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43章 遇袭死战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走水路就是快,这一路畅通无阻,让暗暗担心会遇上水匪的众人悄然松了一口气。两天后他们在一处码头上了岸,封霈站在岸边,直到阿九一行的背影看不见了才转头登上大船。

    又走了两天,天擦黑的时候他们来到一处驿站,阿九从驴车上跳下来,传下命令:“停车休整。”离漠北还有几十里路,在此好好休息一夜,明日一鼓作气赶到漠北。

    众人都非常高兴,纷纷把粮草放好,安营扎寨。

    “顾侯爷,您安心歇着,夜里有我们兄弟守着。”十五人中的领头徐猛对阿九道。

    这一路上,他们这十五个人就守在阿九商队的外围,经过一些繁华的城镇,商队都要买些粮食药材之类的,实则只是掩人耳目,他们弄回来的都是兵器。

    阿九想了想,觉得这都到漠北边上了,方圆百里也没有土匪山贼,应该不会有事,就点点头同意了,“小心警戒。”

    驿站很小,只有几个空闲房间,因为阿九官职最高,所以他单独分得了一间,其他房间都挨挨挤挤住了好多人,当然更多的人只能露天睡在外头。

    桃花张罗了炒了小菜,又少了热水,阿九这才舒舒服服地洗上了一个热水澡,浑身上下连骨头缝都舒坦了。桃花在一旁表功,“公子您瞧,带着我是明智的选择吧?”

    这阿九倒是不否认,这一路上有了桃花,阿九的生活质量至少高了两个档次,遂他笑着道:“是是是,桃花最能干了!等你家公子位极人臣就奖励你一个俊俏夫婿,你瞧中谁咱就嫁谁。”

    桃花把嘴一撇,“那我还不如直接嫁给公子呢,我瞧着所有的人都比不上公子您。”这几个月桃花长了不少见识,年轻有为的公子少爷也见了不少,可桃花觉得他们都比不上她家公子。连相貌都比不上公子,她怎么有兴趣瞧第二眼呢?

    阿九顺嘴调戏道:“行呀,小桃花,本公子就牺牲一点,娶你当第十八房小妾。小十八,还不快来服侍公子就寝?”

    “来了,来了,十八这就来啦!”桃花嗲着声音回道,

    主仆两个耍了一会花枪才躺在床上睡下。

    睡到半夜的时候阿九猛地醒来,黑夜中他的眼睛亮得如天上的启明星,“桃花快起来,有敌袭。”他听到了马蹄声,轰鸣的马蹄声,这说明人数很多,三五匹马绝不能有这样的声势。

    桃花一骨碌爬了起来,一边穿鞋子一边大喊:“有敌袭,起来,都起来迎战了。”

    外头想起来尖锐的哨声和喧哗声,驿站里头却静悄悄的。桃花和阿九踢开一间间房门,却没有一个人走出来,阿九心道坏了,进去一瞧,人倒是还活着,就是一个个睡得死死的,怎么也唤不醒。

    “公子,他们应该是中了蒙汗药。”桃花肯定地道,“这驿站里头有奸细。”

    驿站房间里睡着的都是吃了驿站里的饭菜的,至于外头那些人?不好意思,人太多,还轮不上他们享受这待遇,他们只是在外头啃了点干粮。

    阿九的晚饭是桃花亲自张罗的,倒是避免了被下药,当然也是那个奸细瞧着他是个文弱模样,还娇气地带着个丫鬟,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奸细想的是把这些头头脑脑都拿下,剩下外面的那些群龙无首就好对付了。

    所以一起动静那奸细就直奔阿九的房间,想着先把这个小白脸结果了。接过他可不就悲剧了吗?被桃花一刀劈成了两半,直到临死他都没弄明白他怎么就死了呢?

    外头已经人喊马嘶厮杀了起来,阿九和小豆子对视一眼,十分默契地一起往外跑,至于这些睡死的人,只能先扔在这里了。

    刚跑了两步就见小豆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公子,桃花姐姐,太好了,你们都没事!外头来了好多的匈奴人。”

    阿九闻言心中一凛,他以为是土匪山贼呢,没想到是匈奴人。那个奸细明明是大燕人,却给匈奴人通风报信,真是死有余辜,一刀杀了他太便宜了,刚才就该让桃花多给他几刀的。

    “小豆子,你在这看着房间里的人,他们都中了蒙汗药,别让火烧过来了。”

    “好,公子,小子一定会看好他们。”小豆子郑重地点头,抱着一把长刀就立在了楼梯口。

    一来到外面,阿九的心都凉了,火光之下,好多的匈奴兵。大燕的押粮兵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在强悍的匈奴兵面前,大燕兵就跟小鸡仔似的被单方面屠杀。有一战之力的也就徐其昌给的那十五个人。

    “退后,退后,都退到本侯身后来,徐猛,你带人顶在前头。”阿九当机立断,得把兵撤回来,不能让他们白白去送死,都死光了,哪怕他最后能把匈奴兵全收拾了,谁来押运粮草?

    身边的桃花已经抽出她的重刀杀了出去,阿九放了求救信号,然后气沉丹田使出烈阳神功,匈奴兵纷纷落马,尤其是前面的匈奴兵,被震得口鼻流血,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疼,想要爬起来却是没有力气,被惊了的马踩在脚底,死伤不少。

    “灭火,十人一队,背靠背杀敌。”阿九夺了匈奴一把弯刀,使了几下觉得不大趁手,便高喊一声,“枪来!”

    “侯爷接枪。”也不知是谁真的给阿九扔了一把黑杆长枪,阿九掂了掂重量,满意地勾了勾嘴角。

    有了趁手的武器,阿九犹如那出水蛟龙,枪出必见血,枪枪收割人命。

    所有人都被阿九强大的气场满身的杀意震撼了,震撼之后是狂喜,主将越厉害,他们活命的机会越大呀!更何况顾侯爷爱惜普通士兵,不像其他的主将那般把他们推出去当炮灰。

    还有那个叫桃花的小丫鬟,他们以后再也不敢小瞧了,明明是个纤弱女子,却舞着一把刀身比她腰还宽的重刀,刀出必伤人命,拦腰砍的,抹了脖子的,断胳膊少腿的,全都是她的杰作,这,太,太凶残了有没有?

    徐猛他们也是颇受冲击,他们是大将军手底下最强悍的小队,大将军派他们走这一趟他们没有什么不满,可让他们听候一个文弱书生的调遣,他们面上不说,心里是颇有微词的。

    现在他们可不敢有以前的想法了,哎呦,这顾侯爷瞧着文文弱弱的,原来却是个练家子,刚才那一下子是内家功夫吧,震得他都气血翻腾,真是好厉害啊!枪法也好,枪枪都挑在要害之处,杀人跟杀鸡似的,不,应该说杀人跟砍瓜似的,手都不带抖一下的,这得是杀了多少人才练就这般沉稳冷静?

    徐猛在顾侯爷的身上看到了他们大将军的影子,关键是顾侯爷才多大呀?听说还没不到弱冠之龄,还是个文状元!顾侯爷,您这么能干让我等武将怎么活?

    匈奴兵到底来了多少?这还在大燕境内,这么大股的匈奴兵来来去去,那边城是不是——阿九都不敢想下去了。他双手机械地挥着枪,满脑子都是杀杀杀,可前面的匈奴兵倒下了,后头又有新的匈奴兵补上来,好似怎么也杀不尽。

    “顾侯爷,您带人走吧!我们留在这挡着他们。”徐猛的心也在发凉,匈奴兵太多了,顾侯爷再厉害也总有力竭的时候,他们的人马太少,又都不是正规军,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与其都死在这里,还不如让顾侯爷带着一部分兵力撤走,粮草?既然注定要丢,那他就烧了也不能便宜匈奴兵。至于兵器,“顾侯爷您快走吧,把那几车药材带走。”兵器绝不能落在匈奴人手里。

    阿九心里十分明白,徐猛说的留下来挡着匈奴兵,那估计就是永远地留下了,这么多匈奴兵,他们才有区区十五个人,除了死战,他们如何挡得住?

    阿九心中悲怆,为这些悍不惧死的大燕儿郎们。可是他不能走,他才是主将,主将怎么能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呢?而且他舍不得这些粮草,这可都是大燕百姓的血汗哪!

    “不,本侯不走,再坚持一会,咱们的援军就能到了。”阿九大喊,他现在就寄希望那一万大军了,希望他们现在离此处很近,能看到他放出的求救信号。

    大家一听顾侯爷不会丢下他们逃走,还有援军,士气顿时大涨,每个人都好似吃了大力丸,浑身都增添了力量,“杀啊!多杀两个不亏,杀啊!援军马上就到了,撑住啊!”大燕士兵边喊边杀。

    小豆子也早就跑到阿九身旁,举着手中的刀不知疲倦地砍着,砍着马腿。他实在是太矮了。

    阿九这边的人仍是一个个倒下,阿九杀得眼睛都红了,他一个人挡着十多个人,哪里还能顾上去救别人?当小豆子也受伤的时候,阿九急得仰天长啸,战场上顿时刮起一股劲风,吹得人站不稳脚。阿九自己也踉跄了一步,嘴角缓缓流下一行血迹。

    “公子!”桃花看到有个匈奴兵从地上爬起来摇晃着要偷袭阿九,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想也不想手中的重刀就脱手而出,“噗”的一声插在那个匈奴兵的胸上,而匈奴兵的弯刀已经到了阿九的头上,把他的发髻挑散了。

    阿九稳住脚步猛一转身,一手握住刀柄,抬脚那偷袭之人踢飞出去,“桃花,我没事!”他把重刀递给桃花,发丝散在他的脸上,让他瞧上去像一尊杀神。

    “公子,您走吧!”桃花也哀求,匈奴兵太多了,他不想公子受伤。

    阿九摇头,“我不走,你走,你和小豆子走。”粮草是他押运的,人是他带出来的,哪怕战到只剩下一个人他也绝不会丢下他们自己走。

    “不,我不走,我要和公子一起。”桃花大声道。

    “既然不走那就杀吧,多杀一个是一个。”阿九说着有挥舞起了长枪。

    正杀得起劲,忽然匈奴兵的后头骚动起来,阿九眉心一动,大声喊:“援军到了!兄弟们再加把劲呀,咱们的援军到了。”

    阿九的话音刚落,另一道声音就响了起来,“兄弟们,我漠北的弟兄接你们来了!阿九,我来了!”这声音分明就是宁非。

    桃花高兴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公子您听,是宁非来了,是镇北将军亲自迎咱们来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阿九的脸上也露出舒心的笑容,手中的枪更快了,“兄弟们听到了吧,漠北的镇北将军亲自带兵接咱们了。”

    这一声镇北将军不亚于一针强心剂,麻木绝望的大燕兵顿时又有了无穷力量,他们知道自己不会死了,他们看到了活着的希望。

    宁非自接到阿九的书信就暗自算着他抵达的日期,这两天他没事就带着人出来,就是希望能迎到阿九。今晚他又睡不着了,索性起来点了两队人马出营巡察。走出十多里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求救信号,他便猜测到这是阿九到了。于是宁非拼命地打马飞奔,还好被他赶上了。

    宁非是真的磨砺出来了,他虽然只带了两队几十人马,但收拾起匈奴兵却是手到擒来。两面夹击之下,半个时辰后宁非就与阿九碰面了。

    “阿九,你来了啊!”宁非咧着嘴呲着一口大白牙笑得跟一朵狗尾巴花似的。

    阿九被眼前的宁非惊了一下,宁非长高了,比他高出大半个头去,他要看他得微微仰头。不仅高了,还装了,肩膀宽宽的,胳膊粗粗的,显得特别有力,前胸隆起,一瞧就知道是肌肉。天哪,也就一年没见,宁非就变成了魁梧型男。

    “宁非,不仅公子来了,我也来了呢!”桃花不满地道。

    宁非嘿嘿笑了两声,“小桃花你也来了呀!欢迎,欢迎!”嘴上说着,眼睛却已经看着阿九。

    “宁非哥,我也来了。”靠在桃花肩头的小豆子弱弱地道。

    “来就来呗!我都欢迎!”宁非依旧没别开视线看上一眼,那傻样子让阿九都不忍直视,转身朝驿站走,“有什么话还是先打扫了战场再说吧。”

    宁非见阿九走了这才如梦初醒,“对对对,打扫战场,马晓春,立刻带人打扫战场,安置伤员。”他瞬间变成了冷静指挥有序的将军。

    宁非跟着阿九进了房间,“阿九,你受伤了?我看看伤哪儿了?”宁非眼睛一凛就要来扯阿九的衣裳。

    阿九一把拍开他的手,没好气地道:“我没受伤。”

    宁非不相信,“满身的血怎么会没受伤呢?阿九你别不好意思了,大家都是男人嘛,我这里有上好的金疮药。”

    阿九后退一步,躲开宁非的爪子,他都要被宁非蠢哭了,满身是血就是受伤了吗?不带是别人的血吗?亏他还是上过战场的将军呢?怎么还这副蠢样?

    “公子身上都是别人的血,宁非哥,我才是真的受伤了呢。”小豆子在一旁眼红地提醒。

    宁非这才转头看向小豆子,笑了,“呦,这不是小豆子吗?长这么高了?跟着阿九这整个人都变得好看斯文了,啧啧啧,不错,不错。你受伤了?喏,金疮药,大牛你给他上点。”他随口指个一人。

    转过头又问阿九,“阿九啊,你真的没受伤?”

    “你希望我受伤?”阿九瞪了宁非一眼,这都问第三遍了,他这是多盼着他受伤啊?阿九看着宁非的目光可不善了。

    “哪能啊?”宁非连连摇头否认,“我这不是怕逞强,受了伤不好意思说吗?我这里有上好的金疮药。”他从怀里又掏出个瓷瓶显摆。

    他这是多怕自己的金疮药送不出去?阿九嘴角抽抽,“我没受伤,你听到了没?我一点伤都没受。”

    ------题外话------

    谢谢kritn的2颗钻石和eiinf3532e75的12朵花花

    和和写完今天的章节后看到有个妞说都是阿九帮宁非,巧不,今天就是宁非帮阿九——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