爹,儿子陪九王爷出去透透气。”宁非眼珠子一转,当着阿九的面理直气壮对他爹提出要求。

    阿九心中暗哼,目光在他缠满白布的腿上扫了一眼,陪他出去透气?还不知是谁陪谁呢!不过瞧着他那可怜的模样,阿九就好心地沉默不语了。

    徐其昌见阿九默认了,自然也不好说不同意,毕竟儿子的说辞是配九王爷透气。他只能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对阿九道:“犬子顽劣,就拜托九王爷多费心了。”

    阿九微点了下头,那边宁非已经急不可待地单脚跳过来了,“阿九,走,走。”一高兴他又把他爹的吩咐忘记了。

    阿九赶忙唤小豆子过来扶着宁非,宁非虽有些失望,但想到能和阿九一起出去透气,又高兴了起来。

    到了外面,宁非眯着眼睛看太阳,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嘴上抱怨着,“阿九你都不知道,我都快发霉了,我觉得我这个爹不大行,管得太多,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阿九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你就得了便宜卖乖吧。”当他眼是瞎的看不到他脸上明晃晃的笑容吗?这是抱怨吗?分明就是炫耀好不?

    ------题外话------

    本月最后一天,和和上班了,兵荒马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