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41章 不顺的一天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将军,将军。”受伤颇重的苗易将军听到宁非隐含激动的声音慢慢抬起头。

    “将军,属下告诉您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宁非一直冲到床前才刹住脚步。

    “什么天大的好消息?”苗易唇边含笑,“瞧你,都是副将了还毛毛糙糙的,这里幸亏没有外人。”

    宁非的目光触及苗将军不能动弹的双腿,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浅了,心里也没那么高兴了。

    苗将军一眼看穿了宁非的心思,笑着道:“不是有好消息的吗?快说说,让我也沾沾喜气。”

    宁非这才道:“将军,我不是孤儿,我有爹娘,您一定不知道我爹是谁?徐大将军,将军,我爹居然是徐大将军,我是他流落在外的嫡长子,想不到吧?我居然是将军之子。”就是现在他都还觉得是做梦。

    苗将军一怔,然后笑了,“难怪我老觉得你长得像徐大将军,没想到真是亲父子。”他想起自己曾经的怀疑,上回进京还特意把宁非喊过去想要给徐大将军瞧瞧,可惜徐大将军不在府里没见着。若是当初见着了,宁非是不是就能早些认祖归宗了?

    “将军认识我爹?我跟他长得很像?”宁非睁大眼睛热切的看着苗将军。

    苗将军唇边的笑意更深了,他注视着宁非那双与徐大将军如出一撤的星眸,道:“像!很像!”他与徐大将军何止是认识,没有徐大将军就没有他的今日,大将军于他有知遇之恩。想起过往,苗将军的脸上带着几分激动。

    “真的呀?那将军您与我讲讲我爹吧!”宁非兴高采烈,一口一个我爹叫得可亲了。

    倒不是他势力,而是他相信阿九,既然阿九希望他回去认祖归宗,那就表明这个人还行。

    阿九在信上虽然没有明说,但从字里行间宁非还是看出了他的意思,他想象着阿九坐在轮椅上一脸嫌弃地碎碎念:这可是根粗大腿,你可机灵点,上心点,抱住了!他是大将军,圣上的心腹,手里的资源大把大把的,随便漏一点都让你少奋斗十年。漠北与匈奴正在开战,有他杵在京中你就没有后顾之忧。别觉得你是他儿子,他会为你尽心尽力,他的儿子可不止你一个,你又不是在他身边长大的,能有什么感情?嘴巴甜点,眼头活泛点,再是亲爹也得哄,懂吗?

    宁非表示哄人这活儿他会,而且还挺娴熟的,这不,还没见到人就一口一个我爹叫上了,他已经决定一会回屋就给他爹写一封来自灵魂深处的书信,绝不会让阿九失望。

    宁非向苗将军打听他爹的事情,从中判断他爹的性格喜好,脑中思索着一会书信上的内容措词。

    苗将军和宁非一个说得认真,一个听得认真,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等宁非回过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落日的余晖从窗户射入,形成一道粗粗的光带。

    “将军,都是属下不好打扰您休息了。”宁非不好意思的摸着头内疚地望着床上重伤的苗将军。

    苗将军却笑着摇头,“打扰什么?我这一天到晚躺着也没个事做,我还要谢谢你来陪我说话呢。”顿了一下他又道:“宁非啊,我现在伤成这样,也上不了战场了,漠北我怕是不能呆了,我一走朝廷肯定会另派将领过来,你们——”他有些说不下去。

    若不是实在迫不得已,谁愿意把自己的嫡系交予别人手上?这些人可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啊!在他们身上他花了多少心血?他不怕交出军权,但他怕别人糟蹋他的兵,轻轻易易就把他们推向战场做了炮灰。军中排除异己大多用这样的手段,他见得多了。

    宁非这才猛地想起阿九信上还说了一事,他脸上带着愧疚,期期艾艾地道:“将军,属下还有一事忘了给您说。阿九说圣上升了我的官职,让我当什么镇北将军,漠北不会再另派将领过来了,圣旨明天就能到了。将军,我——”他觉得很对不起苗将军。

    苗将军却面露喜色,打断宁非的话,“要是这样就太好了!”他用眼神止住想要开口说话的宁非,认真对他说道:“宁非,我宁愿漠北的守将是你!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你没有对不起我,不是你也会是别人,相较于别人,我宁愿你来做这个守将。这些日子你也磨砺出来了,足够独挡一面了。你也不用担心我,回了京城圣上不会亏待我的,你要是还念着我的好,那就好好守着漠北,把匈奴赶回去,一定要守住漠北啊!”

    “将军您放心,属下一定会的。”宁非心里很不是滋味,却郑重其事地跟苗将军承诺。

    “这样我就放心了。”苗将军眼底都是欣慰,他看着宁非,非常庆幸,幸亏还有宁非,不然漠北交到谁的手上他都不能放心。虎父无犬子,即便是在民间长大,大鹏鸟依然是大鹏鸟!他现在都迫切的想要看到宁非绽放出自己的光芒。

    宁非从御书房出来,面上虽淡淡的,其实心里可不高兴了,圣上这又是抽什么疯?有事没事就把他拎到跟前,关键是很多时候压根就没什么事,圣上只是让他伺候笔墨,短短五天他都已经给圣上磨了六回墨了。

    他不过是个六品小主事,即便身上有个忠义侯的爵位,也只是空有名头领些俸禄,其实是没有实权的。圣上这样不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吗?几位阁老看他的目光已经不善了,还有都察院的御史们,恨不得能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佞臣。佞臣都还是好的呢,他们目光不屑,透出的意思明明在说他是弄臣!

    哎!明明人家靠的是才华,却被人冤枉是靠脸,这感觉搁谁身上谁知道。

    伴君如伴虎,真是一句至理名言哪!阿九现在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该辞官归隐了,不过这想法也只是想一想,毕竟漠北战事未了,毕竟他还得在京城混,没了官身圣宠那些不长眼的还不得烦死他?

    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阿九看来,人在朝堂,更是不由己身。

    走下汉白玉铺就的台阶,迎面走来两个少年,其中一个是阿九见过一面的程三,另一人的相貌与他有三分相信,估摸着也是一位皇子,就是不知排行第几?

    “顾大人这是出宫?真是巧啊!没想到再次相见顾大人已如此被父皇看重。”三皇子一副熟人相见的模样。

    阿九心中道了声晦气,垂目立于路边,“见过两位皇子。”并不接三皇子递过来的话头。

    三皇子好脾气地笑笑,一点都不气恼,“顾大人的才学本殿下可佩服了,不知可有空讨教一二。”

    “三皇子言重了,萤光怎可与月争辉?皇子们的课业都是太傅少傅各位鸿儒大人们所授,自然比下官高明多了。”阿九面无表情道,一点都没有因三皇子话中透出的亲昵而高兴。这倒让旁边那人多看了阿九一眼。

    “顾大人真是太谦虚了!”三皇子并未多做纠缠,丢下这一句话便越过阿九朝着御书房走去。

    “三弟与顾九有旧?”与三皇子走在一起的二皇子瞧着阿九的背影,若有所思。

    三皇子道:“有旧倒谈不上,不过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

    二皇子听了便丢到一边了,不过是个初初入朝的新人,仗着生得好看又有几分小聪明得了父皇的青眼,这样的人多了去了,不过能爬到高处的寥寥无几,他不用放在心上。

    阿九对二皇子和三皇子都没啥好感,一个目光跟锥子似的瞧得人不舒服,一个笑眯眯的时刻打着坏主意,真是皇家出品,就没有好人。这些皇子,阿九是有多远躲多远,一个都不想沾染。

    不知是出门忘看黄历了,还是最近忘给佛祖上香了,阿九今天特别不顺。一大早被昭明帝拎御书房站班,出了御书房遇到俩大瘟神,现在走半道上又听到一个嚣张且熟悉的声音,“小爷府里正好缺了一个唱小曲的丫头,跟小爷回府得了。知道小爷府上哪里吗?说出来吓死你,大将军府知道不?小爷便是大将军府的三公子。至于这个老家伙,二狗子,给他十两银子让他滚蛋,小爷瞧中他闺女了。”

    这熟悉的腔调一入耳,阿九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不是徐小三吗?又出来为祸人间了?徐其昌也真是的,这样的儿子教不好就关府里一辈子,疯狗怎么能放出来呢,还有没有点公德心了?

    徐小三当街强抢民女阿九本来是不打算管的,毕竟养不教父之过,徐小三跟他又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可谁让徐小三手贱把卖唱老头给推倒了,好巧不巧正砸在阿九家的宝驴身上,把阿宝砸得嗷地嚎了一嗓子。这下阿九不乐意了,要知道阿宝可是桃花的心头爱宠,就这么给徐小三砸了怎么也得讨点赔偿给阿宝买点好料压压惊吧?

    “马三,他们撞了本大人的驴,跟他们要银子。”阿九坐在驴车里吩咐。

    马三没有迟疑便按着阿九的吩咐去做。

    徐小三听了眼前这貌不惊人的车夫的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问小爷要银子?砸着你家的毛驴了?哈哈哈,小爷没有听错吧?不过是一头畜生,还想讹诈小爷的银子,我看你是不想好了吧?活腻歪了?小爷不介意成全你!”撸起袖子就要打马三。

    “我看你才是畜生吧?我家阿宝能拉车驮物,你活着除了浪费粮食还会做什么?”阿九从掀开车帘,“徐小三,跪祠堂的滋味舒服吗?你爹怎么就把你这头畜生放出来了,强抢民女,你还真有出息。”阿九一脸鄙夷。

    “怎么是你?”徐小三瞧见阿九的脸,脸色顿时就变了,整个人都慌了,眼睛四下乱瞟,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却又顾忌着当着奴才的面丢了面子,仗着人多,色厉内荏地嚷道:“你现在可不是我大哥,小爷的闲事是你能管的?不要管小爷的闲事。”

    阿九嗤笑一声,对着徐小三勾勾手指,“过来!”他连他爹的闲事都管了,还管不了他这小崽子的闲事吗?

    “干什么?我不去。”徐小三戒备地朝后退了一大步。

    阿九懒得跟他废话,手一扬,鞭子自车窗飞出缠上徐小三的胳膊直接把他拽了过来,“马三,走了。”阿九吩咐马山赶车。

    “三公子。”跟着徐小三出来的家仆一见主子被人抓走了,可吓坏了,跑着上前来救。

    “别跟过来。”阿九倒也没把他们怎么样,他只是从车窗伸出他玉般莹白的手,直接掐住徐小三的脖子,徐小三被掐得直翻白眼,眼瞅着就要断气。

    家仆见状不敢继续上前,任由着他们主子被吊在车外扬长而去。

    “走,快回去禀报二夫人。”

    “禀报二夫人有什么用?还是禀报大将军吧。”

    他们虽然知道这事捅到大将军那里他们谁也落不着好,可即便被罚打板子总比丢了性命强吧?

    徐小三开始还叫喊,被阿九掐了那么一下子彻底老实了,他被吊得全身都疼,眼泪鼻涕一起流,却不敢哭喊出声,他怕这个顾九真的杀了他。

    阿九回到府里,直接把徐小三扔给了小豆子,“把他刷干净!”

    “公子,这谁呀?”小豆子十分嫌弃地问,他还没认出来是谁呢。

    “皇觉寺跟你起冲突那货。”阿九掸了掸身上的锦袍道。

    “是他呀!公子您怎么把他又弄来了?他不是徐大将军的公子吗?”小豆子有些诧异,桃花姐姐早说过公子有仇当场就报,过后从不找后账。上回的事不早就了结了吗?

    阿九急着去换衣裳,匆匆说道:“这货不学好,当街强抢民女,还碰着咱家阿宝了。”走出两步又回头交代:“刷干净后找件衣裳给他穿,再找点事情给他做,总不好就让他饿着,哦,还有,让你桃花姐姐去大将军府一趟,跟徐大将军说他儿子在咱家,得罪了公子我,我出完气过两天就给他送回去。”

    “哎,知道了。”小豆子高兴的应道,拎起徐小三就走了。

    ------题外话------

    谢谢玲儿与志的9朵花花,谢谢白衣莲华的10朵花花,谢谢weixinfc353c2e75 的18朵花花,谢谢亲爱的们的评论和票票。

    心血来潮登陆以前的qq,新郎邮箱,博客,结果全都上不去了,和和郁闷啊,一直郁闷到现在,怎么办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