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36章 阿九胜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母妃,您怎么来了?”英王世子看到被人搀扶着的英王妃,大吃了一惊,慌忙小跑过来,先是摸了摸她穿的衣裳,又摸了摸她的手,感觉温热才放心,“这天儿咋寒还暖,您一定要保重身体。”

    英王妃欣慰地望着儿子,英王府里叫她母妃的男丁就有十一个,可她亲生的就只有眼前这一个。

    “不用担心,我穿得厚着呢。”英王妃安慰着儿子,“你父王呢?”

    听母妃问起父王,英王世子一脸苦涩,“父王在内室,睡觉。”英王爷气走的时候是这样说的,至于睡没睡谁知道,“母妃,儿子扶您进屋。”

    英王妃却笑着抽回了手,“我就不进屋了,这经念得真好,木鱼也敲得好听,你给我搬把椅子,我就坐在这外头听,多少年都没听过了。”她的脸上带着伤感和怀念。

    “母妃,外头冷,您跟着儿子进屋听吧。”英王世子有些为难,试图把英王妃劝进屋。

    英王妃笑着摆手,“不冷,今儿天好有太阳,我呀就喜欢这外头,敞亮。”

    英王世子闻言有些愧疚,他母妃都已经多少年没出院子了?心中一热,道:“母妃,儿子陪您在外头听。”

    “好,我儿孝顺。”英王妃笑得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英王世子心中就更内疚了。

    母子两个坐在院子里头,英王妃靠在椅背上眯缝着眼睛,嘴角一抹恬淡的笑容,好似睡过去一般。英王世子紧挨着他的母妃,木鱼声声中,他好似回到了儿时依偎在母妃身旁的时光。

    已经暮色四合,英王爷望着坐在院子里的老妻,犹如一只困兽,“来人,把姓顾的小子给本王叉出去!”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和尚,尤其是长得好看的和尚。他的老妻多少年没与他说一句话了?多少年没出院子了?现在居然跑出来听姓顾的念经了,还离得那么近,气死他了。

    更让英王爷生气的是,姓顾的小子敲木鱼念经不仅招来了他的王妃,他后院的女人都跑来了,有的发呆,有的怔怔流泪,甚至还有人双手合什跪在地上。

    人倒是来了,府里的侍卫首领和管家都来了,可没一个敢听命去叉人的,不说顾侯爷是奉旨,没看到禁军一个个虎视眈眈着吗?你往前一步试试?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姓顾的欺人太甚!本王,本王找圣上评理去。”英王爷没法,一跺脚进宫去告状去了,他压根都忘了他是不占理的那一个。

    宫门已经下了钥匙,可英王爷是谁呀?他是当今圣上的亲叔叔,先帝爷的亲弟弟。先帝临去前都不放心拉着圣上的手反复嘱咐要他照顾好这位皇叔,自然是有特权自由进出皇宫了,这也是英王爷头一回用先帝给的令牌进宫。

    “大侄子,你可得为皇叔做主啊!”英王爷一路嚎着到了御书房。

    昭明帝一听到英王爷的声音头上的青筋就跳个不停,吩咐福喜,“快出去看看。”自打他登基他就成了英王叔嘴里的大侄子,可他明明排行第七好不?

    英王爷见福喜出来,更加不客气,“福喜啊,我大侄子在里面吧,不用你迎,我自个进去就行。”自来熟地越过福喜就进去了。

    “大侄子,你可要为皇叔我做主啊!”英王爷一进御书房就扑在了地上。

    昭明帝的眉头皱得死紧,“快扶皇叔起来。”这市井作派几十年如一日,以前是对着他父皇,现在是对着他,“皇叔这么晚进宫,是受了什么委屈?”昭明帝明知故问。

    英王爷被小太监搀扶起来坐在凳子上,“大侄子,是那个顾九,他欺人太甚。”

    “哦?顾九都做了什么?”昭明帝扬了扬眉,也有些好奇。

    英王爷道:“那可恶的小儿跑臣王府敲木鱼念经,挑拨的王妃跟臣吵架,王妃跟臣一辈子没红过脸,如此老了老了却为个小儿要跟臣和离。他蛊惑得臣后院女眷都不安守本分,不吃饭不梳洗,全跑出来巴巴盯着他看。臣那小儿子才十八。尚未娶妻,吵着闹着要出家。他闹得臣府上鸡犬不宁,大侄子,你可得替皇叔做主呀!”他一脸悲愤又委屈。

    后院其他的女眷他可以不在意,可那是他的王妃,他明媒正娶的王妃,他哪怕再荒唐对她也是敬重有加,可这一辈子都过来了,王妃却跟他说和离,可伤了他一颗老心了。这一切都是顾九那小白脸蛊惑的。

    昭明帝听了心中大吃一惊,脸上虽不动声色,心情却十分愉悦。向来都是皇叔胡搅蛮缠,还从没有一个人能让皇叔吃亏,顾爱卿真是太能干了!

    “哦?敲木鱼?念经?还有这事?顾爱卿可真是太不应该,朕定要重重罚他。”昭明帝沉着脸好似很生气,随后话锋一转,“皇叔,无缘无故的顾爱卿怎么去你府上?”,

    英王爷表情一滞,继续哭诉道:“大侄子啊,顾九到皇叔府上讨欠银,不给银子就不走,这哪是朝廷命官?简直是市井无赖!有辱斯文哪!大侄子你还封他为忠义侯,就应该扒了他的官身撵出朝堂。就那么几两银子他就敢去逼迫皇叔,黄家那小子也不是个好的,还领着禁军去帮他,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吓煞皇叔了。”

    昭明帝都要被英王爷的话气乐了,“几两银子?皇叔还真敢说,一百二十万两银子是几两银子吗?皇叔从国库借这么多银子是不是不想还了?”

    “国库的银子还不都是咱老穆家的?皇叔我借点使使怎么了?一百二十万两银子对别人来说是个大数目,可对大侄子你来说不就是几两银子吗?大侄子你家大业大的,救济你穷皇叔一二怎么了?皇兄临去还让你照顾我呢。”英王爷被拆穿也不气恼,反倒十分理直气壮。

    昭明帝气得说不出话来,家大业大?他怎么就没看到家底都空了呢?怎么就没看到他的辛苦呢?这还是亲皇叔,不帮助自己分忧,反倒处处添麻烦。连他都只想着占便宜,光他一个人撑着老穆家的江山,又能撑多久呢?

    昭明帝直觉得胸中有一股郁气,怎么也出不来,憋得他直咳嗽。

    福喜赶紧端茶奉上,“圣上息怒,息怒啊!快喝口茶顺顺气!”一边扭头对英王爷道:“王爷您也少说两句吧,圣上都忙了一天了,晚膳都还没来及吃呢。”

    昭明帝喝过了茶才觉得胸口舒服了一点,他端着脸道:“皇叔不用再说了,顾爱卿是奉了朕的旨意催讨欠银的,作为皇室中人,你难道是要拖朕的后腿吗?漠北正值用兵之际,皇叔可明白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回去吧!”

    英王爷却不愿意走,一屁股坐在地上,跟个市井泼妇似的,“大侄子啊,你这不是要逼死皇叔吗?皇叔穷啊,府里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大侄子,你就再宽宥皇叔两年吧?”

    英王爷是真的哭,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昭明帝的心被堵得满满的,这成何体统?他老穆家是作了多大的孽才会有这样的子孙?要是换个人敢这样在他跟前哭,昭明帝早让人把他拉出去砍了。可这是他的皇叔,亲皇叔!又是一把年纪了,他能有什么法子?总不能真的推出去斩了?昭明帝只觉得脑门子抽抽地疼。

    “皇兄啊,人走茶凉,您才走多久大侄子就忘了您的话,皇兄啊,皇弟可怜,皇弟没用啊,没有您护着皇弟的日子苦啊!皇兄,您怎么不把皇弟一块带走呢?”英王爷又开始哭先帝了,一边哭一边还能清楚地诉说,还不忘从指缝偷看他大侄子的脸色。

    “够了!”昭明帝猛一拍桌子,等着英王爷咬牙切齿地道:“没有银子?英王府的皇庄铺子都是捡最好的拨的,怎么会没有银子?都被皇叔败光了?没有银子就卖铺子凑,凑不齐就把你后院那些乱七八糟的歌妓舞姬卖几个。朕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总之一百二十万了的银子一个子都不能少!明天是最后一天,朕金口玉言,皇叔难不成还指望朕自打脸收回成命?什么后果皇叔好好想想吧!福喜,送英王爷出宫。”

    英王爷的哭诉被圣上的一声大喝惊得戛然而止,就好比那公鸡被人掐住了脖颈。他被圣上这从未有过的疾言厉色吓住了,老眼眨巴了两下,都没来及想下一步对策,就被福喜指着两个小太监架起来往外拖了,“英王爷,圣上都发话了,老奴送您出宫。哎呦哎,这有台阶,您走稳当点。”

    等英王爷昏头昏脑回到英王府天已经完全黑下来,阿九仍坐在院子中央念经敲木鱼,他的脊梁挺直,身形都没有变动一下。

    “父王,您回来了。”英王世子忙搀扶住他。

    “老子壮着呢,不用你扶。”英王爷一瞧见阿九就忍不住肝火上升,他把在御书房受的委屈全归在阿九身上,“敲!本王让你再敲!”他上前就想去踢阿九,他想的很好,他是当朝皇叔,堂堂亲王,踢你几下怎么了?难不成你还敢踢回来?

    可跟在他身边的英王世子能让他踢吗?这不是结仇吗?父王只想着自己痛快了,怎么就不为他们这些后辈想想?“父王您慢着点,小心摔了,还是儿子扶您吧!”也不管他父王的嫌弃叫骂,死死地扶住他的胳膊不放。

    英王妃不乐意了,沉着脸怒道:“世子你放手,让他作,什么时候这一府的人被他作死了他就高兴了。”她一瞧他那样就知道是在宫里没讨着好,哼,有本事你朝圣上使去,骂我儿子干什么?英王妃可护短了。

    英王世子真的就放开了手,“父王,您慢着点,别磕着碰着了。”

    英王爷心里不耐烦,刚要骂儿子咒他,一对上英王妃的幽深的目光,没来由的心中一虚,反倒怂了,嘴里嘟囔着,“本王什么时候作了?还不是你这个老婆子成天不理我?”你都不理我还不许本王骂儿子出出气吗?

    英王妃见他那样,冷哼了一声,转头就吩咐儿子,“世子,把你父王欠的银子给顾侯爷结清楚。”顿了一下又道:“给一百二十一万两。”也不知这老不死的都买了什么金人玉人,怎么就糟蹋了这么多银子。

    “错了,是一百二十万两。”英王爷又跳了起来。给就给吧,只要王妃不提和离就行。之前可把他吓坏了,这个老婆子,气性这般大,都是他年轻时的错了还总抓着不放,跟他闹了一辈子的别扭。

    英王妃狠狠剜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没错,就是一百二十一万两,顾侯爷给老身念了一天的经了,多出来的一万两是老身捐给佛祖的香油钱,你有意见?”

    “没,没意见。”英王爷讪笑着,“一万两是不是少了点?本王那里还有点私房银子,要不都拿给王妃?”他腆着脸道。

    “谁要你的银子。”英王妃看都不看他一眼,让英王爷十分失望。

    有英王妃坐镇,阿九很快拿到了一百二十万两欠银,啊不,是一百二十一万两。阿九还以为欠银明天才能拿到呢,毕竟这么大的数目。他不知道这银子英王世子昨天就准备好了,顾忌着英王爷不敢擅自交出去罢了。

    阿九对英王妃的印象可好了,觉得这真是个可爱的老太太,于是他从手腕上褪下一串佛珠,“这串佛珠下官自小就带着,极有佛性,就送与王妃吧,希望能庇佑王妃身体康泰长命百岁,等有空下官再来为您念经。”

    英王妃很是欢喜,看着阿九的目光特别慈爱,跟看自家孙子没什么两样,“顾侯爷客气了,老身就偏了你的东西了。”

    佛珠入手,她微微一惊,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呀!这样的好东西都舍得送出手,英王妃对阿九的印象就更好了。“侯爷的经念得好,木鱼也敲得好,有空你就常来,谁要是敢为难你,你就找老身给你做主。”还不忘狠狠剜了某人一眼,把某人憋屈的呀,就别提了!

    这么粗的大腿送到眼前,阿九自然不会错过,“多谢王妃,下官是小辈,王妃您就唤下官一声阿九吧!以后有何差遣你吩咐阿九一声就行。”

    “阿九!真是个好后生!”英王妃被哄得眉开眼笑,忙喊儿子,“这么晚了,阿九还没用饭,世子,让厨房整治几样拿手的你陪着阿九喝一杯。”

    这待遇哟,不仅让英王爷嫉妒地眼红,就连充当打手的大内统领黄奎元都忍不住眼热。怎么说他也是大内统领,圣上身边的红人吧?这么大一个戳在这里,英王妃的眼眶得有多大才看不见他呀?

    阿九婉拒,“今儿就不留了,阿九还得去圣上那交差呢,待过两日闲了,阿九一定到府上来叨唠。”交差是借口,都这么晚了,皇宫哪还进的去?他不过是不想再刺激英王爷了,瞧他那狰狞的面孔,谁知道这老混蛋会不会在菜里下毒?

    英王妃便没有强留,“世子,快送送阿九和黄大人。”这回她总算是想起黄奎元了。

    待阿九一行离去,英王爷装模作样地蹭到王妃身边,瞅着她腕上的佛珠可碍眼了,嘀咕着,“什么破玩意,王妃你要是喜欢,本王明儿就帮你寻好的,金丝楠木的,沉香木的,什么样都行。”

    英王妃斜了他一眼,“破玩意?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戴在手腕上,凝神静气,连喘气都轻松许多。还破玩意?他那什么眼光?几十年如一日地没有半点长进,不然那后院怎么尽是蛇蝎小白花之流。

    英王妃都懒得跟他废话了,扶着丫鬟的手回院子了,留下英王爷一个人在原地犯嘀咕:难道他的眼光真的很差?

    ------题外话------

    谢谢书城亲爱的打赏,也不知道和和在这里说,书城的亲能不能看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