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54章 阿九的英雄帖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匈奴青年眼中的恼意一闪而过,翻身爬起嗷嗷大叫,“什么花花朵朵,我叫哈齐小王子,你们杀死了我的父汗,要偿命。”作势又要挥刀过来。

    阿九气笑了,“哈奇?我看你是哈士奇吧!报仇是吧?来来来,我成全你。”阿九把宁非往边上一推,拔腿迎了上去。

    匈奴青年又一次被踢飞,不等他起来阿九就到了跟前,噼噼砰砰一顿揍,把匈奴青年身上的伪装全剥了。

    匈奴青年被阿九压在地上,双手捂着脸,“我的脸!我英俊的脸!”左躲右闪着,“阿九,阿九,我错了,我就是想跟你开个玩笑,你别打我的脸啊!”

    “开个玩笑?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阿九很生气,刺客的游戏能是随便玩的吗?刚才他要是没看出是他,一脚踢实了,不得断他三根肋骨?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这般不知道轻重,也是愁人。

    “不打你的脸?不打你的脸才怪呢!我看你顶着这张猪头脸还怎么捉弄人。”阿九左一下右一下,没见他怎么用劲,秦小花的脸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肿了起来。

    “啊啊啊,臭阿九,你居然用毒?”秦小花悲愤地控诉,“小玉玉快来救我。”

    就见从房顶又跳下来一个人,长眉入鬓,红衣翩然。他对着阿九一抱拳,道:“阿九公子,抱歉,一时没有看住,你给他留口气吧。”

    阿九公子看向来人,唇角勾了一下,“好,给你面子。”拎起秦小花扔了过去。

    秦小花哇哇哇地大叫着,直到被来人扶住才住了声,转头就怼,“小玉玉,你也欺负我,我看你也是不喜欢我了,你这个负心汉怎么能这样呢?”翘着兰花指伏在宋玉的肩膀哼哼唧唧的假哭起来。

    宁非都风中凌乱了,却也瞧出这两个都是阿九的朋友,只是这朋友也太与众不同点了吧?前一个就不说了,后面这个瞧着挺正常的,怎么就穿着一身大红喜袍呢?

    闹剧过后收拾完毕,宁非再一次看到两人,都是身姿昂扬,相貌出众的。嗯,宁非的目光扫过那张猪头脸,有些心虚。但他可以保证,这位穿红色衣裳的颜值还是在的。

    阿九介绍道:“这是宋玉,江湖上有名的邪盗,不过现在已经金盆洗手了,你自个心里知道就行。这一个是秦上枫,一手易容术出神入化,江湖人称千幻公子,不过此人智商有些捉急,你喊他秦小花就行。”

    “哼,阿九你就会抹黑我!你这是嫉妒我长得好看吗?解药呢,快点拿来,我英俊的脸。”秦小花不满地瞪着阿九。

    宋玉却是一抱拳,“宋某见过镇北将军。”余光扫过秦小花的猪头脸,好吧,真的挺没法入眼的。于是他道:“阿九公子,若是有解药还是给点吧。”太有碍观瞻了。

    阿九摇头,很遗憾地道:“还真没有解药,不要紧,十二个时辰后自动就好了。”语气中不乏幸灾乐祸。

    宋玉一副“你看,我尽力了”的样子瞧向秦小花,示意秦小花拜见宁非。秦小花当然知道自己站在人家的地盘上得拜山头,他看向宁非,“秦某见过镇北将军。”

    宁非忙道:“二位是阿九的朋友,不用多礼。”

    “哎呀,让我死了吧!阿九你太不够朋友,枉我和小玉玉千里迢迢跑来帮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你的良心不会痛的吗?”秦小花的智商只在线了那么一小会,现在又下线而去了,他把头靠在宋玉的肩上,可幽怨了。

    “不会。”阿九直接就道,良心痛?那他也得有良心才行呀!“你刚才那一身匈奴行头整的还蛮是那么回事,你俩这是从哪来的?”

    宋玉刚要说话,就被秦小花抢了先,“这不是知道你在漠北吗?桃花说边军兵力有些不足,咱们是朋友,我能坐视你有危险吗?就和小玉玉来帮你一把,怎么样?够朋友吧?”一副得瑟表功的样子。

    宋玉接着道:“来的有些早,就到关外转了一圈。”

    阿九点头,难怪秦小花知道什么哈齐小王子,原来已经到匈奴那边溜达一圈了。

    宁非却挺动容,不管这个秦小花多不靠谱,就冲着他能冒着危险来漠北帮阿九,就值得他敬佩。“宁某多谢二位侠士的高义了。”不是谁都能做到这点的。

    秦小花惊了一下,连连摆手,“不谢,不谢,那什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咱也是大燕子民。”他使劲挺了挺胸脯,想起了一句阿九曾跟他说过的话。

    宋玉也点头,“帮阿九公子是应该的。”他还欠着阿九的救命之恩呢,而他邪盗宋玉最不喜欢欠人情的了。

    “对对对,我们都欠着阿九的人情呢。”秦小花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懊恼的捂嘴,补救道:“阿九啊,出发时我帮你吆喝了一嗓子,我俩先来了,后头人肯定还有不少。”欠阿九人情的可不少呢,光他知道的一只手就数不过来。

    秦小花说的倒是实话,第二天又来了一拨人,这拨人有些特殊,全是清一色身穿灰色僧衣手持罗汉棍的光头和尚,带队的慧智大师拍着阿九的肩膀高兴地道:“小师弟,慧智师兄奉师命领两千僧兵来帮你了。”至于小师弟王爷的身份,他一句没提,就放在心里惊讶一番好了。

    阿九高兴又动容,“师兄,师傅他老人家还好吗?”两千武僧,这是把少林寺整个都抽空了呀!派来领队的还是性子豪爽嫉恶如仇的慧智师兄,也只有大和尚会这般为他着想了。

    慧智大师道摸着自己的光头笑,“小师弟放心,师傅他老人家好着呢,来时还叮嘱师兄我要看护好你,不能让你受伤了。”虽然也知道小师弟武功比他都高,但瞧着还没他腿粗的腰,慧智大师就生出“小师弟是弱小,我要保护他”的豪情来。

    宁非走上前,恭敬道:“慧智大师还记得小子吗?”

    慧智大师哈哈大笑,拍着宁非的肩膀赞道:“当然记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宁非小施主这都成镇北将军了。”他对他小师弟这个曾援助过少林的朋友特别有好感。

    宁非瞬间就觉得不好意思了,“这都是圣上的恩典,少林不愧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小子多谢众位师傅了。”虽然他是将军,却坚持在慧智大师跟前执小辈礼。

    “这有什么?为国为民嘛!”慧智大师豪爽地摆摆手,这个昔日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什么时候也把家国挂在嘴上了?这让阿九小小的惊愕了一下,过去的十几年他可是很了解这位师兄的,虽然受师傅点化做了和尚,其实就是个伪和尚,除了不再害人性命,少林的戒律他几乎哪条都没遵守。

    在他们寒暄的时候,阿九就有些心不在焉,他朝四下看了看,没看到桃花的身影,不由皱起了眉头,“师兄,桃花呢?她没和你们一起来吗?”他可是反复交代了好几遍的,让她书信送到就即刻返回的。

    慧智和尚又笑开了,“桃花呀!她去送你的英雄帖了,估摸着得晚上几天才能回来。”顿了一下,又道:“桃花这丫头可长能耐了。”说了这么一句就闭口不言了,眼底全是骄傲。

    桃花丫头回来的时候带了两大包袱金银珠宝,把他们都喊过去,十分大方的说:“挑吧,每人挑一件,全是从土匪窝弄回来的好东西,赶紧挑吧,挑剩下的一会我送到空玄师傅那去。”

    嘿,桃花丫头小小年纪就这么有胆识,跟他老僧的性子是一样一样的。其他的师兄弟哑口无言,慧智大师他可高兴了,瞅着桃花跟看亲闺女似的,越看越觉得顺眼。

    阿九闻言嘴角抽了抽,心里估摸着桃花可能没做啥好事,能让慧智师兄引为知己的,基本是都是不大干好事的人。

    “英雄帖?那是什么东西?”阿九注意到他师兄提到了这一个词。

    慧智和尚解释道:“匈奴不是大举南下吗?漠北不是兵力不足吗?同是大燕子民,咱们江湖中人也得出一份力吧!你不是在江湖上闯出个公子九的名头吗?师傅说就以你的名义发个英雄帖,号召凡是受了你和咱少林人情的都来漠北出份力。”

    阿九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难怪秦小花说后头还有人来。

    本来是要摆个接风酒的,现在一听有这个英雄帖的存在,那来漠北的人肯定不少,次次都摆酒接风不大现实,索性就等等吧,等人来得差不多了一起摆,人多热闹还省事。

    少林寺的两千武僧之后,武当的道士,慈航庵的尼姑,也都纷纷到了,武当的领队人是他们的掌门人,阿九的师侄,对阿九可恭敬了。慈航庵来人则是阿九的三师姐净心师太,戴晓莹和张敏青也来了,还顺带着把小豆子的妹妹小果子也捎来了。果子已经是慈航庵的弟子了,穿着一身白色衣裳,眼神清正,大大方方,言行举止跟过去那个畏畏缩缩的小丫头简直判若两人。

    此外付鹏涛和江小鸾夫妻也领着傅家庄二百弟子来了,五毒教的蓝彩凤教主亲自领着教中的男女弟子来了,一来就给阿九送了一堆蝎子蜈蚣蛇之类的据说是好东西的毒药。用蓝教主的话说那就是:一毒在手,天下任我走。还反复劝说阿九心肠不要太软了。

    封霈领着一千漕帮子弟也到了,还有五阳山上的三位当家人,把他们山头的人马全拉来了,说打完仗就不当土匪了,当土匪忒没出息了,风险也太大了。过往的商队都学精了,绕道走不走他们五阳山下了,要是再碰上个像阿九这样的,还不得血本无归?大当家的期期艾艾地跟阿九说,能不能帮着求个情,让他们都当兵算了。让阿九啼笑皆非,却也答应了。

    说起阿九跟五阳山的渊源也没什么新意,无非就是抢劫和反抢劫的关系。五阳山土匪抢劫从山下路过的阿九和桃花不成,反被他们给抢劫了回去。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五阳山三位当家的都比较投阿九的脾气,而且他们也的确只抢东西不伤人,阿九就把那点少得可怜的东西又还回去了,还指点他们挖山上的珍惜药材换银子,就这样,两方建立了不错的友谊。所以这一回阿九发英雄帖,他们举山全都来了。

    阿九形式不拘一格,所以受他恩惠的也不全是名门正派,所以此刻接风宴上还真是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但却极有默契地各为阵营,没有一人争执的,都相当给阿九面子。他们都带着敬意尊称公子九,或是阿九公子,没有一人提起阿九王爷的身份。一个都没有!他们心中有一个共识:九王爷是属于朝廷的,而公子九才是他们江湖中人。

    徐其昌看着端着酒杯满场敬酒的宁非和阿九,心情十分复杂。那个阿九,端着酒杯从头到位都没见他喝上几口,可每一个跟他敬酒的人都不以为忤,好似那就是天经地义的。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满满的尊敬,看阿九的目光跟看莲座上的观音那般虔诚。那个阿九,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不多,只偶尔地勾一勾嘴角,他的身上好似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势,让人忍不住想要折服,想要靠近。

    还有他的儿子宁非,站在阿九身边也不显得逊色,他大笑着喝酒,与他们大声吆喝着划拳,阿九不说的全被他说了,阿九不做的全被他接手了,很快就与他们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打成了一片。

    他的嫡长子啊,在没有他教导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放下将军的架子与手底下的人打成一片,赢得他们的尊敬和信任。

    徐其昌干掉杯中的酒,只觉得胸口有一股火在烧,让他憋屈难受。他放下酒杯起身,悄悄的走了出去。

    一轮弯月挂在天上,夜风带着微微地凉意,吹在他滚烫的脸上,心上,十分舒服惬意。他转头看看那亮起的烛火,喧闹声不时传来,偶尔还能听到他儿子豪爽的大笑。

    宁非和公子九,也许这样的他们能领着漠北边军守住这座风雨飘摇的小城。

    想到即将到来的大战,徐其昌发蒙的脑子冷静了下来,儿子和公子九定下的作战计划他是知道的,不得不说他的儿子极有做将领的天分,战略眼光也是一流的。

    纵观历史上,以少胜多哪是那么容易的?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还得有奇谋。兵者,本身就是诡道。不用谋略何谈以少胜多。

    “大将军!”徐猛跟在徐其昌的身后也出来了。

    徐其昌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也出来了?有什么事情吗?”徐猛是孤儿,是他花了大力气培养出来的最忠心的属下,以他为首的那一支人马是徐家最精锐的力量。

    徐猛扭头朝后看了一眼,眼底是欣慰和高兴,“大将军,属下高兴,属下为您高兴。您终于后继有人了。”

    徐其昌一怔,瞧见徐猛脸上的激动,不由失笑,“你就这般看好他吗?”

    徐猛郑重点头,“是的,大将军!属下看好镇北将军,他像您一样。是天生的将领。”顿了一下他又道:“大公子和二公子,属下会选择追随大公子。”他知道以前大将军是有意让二公子接手大将军府的,可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谁不希望追随个强者呢?

    徐其昌有些意外,又觉得在意料之中。他背着手看夜空,天上繁星点点,那么美丽宁静。

    大战一触即发。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们的票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