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44章 中埋伏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战场很快便打扫完毕,阿九这边本就只有一百押粮兵,死伤大半,全须全尾的也就中了蒙汗药的那十来人,就是徐猛等人也都人人挂彩,只是伤势不重罢了。

    匈奴兵死伤的就多了,足有三百。一得到这个数字宁非的神情就郑重起来,瞬间就作出了决定,“阿九,不能等天亮了,现在就得走。”这般大股的匈奴兵窜进大燕境内,可见匈奴那边的状况不大理想,否则他们也不会铤而走险入大燕抢劫,宁非担心会还会碰到第二股匈奴兵,他带的人马不多,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趁早回大营吧。

    阿九见宁非脸色变了,忙吩咐道:“徐猛,通知下去,即刻启程。伤者全部上马车,死者就地淹埋。”有宁非带来的人手填充,要不然这么多粮车可就带不走了。

    一切收拾完毕,阿九看着黄昏时还干净温馨的驿站,现在连空气中都飘着一股子血腥味,令人作呕。阿九的脸隐在黑暗中,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一路急行军,直到进了漠北大营众人才松了一口气。粮草自有专人负责交接,阿九领着他的商队跟着宁非走了,到了宁非的院子,阿九把徐猛等人也打发下去了,他从车中抽出一把大刀递给宁非,“你试试可还合用?这刀我给你弄了六千把,那几辆车子底下还藏着弓和箭,一万张弓,够你武装一个神箭营的了。”

    宁非大喜,他给阿九写信要兵器其实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他早非吴下阿蒙,自然知道兵器的珍贵,连朝廷都拿不出来,更何况是阿九呢?上一回阿九帮着弄到三千把大刀已经十分为难了吧?现在又帮着自己弄来这么多,这让宁非十分动容,他望着阿九只觉得心中有万千话语,却一句也说不出来,憋了半天方道:“阿九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我,我会还的,双倍还给你。”

    阿九一怔,随即轻快地道:“好呀,你可要说话算数,我全部家底可都在这了。”阿九半认真半开玩笑,其实大把的银子花出去的时候他想着的只是漠北边城淳朴的老百姓,不过既然宁非主动提出要还他也不会拒绝,偌大的大将军府,还还不起他这点银子吗?他不替着花一点难道留给徐小二徐小三徐小四和未来可能出现的徐小五六七?呵呵,别开玩笑了。

    宁非更加动容了,拍着阿九的肩膀,“好兄弟!”

    阿九斜了他一眼,顺带着把他的手自他肩上推开,眉头一紧,像才想起来似的,“对了,刚才押车的那十多个,是你爹的人,是我到大将军府找你爹要的,他们实力不错,你多使唤使唤。”

    “好,谢谢阿九。”宁非笑着点头,一点都没有怀疑阿九的话,“阿九,你不急着回去吧?你跟我住一个院子吧,我这里还有好多事你帮我理理。”他一边说着一边挥手让心腹搬兵器,自个拉着阿九迫不及待的往外走。

    边城还是那个边城,只是沉默和萧瑟的许多,不复往日繁华的景象。

    宁非站在高处指着城墙的缺口,道:“这是昨日大战破开的,补上了下回还是会被破开,不补却又不行,阿九你可有好的修补城墙的法子,哪怕能挡两回也行。”次次补城墙,宁非也是够够的了。而且太危险,每次战争结束,别的事情不做就得先修补城墙,就怕匈奴兵杀个回马枪。

    “匈奴兵已经如此厉害了吗?”阿九的眉头蹙起。

    宁非道:“这么粗的木头桩子,他们几十个人抬着往城墙上撞,城墙又是新修的,一撞一个准。咱们的兵力多是浪费在这上头了。”

    真正做了镇北将军宁非才知道,一方守将根本就没有外人看到的那么光鲜,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初初上任他是忙得焦头烂额,幸亏苗将军给他留了人手,不然他真是两眼一抹黑啊!所以他就特别希望阿九能来帮帮他,阿九这么能干,户部工部翰林院的事都摆得平,一定能帮着他管好漠北这一大摊子,他自己只要领兵打仗就行了。没有了杂事分心,他一定能把匈奴赶回老家去。

    阿九走近城墙,细细查看了缺口,又询问他们以何种法子修补,若有所思。阿九沉吟了一会道:“军中有糯米汤修筑城墙向来是极坚固的,挡不住匈奴大军,我觉得应该是凝固的时间不够。”

    宁非眼眸一点,不住地点头,“对对对,阿九你说的对!每次都是缺口才修补好匈奴兵就来了,有一回匈奴都到城下了,咱们城墙缺口才补了一半,那一回的战况可惨了。”

    缺口才补了一半,轻而易举就被匈奴兵破开了,没办法,只能调人死守,也就是那一次苗将军重伤,他摔着死士营都准备与匈奴兵同归于尽了,还好最后他们胜了,可他们的胜是无数袍泽的性命堆积出来的。每每想起宁非就不寒而栗,那满地倒着的袍泽啊!

    所以每一次匈奴兵退后,他们就是不吃不喝也要先把被破开的城墙缺口补上。

    “阿九,你可有什么办法?”宁非眼含期待地望着阿九,只要城墙不破,他们能节省不少兵力,不用每回都捉襟见肘。

    阿九对上宁非的视线,顿时觉得压力大啊!宁非这是真拿他当救火队员了?他能弄来粮食兵器,那是因为他有银子有产业。可修补城墙这样的技术活也找他合适吗?他当初大学念的是金融管理,而不是土木工程啊!这个他真的不懂!

    可看着宁非望向城墙痛心的神情阿九又有些不忍,他蹙眉思索了很久,方道:“那我试试吧。”他在回想现代修桥筑路建房子用的好像都是水泥和黄沙,黄沙这个朝代有,水泥的成分和配方是什么来着?

    “行,阿九,那就拜托你了。”宁非笑开了,那样子就好像阿九已经有了办法似的,这谜一样的信任让阿九不由嘴角抽搐,压力就更大了。

    “宁非,修补城墙这事我没做过,你给我找两个技术好的工匠,不过我也不能保证准行!”阿九想的很好,他根本就不知道水泥的配方,水泥的成分也只知道个大概,但没关系,他可以把他知道的和水泥这个东西说给工匠听,让专业人士去研究,也许就真研究出来了呢。

    “好,我这就领你去见工匠,阿九,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啊!”宁非很高兴,至于阿九的最后一句话他就当是阿九谦虚了,丝毫没放在心上。

    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阿九只是描述了水泥的形状和性能用途,再提供一份残券的方子,工匠们还真的就把水泥给研究出来了。阿九揉了揉发红的眼睛,高兴极了。

    水泥弄出来了就立刻大批量地煅烧生产。

    有了水泥就该修补城墙了,阿九站在边上看工匠们干活,这一看又发现了新的问题,垒墙的速度太慢了。

    这若是在平时还好,慢慢垒就是了。可现在却不行,谁知道匈奴兵什么时候来?

    阿九低头琢磨着,想起了现代建筑工人建造楼房,好像先搭好架子,然后往里头填充砖头水泥等物,又快又直。是不是可以借鉴一下呢?

    阿九把自己的想法跟工匠们一说,他们的眼睛顿时亮了,“顾侯爷,这个法子可行,咱们试一试。”

    没有钢筋可以换成铁棍铁丝,可用铁太奢侈,那就换成木头。用木头搭成模子,直接放模子里放石头和水泥,一层水泥混合物,一层石头,石头都敲成差不多大小的,码得整整齐齐的。

    这样一来,只要把模子搭好,不需要工匠,普通老百姓都能干。而且速度还快,一段十米长的城墙三五个人半个时辰就能修补好了。

    众人看着以新方法修补好的焕然一新的城墙,一个个眉开眼笑。阿九还让人学匈奴兵抱着木头桩子往新补好的城墙上撞,撞了几十下,城墙只是稍稍歪了一点点。

    这效果比之以前已经好了不是一星半点,大家纷纷夸赞阿九,“咱们顾侯爷就是聪明有办法。”

    宁非与有荣焉,嘴巴都快咧到两耳了,他趁机大声道:“顾侯爷真是咱们漠北的福星,他一来,就给咱们送来了兵马粮草,现在又想出这么个好法子,真乃大功臣啊!”

    众人一下子就接受了宁非的说法,阿九超凡脱俗的容貌让他像是从神座上走下的神袛,他淡定而从容,本身就让人十分信服,“福星!福星!大功臣!大功臣!”众人齐声欢呼。

    阿九却仍蹙着眉,他觉得城墙的坚固程度还是不够,现代的房屋都是可以抗震的,没道理才撞了几十下就歪了。

    阿九百思不得其解,冷不丁想起一事,地基!对,是地基!可现在把城墙都拆了打上地基再建也来不及了,那就只能另想法子了。

    阿九的目光紧盯着修好的城墙,忽然他心中一动,“宁非,令人生火把城墙烤干。”

    宁非虽不懂他的用意,但仍吩咐人去生火了。

    新筑的城墙干了,阿九吩咐再用木头去撞,这一回撞到了近百下城墙才歪。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城墙干了更坚固!看向阿九的目光充满力崇拜。

    阿九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他摸了摸还温热的城墙,又道:“挑水来,把墙泼湿。”

    这一回都不用宁非下命令了,大家就争着抢着去挑水了。

    城墙湿透后,阿九又令人生火烤干,如此三回之后,阿九再令人抱着木头来撞,这一回都撞了一百多下了城墙还是岿然不动。

    众人爆发出欢呼声,“福星,功臣。”的喊声不绝于耳。

    阿九站在众人中间,看着这些憨厚粗糙的汉子们脸上真切的笑容,他就忽然觉得活着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宁非在看着阿九,宠溺而又骄傲!这是他的朋友,他的知己,他的生死之交!他的阿九啊!

    解决了城墙缺口的事阿九也没有闲下来,除了帮着处理些宁非硬塞给他的庶务,就是在城中闲逛。

    街两边的铺子早就关上了门,百姓也都关门合户,除了青壮少有在外头行走的。他们见了阿九都会恭敬的打声招呼唤一声顾侯爷。现在整个漠北边城的百姓都知道是这位谪仙的顾侯爷送来了粮草兵马,还帮着他们把城墙修补地坚不可摧。

    他是他们最尊敬感激的人,还有曾经跟阿九打过交道的,如方大娘一家,如买豆花的大爷,他们都无比骄傲地跟旁人炫耀,顾侯爷曾经住过她家隔壁,顾侯爷曾经吃过他摊子上的豆花,顾侯爷曾夸过他的手艺好,顾侯爷

    真可谓是:我曾经来过,留下无数传说。而今我又来了,这些传说依然还未消散。

    阿九站在三叉井胡同他曾在住过的小院前,院门锁着,是新主人不在还是自他走后就未租出?

    桃花趴在门缝往里看,转过头来对阿九说:“公子,还跟咱走时一样,给阿宝搭的草棚子都还在呢。”

    小豆子一瘸一拐地走上前也趴在门缝看,惊呼,“真的哎,那一垛还是我劈的柴呢?还码得整整齐齐,根本就没动过。那边还有桃花姐姐买的木盆。”

    两个人指着院里的东西兴致勃勃地说着。

    桃花转身走过来,“公子,要不咱再把这小院租回来吧?买回来也成。”反正她手里攥着大把的银子。

    “买下来你在这住?不跟着我回京城了?”阿九斜睨着桃花。这妮子想一出是一出,在街上走着非要来看看曾经住过的小院。

    “那还是别买了吧。”桃花一听不带她回京城,立刻就从某种情节中醒来,“走吧公子,这也没啥好看的了。”生怕走晚了她家公子就动了念头把她扔这了。

    在阿九三人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迟疑且激动的声音,“是阿九公子吗?”

    阿九转身,看到那个热情爽利的方大娘被小孙子扶着站在门口。阿九徐徐微笑,“方大娘你还好哈!”

    “真的是阿九公子啊!”方大娘的脸上现出激动,随后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现在该叫侯爷了,阿九公子啊,我老婆子早就看您不寻常,果不其然,咱们镇北将军说你中了状元。宁非小子也出息了,都成了咱们漠北的将军了。他们都说不可能,可我老婆子就相信,能跟阿九公子玩一起的怎么会是没出息的?”

    方大娘絮絮叨叨的说着,还邀请阿九去她家做做,阿九笑着婉拒了。出了三叉井胡同,阿九嘴角一直上翘,方大娘虽然瞧着苍老了不少,精神头却还不错,想来边城的其他百姓也都是如此吧!

    脊梁不弯,信心还在,这边城就破不了。

    又是一场大战,宁非沉着冷静地调兵遣将,尚缺一人领兵切断匈奴援军,阿九想了想便领了这一差事。

    谁能料到阿九领了一千边军出城行至一座山头的时候中了埋伏,是那个青睐杜小五的女匪首与匈奴勾结设下的陷阱,本来等的是宁非,没想到却等来了阿九。

    三千匈奴加上一千马贼,阿九领着的一千边军很快就死伤大半,阿九没法,只好领着剩下的人上山,这些人是奈何不了他,可阿九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带出来的人全都被杀光吧?哪怕山上情况不明,他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题外话

    社保卡补好了,晚上回来就找到了,你说这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