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46章 相会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公子,您瞧我找到了什么?”阿九正闭着眼睛靠着树干休息,忽然听到桃花喊道。她是出去找水的,除了水还能找到什么?

    阿九思忖间桃花已到眼前,把水囊放在一边,放下扯起的衣裳,“公子您瞧,我找到好多草药。”

    阿九一下子坐直身子,拿起桃花找来的草药看了看,脸上露出了笑容,“桃花,很好,你在哪儿找的?”

    他一抬头,对上好几道热切的目光,是听到桃花的话围过来的漠北边军。他们急切地望着阿九,问道:“侯爷,这些草药真的有用是不是?”

    阿九缓缓点头,一一介绍着,“这一种止血镇痛,这一种是清热解毒的,还有这一种——”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头转向桃花,“这样的草药还能再找到吗?”

    桃花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却又有些迟疑,“应该可以的吧!公子,我是在打水的小溪边找到的,不过他们是长在积雪下面的,我怕公子等急了就找了这一些就回来了。”

    众人一听可坐不住了,纷纷道:“侯爷,咱们再去找找吧!”他们太需要药材了。

    阿九爽快地点头,“好,通知下去,咱们换地方安营,桃花,你在前头带路。”

    所有人都兴高采烈,他们不怕辛苦受累,找到了草药,他们再也不必眼睁睁地看着袍泽看着失去生命而无能为力。

    “公子,就是这个地方。”桃花把人带到她打水的小溪旁。

    不用阿九说什么,这群漠北汉子自个就蹲在地上翻找,片刻后想起了一道道激动的声音,“啊,我找到了!”

    “我也找到了,公子您看这是什么草药?”

    “嚷嚷什么?把匈奴兵招来就惨了,赶紧多找一些。”

    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阿九身旁的草药就堆成了小山,他们特别心细,每一种草药都是分开放置的。

    阿九也没有闲着,一边指挥着人把草药清洗出来,一边教他们药效和用途。把草药晾干炮制已经来不及,那就生吞新鲜的吧,怎么也得有些效果,比干扛着强多了。

    有那受外伤的,就把镇疼止血的草药嚼嚼敷在伤口上,已经起了烧的就把清热解毒的吃上一些。你别说还真的有效果,敷了草药的伤口处清凉清凉的,当时就觉得舒服多了。那些起烧的到了半夜烧也退了不少,即便没有完全退下去,也够让人欣喜的了。

    虽然已经是四月了,但漠北的山林依然积雪覆盖,夜晚也是十分地冷,阿九小心地拨弄着火堆,不让它烧得太旺,生怕泄了痕迹。

    桃花走过来坐在他身旁,“公子,咱们能走出去吗?”成日在这暗无天日的山林里,她都不知道过去多少天了。

    阿九怜惜地摸了摸桃花瘦了一圈的小脸,“放心吧,咱们一定能出去的,你难道还不相信你家公子吗?”

    桃花点了点头,把下巴搁在阿九的肩头,脸儿在他衣裳上蹭了蹭,没有说话。

    阿九拍了拍她的胳膊,道:“去睡会吧,明早还得赶路呢。”

    桃花却没动,“公子,我想大和尚了,想桃夭姐姐,想小豆子和舒伯了。”

    阿九被她的话勾的心更加绵软了,“傻丫头,别担心,过两天咱们就出去了。乖,去睡会吧,下半夜林彦就会来替我了。”

    桃花摇头,倚在阿九身上,“不要,我要等公子一起。”她的声音软软糯糯,跟往常很不一样。

    已经快到子时了,阿九就没再勉强她。两个人坐在火堆旁边,四下里安静极了,只有火烧木柴偶尔发出的一声炸响。

    两个人怔怔地出了一会神,林彦走了过来,轻声道:“侯爷,您去歇着吧,属下来守夜。”对这个看似文弱的年轻侯爷他是发自心底的尊敬,没有他当机立断领着他们上山,也许他们早就全军覆没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林彦清楚地知道顾侯爷是个有本事的人,就连他身边的桃花姑娘都比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强,他若是想要脱身轻而易举,可顾侯爷却没有,仍是把他们这些累赘带在身边,与他们同吃同住,就是守夜也抢在前头。

    阿九点点头,站起身道:“行,你守着吧,我去歇会,有情况立刻示警。”

    “是,属下遵命。”林彦恭敬地道。

    桃花带出来的两个简易帐篷早就让给了重伤兵,地上太凉,阿九也不想像其他人那样用火堆把地烤热,他和桃花直接就跃到树上,选了个合适的枝丫,睡在树上,身上盖着各自的披风。

    阿九觉得他才刚闭上眼睛示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快起来,追兵到了。”是林彦焦急的声音。

    阿九和桃花一翻身从树上跃下来,“快熄灭火堆。”抓起早就准备好的湿土往火堆上盖。

    其他沉水的边军也都飞快地灭火收拾,只半刻钟他们就集结完毕等着阿九的命令了。

    黑暗中阿九沉稳命令道:“林彦,你在前头开路,我和桃花断后,以小队为单位走,背伤兵的走中间,相互看着,别走散了。看到那颗大星了没有?朝着它的方向走。”

    四百人的队伍悄无声息地迅速朝北而去,阿九和桃花并没有急着跟上,而是又躲到了树上。

    不久阿九就看到了隐隐的火光,渐渐近了,也听到了说话的声音,大燕话,可见来的不是匈奴兵,而是那帮马贼。阿九皱了皱眉头,他就不明白了,同是大燕人,那个女马贼怎就对他穷追不舍呢?她对杜小五就那么真爱?

    终于马贼来到了他们刚才宿营的地方,一人道:“大当家的,他们肯定还没走远,火堆还是热的。”

    另一人道:“对,咱们赶紧追吧,他们伤了那么多,肯定走不远的。”

    “往哪追?谁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直娘贼,这些军汉可真是刁钻,咱们都追了多少天了?都快把老子累死了。”

    有人附和,“就是,就是,领头的那个小白脸也真是邪气,瞧着弱不禁风的,怎么这么能跑?等老子抓住他了,哼哼,看老子怎么治他!”这笑声就有些轻浮了。

    “都怪那帮子匈奴人,蛮夷就是蛮夷,咱们大当家都说了人在这边,他们非不信,非信他们那个什么巫师的,要是他们跟咱们合伙,大前天能让这些臭军汉跑了吗?”大前天他们已经追上这些军汉了,硬是让他们给跑了,你说可惜不可惜。

    马贼大当家沈秀姑沉着脸,“都闭嘴,仔细找找痕迹,他们是往哪个方向去了?再追不上老娘把你们的头一个个剁下来当球踢。”

    许是沈秀姑积威甚重,其他的马贼都不吱声了。打着火把低头查看着。

    阿九伏在树上,两眼紧盯着下面,一手中紧扣着一柄飞刀。阿九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是他们朝北追,那他是一定要现身相拦的,无论如何也得把他们拖上一阵子,给边军赢得时间走得远一些。

    不过若他们追错了方向,那不好意思,就由着他们去吧。阿九保证不拦着他们,顶多偷偷地从队伍后头牵两只羊顺点东西。

    阿九的运气真好,马贼们查看了一番后,被阿九伪造出来的痕迹骗住了,朝着西方追去。

    待队伍过得差不多了,阿九和桃花可有默契了,悄无声息地从树上跃下鬼魅般的朝着队伍最后头的人袭去,都没有惊动大部队就把人放倒拖过来了。阿九弄死两个,桃花弄死一个。

    马贼大部队走远了,阿九和桃花立刻麻利地收获战利品,银子兵器什么的就不用说了,他们还收获了一只火折子,三大块肉干和一张面饼子,还有半水囊的,酒!

    这让阿九欣喜若狂,太好了,他正愁边军们的伤口发炎没办法消毒呢,这酒可是个好东西呀!

    想了想之后,阿九一咬牙把这三个马贼的衣裳和靴子也给扒了,衣裳的料子不算差,哪怕用来裹伤也是好的。

    阿九和桃花满载而归,施展开凌波步朝着边军追去。当他们追上大部队的时候,林彦已经焦急地在队尾不停往后张望了,看到阿九和桃花,大喜,“侯爷您终于来了。”

    阿九弯了弯嘴角,语调轻快,“不用担心,追来的是马贼,他们往西边去了。我和桃花悄悄宰了三个人弄了点东西,喏,都给你吧。哦对了,这水囊里装得是酒,等下歇息的时候都把伤口擦一擦,防止溃烂化脓。”

    林彦一听更是狂喜,对阿九的崇拜也更甚了。

    就这般又在山林中转了两天,傍晚的时候他们遇到了匈奴追兵,也不知这些匈奴兵是怎么追来的,反正边军一发现他们就近在眼前了,跑是来不及了,那就战吧!

    阿九这边还剩四百人,所幸他们遇到的并不是全部的匈奴兵,应该是其中一队吧,阿九不知道有多少人,但瞧着就比他们这边人多。

    可狭路相逢勇者胜,边军早就肚子里憋着一股邪火了,死就死呗,要不是顾侯爷相救他们早就死得透透的了,能在临死前多干掉几个匈奴兵,他们也够本了。

    这一战倒也势均力敌,匈奴兵虽人多更匪悍,可架不住边军不怕死啊,再加上有阿九这个作弊神器,折扇一扇就能放倒七八个。

    宁非就是在这个时候找到阿九的,他循声赶来,正好看到一把弯刀朝着阿九砍去,他吓得全身的血液都冰冷了,想要出声提醒,却又怕惊着了阿九。

    好在阿九反应迅速,一脚把刀底下的林彦抓过来扔一边,然后身子一歪顺势一滚,那把砍向他的弯刀并未砍实,只在他的胳膊上划了一道。

    “阿九!”宁非急忙抢上前,“阿九你没事吧?”

    阿九捂着胳膊看向突然出现的宁非,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狂喜,“你怎么来了?匈奴退了?”

    “你受伤了!疼不疼?”宁非看到阿九胳膊上的衣裳被染红了,一下子就慌了起来,“一定很疼吧?我看看,我带了伤药。”

    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哪还有个将军模样?阿九十分无奈,拜托老兄,你有没有弄清楚状况?放着匈奴不杀包扎伤口?还能靠点谱吗?

    阿九躲开宁非的手,“没事,一点皮外伤罢了,还是先收拾了匈奴追兵再说吧。”他撕了根布条把伤口处缠上,捡起地上的一把刀劈手就杀了一个匈奴兵,压根就不去看宁非的蠢样子。

    事实证明,宁非也只在阿九跟前才会犯蠢。阿九一走,他立刻就恢复了清明肃杀的模样,从容不迫地指挥着他带来的人马杀敌,自己的一把陌刀更是如死神的镰刀,所过之处,匈奴兵纷纷尸首分家。

    有了宁非的强悍加入,阿九不再缩手缩脚,他和桃花两人背靠着背,一刀,只一刀就结束一个匈奴兵的性命,简直就是人命收割机。

    匈奴兵被杀得胆寒,想要逃跑,可他们哪里逃得了?阿九手一翻,一柄飞刀便飞了出去,插在逃跑的匈奴兵要害上。

    夕阳落下去的时候,战争终于结束了,所有站着的边军你看看我,我看看我,然后齐齐仰天大笑,笑声震飞了山林中的飞鸟,笑声直达云霄。

    “他奶奶的,真他妈杀得痛快。”粗犷的汉子们扯动了伤口,呲牙咧嘴地道。

    战斗一结束,宁非就窜到阿九跟前,非得要帮他包扎伤口。可惜阿九嫌弃他粗手粗脚,在宁非讨价还价的隙间桃花已经手脚麻利地帮阿九上了药裹好了伤口。

    阿九斜了宁非一眼,“你别高兴地太早,三千匈奴兵,这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呢,此外还有一千马贼,你带来这么点人,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一千马贼?什么情况?”宁非的眼睛睁得圆圆的。

    “杜小五。”阿九道,“马贼头就是杜小五那个姘头,估摸着是要替杜小五报仇,是不是你露了痕迹?不然她怎么就找上你了?他们本来是埋伏你的,我是受了池鱼之殃。”

    “这个臭娘们!居然跟匈奴勾结在一起。我跟杜家结仇整个边城都知道,杜家覆灭了,是个有脑子的都会朝我身上想,我猜这娘们八成打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主意。”宁非恨恨地吐了一口唾沫,瞧了阿九一眼,忽而笑了,压低声音道:“嘿嘿,别说的那么无辜,杀杜小五你也有份的,什么池鱼之殃,咱们这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阿九白了宁非一眼,“福呢?福在哪?我可没享到你的福,净受你连累了。我发现自从认识了你我就麻烦不断,你妥妥就是个瘟神,不行,我得离你远点。”他扶着桃花的手站远了一些,嫌弃地不要不要的。

    宁非一点也不恼,笑呵呵地凑过去,“嘿嘿,我觉得我自从认识了你就好运连连,当上了将军不说,还找到了亲爹,亲爹还是大将军。你简直就是我的福星。嘿嘿,我要离你近一点,多沾点福气。”他嬉皮笑脸地又凑到阿九身边。那副嘴脸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掉下巴,他们的镇北将军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好,好像戳瞎眼睛啊!

    阿九瞪了宁非一眼,倒是没有再站开,而是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宁非一听就收起了脸上的嬉笑:“阿九,这么打来打去的,我都烦了,要不,咱打到匈奴的王庭去,把他们的什么单于左右贤王的全逮着了。”

    “你做白日梦呢?”阿九看宁非的目光跟看白痴似的,“就凭你这几个人还想打到匈奴王庭去?你什么时候学会痴人说梦了?”

    宁非一噎,十分委屈地道:“这不是有阿九你吗?桃花不是说你武功天下第一吗?百万大军中来去自如吗?逮几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谢谢了!你的美梦该醒了。”阿九没好气地道,当他是超人呢?他也是血肉之躯好不好?要是他一个人就能抵挡住匈奴大军,他早行动了。

    “那阿九你是什么想法?”宁非讪讪的问。

    “去抄匈奴王庭也不是不行。”阿九看着宁非道,“不过咱们这点人确实太少,我觉得咱们应该先杀了马贼的女当家,收编了她的人马。”一千马贼,再加上几百边军,应该差不多了。

    宁非的眼睛顿时一亮,一击掌道:“干了!”

    ------题外话------

    谢谢7069的100朵花花,133**9215的9朵花花,淡书无意v看花看酒看月娘的36朵花花,kriston的5颗钻石。

    推荐爱兔兔的萝卜,夜夜爆宠:杀手萌妃

    这是一个好色美少女杀手调教纨绔太子,然后反被调教的故事

    谁能告诉路晚安,

    为什么那个风流成性的纨绔太子,不去青楼要赖在她身边?

    为什么那个传说不举的废物太子,夜夜折腾得她不得安睡?

    贵为一国太子,秦川尽婚后最喜欢做的事情,却是死乞白赖跟在路晚安身边。

    她要天下?那就做做皇帝,为她拿下这天下吧。

    她要去青楼?好咯,我就自己做青楼头牌招待你!

    她要去学战术?嘿嘿,那我也要一起去,不过我这术,主要是要研究一下那床笫之术。

    夜夜轮回,天荒地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