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56章 出身未捷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转身对五毒教的教主蓝彩凤道:“蓝教主,镇北将军那里就劳你费心了。”

    身穿彩裙手腕上缠着青竹蛇的蓝彩凤妩媚一笑,“小阿九你就放心吧,像镇北将军这样俊俏的郎君我是最喜欢的了,有我们家小青在,不会让他有事的。”她的手轻柔地抚摸着青竹蛇的身子,像看着情人似的。

    “如此便多谢了。”阿九的嘴角抽了一下,蓝彩凤也就比他大了七八岁,瞧她说话的语气,生生比他高出一个辈分。

    其实这也是因为阿九认识她时才十一,蓝彩凤来中原游历,误入少林寺后山的阵法当中,被困了十天,都要奄奄一息了,遇到了去山上遛狗的阿九,这才把她救了出来。苗女恩怨分明,自此两人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其实蓝彩凤生得千娇百媚,又漂亮又有风情,但她是苗女,穿着打扮性格爱好均和中原女子不同,与中原女子的柔顺矜持不同,苗女大多天真烂漫敢爱敢恨。不过中原男子习惯了柔情似水的,不大能接受热情奔放那一款的,更无法接受她们把毒虫当宠物,甚至当做饰物挂在身上。

    也基于此,许多人误会她们居心叵测,骂她们是妖女。其实真心是冤枉了她们,在阿九看来,她们比满腹弯弯绕的中原女子可直爽多了。

    蓝彩凤领着她教中的青年男女跟在宁非后头也出了城门。

    另一处伏击地徐猛昨日就带人马过去了,六千人,他们依仗着地势,需要提早过去做准备,石头呀,木头呀,火把呀之类的。等匈奴大军从下头经过,他们站在高处往下射箭,砸石头等物就能歼灭不少人,危险性比宁非那边短兵相接还需要诱敌小多了。

    阿九又从江湖人中选了一千高手派了出去,命令他们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只要能杀死匈奴兵就行,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多多消耗他们的兵力。

    边军和江湖人夹杂着各守一段城墙,城头上早就严阵以待,成筐的箭矢被搬了上去,鬼头大刀每个人都配了三把。

    烽烟起来,最先与匈奴大军开战的便是那一千武林高手,他们从高处纵马驰入匈奴大军,一千人听着挺多,但对上二十万匈奴大军就像一滴水落进大海,连个水花都翻不起来。可这一千武林高手又与一滴水不同,他们是阿九特意挑出来的高手,有许多都是成名已久,以一敌百不在话下。

    他们各自为政,瞧着似乎没有章法,却又隐隐呼应,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人,尽可能多的杀人。

    成名二十年的雌雄大盗夫妻二人背对着背,一人使刀,一人用剑,招招凌厉,没有一点花架子。很快,他们身旁的地上倒下了一个又一个匈奴兵,夫妻二人一边杀一边数数,脸上带着兴奋和狂热。阿九救了他们的儿子,他们无以为报,只能多多杀匈奴来回报了。

    他们夫妻二人年近四十才有这么一个孩子,却生来胎中带毒,寻访了无数名医却得到活不过十岁的断言,夫妻二人不甘心,用了无数珍贵药材养护着,这才堪堪养到九岁。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遇到阿九公子,正值儿子毒发,是阿九公子出手压制了儿子身上的毒素,并耗时半年解了儿子身上的毒。

    鬼手神医左手一扬,白色无味的粉末便在风里蔓延开来,他周边的匈奴兵一个个莫名其妙地从马上栽下来,倒地昏迷不醒。他右手一挥,匈奴兵又倒下一大片。匈奴兵吓得大呼着妖怪,如潮水般往后退。

    鬼手神医得意地嘿嘿一笑,拎着来时阿九扔给他的鬼头刀开始戳地上的匈奴兵,一边戳一边数数,心里还腹诽臭阿九给他的刀也太钝了,不过谁让他老人家最擅长的是用毒,这刀也就凑合着用用吧。

    数到二百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好了,杀够数了,这回臭阿九总不能再推三推四了吧?那个臭阿九,明知道他老人家最精通用毒,还跑到他跟前来班门弄斧,什么痒痒粉啦,肉里亲啦,全是上不得台面的小巧,可,可他老人家居然还真的解不了,解不了!你说气人不气人?要不是为了知道毒方,他老人家何至于千里迢迢跑这来杀匈奴?

    不就是杀二百匈奴吗?这是他老人家的强项,两把毒药就轻松搞定,鬼手神医得意洋洋。眼睛余光一瞥,瞧见其他人没一个停下来,不由心中一凛,心中暗道:不行,虽说那臭阿九让他们每人至少杀二百匈奴兵,可回头他若不认账嫌少怎么办?这样出尔反尔的事那臭小子绝对干的出来,他都能想象的到他那副讨厌的口吻,“二百那是对于别人来说的,对你鬼手神医来说二百就行了吗?至少也得五百!”

    得,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多杀一些吧。

    匈奴大军可就惨了,他们虽然人多也强悍,但跟这些内力深厚的武林高手比就弱爆了,很快他们就被冲得七零八落。

    阿九虽然给这些武林高手定的任务是每人至少杀二百个匈奴,可最后一报数合计,这一千武林高手居然留下了近三万的匈奴兵。可把这些英雄魔头煞星们兴奋坏了,杀性大起,又追了上去。

    “大王子,大事不好啦!”哈鲁大王子领兵走在最前头,都还没有察觉到后面的尾巴被人截了。

    “怎么回事?”哈鲁沉着脸喝问。

    来人一身是血,特别狼狈,“大王子,是大燕人,不知从哪里钻出了一群大燕人,十分厉害,杀了我们很多人。会飞,还会妖法,手一挥,咱们的人就从马上摔下来死了。”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死了多少人?大燕人有多少?”哈鲁到底比普通匈奴兵有见识,稍微一想,就知道这些大燕人武功高强。

    来人摇头,“不知道,属下只知道野狼部落的人死光了。”

    “什么?”哈鲁大惊失色,要知道野狼部落有三万人,在草原上也算是大部落了,这回光是跟他南下就来了一万两千人,还没到大燕边城呢就全舍进去了,那大燕人到底来了多少高手?他十分头疼,他曾与大燕高手打过交代,高来高去的,太难对付了,“前进,全速前进。”他很庆幸大燕高手是选队尾下手,“分两路走。”只求能尽快摆脱这些大燕高手。

    武林高手们追了一阵子,见匈奴大军真如公子九所料分兵而行,便纷纷住了脚步。

    哈鲁王子才刚刚摆脱追兵,就被宁非领人马截住了,“哈鲁王子,别来无恙!”宁非端坐在马上,如一位天神战将。

    哈鲁王子眼睛一眯,也把宁非认了出来,毕竟已经打过好多回交道了,“镇北将军,你领这么几个人就想拦住本王子吗?简直是痴心妄想,不过也好,今日本王子就先取了你的性命,然后再攻边城。”大燕人狡诈如狐,他也疑心这是他们的计谋,可杀死镇北将军这个诱惑太大了,镇北将军死了,大燕边城就群龙无首,要攻下还不是轻而易举?所以哪怕真是陷阱他也要一试。

    哈鲁王子一马当先就冲了上去,与宁非战在一起,他是草原上出了名的勇士,力气大,刀法好,一时间与宁非战了个势均力敌。

    宁非领来的五千边军自然不是匈奴大军的对手,简直就是被人家压着打。宁非见状是越来越焦急,额头上满是汗水,招式也出现了失误。

    宁非且战且退,只听“噗”的一声,哈鲁大刀划过宁非的左边肋下,带起一蓬鲜血。宁非闷哼一声,身形晃动了一下,强咬牙关抓住缰绳才没从马上摔下来。

    哈鲁王子大喜,他觉得这个难啃的镇北将军也不过如此,武艺虽然不错,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对阵经验比自己还是差上一些的。他倒是没有怀疑宁非作假,因为他已经在宁非身上创下三道伤口了。尤其是肋下那一道,只差一点点他的刀就能送进去了,那就是大罗神仙在世也别想救了宁非的性命了。

    宁非强忍着伤痛,虚晃一道对着手下大喝一声,“撤!”待手下撤得差不读了,他自己也打马就跑。

    “追!”哈鲁王子怎会舍得放弃这么好的机会?镇北将军已经在强撑了,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只要追上去再给他致命一击就能要了他的性命了。

    “大哥且慢!小心燕人的诱敌之计。”哈齐王子拦住了哈鲁。

    哈鲁王子不高兴了,“哈齐,我有分寸。”镇北将军可是实实在在挨了他三刀,燕人的大官不都是贪生怕死的吗?怎么会故意受伤?绝对不可能的!今天他一定要亲手宰了镇北将军,把他的头颅挑在帅旗上去攻大燕边城。

    “大哥,燕人狡诈,您是全军统帅,不容有失啊!”哈齐继续劝说,见他大哥脸色仍是不愉,便道:“大哥,我领人去追镇北将军,你带着大军继续前进吧,若是没有陷阱,谁去了镇北将军的性命都是一样,若是有陷阱,大哥身份贵重,可不容有失啊!”

    一番话说得哈鲁动摇了起来,“好,那镇北将军就交给你了,好兄弟,回头大哥给你记头功。”他大力地拍着哈齐的肩膀,“给你两万儿郎,速战速决。”

    其他旁边的王子心里可气坏了,他们还等着哈鲁追进山谷呢,若是哈鲁中了计在山谷中丧了性命,那不是就轮到自己上位了吗?谁能想到眼见事就成了,哈齐这个臭小子跑出来插一杠子。

    其实哈齐也是有私心的,同哈鲁一样,他也并没有他嘴上说的那般觉得山谷中有陷阱埋伏,也并不是多么地为哈鲁着想,他不过是想要这个功劳,想要抱上哈鲁的大腿。他的生母出身不高,他自己武艺在众兄弟中也不突出,单于这个位子无论如何他也争不到的,索性便投靠了实力最强的哈鲁,他现在已经是事实上的新单于了,不过是想着拿下边城攻入大燕替父汗报了仇再继位。

    这几乎是白捡的功劳,哈齐小王子得意满满,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山谷里迎接他的是如雨点一般的箭矢,从四面八方密集地射来,想躲却无处可躲。可恶的是光是箭矢也就罢了,该死的燕狗居然还有火箭,一烧一大片,扑都扑不灭。哈齐睚眦目裂,想死的心都有了。

    箭射火烧之后,再加上马踏和误伤,哈齐带来的两万匈奴兵舍了一半,剩下的一般也都惊魂未定狼狈不堪。哈齐不敢再战,转身就想退出山谷,马头刚调过来就见镇北将军领人堵在谷口。

    哈齐大惊,“你,你没受伤!”他不敢置信,他明明看到镇北将军跟个血人似的逃回谷里的。可他不知道的那大多都是事先准备好的猪血和鸡血。

    宁非邪肆一笑,“本将军自然是受了伤的。”只是没有他们以为的那么重罢了,“不过本将军即使受伤也能收拾了你。”举刀便战。

    哈齐的武艺本就稀松平常,再加上受了大惊吓,不过几个回合就被宁非斩下马。剩下的匈奴兵一见哈齐王子被杀,更是一窝蜂地朝谷口涌去,宁非等人杀得手软,差点被他们冲破防线,还是蓝彩凤领着五毒教弟子用毒虫把他们逼了回来。

    “啊,蛇蛇蛇,疼啊!”被小青咬了胳膊的匈奴兵瞬间整条胳膊就变成了黑色,手里的兵器也掉在地上,跪在地上抱着胳膊哀嚎打滚。

    “啊,啊,啊,这是什么东西?走开,走开。啊!”蝎子在匈奴兵的脖子上狠狠蛰了一下,他用手去抓,胳膊抬到一般整个人就没了知觉。

    一时间匈奴兵纷纷中毒倒地,那副惨样就是大燕边军看了都心有余悸,太痛苦了,还不如一刀了结了呢。他们看向五毒教弟子们都头皮发麻,凡五毒教弟子所在之地他们都避得远远的,可神奇的是,那些丑陋的毒虫像认人似的,专咬匈奴人,哪怕边军挡了它们的路,也绕道而行。

    其实毒虫远没有他们以为的那么具有灵性,不过是在边城大营的时候蓝彩凤怕宠物误伤了人,撒了特殊的药粉罢了。

    有了五毒教众人的帮忙,大燕边军很快就把剩下的匈奴兵收拾了,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也太容易了吧?说好的殊死搏斗呢?说好的九死一生呢?说好的马革裹尸呢?望着满地横七竖八躺着的匈奴兵,他们觉得这画风不对,严重不合常理。他们个个眼神发直,跟做梦似的。

    另一路匈奴打军也遭到了徐猛的伏击,待匈奴大军走到峡谷中间,从两侧的山上就滚下了巨石巨木和火球,匈奴大军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砸得人仰马翻,浑身的力气却没处使,只能被动着挨砸,挨烧。尤其是火球,一烧一大片,一个人就能祸害一大群,气得他们暴跳如雷哇哇大叫。

    靠前和靠后的匈奴兵反应过来转头就逃,却被堵在两头的大燕边军守株待兔。

    等匈奴大军历经九死一生逃出生天,一点人马,哎呀妈呀,舍了小两万呢。众人咬牙切齿心中悲愤,纷纷仰天长啸,势要踏平大燕边城,为同胞兄弟报仇。

    经过三役,都还没走到大燕边城下呢,匈奴大军就舍了七万人,真可谓是出身未接身先死啊!正往大燕边城挺近的哈鲁大王子还不知道呢,要是知道了估计都气得吐血三升。

    ------题外话------

    谢谢紫银蓝的520打赏,谢谢玲儿与志的18朵花花。

    啊啊啊,亲爱的们知道吗?和和的好日子结束了,和和居然得去下面单位交流轮岗,不然不能评职称,这一上午都在确认这事,这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