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47章 满载而归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之前是马贼跟在边军后头追,现在反过个儿来了,宁非和阿九领着人四处找马贼。功夫不负有心人,寻了一日,两下里走了个顶头。

    宁非先发制人,抢先说道:“沈秀姑,身为大燕子民,你居然和匈奴勾结在一起残杀同胞,该当何罪?”

    沈秀姑被宁非这一嗓子吼得有些怔楞,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由冷哼一声道:“宁非,镇北将军,老娘正愁找不到你呢,你倒送上门来了,正好,老娘一起取了你的性命替小五哥报仇。”她咬牙切齿,双目仇恨地盯着宁非,恨不得能把宁非大卸八块。

    杜小五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可沈秀姑却知道她的小五哥肯定凶多吉少了,他她为何就认准是宁非害了杜小五呢?缘于杜小五曾跟他说过的一番话,他说:“秀姑啊,若是有一天我不见了,那肯定是被人给害了。至于害我的人,目前与杜家结仇的也就宁非那小子了,他身边还有个小白脸,挺邪乎的。”

    后来杜小五就真的不见了,杜家所有人都死了,宅子也被一把火烧了。开始的时候沈秀姑并没有往宁非身上想,等后来宁非成了苗将军身边的亲兵,以死神之名在马贼和匈奴人中声名鹊起的时候,她才猛地意识到她的小五哥十有**是死在宁非手里了。她要报仇除了找匈奴结盟还有什么办法吗?

    沈秀姑冷笑一声,“少拿那些大道理忽悠老娘,老娘不吃你那一套。宁非,今天老娘

    要为小五哥报仇,你拿命来吧!”光瞧人数就比自己这边少上一半,谁管他是什么大将军,先宰了再说。

    宁非举刀招架,阿九趁机煽动马贼,“都听见了吧,沈秀姑为了给情郎报仇不顾尔等安危,尔等是大燕人,与匈奴勾结在一起,可还有颜面回去见家中父老?现在沈秀姑要杀的人是镇北将军,这是与朝廷过不去,这是造反,是抄家灭族的重罪,尔等真的要助纣为虐吗?”

    马贼中的许多人其实已经对沈秀姑不满了,他们是马贼,抢劫商旅才是他们的正职,对边军他们向来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与匈奴人他们虽偶有合作,却绝不会与他们一起对抗边军。他们是马贼不错,可他们也是大燕人呀!更何况现在沈秀姑要杀的是镇北将军宁非,若真让她得了手,那他们还能在大燕境内呆下去吗?朝廷还不得派大军剿了他们?他们唯有逃往匈奴,这辈子都别想回来,再也见不到父母妻儿。一想到这大部分马贼就迟疑了。

    阿九见状继续道:“镇北将军宽洪大量,不会牵连无辜,只要尔等不跟着沈秀姑一条道走到黑,本侯作保求他不追究尔等的罪过,尔等可愿放下兵器归降与我?”

    马贼动摇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尤其是宁非一刀结果了沈秀姑之后。大当家的都被人杀了,他们还坚持个什么?纷纷放下兵器跪在地上,“将军饶命,我等愿意归降。”

    有了这一千马贼在手,阿九和宁非又是画大饼,又是武力震慑,没两天就把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阿九和宁非这才敢带着他们出了山林。

    一听说要去抄匈奴老窝,所有边军都兴奋起来,这些日子他们在山林中被匈奴追得可狼狈了,现在有机会报仇,个个都摩拳擦掌。

    就是那一千马贼也眼冒金光,因为宁非说了,若是这回他们能立下功劳,就免去他们的罪名。更何况匈奴王庭有不少好东西,到时偷偷藏上一两件,回乡买田置地,谁还做什么马贼?

    阿九和宁非一瞧这高涨的士气,反倒不放心了,一遍又一遍地对他们重申:“别一个个跟喝了鸡血似的,咱们是突袭,突袭懂不懂?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得手立刻就走。等人家回过神来咱这千把人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呢?都听清楚了吗?”

    阿九可没有昏了头脑,他不过是想着趁匈奴大军在外给他们王庭来这么一下子,出一出这些日子受得鸟气,他可没想着跑人家老巢作威作福为所欲为。

    为了保证速度和战斗力,伤兵全让阿九给刷下来了。他们在只有一眼看不到边的关外跑了整整八天,终于让他们找到了匈奴王庭。

    阿九和宁非带人冲进匈奴王庭的时候,匈奴老单于正和贵族们在饮酒作乐,展望着攻下大燕边城所得到的粮食丝绸瓷器和女人等美好前景。尤其是说到大燕女人的时候,他们色眯眯的,笑得特别猥琐。

    可下一刻他们就惊恐的发现他们的头怎么都飞到了半空?

    是的,阿九和宁非压根就没想着费劲巴拉的俘虏他们,直接杀了多好,省事还解气。至于金银珠宝等财物自然是带走,带不走的就烧掉,绝不给匈奴留下一点点。

    当匈奴大军回到王庭的时候,面对的就是一地狼藉,气得领军征战的两位王子哇哇大叫,发誓一定要领着大军踏平大燕边城,把城内所有的百姓全都杀了。

    阿九和宁非满载而归,一人双骑奔驰在茫茫的草原上,人人脸上都是喜悦的笑容,连身上伤口的疼痛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林彦崇拜无比地望着阿九,偷偷跟宁非道:“将军,把顾侯爷留在咱们漠北当军师吧,顾侯爷真是运筹帷幄智计百出,比那古时的诸葛亮还要高明。要是有他在军中坐镇,咱还不次次都打胜仗?”

    宁非也看向阿九,他端坐在马上正听桃花说着什么,嘴角微微勾起,真是君子如玉举世无双啊!宁非心中无比骄傲,阿九自然是顶顶聪明,顶顶厉害的了!他何尝不想把阿九留下?只是——

    于是宁非轻声道:“顾侯爷就是不留下也帮了咱们不少忙,咱们吃得粮食,身上的军衣,伤兵用的药材,还有那一百万两的军饷,还不都是顾侯爷给咱们争来的?要不是他在京中替咱们争,咱们现在的日子可不好过,更别谈跟匈奴打仗了,你想想以前咱们过什么日子?”

    要没有阿九帮他,他现在估计正领人四处剿匪养活军队呢。所以宁非想了想,哪怕再不舍,他觉得阿九还是呆在京城的好,漠北的条件太艰苦了,阿九应该是锦衣玉食的。

    林彦惊讶地张大嘴巴,“都,都是顾侯爷帮咱们争来的?属下还以为是因为咱们跟匈奴打仗。”

    宁非嘴巴一撇,“户部的库房比咱们大营的库房干净多了,这些都是顾侯爷想办法筹的,他是新科状元,天上的文曲星下凡,聪明着呢。”眉眼间全是得意,好像他说的人是他自己似的。

    林彦没有说话,而是深深凝望着阿九挺直的背影,心中眼里全是尊敬。

    桃花一边跟她家公子说话,一边不时转头吆喝她身后的五匹好马。阿九瞧着可无奈了,“又没缺了你的马骑,你弄这么多匹做什么?”别人都是骑一匹牵一匹,她倒好,骑一匹牵五匹。马是畜生,能像人那么听话吗?

    桃花一抖马缰绳,道:“都是好马,能卖上价换不少银子呢。”财迷的模样让阿九啼笑皆非。

    “你还打算要卖?战利品都是要交公的。”阿九提醒她道。

    桃花不以为然地撇撇嘴,“那是他们,我是您的丫头,军中的规矩管不着我,我弄的东西都是属于我自己的。”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的东西自然都是公子您的。”然后眼巴巴地盯着阿九。

    阿九轻笑一声,他能说他被桃花的最后一句话取悦了吗?有个成日想着往家里扒拉银子会过日子的小管家真好!

    “行,回头我跟宁非说说,你一个小丫头弄点东西不容易,都给你留着买花戴吧。嗯,我这两匹马也算到你身上。”阿九想,桃花都这么会搂财了,他也不能太败家不是?

    桃花果然眉开眼笑,“成,这一共就是九匹战马,都是好马,军中一定抢着要,公子您跟宁非说说让他给个好价钱。”

    这丫头还想着卖给宁非?好胆量!阿九转头看了宁非一眼,觉得这主意不错,宁非都欠他那么多东西了,给开个后门也不为过吧?

    又过了一会,桃花忽然凑了过来,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对阿九道:“公子,我把那个老单于头上的王冠也跟顺来了,那上头的珠子都这么大,一共十八颗,咱们这回可发大财了。”她用手比划着。

    阿九眼底浮上笑意,也压低了声音惊讶地道:“真的?桃花你真是太能干了,王冠你先留着,等回了京城拆吧拆吧让桃树给找买家分开卖出去,卖的银子都存着给你当嫁妆。”

    “不要,给公子!”桃花张嘴就拒绝了,随后又补了一句,“我才不要嫁人呢。”

    阿九但笑不语,桃花见她家公子似乎不信,强调道:“公子,我说的是真的,我肯定不会嫁人的。嫁人有什么好?我都听玲珑姐姐她们说了,嫁了人,婆婆让你从早到晚立规矩,找着借口磋磨还不给饭吃,伺候了婆婆,还得伺候相公,等过上两年新鲜劲没了,相公还纳上几房小妾来气你,要是相公是个没出息的,还要花用你的嫁妆,他们吃你的喝你的还嫌弃你,这得多贱才上赶着受这份罪?哦,还有生孩子,听说生孩子可疼了,一个不好就难产了,一尸两命还好,都死了干净,省得受罪了。要是你死了留下个小的,那就可怜了,他们花用着你的嫁妆,还虐待你的娃。公子,我一想到这些我就觉得还是不嫁人的好。”

    “您瞧我现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想花多少银子就花多少银子,您又疼我,从来不会多说一句,我的日子过得不要太逍遥自然,傻子才想嫁人呢?”桃花嗤之以鼻,对嫁人这件事情可不屑了。

    阿九被桃花这一套一套的理儿砸得目瞪口呆,“安郡主来咱们府上你们天天都说这个?”

    “是呀!不然说什么?安郡主也不想嫁人,她说去她们府上求娶的都是看中她是长公主之女这个身份的,根本就不是想要娶她的。她还说大不了她就招婿,跟话本子上山大王那样瞧中了好的抢回来做压寨相公。”桃花转头就把安慧茹卖了个干净,“也不止说这些,还说她二叔三叔家的姐妹,眼皮子浅,成天盯着她头上的首饰,所以她一点也不喜欢回老宅。她祖母可偏心了,总跟她说你是郡主,要大度,分姐妹点东西算什么。弄得她不得不回老宅时都不敢戴贵重首饰。”

    然后桃花眼睛一斜,接着吐糟,“要我说安郡主也太没用了点,她们要你就给?要是我才不惯着她们呢。我的东西凭什么给你?谁敢觊觎我的东西就打得他满地找牙。”她呲着小白牙,那小模样可招人了。

    阿九微笑着听着桃花絮絮叨叨,神情越发柔和,一转眼桃花都这么大了,十五了,及笄了,都能嫁人了!可阿九的脑海里却忽然浮上桃花还是小小一只的样子,他在想:这世间他到哪里去找一个可心可意的男子来娶走他的桃花呢?

    阿九和宁非归来的时候整个边城都沸腾了,太好了!顾侯爷安然无恙!将军大人也平安无事!他们不仅平安归来,还带回了大批的战利品。大家听着林彦等人吹嘘他们是怎样神勇执导匈奴王庭杀死老单于等人的,一个个都可羡慕地眼睛都绿了,怨自己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看着他们胯下骑着的高头大马恨不得给抢过来。有那心急的,已经去找相熟的伙伴商量想要骑一骑匈奴的良种战马。

    副将好不容易挤进人群,回禀:“将军,徐大将军到了。”

    “到了就到了呗,你把人安置好,咱先开个庆功宴。”宁非满不在乎地挥手,说完才后知有觉的想起来,“你说谁到了?徐大将军?徐其昌?我那个亲爹?”他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副将点头,“对,就是那个徐大将军,昨日就到了,正准备领人出去寻您呢。”

    徐其昌过来的时候正瞧见他那传说中的嫡长子傻兮兮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那个亲爹”,他不由嘴角抽搐了一下,难不成他还有别的亲爹吗?再定睛一瞧,嘿,这傻儿子他还认识,不正是他在五龙山剿匪遇到的宁非吗?原来彼宁非就是此宁非呀!徐其昌心中感慨万千,难怪他当时瞧着这小子顺眼,原来这是他的儿子呀!

    宁非也看到了徐其昌,不由一怔,“大叔您怎么在这里?”

    边上的阿九敲了他一扇子,“什么大叔?那是你爹!亲爹!”

    宁非恍然大悟,“哎呦哎,大叔您原来是我爹呀!我就说怎么瞧着您这么亲切呢。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父子相见不相识啊!爹哎,儿子给您磕头了!”他也不在意是在外头,跪在地上砰砰砰就磕了仨响头。

    徐其昌的脸却是一黑,大水冲了龙王庙,父子相见不相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是不是对这个儿子期望过高了?不过看到宁非给他磕头喊爹,他心中隐隐又高兴起来,面上却不动声色,“嗯,起来吧。”

    宁非站起来刚要跟他爹诉说欢喜之情,就被他爹的举动弄蒙了。

    徐其昌郑重大礼,“下官叩见九王爷!”

    ------题外话------

    谢谢放鸽子的钻石和mm夕阳醉了的18朵花花,白衣莲华的10朵花花。

    和和买了一件旗袍,生二宝肚子起来了,也不知能不能穿?和和现在107斤,没生二宝前和和才94斤啊!好怀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