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55章 阿九和桃花的温情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公子,我回来了!我回来了!”阿九正眯着眼在屋里歇午觉,就听到桃花喜悦的声音,他猛地就睁开眼睛从软榻上起来。

    桃花冲了进来,风尘仆仆,小脸瘦了一圈,眼睛又大又有神,“公子,我回来了。”她欢喜地望着阿九。

    阿九的嘴角也翘了起来,开口声音却是沙哑的,“桃花,小心肝,快过来给公子抱抱。”

    桃花咧着嘴,像乳燕投林一般扑进阿九的怀抱,“公子,你想我了吧?我可想可想你了!吃饭想,赶路想,睡觉也想。”

    “想我怎么不早点回来?死丫头,你老实交代,跑哪玩去了?”阿九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在桃花的屁股上拍了两巴掌,翻脸如翻书。

    “人家去送英雄帖了,自然回来的要晚一些啦!”桃花解释道。

    “你不是晚一些,你是晚很多些。送英雄帖能耽误到现在吗?连深山旮旯的五毒教都到了,你呢?你哪去了?说实话公子我不打你,不说是吧?翅膀硬了能自个飞了是吧?不高兴公子我跟在身边唠叨了是吧?”阿九瞪着桃花,数落着她,“千交代万交代让你早回来,你听了吗?外面那么危险,你是个姑娘家,公子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容易吗?说吧,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随着一拨拨的人到漠北,仍是不见桃花的影子,阿九急得上火,要不是怕跟她走岔了路,他早就自己出去寻她了。

    桃花见阿九生气了,她一点也不害怕,心里反倒暖暖的,被人惦记关心着的感觉可真好!于是桃花讨好地凑近阿九,神秘兮兮地道:“公子,我是给您弄礼物去了。”

    回去的时候桃花不是带了两大包袱贵重东西吗?她瞧着大家得到她的礼物都非常高兴,也不知她那是什么眼神,除了慧智外有一个高兴的吗?回来的路上她就想了:我出来这么一趟不给公子带点礼物回去也说不过去。她一摸荷包,那里头除了碎银子还有两张大额银票。可这是公子的,用公子的银子给公子买礼物,桃花用脚趾头想也觉得不妥。

    于是桃花眼神一闪,想起来时弄到的金银珠宝,无疑,打劫土匪窝是个来钱快的捷径。于是她就去找土匪窝去了,可不就耽误了行程了吗?

    “礼物?你给我弄了什么礼物?”阿九挺意外的。

    桃花可得意了,“都在外头院子里呢,公子你自个看看去呗。”

    阿九瞧着桃花那得瑟的小模样,抬脚往外走,心道:就瞧瞧那个死丫头能整出什么花儿来。

    院子里摆了三两大车,全都用油毡布盖得严严实实,阿九揭开油毡布,嘿,码得整整齐齐的长矛映入眼帘,那尖锐的矛头在太阳光下闪着寒光。再看另外两车上,放着的也都是长矛和少量的刀剑。

    阿九眉梢一扬,着实意外了一下,不动声色地看向桃花。

    桃花走过来,脸上的表情更得意了,“怎么样公子?这礼物您喜欢吧?”

    阿九点头,“喜欢。”继而佯作漫不经心地问:“这三大车长矛得花不少银子吧?把公子替你准备的银票都花了?”

    桃花就更加得意了,“没花咱一文铜板。”她出手能花到自己家的银子吗?

    “哦?那这些东西怎么来的?”

    桃花嘿嘿一笑,压低声音道:“从土匪窝弄来的呗!”

    “你去端土匪窝了!”不用问阿九就知道,这丫头一向就有这个伟大志向,以前有他压着,这回他没跟着,她还不可劲地放飞自我?

    桃花连连点头,“是呀,是呀,公子我跟您说——”巴拉巴拉炫耀起她的辉煌战绩。

    回来的路上,桃花起了意之后,就一路走一路跟人打听哪里有土匪,还真让她寻到了一处。艺高人胆大,桃花一个人就杀上了那座山头。本来是想弄点值钱的东西的,最好是前朝,前前朝的字画孤本什么的,瞧着破旧,其实可值银子了,公子一定能喜欢。

    可惜桃花这回的运气太差,除了金银跟珠宝首饰外,连张纸片子都没找到。失望之余桃花却意外发现他们山上有铁匠,正在锻造大刀。桃花一问才知,原来他们山上有个小铁矿,他们使用的兵器全是自个锻造的。

    桃花可高兴了,她想到她家公子四处费劲捣弄兵器,要是能给公子带回一批兵器,不是比送什么都强吗?

    说干就干,金银珠宝桃花也不要了,就要兵器。可锻造何种兵器呢?大刀长剑太麻烦,也费材料,最后一合计那就长矛吧。杆用竹子和木头,矛头才用铁,这样既省材料锻造的速度又快。

    于是桃花把土匪的几个头领的儿子全都拎来,一个赏了一颗据说会穿肠肚烂的毒药,整个土匪窝就全听她指挥了。她自己每天就把大当家的虎头大椅子搬到树荫下当监工就行了。

    三个铁匠不分昼夜地忙着锻造矛头,所有的土匪都不分昼夜地砍树砍竹子造长矛的杆。有怨言吗?有!有反抗的吗?也有!全被桃花武力镇压了。

    三天后,被桃花虐得死去活来的土匪们强撑着瞌睡的眼睛挥手送走了桃花这个女大王,回到各自的床上就睡死过去,艾玛,不让睡觉,还得干活,干不够足够的数量连饭都吃不上,这折磨也就比死强上一点点。

    哦,至于那所谓的毒药,不过是个像药丸的小零食,这唬人的把戏她光听公子说说就无师自通会用了。

    “这么说自个一个人就挑了个三百人的土匪窝?”听完桃花的光辉事迹,阿九看向她问道。

    “是呀!公子,您看桃花是不是很厉害呢?”桃花邀功。

    “是很厉害。”阿九点头,下一刻却变了脸色,“厉害你个头!能的你,敢一个人就往土匪窝里闯,你长脑子了吗?也就是你运气好,这回碰到的土匪血性不足,要是碰上那等凶悍的亡命之徒,你浑身是铁打得多少钉儿?啊?我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

    阿九真的是又气又怕,还特别后悔。桃花跟在他身边一直顺风顺水,有他顶在前头,她从来没有真正落到险处,就连在江城跟林家的那次他们最终也安全地出来了。所以桃花被他纵得胆子奇大,不知天高地厚了。

    他知道桃花的底子,武功是不错,在江湖上也能排个上游,可真正遇到穷凶极恶之徒她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她这副不知怕的性子肯定要出事的,一想到这里,阿九的心就塞得满满的,还钝钝地疼。

    “你做事情之前就不用你那进了水的脑子想一想?你若是出了事情我连去救你都找不着地儿,你就没想过公子我会伤心难过吗?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我打死你个不听话的丫头,说,你以后还敢不敢了?还敢不敢了?”阿九红着眼睛逼问着桃花。

    桃花本来十分委屈的,她辛辛苦苦给公子拉回来三车礼物,公子不夸她就算了,还骂她打她。她的倔强性子也上来了,噙着眼泪梗着脖子站着不动任阿九打。可现在一听她家公子的话,又瞧见公子连眼圈都红了,声音里还带着一丝颤音,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就流了下来,抱着阿九的胳膊哇哇大哭,“公子,我不敢了,公子,我再也不敢了,我听话,我以后都听话了。”

    呜呜呜,公子都是为她好的,公子其实可疼可疼她了以前从来没打过她一下的。桃花哭得眼泪鼻涕一起流,蹭了阿九一身。还边哭边说:“公子您不要生桃花的气,桃花再也不敢了不听话了。”

    阿九闭了闭眼睛又睁开,眼底的情绪敛得一干二净,他抱着桃花,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目光柔和而宠溺,哄道:“好了,桃花乖,不哭了啊!乖,以后这样危险的事情不要再做了,公子会担心的。乖了,哭得跟花猫似的,把眼泪擦擦,不哭了哈。”

    桃花把头埋进阿九怀里,哽咽着点头,口齿不清地说着,“桃花以后听话,公子您别不要我。”

    阿九心猛地就疼了,原来在桃花心里她是这么没有安全感呀!所以她才会想着要讨好他?她很怕他不要她了吗?

    阿九这才猛然意识到,桃花与他不同,他是带着记忆投生,生来他就是个理智成年人的思想。桃花却不一样,她知道自己是被捡来的,也许她还隐约知道自己是被家人不待见的,所以她很怕他也不要她了吧?自己身世大白成为九王爷,有了血缘上的皇兄和母后,这让桃花也很不安吧?

    原来爱说爱笑的桃花内心深处是这样的敏感不安,这个傻丫头啊!他的傻桃花啊!阿九把桃花紧紧抱住,对她说:“公子怎么会不要你呢?只要你愿意公子养你一辈子,咱们以前在山上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哪怕回了京城进了皇宫,桃花永远是公子最亲的人,比圣上和太后都亲,只比大和尚差一点点。”阿九用指甲盖比划了一下。

    “真的?没骗我?”桃花抬起头。

    “当然是真的了,你是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公子我都还没享上你的福,你想到哪里去?哪里都不许去,就老实呆公子身边。”阿九敲了一下笨丫头。

    “嗯嗯。”桃花不住点头,还保证道:“桃花听话,让公子享福。”

    “那赶紧去洗洗你的花猫脸吧。”阿九笑着捏了桃花的鼻子一下,自己也回内室换了身衣裳,这才慢条斯理地去开院门。

    阿九和桃花的这番动静自然惊动了其他人,连宁非都跑过来问怎么了。阿九面无表情地把院门就闩上了,“家务事。”

    院门外的众人面面相觑,居然无一人再去敲门,没听到人家说家务事吗?至于爬墙头围观,呵呵,公子九,九王爷的热闹是谁都能看的吗?别热闹没看成反倒把人给搭进去了。可一个个的又十分好奇,舍不得离开,就全留在院门外暗戳戳地支着耳朵听了。

    阿九打开院门看到的就是一双双八卦的眼睛,他扯动了一下嘴角云淡风轻地道:“家里熊孩子不听话,就教育了一番,惊扰了众位,抱歉哈!”

    众人没想到阿九会突然开门,脸上十分尴尬,讪讪地道:“不惊扰,不惊扰,啊!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啊!我也想起来了,我也有事情,我也走了。”

    “我也是,我也是,将军您不是找我有事的吗?走走走,咱们去您那里说。阿九公子留步,不用送了。”

    这个机灵的顺带着把宁非也拐带走了,这马屁拍的!让众人不耻的同时也深深鄙夷,想让人家阿九公子送你?多大的脸!

    瞬间,院门外的人溜了个干净,阿九翻翻白眼又把院门关上,真是一群吃饱了撑的,大战在即,都没事干了?不靠谱,太不靠谱!

    这一回宁非也是下了血本了,军中所有的斥候都派了出去,务必保证匈奴大军一露头他们能第一时间知道,掌握先机。城墙加固了又加固,正面迎敌的那一段还推倒了重新砌,挖了深深的地基,墙砌得厚厚高高的。城墙外的空地上也设下一道道障碍,光是壕沟就挖了五道,壕沟底下放置的是削得尖尖的竹刺,只要掉进去保证会把人穿个透心凉。

    库房里的物资也全都清了出去,能用的就用,不能用的修一修改一改再用,务必保证每个边军的装备尽可能地精良。伙食也空前的好,一天三顿有两顿能见到肉,都是那种肥肥厚厚的大肉片子。当然,训练也是加大了强度的,从早到晚,人人发了疯一般对着校场上立着的木头人奋力地出刀刺杀。

    每一个边军心里都清楚地知道,此一战,不成功便成仁,胜了,他们能活下来,家中的妻儿爹娘能活下来,身后的百姓能活下来。败了,他们就是炮灰,城会破,妻儿爹娘会死,百姓会流离失所。

    斥候飞马来报,匈奴大军浩浩荡荡地挺近了,是草原上七个部落的联合,足有近二十万人。这个消息让每个人的心头都十分沉重,边城有多少兵,加上从邻近借来的和江湖中人,也就十一万而已,就算是把边城的百姓算上也没有二十万啊!

    “阿九,爹,边城就交给你们了!”身穿盔甲的宁非脸色是从没有过的郑重,他领着一万人去山谷设伏,他都想好了,他只带五千人在谷外,剩下的五千藏在山谷里。为了把戏演像,他少不得要受些伤,他这一万人至少也得拖住匈奴三万人马。

    “好,你放心吧!我在,边城就在!”阿九掷地有声地作出了承诺,人生而在世,总有些事情是难以避免的,总有些事情是必须却又甘愿去做的!哪怕付出的是生命!

    其实阿九想说的是,他一点也不怕死!

    “多谢!”宁非捶了阿九的肩膀一下,他觉得他这辈子能有阿九这样可托生死的朋友也没什么遗憾了。

    然后他转头看向他那才认的亲爹,跪在地上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却一句话也没说。

    徐其昌明白儿子的意思,不能活着回来说再多的话也是枉然!他攥了攥拳头,望着比他还要高一些的儿子,道:“宁非,儿子,活着回来!你娘还在京城等着你回去。”徐其昌想到自己的妻子,心中暗下决定,无论如何也得把儿子平安带回去,不然锦娘这辈子怕是不能原谅他了。

    宁非笑,“爹,儿子尽力。”

    徐其昌猛地打了他一下,斥道:“什么尽力?是一定!一定活着回来!”是说给儿子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是,儿子一定活着回来。”宁非一怔,又笑了,破皮无赖的模样,“祸害活千年,爹放心吧!儿子这个祸害还得去祸害京城呢。”

    “列队,出发!”宁非一马当先出了城门,太阳光下盔甲反射出寒光。

    ------题外话------

    谢谢qquser9656381的18打赏。

    亲爱的妞儿们,七夕快乐——和和只能在家带孩子。

    一边是脉脉温情,一边是惭愧的战争,恰是对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