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46章 九王爷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母后,母后,小九找到了。”昭明帝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母后,皇弟找到了。”他登基这么多年,最大的遗憾便是当初没能保住皇弟让他流落在外。

    正在内室给佛祖上香的太后娘娘徐徐睁开眼睛,对身旁的大宫女掌事姑姑蓝姑姑道:“哀家恍惚听到了皇儿的声音,小九找到了?快,快扶我出去。”她的脸上现出激动的神情。这么多年了,她做梦都想她的幼子啊!

    蓝姑姑扶着太后娘娘出了内室,就瞧着圣上一脸喜色地奔来,“母后,儿臣把小九找回来了。”

    太后娘娘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嘴唇颤抖着,“真的?皇帝你没有骗母后?哀家的皇儿真的找到了?他在哪里?哀家要见他!”

    昭明帝喜气洋洋,“母后,自然是真的了,您瞧,这不是当初放在小九襁褓里的暖玉吗?您放心,小九长得跟朕可像了,错不了。”

    “太好了!小九呢?哀家的小九呢?”太后娘娘伸着头往昭明帝身后来,没有看到人,很是失望。

    照明帝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一些,虽暖玉递给太后,“母后您莫要着急,小九被儿臣派出去当差了,过些日子他一定回来。”

    太后娘娘捧着手中的暖玉,摩挲着上头的盘龙刻文,“没错,就是这块暖玉,是哀家亲手放在你弟弟襁褓里的。当差?这么说小九都已经入朝了?”太后娘娘又惊又喜。

    昭明帝含笑点头,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母后,您肯定猜不到小九是哪个?他可有出息了,即便流落民间也没给咱老穆家丢脸,他就是今年的新科状元啊!还是朕钦封的忠义侯。”

    福喜也笑呵呵的,“小王爷可有能耐了,在户部和工部都兼着差呢,他一个人抵得上整个户部呢。”

    “真的呀?”太后娘娘欢喜地擦泪,“小九就是那个相貌出众的状元郎?哀家恍惚听谁提过一嘴,说皇帝你宠信个才入朝的小子,还说这个小子胆大妄为,都敢领兵抄宗室勋贵的家了。”她想起前些日子内眷跟她哭诉的话。

    昭明帝此刻十分理直气壮,“朕的皇弟,朕不宠信他宠信谁?母后,您别听那起子小人嚼舌头,小九都是奉旨行事损了他们的利益,他们这是恶人先告状。以后再有这等事您不要管,直接打出去。”

    太后点头,“哀家的小九自然是好的。”顿了一下又道:“小九去哪办差了?多久才能回来?”

    都过去十八年了,她生下他都没来及多看一眼就被送出宫了,本来是安排好了他的去处的,连伺候的人手都备得好好的,就等着过上几年朝中安定了就把他接回来。

    谁知出宫的路上出了岔子,护送的人手全死了,她宫里的心腹太监还留了一口气,跟她说小皇子被抢走了。

    这十八年来,她眼睛都快哭瞎了,每日都亲自给佛祖上香,求佛祖保佑她的小九她的小儿子平安无事。是的,她都不敢奢望皇儿能找回来,只求他能活着就足够了。

    现在她的皇儿不仅活得好好的,还学了满肚子的学问。新科状元,她的皇儿真有出息。她现在就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她的皇儿,看一看他长成什么模样了!是像先帝还是像她?

    昭明帝对上他母后殷切的目光,忽然的就觉得张不开嘴,他要如何跟母后说小九去了漠北战场,还下落不明了?他担心母后受不住这个打击。

    还是福喜公公给力,站出来笑呵呵地替昭明帝解围,“回太后娘娘话,小王爷不是领了工部的差事吗?他勘察延河去了,得过些日子才能回来。这个丫头是在小王爷身边伺候的,您想知道什么就让她给您说说。”他一指跪在一旁的桃夭道。

    太后娘娘何许人了?后宫的最大赢家,能是个愚蠢好糊弄的吗?她自然瞧见了圣上神情有异,但福喜都这么说了,她就这么信了吧,等回头她自会派人查个清楚。

    于是太后娘娘兴味地看向桃夭,“你便是小九身边的丫头?抬头让哀家瞧瞧!”

    桃夭忐忑不安的抬起头,太后娘娘细细地打量着她,半晌,微微颔首,“嗯,是个美人儿!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什么时候跟着小九的?小九喜欢吃什么?爱穿什么衣裳?”太后娘娘恨不得什么都知道。

    桃夭垂下头恭敬回道:“回太后娘娘话,民女叫桃夭,是公子给起的,今年十八了,民女跟在公子身边时间不长,才一年,公子心肠好,民女是公子从乱坟岗捡回来的。”

    顿了一下她接着道:“公子身边还有个桃花,是跟公子打小一起长大的,管着公子身边的事务。公子说挑也不挑,在外头什么样的饭菜都吃的,什么样的衣裳都穿的。说不挑吧却也很挑,只要回了府里,公子吃的穿的必得桃花亲自动手才成。”

    太后娘娘眉梢一挑,“民女?”似是有些诧异。

    桃夭老实回答:“回太后娘娘,公子不喜民女自称奴婢,也不让民女签身契。”

    太后娘娘缓缓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又问起了其他的事情。

    平湖长公主到的时候昭明帝已经离开,只太后娘娘津津有味地听着桃夭说话。平湖长公主未语先笑,“母后,平湖给您道喜来了!九弟找到了,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太后娘娘听了很高兴,使人搬了绣凳让她和安慧茹坐了下来,“你今日怎么有空进宫呢?一段时日没见,慧茹丫头出落地这般漂亮了。”这倒是让她很惊讶,毕竟安慧茹肥胖的印象可是深入人心,可眼前这个身材高挑匀称的漂亮姑娘哪还有一点肥胖的痕迹?

    平湖长公主含笑不语,安慧茹则大大方方地站起身走到太后娘娘身前转着圈让她瞧,脆生生地道:“太后娘娘,慧茹能瘦下来还多亏了阿九呢,啊不,现在该称小舅舅了。太后娘娘您是不知道,以往吧以为我胖,婚事上头就不大如意,我娘都快愁死了,就想着让我在新科举子中挑个好的,全国各地的举子中我一眼就挑中小舅舅了。说出来不怕太后娘娘您笑话,我一瞧小舅舅那相貌,就想着别管他中没中,我就挑他了。”

    安慧茹笑嘻嘻地自曝,引得太后娘娘又是惊讶又是啼笑皆非,“你这孩子也是个不省心的,婚姻大事能这么儿戏?仔细你娘拧你耳朵。”

    安慧茹依旧笑嘻嘻的,“所以说我眼光好呀,您瞧小舅舅后来不久中了状元?不仅中了状元,还入了皇舅舅的眼受了重用。不过幸亏小舅舅没答应婚事,不然”她皱皱鼻子含糊了过去,又语调轻快地道:“不过一来二去的我倒跟小舅舅成了朋友,他一点也不嫌弃我长得胖,还鼓励我不要把闲言碎语放在心上。我记得那时小舅舅说了一句话,每一个胖子瘦下来都是大美女,他就让桃花给我弄减肥药膳帮我瘦下来。当初我娘见我成日往小舅舅家跑还说过我呢,其实她不知道我都是去找桃花和桃夭的。”

    说到这里她又眉飞色舞起来,“太后娘娘,您不知道桃花和桃夭可厉害了,桃花会做好吃的饭菜,做得衣裳可好看了,还会看账本子管家。桃夭的武功可好了,这么高的树,噌的一下就上去了,她还会弹琴下棋,哎呀,我都不是她的对手呢。不过她俩护短,不许人说一句她家公子不好,尤其是桃花,谁若是说小舅舅一声不好,她指定要想法子打得对方满地找牙。”

    安慧茹活灵活现地学着话,忽然她眼珠子一转,压低声音对太后娘娘道:“太后娘娘,慧茹偷偷跟您说件事哈。前段日子小舅舅不是奉旨催讨欠银吗?英王爷不是给了他为难吗?桃花可生气了,回头就跟桃夭两个把他最心爱的那只会说话的鹦鹉给偷了,现在还养在顾府呢,专门教一句话:英王爷坏蛋,坏蛋,大坏蛋!太后娘娘您说好不好笑?”

    她学着鹦鹉的腔调说话,逗得太后娘娘都笑出了眼泪,指着安慧茹的额头嗔道:“你呀,也是个促狭的。你皇舅舅说了,小九能找回来你居功甚大,蓝月你去我私库里把前些日子圣上才送过来的粉色珍珠给郡主拿一匣子,还有那套蓝宝石点翠的头面也给她。”

    眼睛瞥到跪在地上的桃夭,又道:“桃花和桃夭这两个丫头也是好的,当赏!对了,那个桃花呢?”太后娘娘忽然想起来。

    桃夭一怔,随即道:“回太后,桃花跟在公子身边,公子在哪里她就在哪里,本来民女也是要跟着公子去的,是公子让民女留下来看家。”剩下的话她聪明地没有再说。

    太后点点头,“都是好丫头,当赏,蓝月你去吧。”那意思就是让蓝姑姑看着赏。

    文德殿内大臣们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圣上召他们所为何事。难道是漠北主将和顾侯爷失踪那事?圣上有了决断吗?想到这里他们都不着痕迹地看向徐其昌,若有所思,在心中盘算起来。

    昭明帝驾到,众臣跪地叩见,昭明帝手一摆,“都平身。”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众臣面面相觑,圣上心情很好?早晨不还大发雷霆的吗?这是因为何事高兴呢?难道是漠北那边有了新的消息?

    昭明帝高高在上瞧着下头的臣子们,也没卖关子,直接就道:“徐其昌听旨,朕给你一万精兵,令你日夜兼程赶往漠北,无比找到顾侯爷和镇北将军,这二人一定不能有失。你可做得到?”

    徐其昌迎上昭明帝的星眸,心中一热,“臣领旨,臣赴汤蹈火也要完成圣上所托。”

    昭明帝欣慰地点点头,朗声道:“好,徐其昌,朕的大将军,朕信你!”

    其他的大臣都被昭明帝弄蒙了,不是喊他们来议事的吗?怎么就直接颁旨了呢?明明是镇北将军和顾侯爷失职,圣上怎么还派徐大将军去寻人?这不合常理!

    他们彼此使着眼色,便有人站出来反驳,“圣上,臣认为此举不当”

    “够了!”才刚开了个头就被昭明帝喝止了,“这件事朕心意已定,众爱卿就不必多说什么了。”

    他端坐在上头,把他们的神情动作瞧得清清楚楚的,他瞅见还有人跃跃欲试,不由哼了一声,一拍龙椅道:“朕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顾侯爷,顾九,他是朕的皇弟,朕那位失踪十八年的皇弟,当朝的九王爷。朕让你们来不是听你们说什么家国大义的,朕只是告诉你们,朕的皇弟在漠北下落不明了,朕要寻回自己的亲弟弟,谁敢拦朕,立斩不赦!”

    这声断喝不亚于惊雷响在众臣头顶,顾九是圣上胞弟的消息更是让他们目瞪口呆。还没回过神来就听昭明帝道:“行了,该说的朕都说了,散了吧。”

    瞧着昭明帝背手而去,众大臣先道:圣上还真是召他们来告知顾九是当朝九王爷的。他们心中的感觉可复杂了,羡慕嫉妒恨,却又觉得应该如此!那般清逸绝尘般的人也只有皇家生得出。

    当然也有部分臣子怀疑真假,毕竟混淆皇室血脉可是重罪!只是瞧刚才圣上那独断专横的样子,他们又不敢去触这个霉头,便想着,等等吧!反正顾九都失踪了,能不能找回来还是两说,即便是还活着,要回朝也是三两个月之后的事情,他们还有时间慢慢劝。

    户部的李尚书蒙圈了,顾九就是圣上的那位胞弟,先帝爷的遗腹皇子!本来顾九封侯的时候他就羡慕他的运气,觉得他窜的太快了点,没想到顾九干脆就成了九王爷了,依圣上和太后对他的愧疚和怜惜,顾九以后还不得横着走?同时他心中也十分庆幸自己从一开始就交好与他。

    徐其昌也怔楞了一下,他就说圣上怎么一下子就作出了决定,原来顾九是当朝九王爷呀!他真不知道自己心里该怎么想。

    被整个大燕朝君臣惦记着的阿九和宁非正在往匈奴的王庭摸去呢。

    那天阿九被迫领着仅剩下的三百多人避入山上,匈奴和马贼自然不想放过他们,也跟着追上了山。进了山林可比在平地上好多了,阿九利用树木和石头布了几个阵,狠狠地坑了敌方一把。

    不过你别看匈奴人蛮横,可那个女马贼却颇为聪明,领着人砍树搬石头,居然一步步让他们给破阵而出了。

    阿九就和他们在山上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几次虽说有惊无险,却也又损失了十多个人。

    转着转着,阿九等人就在山中迷失了方向,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毕竟这座山太大了,据说绵延几百里。

    吃的喝的倒是还好,山林中总能找到,可他们缺药。经过几场厮杀,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受了伤,有的轻,有的重,伤轻的就把伤重的背在背上,阿九有令:不许丢下任何一个活着的兄弟。这也是他们跟在阿九坚持到现在的原因,若是个不顾他们性命的长官,他们早就做了逃兵或是结伙散了。

    阿九虽然瞧着文弱,可只要遇敌他都顶在最前头,撤走时也是他断后,漠北的边军也都是有血性的汉子,连人家顾侯爷都不畏死,他们还怕什么?

    伤药早已用尽,可瞧着那八个被背着的重伤边军,阿九的眉头皱得可紧了,没有药,他们一时半会又出不了山,这样下去,他们的命还是保不住。

    题外话

    谢谢n353275的10颗钻石,白衣莲华的10朵花花,夕阳醉了的188打赏

    老公和他的狗朋狐友去旅游了,撇下和和娘仨在家,好悲伤呀推荐重临王座:国民帝少被套路澄夏

    她是佣兵之王,亦是斩妖除魔的天师,更是世界巅峰最强王者。

    命定之劫让她重生在了豪门千金身上,一个天生痴傻之人。

    从此,风云涌动,豪门崛起。

    左手阴阳系统,掌阴曹地府,从此阴间她是老大。

    右手权势金钱,掌商业帝国,踩踏世间强者,登于巅峰王座。

    她玩转天地,震慑四方,目的至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高高在上的太子爷!

    她站在世间顶端,只为引他入怀,霸他的心,占他的身,成为他的唯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