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51章 阿九记忆中的旧事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九王爷?是谁?不仅宁非蒙了,其他的人也都蒙了!

    场上寂静无声,就见阿九优雅地抬抬手,“徐大将军请起,你是国之重臣,皇兄的左膀右臂,本王可担不起你的礼。”

    “九王爷言重了。”徐其昌嘴角一抽,他可以肯定顾九,啊不,现在应该叫穆九,穆九一定是故意的,不然怎么会等他行完礼了才开口?

    说句实在话,徐其昌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他都没有想过他还有跪拜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一天。现在他不仅跪了,还得恭恭敬敬的。

    这个他曾经以为是自己儿子的人呀!

    宁非指着阿九,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阿九,你怎么成九王爷了呢?”不是他在认爹吗?怎么一转眼就换了男主角?这画风变得也太快了吧?

    桃花斜了他一眼,不服气地道:“我家公子怎么就不能是王爷了?就凭公子这相貌,杠杠的皇家人。我家公子那块盘龙暖玉你又不是没见过?自个蠢能怨别人吗?”桃花的表情可不屑了。

    她能说她其实也惊讶了一下好么?不过从大和尚的种种举动中她早就意识到公子的身份不同寻常,所以她也就小小地惊了一下下,很快便接受了她家公子的新身份。

    宁非一想还真是,除了皇室,民间有哪个敢用龙佩的?阿九从来没有瞒过他,反而是他视而不见了。他笑嘻嘻地抱拳,拖着长长地调子,“末将给九王爷请安!”他打心底替阿九高兴。

    阿九也煞有介事,“免礼。”

    之后在场的其他人也纷纷跪了下来,大喊着,“叩见九王爷。”匆匆赶来跪在外圈的陈知府悄悄的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当初他以为阿九是哪位王爷家的小主子,没想到真实身份更是显赫,幸亏他没有偏袒杜家得罪了人。

    一番参拜过之后,众人才想起来询问其他,得知他们不仅掀了匈奴的王庭,连关外那股最难缠的马贼也给收服了,还把人家的家底都给搬来了,不由欢呼起来。

    回到屋里,徐其昌具体说了来前圣上的交代,“太后与圣上都很担心王爷,王爷还是早日回京吧。”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提他派人护送,徐其昌这回算是看清楚了,虽然穆九瞧上去冷冷清清的,可人家人脉广着呢,人缘好着呢。朝廷都支使不动的漕帮都上赶着帮他运粮,还有他那傻儿子,也是言必称阿九,恨不得连院子都让出来给人家住,连他这亲爹都还没这待遇呢。

    阿九摇了下折扇,却道:“再等些日子吧,漠北马上就要有一场大战,大战之后应该也就见分晓了,说不定宁非都能跟我们一起回京呢。”战争结束了,作为镇北将军的宁非不得回京向昭明帝作工作报告?

    徐其昌讶异,“大战?”

    就连宁非也这副表情望着他。

    阿九唰的一下合上折扇,看向宁非,道:“你不会忘了自个掀了匈奴王庭吧?匈奴吃了这么大一亏,能甘心吗?若我估计不错,这回来犯的匈奴大军应该不是小数目,也许这是最后一场大战了。”

    宁非也回过神来,神情郑重了起来,“爹,您跟阿九歇着,儿子我去招参将们议事。”

    徐其昌一把拽住了他的儿子,“等等,你们掀了匈奴的王庭?”刚才阵阵欢呼他还以为是庆祝这两人平安归来呢,掀了匈奴的王庭?就凭着他们带着的千把人?也太胆大妄为了!

    宁非点头,“爹放心,我们是偷袭,得了手立刻就走了,没遇上匈奴大军。不过我们杀了不少人,当时在王帐饮酒作乐的全杀了,还抢了他们不少好东西,带不走的也给烧了。要是我家里被人糟蹋成这样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儿子得赶紧去布防布防,以防匈奴报复。”

    徐其昌想了想,道:“那我也跟着一起去吧。”他不放心。

    宁非大喜,他爹领了一辈子的兵,自然经验丰富。他望向宁非,眼底带着希冀,“阿九也一起去吧。”

    阿九摇了摇头,“有徐大将军帮你就够了,我累了,要歇一会。”

    宁非一听也顾不上失望,忙道:“对对对,阿九你好好歇着吧!”阿九再厉害也不像他是常年在军中摔打的。

    宁非和徐其昌走后,阿九就带着桃花回了自己的院子,原本宁非是想让阿九和他住一个院子的,阿九没同意。

    “公子,原来您的身份这么高,圣上的亲弟弟,怪不得大和尚说天下就没您去不得的地方。”桃花笑嘻嘻的。“不过您不是来漠北了吗?圣上是怎么知道的呀?”

    阿九目光平视,淡淡地道:“你忘了你桃夭姐姐了吗?她不是留在京城了吗?”

    桃花恍然大悟,“哦,原来公子您交给桃夭姐姐的事是这个呀?”

    阿九点点头,他当时就把那块盘龙暖玉给了桃夭,告诉她,只要听到他在漠北出事的消息,立刻就持着玉佩找徐其昌,让他带着求见圣上。

    至于那句“慈恩宫的桂花树长得可真高”,是他灵光一闪加上的,他能说他其实是故弄玄虚吗?

    阿九初穿来的时候听到一对男女对话,女的说:“不能再等一会吗?娘娘都还没瞧上一眼。”男的声音尖细,像是个太监,“哎呦我的林姑姑,赶紧送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小皇子的安危重要。”后来再次醒来他就在大和尚那了。

    那两句对话他记得可清楚了,从中他判断出他就是那个小皇子,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被送出宫去。开始的时候他猜测自己可能是哪个耐不住寂寞的宫妃跟侍卫私通生下的野孩子,不然他的身份要光明正大,为何不能留在宫里?

    转头一想又觉得不对,他记得清清楚楚的,那个林姑姑是称他为小皇子的,若他是野孩子,林姑姑能喊他小皇子吗?顶多喊一声小主子罢了。

    而且他身上戴着的盘龙暖玉也不是普通宫妃能拥有的,所以自己的身世应该比较蹊跷。大和尚应该是知道的,可大和尚不会告诉他,只会教他那么多世家公子才学的东西。

    因为好奇,阿九就想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世来历,在他九岁凌波步小成的时候,他跟大和尚说,他要去京城,他要去皇宫,他要去皇宫最高的殿宇上看星星。大和尚盯着他瞧了一会,居然答应了。

    阿九到了京城就撒出大把的银子打听后宫旧事,留意九年前后宫有哪些皇子出生,有没有夭折的。

    九年前圣上才刚登基大婚,连大皇子都还在娘胎里呢。好在先皇驾崩太后怀有遗腹子的事也不是秘密,于是就被他打听了出来。

    当他得知太后生下的小皇子被抢下落不明的消息后,阿九那微妙的心情啊!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阿九几乎可以断定他就是太后生下的那个被歹人抢走的小皇子,当朝圣上的同胞亲弟。于是他就想去皇宫瞧瞧生他的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

    太后住在慈宁宫,每到夜晚,阿九就如一枚阿飘似的坐在慈宁宫主殿的琉璃瓦上,隐在那棵高大的不知活了多少年的桂花树上,瞧着慈宁宫里的一切。

    他在慈宁宫听到的最多的话便是“娘娘还在捡佛豆”、“娘娘还在念经”、“夜深了,娘娘该睡了,您这般虔诚,佛祖定会知道的,一定会保佑小王爷平安无事的”。

    阿九在慈宁宫呆了两个月,把慈宁宫逛得熟熟的,连哪个角落里有棵被遗忘的小花都知道,但一次都没有见过太后娘娘,她总是在念经捡佛豆。阿九自己就觉得没意思了,他想大和尚了,想回少林寺了。

    夜探慈恩宫这么久,他从来没想着要跟太后娘娘相认,他不喜欢皇宫,他仍是想回到大和尚身边去。

    桃花就是他在这个时候捡到的,在路过一户大户人家的院子时,阿九听到院子里传来狗的狂叫,他觉得奇怪就翻进院子瞧个究竟。

    皎洁的月光下,阿九清楚地看到一只狗试图往外拖的东西是个孩子,他以为那只狗想要伤害孩子,没想到那只狗看到他的时候反倒警惕地护在孩子前面,对着他呲着牙发出低低的警告声。

    阿九被这情景弄蒙了,这户人家瞧着也是户官员,宅子修得挺气派,怎么这个院子只有一个孩子跟一只狗?狗都叫半天了也没见有个下人仆妇出来瞧瞧。而且瞧那孩子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似乎有些不妥的样子。

    阿九索性便不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跟狗商量起来,“这孩子是你的主人?她瞧着似乎病了,你让我看看她可好?放心,我是好人,我送你主人去看大夫可好?”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那只狗才允许阿九上前,自己蹲在一旁虎视眈眈。阿九的手一触到那孩子的身子,顿时如被蛰了一般,天哪!这孩子身上可真烫,都烧昏迷了。阿九想也没想就把孩子捞在手中,入手可真轻啊!

    阿九就把这个孩子带回了少林寺后山上,一块带来的还有那只忠义的狗。阿九一点都没有偷了人家孩子的心虚,桃花若是没遇到他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病死。既然注定是个早夭的孩子,他捡回来就是他的了。

    后来阿九去京城考秀才的时候偷空去那户人家瞧了瞧,高大的门楼上书着宋府二字,们两旁的大石狮子可气派了。阿九使了银子跟他们家的下人打听,知道桃花原来是这户人家的嫡小姐,不过六岁上头夭折了。

    阿九更加理直气壮把桃花据为己有了,他费力巴拉养大的孩子哪怕玉皇如来来了他也不会给人的。

    阿九看向桃花的目光越加柔和,他沉吟了一会道:“桃花,你替我跑一趟少林,给大和尚送一封信。”他成了九王爷这事他得跟大和尚说一声,然后听听大和尚还有什么要交代他的。

    桃花嘴巴一撅,“不能让别人去吗?我走了您怎么办?”桃花一点都不想离开她家公子,从小到大从了公子考秀才那次,她就没和公子分开过,不在公子身边她总会心慌。

    阿九笑道:“别人我不放心,你还怕我照顾不好自己吗?不是还有小豆子吗?而且,”他话锋一转道:“而且算着也快到大黄了忌日了,你得去看看它,桃花,没有大黄你早死了。”

    桃花立刻就不撅嘴了,眼底浮上点点伤心,“好,公子,我去。”

    在桃花的记忆中,大黄是一只垂垂老矣的黄狗,她泡药浴的时候总会守在木桶旁,会亲昵地舔她的手,舔她的脸。公子说大黄是她的狗,他就是听到大黄的叫声才救了发烧昏迷过去的她,没有大黄,她早就病死了。

    京城,皇宫,慈宁宫。

    太后娘娘倚在美人靠上微闭着眼睛,一个小宫女拿着美人捶轻轻地给她捶腿。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太后娘娘猛地睁开眼睛。

    “太后娘娘!”从外头进来的蓝月见状立刻紧走几步上前扶住她,“娘娘您慢点,当心您的眩晕病又犯了。”

    太后娘娘却紧紧抓住她的手,“蓝月,打听出来了吗?小九到底去了哪里?”她知道圣上没跟她说实话,她也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就让蓝月出去瞧瞧打听。

    大宫女蓝月姑姑面露为难,她打听倒是打听出来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太后娘娘说。娘娘心心念念了十八年,若是知道才找着的九王爷又失踪了,还不得厥过去?

    “你快说呀!哀家的小九到底怎么了?他是不是出事了?啊?你说呀!你若不说,哀家自己出去打听。”太后娘娘急得摇晃着蓝月姑姑的胳膊。

    实在没办法,蓝月姑姑只好一咬牙道:“回太后娘娘话,九王爷他押粮草去了漠北——”

    蓝月姑姑还刚说了个开头,太后娘娘就身子一直往后仰去,吓得蓝月赶紧抱住她,“太后娘娘,您怎么了?太医,快去请太医。快去禀报圣上,太后娘娘晕过去了。”好在蓝月姑姑还没有完全失了理智,强撑着指派太监去请太医和圣上。

    昭明帝匆匆赶到慈恩宫的时候,满宫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他心中咯噔一下,脚下的步子更快了,“母后,母后。”他是个孝子,真担心太后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太后娘娘就靠在床头垂泪,皇后跪在床边,见到昭明帝进来太后娘娘的泪水就流得更凶了,“皇儿,你跟母后说实话,小九到底怎么了?他不止是去了漠北吧?”

    昭明帝强笑了一下,“母后您听谁说小九去了漠北?弄错了,他是去延河看堤坝去了,过几天就回来了。”

    太后娘娘美丽的凤眼中依旧泪流不止,“皇儿你就别骗母后了,母后都知道了,小九去了漠北,漠北那是个好地方吗?连我都知道漠北正与匈奴开战,你这个做皇兄的怎么舍得让你弟弟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呢?皇儿呀,你就这么一个亲兄弟了,你可要好生待他!”

    昭明帝觉得很冤枉,要是早知道阿九是自己的皇弟,他派谁也不能派皇弟去漠北呀!可这话他能说吗?于是他顺着太后的话作下承诺,“母后放心,小九与儿臣一母同胞,儿臣肯定不会亏待他的。等他回来,朕把江南一带划给他做封地,给他封亲王爵昭告天下。”

    对这个一出生就流落在外的皇弟昭明帝是心怀愧疚的,此刻他是真心实意想要补偿的。

    太后娘娘点了点头,“母后就剩你们兄弟两个了,一定要相互扶持呀!母后听说小九是个仁义孩子,一入朝就帮你良多,都还没相认他就知道向着你,可见是个心性纯良的。皇儿呀,你不说便不说吧,母后猜着肯定是小九在漠北出了什么事,母后也不为难你了,只一条,你可要把小九给母后平安地找回来呀!”

    昭明帝又是保证又是发誓,这才把他母后安抚住,回到御书房就把暗卫首领召出来了,“你亲自去漠北探探消息,朕要知道小九是平安的。”

    暗卫首领下去后,昭明帝背手站在龙案前,母后担心小九,他何尝又不担心呢?一想到那道挺拔傲岸的身影,昭明帝就后悔,自己怎么就没发现他是自己的胞弟呢?

    ------题外话------

    谢谢萝卜卜的闪亮钻石。

    昨天和和说买了件旗袍,默月恋亲爱的看错了还以为和和买了件龙袍,以为和和这是要做皇帝呢,可把和和乐坏了,哈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