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43章 阿九押粮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说话算数,第二一早真的就吩咐小豆子送徐小三回家。到了大将军府里,小小的豆子一点都不怵,跟个小大人似的抱拳行礼,童音清脆,“徐大将军,小子奉我家公子之命送令公子归家,他已经改好听话了,您就别在打他了。”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公子让小子转告大将军您,一碗水要端平,教三公子的先生也该换换了,教了这么多年令公子连三字经都背不全,想来是个没本事的。大将军您家大业大人脉广,给令公子请个明白先生还不简单?”

    徐其昌的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垂头站在小豆子身后的儿子,心里可嫌弃了,年岁比人家大上一截,还比不上个小乞儿,真是——

    他和颜悦色地对小豆子道:“跟你们公子说,本官谢谢他了。”

    “好说。”小豆子一本正经地道:“那小子告退,就不打扰大将军与三公子共叙天伦了。”他昂首阔步往外走,一直走出大将军府爬上马车,他才塌下肩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哎呀妈呀,真是吓死我了。

    小豆子一走,徐小三立刻乖觉地往他爹面前一跪,“儿子知错,请爹责罚。”别的不说,就这跪姿就比以前规矩多了。

    “你起来吧。”徐其昌淡淡地道,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这个给阿九管教过的儿子,只觉得人还是那个人,精神面貌却整个都变了,他不得不承认还是顾九会调教人。

    “这次你也受到了教训,为父我就不罚你了,回去见见你姨娘,然后好生读书知道吗?”徐其昌的声音响起。

    “儿子知道了。”徐小三老实答道,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徐其昌见状道。

    “没,没事,儿子没什么话说。”徐小三犹豫再三仍是没有问出口。要是爹知道了他轻易就相信了别人的挑拨,估计会打死他的。

    徐小三回了芙蓉院,刘氏搂着他哭得那是一个伤心!嘴里还念叨着,“我儿怎么瘦成这样子了?一定吃了很多的苦,黑了心肝的这般磋磨我儿,早晚被天打雷劈。”

    “姨娘,我哪有瘦了,我这是身子结实了,你看,我都有肌肉了。”徐小三觉得他姨娘说话不大好听,但伏在姨娘温暖的怀抱里他却十分安心:姨娘怎么会不疼他呢?姨娘最疼的就是他,顾九一定是说错了。

    “你这个死孩子快吓死姨娘了,看你以后还淘气不?还说没瘦,你瞧瞧你身上哪还有肉?扬儿,你是大将军府上的公子,富富态态才好看,这几天你就留在姨娘院子里,姨娘给你好生补补。”絮絮叨叨着。

    徐小三头一回没觉得厌烦,乖乖地听着,嘴角慢慢翘了起来,越发肯定他是姨亲生的了。

    阿九跪在昭明帝身前,“圣上,臣请旨押送粮草赴漠北。”

    第二批粮草筹集完毕了,昭明帝正考虑让谁做押粮官,阿九主动站出来请旨了,这让昭明帝有些意外,“爱卿是文臣,这一路上可不太平呢。”

    阿九赤诚地道:“回圣上,臣不怕,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臣愿意替圣上分忧,恳请圣上给臣一次机会,臣保证把粮食安全送到漠北。”顿了一下他话锋一转,有些羞赧地道:“圣上也知臣精算学,其实臣在生财一道上也有些心得,臣还有些家底,便想着这一路也能多换些粮草,让漠北的将士多吃上几天。”

    昭明帝眼底暗芒闪过,脸上微微动容,“好,很好!顾爱卿是个好的!”他大加赞赏,嘴里念叨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若大臣人人都有爱卿这觉悟,我大燕朝何愁不昌盛!好,爱卿所请,朕准了!”

    昭明帝金口玉言,阿九立刻就成了押粮官。因感他忠义,除了押粮的将士,还从西山大营拨了一万人马给他,这意外之喜让阿九高兴极了。

    阿九在京中呆得好好的,为什么想去漠北呢?这说来还和宁非有些关系,他悄悄把张石都派进京了,求他给想想法子,能不能再给漠北弄点兵器?

    阿九自然是能的,他早就料到那三千把大刀不够用,早就令人多多锻造。只是运输却是个问题,毕竟这么多的兵器要是被人发现,到时候死人都是一户口本一户口本的。

    思来想去,阿九觉得亲自走一趟,所以他在昭明帝那里提前背书,他哪是想筹集粮草,不过是找个借口带上自己人好押运兵器罢了。

    阿九静静的坐在书房,桌上摊开的是大燕的地图,特别精准的地图,是桃树根据他所教的方法绘制的。他一遍一遍地看着,比对着,计算着,制定出最稳妥的行军路线。

    夜深人静,灯烛曝出个灯花,阿九回过神来,他收起地图出了书房,出了顾府,两刻钟后出现在徐其昌的书房外头。

    “谁?”徐其昌特别警觉。

    “是我!”阿九徐徐推开门进来。

    徐其昌也没有安歇,他面前的桌上摊放着的也是一张地图,“是你!这么晚了你有何事?”

    阿九伸手拉了把椅子坐下,“下官不是要押粮去漠北吗?来找大将军借些人手使使,本事好不好无所谓,最主要的是忠心嘴巴严实。”

    徐其昌瞳孔一缩,“你要做何?”目光灼灼地逼视着阿九。

    阿九嗤笑一声,懒洋洋地道:“不做何,就给宁非送点兵器,六千把大刀,一万张弓,十万支箭。”他一点都没想着隐瞒,全给徐其昌交了底。

    徐其昌目光一凛,嗖地站了起来,飞快地移至门边,打开门左右瞧了瞧动静,沉声喊:“徐小全,警戒,任何人不得靠近书房。”这才又折了回来。

    “你不要命了!这可是等同造反。”徐其昌压低声音怒视着阿九,这个顾九胆子怎么这般大,他这个大将军都不敢私运兵器,他一个入朝还不满半年的新人却弄了这般多的兵器,该说他是初出牛犊不怕虎,还是该说他是作死呢?他自个作死不要紧,还牵连上他儿子,现在还想把自己也拉下水,真是,胆大妄为!

    阿九却勾起唇角,无比讽刺地道:“我要不要命不要紧,我只知道没这批兵器你儿子就难活命。徐大将军,你不会指着工部那堆破铜烂铁吧?”这也怪不了人家工部,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呢,不是他们的技术不行,而是锻造兵器最费银子,银子不到位,没有原材料,他们拿什么锻造?

    “徐大将军,休要说别的,你就说这人你是借还是不借?”阿九直视着徐其昌,懒得再跟他多费唇舌,大半夜的他该回去睡了,明儿一早就得出发了。

    “借!”徐其昌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憋屈极了。

    “那好,明儿让人直接到我府上来。”阿九扔下这句话就毫不留恋地走了出去,待徐其昌追出去他早就消失在黑夜中了。

    阿九回到府里刚脱了鞋子准备上床睡觉,室内响起了声音,“公子,我也要跟您一起去。”

    阿九没防备被吓了一大跳,他捂着受惊的小心肝,哀嚎,“祖宗,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跑我房里做什么?”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桃花自暗处走出来点亮桌上的灯,“反正我不管,大和尚说过的,您去哪我都得跟着。”她撅着嘴巴看着阿九。

    阿九扶额,“祖宗,我什么时候说不带你了?乖,回去睡觉,什么事明早再说。”他的生物钟早就亮起了红灯,他现在极度渴望与枕头被子谈一场缠绵的恋爱。

    桃花的眼睛顿时亮了,“太好了!公子您快歇着吧!我去收拾东西。”

    阿九摆摆手示意她赶紧走,他已经困得连话都不想说了。

    第二日一早,阿九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桃花已经精神十足地蹦跶过来了,她身上穿着利索的出门衣裳,“公子,我都已经收拾好了,吃的喝的用的还有药材一样都不缺,全都装在阿贝那辆车上。”

    阿贝?阿九往院子里一瞅,一辆驴车一辆马车停在那里,明白了,桃花终于承认那匹马叫阿贝了?真是难得啊!

    此刻小豆子正坐在阿贝那辆车的车辕上,一脸紧张又期待的望着阿九,生怕不带他去似的。

    再瞧桃夭和舒伯,虽然没说话,但身上也换好了出行的衣裳。

    阿九头疼啊,“桃花和小豆子去就去吧,桃夭跟舒伯留在府里看家。”他刚说完这句话就看到小豆子整张脸都亮了,而桃夭和舒伯则一脸的失望。

    “舒伯,我这才去漠北可不是游山玩水,路上得全速赶路,你年纪大了,身子骨受不住。桃夭,你也得留下,你比桃花稳重,我还有重要事交给你,你进来我交代你几句。”阿九对着桃夭招手。

    桃夭一听,眼睛也亮了,她是想跟在公子身边不假,她一直想帮公子做事来着,可端茶倒水做衣裳她根本就比不上桃花,这次公子押粮去漠北,一路上肯定不太平,她的一身武功自然就能派上用场了。

    不过既然公子需要她留下有更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她自然是万分惊喜的!嘻嘻,公子说她比桃花稳重呢。

    徐其昌的人也到了,十五个人,全是眼冒精光太阳穴鼓鼓的高手。

    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出发了。

    阿九并没和大军一起走,他让一万大军携带部分粮草先走,他和徐其昌的人押运着粮草跟在后头。徐其昌的这十五个人阿九对外的解释是花银子雇来的江湖高手,大家倒也没有怀疑。

    众目睽睽之下阿九爬上驴车,他们的嘴角都忍不住抽了,顾侯爷啊,您即便是不会骑马,那也整辆马车做呀!驴车,瞧着怎么有些辣眼睛呢?大家对阿九押粮还带着个丫鬟也是颇有微词的,不过在见识了桃花刀劈山贼之后,他们全都集体闭了嘴。

    阿九坐在车内不无得意地对桃花道:“瞧见没,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放屁!”

    桃花欢快的笑,嘴上还不忘挑刺,“公子您又说粗话了,大和尚知道了肯定又要罚您抄书。”

    “他不是不知道吗?他要是知道了肯定是你告的状,小桃花你要是敢吃里扒外,公子我就断了你的零嘴。”阿九森森地威胁着。

    “哎呀,人家不敢啦。”桃花咯咯地笑着,往自己嘴里扔了一颗蜜饯,又塞了一颗到阿宝嘴里。

    “哼,谅你也不敢!”阿九的眼底也浮上笑意。

    “公子,凤凰回来了。”桃花坐在车辕上,最先看到飞在头顶的凤凰。

    阿九拉开车帘把手伸了出去,凤凰啾的一声就落在阿九的手上。阿九抚摸着凤凰的小秃脑袋,“信有没有送到宁非哥哥手里呀?”他从凤凰的细腿上解下竹筒倒出密信,一目十行看完就毁掉了,“凤凰可真能干!喏,这是公子赏你的好吃的。”他摸出一只小碟子,上头放着谷粒坚果草籽之类。

    凤凰啾啾叫了两声便低头吃起了东西,阿九把碟子放在驴车一角让凤凰自个吃去,他想着宁非回信上说的内容,陷入了沉思。

    如此走了三天,阿九来到一处码头,众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呢,就见一个江湖中人打扮的年轻男子带着两个随从大步走来,对着阿九一抱拳,“阿九公子,别来无恙啊!”

    阿九回礼,“封少侠,这回要麻烦你了。”

    来人赫然是漕帮的大长老之子封霈,他深深地看了阿九一眼,恭敬地道:“阿九公子言重了,能帮上您的忙是封某的荣幸。”他看了阿九身后的车队一眼,又道:“船只都准备好了,请公子上船吧。”

    阿九点点头,手一挥,“上船。”

    看到排满江面的上百艘船,众人真是喜出望外。走水路比走陆路要快多了,还轻松不累人,最重要的是安全。真没想到顾侯爷还有这番能耐,居然认识漕帮的人。要知道朝廷都差不动漕帮的人呢。

    众人喜气洋洋齐心协力把粮草搬上船,阿九登上最大的那艘船,连阿宝和阿贝两辆车也弄了上去。最后一数,一共用了一百零三艘船。

    封霈在大船上升起漕帮的标志旗,站在甲板上看着茫茫的水面对阿九道:“公子放心,这是漕帮的船,没有水匪敢劫的,顶多两天,封某就能把您送过去。”

    在陆路上走最少也得七八天,可走水路却只需要两天,这就是差距啊!阿九觉得他们都能走到大军前头去。

    阿九点点头,“船资——”

    他才刚提了个头就被封霈打断了,“公子您这是羞封某呢,您对封某恩同再造,封某帮您点小忙,还提什么船资?不瞒公子,这些船都是我名下能调动的,公子您随便差遣。”

    阿九看着封霈诚恳的双眸,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这次就多谢你了!以后你若有事可以去京中找我,忠义侯顾九,一打听就知道。”

    封霈心中一惊,原来阿九公子是位侯爷!他的态度更恭敬了,“是,公子,封某记下了。”

    阿九一笑,便回了舱房。封霈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他是个聪明人自然瞧出阿九让他帮着运的都是粮草,再结合他要运的目的地,他便猜出这是运往漠北的粮草,他只是没想到来历神秘武功莫测的公子九居然是朝廷中人,他之前还以为公子九是帮官府一个忙呢。

    “少爷,他们都是朝廷中人啊!咱们帮着朝廷运粮草,若是被帮主知道了——”封霈的随从脸上带着担忧。

    封霈抬手止住了他的话,“你不用说了,这一趟我是必须要运的,不仅要运,而且还得保证安全运到。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我只知道我的命是他救的,没有他救我,我早就死在外头了,江湖儿女要知恩图报,要是我爹或是帮主那里怪罪下来,我一力承担。”

    顿了一下他又道:“你去告诫这次跟着出来的人,嘴角闭紧了,一个字都不许往外透漏,否则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随从心中一凛,“是,少爷,属下懂了。”

    “封少侠,请你吃蜜饯。”是桃花笑着跑过来,“你尝尝,可甜了。”

    封霈瞧着被塞进手里的一碟子蜜饯,哑然失笑,他一个大男人吃什么蜜饯?不过他仍是道谢,“多谢桃花姑娘。”

    桃花摆摆手,蹦蹦跳跳地回去了。

    封霈看着她的背影,又低头看着手中的蜜饯,想了想,捡起一颗扔进嘴里,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还真甜啊!不过再细品品,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难吃!

    ------题外话------

    谢谢淡书无意v看花看酒看月娘的60多朵鲜花,谢谢亲爱的隔三差五的礼物!和和很感动。

    和和的社保卡丢了,还得补办,好麻烦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