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133章阿九受封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太监来到户部宣了圣上传阿九的口谕,户部的官员都惊呆了,一个才入朝的六品小主事,何其有幸能蒙圣上召见?许多三四品的官员都没有如此殊荣。

    阿九却镇定从容,清雅而有礼地微一点头,“还请公公头前领路。”这态度一下子就赢得了宣旨太监的好感。

    阿九跟着宣旨太监走后,户部就炸开了锅。阿九一进户部就在库房看账册,许多人甚至都没和他碰过面,他们哪里能想到才入官场的菜鸟这般受圣上看重,飞黄腾达是一定的了。心中暗暗后悔没提早跟阿九打好关系,锦上添花哪里比得上雪中送炭?

    当然其中最后悔的还要数葛主事,他不仅后悔,还非常担心,担心阿九得势后会报复他。

    要说高兴的除了侍中季滔就要数得了阿九好处的杂役们了,他们对这位出手豪爽的年轻大人可有好感了,都巴不得他能升官,这样他们肯定又能领到不少赏钱。

    昭明帝在文德殿召见阿九,他看着年轻的臣子一步步走来,那挺拔的身姿,玉般的容颜,还有那身雅致的青袍,举手投足间的从容洒脱,都让昭明帝心头生出一种恍惚,他觉得这个人应该是生在皇家的。

    “臣顾九叩见圣上。”阿九跪在大殿上,脊梁依旧挺直。

    昭明帝回过神来,道:“抬起头来。”

    阿九闻言,抬头直视着昭明帝,眼神清明,犹如深邃的大海,不带一丝胆怯和躲闪。

    “倒是个大胆的。”昭明帝挑眉,心中却赞:这个顾九生了一双好眼!真不愧是自己瞧中的人!

    “是圣上圣明。”阿九不卑不亢。

    昭明帝笑了一下,“起来吧。”他虽没有说什么,但任谁都能看出他对阿九的欣赏,连阿九直视圣颜都没有计较。刚才李尚书可真替阿九捏了一把汗。

    阿九起来站在李尚书旁边,就听圣上问:“顾爱卿在户部呆得可还习惯?与同僚相处可好?”

    阿九应道:“回圣上,臣在户部呆得很好,各位大人都很亲切好相处,尚书大人还安排侍中季大人帮臣熟悉户部的事务。圣上放心,臣一定会尽心办差的。”

    昭明帝微微颔首,忽然问道:“顾爱卿今年多大了?”

    阿九老实答话:“回圣上,臣今年十八了。”

    “十八了呀!”昭明帝重了一边,抬眸望向阿九,“可曾婚配?”

    “未曾。”阿九垂下眼眸,好似有几许害羞。

    昭明帝见状,眼底染上些许笑意,“朕召你来是有一事,宋相瞧中了你,想把嫡女许配与你,他求朕赐婚,爱卿觉得如何呀?”

    阿九立刻就跪下了,“臣不敢!”

    “哦?宋相的嫡女还配不上爱卿吗?”昭明帝问。

    “是臣配不上宋家小姐。”阿九诚恳说道,“阿九出身微末,宋小姐千金闺女,门不当户不对,齐大非偶,还请圣上明鉴。”

    “胡说!什么门不当户不对?爱卿与宋相都是朕的臣子,怎么就配不上了?阿九不比妄自菲薄,你是朕亲自提起的人,这点主朕还是能替你做的。”昭明帝斥着阿九,语气中却满含笑意。

    阿九的态度就更加坚决了,死活不同意,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臣配不上宋相的爱女。”阿九也曾身居高位,对昭明帝的心思可谓是十分清楚。他是昭明帝一手提拔起来的,哪会容许别人来摘果子?圣上是不会高兴他娶宋相爷的闺女的。

    昭明帝也不好再勉强与他,“也罢,既然爱卿与宋家小姐没有缘分就算了吧。”顿了一下,又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爱卿也不必害羞,爱卿说说心仪什么样的佳人,朕也好帮着留意一二。”他的心情似乎很好。

    “圣上,臣正有一事要回禀。”阿九叩头。

    “哦?顾爱卿可是瞧中了哪位大臣家的闺秀?”昭明帝脸上带着好奇。

    阿九道:“圣上说笑了,臣此生不娶。”管你是丞相家的还是阁老家的,他一概都不会娶,“不敢期满圣上,臣是在佛门长大,虽未落发却已出家,出家之人如何能娶妻生子?臣恐怕要辜负圣上的一番美意了。师傅说臣与圣上有一世君臣之缘,臣便下山入了这尘世历劫,待我大燕天下海晏河清,百姓安居乐业,便是臣归去之时,恳请圣上成全。”

    昭明帝十分意外,“爱卿所言当真?”他打量着阿九,这么一看还真觉得他身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辉。

    “臣不敢欺瞒圣上。”阿九肯定地道:“圣上若是不信,要不臣给圣上敲一段心经。”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副木鱼。

    昭明帝大吃一惊,不仅是他,所有在场的人都紧盯着阿九手中的木鱼,那木鱼全身黝黑,带着光泽,一瞧就知道时常抚摸。

    “那倒不必,朕相信爱卿所言。”昭明帝拦住阿九,在文德殿敲木鱼像什么话?他脸上带着遗憾,继续道:“可惜了爱卿这般好人才却无法娶妻,不过朕尊重你的选择。”

    “臣多谢圣上,圣上英明神武。”常听桃花那丫头拍他马匹,英明神武四个字脱口而出,他正后悔呢,却听到昭明帝哈哈大笑,可见很满意,阿九这才放下心。

    谁知昭明帝话锋一转,忽然问道:“听说顾爱卿看完了国库近五年的账册,有何感受啊?”

    说到这事阿九神情一凛,恭敬道:“回圣上,臣觉得咱大燕太穷了,圣上您太不容易了。”

    一句太不容易了简直道出了昭明帝的心声,自打他登基以来,为了不负先皇所托,也为了祖宗基业,他哪天不是勤勉持政殚精竭虑?别的皇帝谁不修个陵建个行宫?唯独他,连给后宫的胭脂水粉银子都是斟酌了又斟酌。那些大臣成天蹦跶着让他选秀纳妃,他养得起吗?

    “是呀,大燕太穷了,匈奴陈兵边境,朕难道不想打吗?可国库空虚,朕拿什么去打仗?一旦开战,补给跟不上,死得都是我大燕的将士啊!”昭明帝神情有些激动,成天听大臣争来争去,他早就烦的够够的。现在阿九说出了他的心声,他看阿九顺眼极了,对着这个年轻的臣子倒起苦水来。

    阿九面上动容,诚恳说道:“圣上爱民如子,臣五体投地。”李尚书也跪地口呼我主万岁。

    昭明帝发泄过后就平静了下来,他注视着阿九,越看越觉得顺眼,褒奖了他一番,又赏了一百两银子才放他和李尚书离去。

    阿九带着赏赐回到户部,众人纷纷过来与他寒暄,好不好的先混个脸熟,即便得不到好处也不能得罪。

    正如李尚书想的那样,昭明帝根本就没想让阿九跟宋相联姻。阿九前脚出了宫门,后脚他在宫中殿前奏对就传了出来,稍微聪明点的大臣都知道这是圣上的意思,纷纷打消了与阿九联姻的主意。

    按下阿九在户部混得如鱼得水,漠北的战报终于到了京城,已经打起来了,终于不用再争论是战还是和了,漠北已经自行作出选择。有个傻缺朝臣居然当殿奏对要求问罪漠北的守边将领苗易将军,说他擅自轻启战事。气得昭明帝直接扒了他的官服推出去打板子。

    昭明帝连夜召人议事,援兵好派,京郊西山大营还有十万精兵。可粮草兵器等军需就难了,可再难也得想法子凑。昭明帝把事情交给户部,户部李尚书愁得头发都白了,把库房搜刮了又搜刮,才勉强凑个两万石粮食出来。至于棉军衣却是无能为力了。

    户部好歹还能凑出两万石粮食,工部可就惨了,制造兵器本就是个耗银子的活儿,户部拨不下来银子他有什么办法?工部尚书急得都要咬人了,从早到晚来户部围堵李尚书要银子。李尚书也十分光棍,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战争毕竟远在漠北,朝堂上真正着急的没有多少人,他们照常吃喝玩乐睡女人,京城仍是一派歌舞升平。

    阿九却没有闲着,他从早到晚泡在户部,甚至晚上都宿在户部,他查阅了户部所有的积年资料,然后给李尚书出了个敛财的主意。

    “招商?何为招商?”李尚书诧异地看着阿九。

    阿九解释道:“咱们大燕朝不是有皇商吗?他们手中银子最多,找他们要银子,若是不愿给那咱们就换个法子。以后皇商每三年或五年一换,让他们拿银子来换销售权,只要银子足够,谁都可以参与竞标,价高者得,内务府对全国范围内招商。比如可以把胭脂和水粉放在一起当成一项,谁出的银子多谁就是胭脂水粉这项目的皇商,内务府发牌为证,宫中也只认他这一家。除此之外,茶叶,布料,珠宝首饰等都可如此,这样一来不就得了一大笔银子吗?”

    开始李尚书还听得糊里糊涂,待阿九举了胭脂水粉的例子后他立刻就懂了,眼睛顿时亮了,随后却又皱起了眉头,“皇商几年一换还行,但让他们先出一大笔银子换销售权他们会愿意吗?”

    阿九十分肯定地点头,“会的,他们会愿意的。商人逐利,他们虽然先花了一大笔银子,但拿到销售资格后他们会赚得更多,除去贡品这一块所得,光是皇商这个名号就给他们带来很多利益了,与同行相比,他们更受百姓的信任,所赚得银子自然就更多了。他们亏不了的,真正聪明有魄力的商人是会愿意来参加竞标的。”

    李尚书想想也是,十分高兴地拍拍阿九的肩膀夸奖了一番,然后颠颠地去宫中向圣上报喜去了。当然他并没有隐去阿九的功劳,反而很坦诚的回禀了这是阿九想出来的办法。他瞧得很清楚,圣上看重顾九,这事瞒不住,顾九的功劳,他这个作为上司的不也有功劳吗?

    圣上果然十分高兴,大手一挥道:“到底是年轻人脑子就是灵活,顾九不错,不错。”他连说了两个不错。

    用顾九的法子,三五年就能收上来一大笔银子,内库就充盈了起来。虽说内库是他的私库,但江山都是他的,私库有银子不就等于国库有银子吗?

    可哪怕即可行招商之事也得三两个月才成,现在国库急需大量银两,漠北的战事根本就等不了,怎么办呢?昭明帝又皱起了眉头。

    李尚书小心地窥了一眼昭明帝的脸色,建议道:“要不圣上再宣顾主事过来问问,许是能想出办法。”

    “也对,那就去宣顾九吧。”没想到昭明帝还真点头采纳了他的意见,压根就忘记了阿九不过是初初入朝的小萌新,昭明帝这也是实在没辙了。

    听着圣上亲切相询,阿九想了想,道:“圣上,臣在户部库房发现不少欠条,都是这十多年宗室和勋贵家跟朝廷借银签下的,臣觉得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各位大人们也应该有能力还银子了,臣算过了,把帐收一收,也有三百多万两银子,应付漠北的战事暂时是够了。”

    “什么?有如此之多?”昭明帝又惊又怒,三百多万两,整个国库有这么多银子吗?宗室和勋贵朝户部借银子他不是不知道,但他没想到数目如此之大。三百万两够他养多少兵马的了?他为银子的事愁得吃不下睡不好,他们倒好,拿着国库的银子花天酒地。

    “回圣上,千真万确,光是老王爷一家就借银一百二十万两之多。”老王爷是圣上的亲叔叔,先帝在时封为英王,一辈子不问朝政,只知吃喝玩乐,哪怕现在老了也是不着调,上个月还纳了个二八年纪的小妾,老英王府里乱得乌烟瘴气。

    昭明帝就更气了,目光不善地看向李尚书,声音阴仄仄的,“李爱卿,可有此事啊?”

    李尚书心中暗暗叫苦,“圣上,臣,臣知罪,臣也是没办法呀!”一个个王爷,郡王,国公侯爷的,哪一个他也惹不起呀!

    昭明帝眼底怒火更炽,一拍桌子道:“收,全都给朕收回来,谁敢抗旨不遵,格杀勿论。”他也是气得狠了,“限你户部三天之内把银子全收回来。”

    李尚书扑通跪在了地上,面带为难,“圣上,臣,臣无能为力啊!”身为户部尚书,他没登门去要过欠银吗?没要来不说反倒被奚落,他的心酸苦楚向谁诉说?

    眼见着圣上又要发怒,阿九忙上前跪地请旨,“臣自请为圣上分忧!”铿锵有力,身姿如松。

    昭明帝按捺下心中的怒火,眸中闪过欣慰,“好好好,顾九,朕没有看错你。”

    阿九面容坦然,“臣孤身一人,无牵无挂,为报君恩不惧粉身碎骨!”

    昭明帝脸上动容,他攥了攥拳头又松开,“朕让大内统领黄奎元带禁军陪你一起去,朕再赐你尚方宝剑一柄,你只管放心登门去要,有朕替你撑腰。”

    “臣谢主隆恩!”阿九朗声谢恩,他眼睛一闪又道:“圣上,三百万两银子听起来很多,花起来却是不经花的,漠北的战事还不知持续多久,臣这里还有一个法子,那就是募捐,不拘是朝臣还是百姓,大家都是大燕子民,家有余力的都可以为国尽一份力。”

    昭明帝眼睛一亮,“这个法子好!”呵呵,一个个的,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收的那些贿银,日子过得比朕都滋润,休想。

    “还可以请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出面向诰命内眷夫人们募捐,应该也能筹集到一些银两吧。”阿九趁机又道。

    “好,就按顾爱卿说的办。”昭明帝一口就应了下来,他看着阿九越看越觉得欢喜,深感顾九真是他的福星啊!

    阿九继续道:“为替圣上分忧,为了漠北的将士们,臣愿献上一半家底十万两银子。”

    昭明帝心中激荡,他望着阿九那双清澈的眼睛,沉声道:“福喜,传朕的旨意,户部主事顾九精忠为国,朕钦封为忠义侯!”

    ------题外话------

    谢谢qq0e82ec295614f3的3朵鲜花,谢谢淡书无意v看花看酒看月娘昨天的9朵鲜花和今天的19朵鲜花,谢谢啊!
小说推荐